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恋战星梦 > 正文 第二章 挣脱枷锁的筹码
    sw的练习室里,李洙英坐在一边,注视着钢琴前那个男孩的背影。男孩头上缠着纱布,正是刚刚从医院被带回来的文晸佑。门口几个十二三岁男孩女孩围在那,打头的是李顺圭。撇嘴看着文晸佑拂过琴键的手,腹诽他要求弹钢琴的提议是不是嘴硬逞强。

    一阵悠扬的乐曲响起,只是几个音符,几人就已经听出来这是去年热播的《冬季恋歌》ost《从开始到现在》。赞叹声不绝于耳,李洙英也不由点头。唯独李顺圭有些不忿,转头瞪着几人:“不就会弹钢琴吗?难道你们没学过?大惊小怪。”

    “不能回到我身边,如今已经不可能。安慰自己应停止爱你……”

    没等几名练习生说什么,伴随着钢琴,歌声也传过来。一开口李顺圭就放下心。这么悲伤深沉的一首歌,一个十二三岁男孩刚开始变声期就想诠释,钢琴弹得越好越会衬托出声音的不足。臭屁也要有自知之明,不是颜好就可以盲目自大的。

    此时她已经不对他抱有什么希望了,就等着他表演结束后被她父亲也就是sw社长婉拒,或者哪怕因为颜收下,也要狠狠敲打他一回。至于是不是真的为他好还是只为自己被叫“丑丫头”出气,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然而……

    “好……好难过。”“为什么总觉得想落泪?”“他一定有伤心事吧?”“难道是刚刚失恋吗?他才多大啊。”

    周围这几个伙伴的评论在耳边响起,可是李顺圭却无暇他顾,被歌声,被弹琴的那个臭屁死小孩吸引住目光。她脑中突然闪现出曾经父亲对自己说过,自己却无法理解的话。

    乐器、声音、哪怕词曲都是辅助。真正的音乐,就是情感。让听众产生共鸣的方法,最直接最有效最本质的就是感染。所以音乐没有形式,只要能达到这个目的,将你的情感用音符感染听众,你就成功了。或者不能说是成功,因为感染观众这个理由,本身也只是分享而已。分享你的情感,你的喜怒哀乐。

    他的嗓音稚嫩,变声期特有的刺耳,让人不由有些不适应。甚至与原唱低沉的嗓音截然相反。可是伴随着钢琴声,你却忽略了他的嗓音。他用歌声,用歌词传达出来的情绪,很直白的带领你进入了一个氛围,这个氛围只有四个字,我很难过。

    一曲弹罢,最后一个音符震动耳膜敲击心灵,听众许久都没有回过神。直到不一会,突然一个韩语语调发音很怪异的女声响起,打破了此时的寂静:“真好听。是新来的练习生吗?”李顺圭下意识转头,随即赶忙行礼:“ayumi欧尼、soojin欧尼,静茵欧尼,你们好。”

    随着李顺圭一起的,是其他练习生一起的问候。只不过他们是称呼前辈。李顺圭打招呼的,正是suger的三个成员,亚由美,朴秀珍、和黄静茵。另一名成员陆慧胜家里有事,隔几天再回来,此时公司只有她们一组艺人,是正经的顶梁柱。

    李洙英站起身,suger三人走进去行礼:“社长。”李洙英点头,亚由美伸手上前:“社长过年好,请给压岁钱吧。”几个练习生表情怪异,李顺圭忍不住捂嘴笑着。年纪最大,可是性格最跳脱的也是这位欧尼。正要开口说什么,头却被不轻不重拍了下。

    李顺圭皱眉回头,不满看着高她一头也大她八九岁的漂亮女孩:“欧尼!我长不高就是你打的,每次都拍我的头!”漂亮女孩揽着李顺圭进去,顺便打发走那几个围着的练习生:“阿爸,这个小孩是谁?刚上班就有来应征练习生的?”

    李洙英正和suger几个成员讲话,尤其是斥责亚由美的没大没小,听到询问声回头看去,才想起被几人打断而忽略的正主一直被忘到一旁。招手将已经站起的文晸佑叫过来,李洙英笑着开口:“介绍一下,这是今天在公司门口碰到的男孩,文晸佑。他想应征成为sw的练习生。”

    说完指着揽着李顺圭的漂亮女孩开口:“这个是顺圭的二姐银圭,现在是suger的经纪人。”文晸佑躬身行礼:“怒那您好。”李顺圭不满开口:“刚见面就叫怒那,不觉得失礼吗?”文晸佑面容平静,看着李顺圭:“你是在意我没叫你?”

    噗嗤。亚由美捂嘴笑出来,朴秀珍和黄静茵也不由莞尔。李顺圭眯着本就不大的眼睛:“呀,你和我说平语?今年多大?”文晸佑眉头微皱:“你不还总是对我‘呀呀呀’的,难道这个语气这个字是敬语?比你小就该听你这么说?”“你!”

    李银圭笑着揽住李顺圭,这个男孩有意思啊。明知道顺圭是社长的女儿,能不能当练习生都是社长说了算的事。就这么毫不顾忌的得罪人,还是当着大家的面,难道不怕落选?

