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恋战星梦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住不住
    文晸佑其实也就是开玩笑的,尽管今天李顺圭的那个wink真的吓到他了。不过就在刚刚因为看这部《朋友》勾起了他一点小小表演欲望的时候,他觉得能和李顺圭一起练习也不错。

    文晸佑说到底也是韩国土生土长的,就算小时候一直在超级温室长大,当然指的是物质。比如汉城民族学校这样的高档学习环境和江.南.区最中心的别墅群。但是那只是高档,却不是和社会脱节。他所脱节的,只是娱乐方面的许多咨询。可这些补习起来也是最快的。

    所以能有一个同龄朋友,而且还能一起练习不用太讲究各种礼仪,这是最好不过的事。真真正正的寓教于乐。能进步学习也能不乏味,多好。如果本身不是韩国人,无法了解他们对前后辈年长年幼礼仪那种痛并快乐着的感受。

    没有习惯不习惯一说。天天做民工背麻袋运泥沙,做时间长也会习惯。可还是会比每天做办公室的累,体力上的。这种礼仪痛在哪?在于每个人都是个体,是个体就有自己的想法。可因为礼仪的束缚,有时你要无条件服从前辈和长者。快乐的方面也是如此。就是如果你又是别人的前辈或长者,你就会享受支配别人的权利。

    所以韩国人对同龄亲故很是珍惜。当然,不算个别感情非常好的。后辈能为前辈卖命,前辈能照顾后辈方方面面。所以凡事都有多面性,

    这才是生活。但是,注意这个但是。这不能就可以让人接受……你一个女孩住在陌生男孩卧室吧?还是孤男寡女,哪怕年纪都不大。

    断断续续,最后这遍居然看了三个小时。加上前面的一遍,再加上讨论表演,此时此刻,已经凌晨两点了。李顺圭都已经困得睁不开眼睛,文晸佑也有些累。

    上前将李顺圭摇醒,