    然而刚刚听到走廊这边传来的钢琴声和歌声,再看看此时男孩这个颜,李银圭稍稍释然了些。有才艺,外貌也绝对是花美男胚子。年纪小看不出来,却也正因为年纪还小,可以好好培养一番。不知道这个男孩是不是清楚自己的优势,不过sw可不是什么大公司,这样条件的孩子,进s.m应该都不费力。倒也不怕什么落不落选的。

    又给文晸佑介绍suger,这个文晸佑是认识的。毕竟已经是艺人,出道也一年了,人气也不错。李银圭都能意识到的事,李洙英身为社长怎么会意识不到?招呼也打完了,带着文晸佑来到社长室,他决定,好好探探这个孩子的底。这个神秘的小男孩,他有很多很多好奇的地方和需要了解的事。

    “在公司门口差点撞到你,我先向你道歉。”李洙英别的没提,先是笑着对刚刚的事表示歉意。文晸佑愣了一下,微微躬身:“跟您没关系,是我自己摔倒伤到头的。”李洙英也没在意这些,摆手揭过。沉吟一下,李洙英慢慢收起笑容:“你钢琴弹的不错,可以看出功底是扎实的。虽然你的声音刚刚进入变声期,还不是很稳定,不过音质不错,有韧性,而且情感表达尤为出众。”

    手指敲击着桌面,李洙英表情严肃:“你今天来,就是打算应征sw的练习生?”文晸佑一顿,慢慢抬起头:“社长,我知道你要问什么。可我只想告诉您,我要做练习生,然后出道做艺人。除此之外……其他的能不能不问?”

    李洙英一愣,哭笑不得:“晸佑,我可以叫你晸佑吧。”见文晸佑点头,李洙英站起身,坐到他身边:“你今年十三岁,是你告诉我的。韩国算法过了今天就是十四岁。我当然很好奇为什么你生日这天会头上流着血来到sw昏倒,醒来就要求做公司的练习生。可是就算不是好奇,我也要问清你的家庭背景。你还小,却也不小了。做练习生,你应该还在监护人的照顾下生活。况且你现在还在上学。如果你家不在汉城,转学或者父母接送,我们也没法解决。这种情况下,公司是没有权利接受你的。”

    文晸佑低头,没有回应。李洙英想了下,起身倒了一杯温水放到他身前:“还有一点我也很好奇,sw是小公司,我虽然是社长,可是公司只有一组艺人。原本就不多的工作人员,都被调去维护suger的日常工作。我二女儿也被安排在她们身边做经纪人。我不但要亲自挑选,还要亲自教导。况且因为公司小,练习生大多也都去s.m、dsp等大公司去了。”

    将温水推到他面前,李洙英平静开口:“说这些是想你知道,其实你的条件,去试一下大公司也不成问题。”“我知道。”李洙英愣了一下,看着文晸佑:“你说什么?”文晸佑轻咳一声,喝了口水,放下水杯:“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我想做艺人,我爸不同意。今天在我生日这天,我和我爸吵起来。然后……”

    的确是很简单,很多练习生都有这样的问题。可是简单不代表就好解决,尤其从文晸佑的外貌气质来看,不是一般人家出身。在韩国,做idol做艺人不是表面上那么光鲜。地位很低。竞争环境惨烈,要求严格,又非常辛苦劳累,还要承受anti这种韩国独有的攻击形式。

    说梦想太表面了。或许一开始是因为梦想的原因选择这个职业,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你进入娱乐圈碰到各种艰难和困苦,还能因为梦想而坚持的少之又少。可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人前仆后继的要从事这个职业?不得不说,有很大一部分孩子,是为了钱。

    不错,就是为了钱。idol是辛苦,是很累。可是即便如此,如果真的成功出道,只要不是太失败,赚取的钱都会比正经工作打工赚得多,这也是他们被anti的一大原因。所以家长支持,哪怕出道之后还要补贴也都心甘情愿,就是一种投资。而或许真的红了以后,会十倍百倍赚回来也说不定。

    虽然说随着社会发展,观念越来越开放。许多家庭都不再只是因为家庭条件而束缚子女从事这个行业。甚至有许多家庭条件十分优越,甚至可以称为财阀二代的富家子弟进入这行。只不过如果这样的身份公布,对家庭的声誉对idol本人影响都不好,所以不管是谁,一般都不会轻易透露。

    不说百分之百,即便如此还是坚决反对子女做练习生从事idol娱乐圈这个行业的,却肯定大部分是不缺钱的家庭。甚至是已经不在乎钱而在乎名誉的大家庭,不想让子女从事这种他们眼里地位低下的行业来给他们家庭抹黑。

    李洙英从头到脚,再次仔细打量文晸佑。气质、皮肤、脸颊、衣服。所有细节都没放过,结合刚刚他的想法,结合他的表现言谈举止,心里大概有了数。沉吟半响,李洙英轻声开口:“既然是这种情况,如果你家里坚决不同意,那些大公司恐怕更不会收下你……这也是你不去大公司应征练习生的原因吧?”

    文晸佑一顿,微微点头,算是承认。李洙英轻笑摆手:“先不提这些。还是把你所有的才能展现出来,其他的我再考虑。”

    文晸佑突然抬头:“如果您解决不了我的问题,我就是全能……又有什么用?”李洙英愣了一下,笑着坐在他面前,直视他的眼睛:“如果你没有特别值得我重视的才华,我又凭什么帮你解决这些事?”文晸佑看着李洙英,李洙英看着文晸佑,气氛一时沉寂下来。

    只是两人都不知道,一直没有关严的门,门缝有一双细长的眼睛,正注视着这一切。一刻都没有放松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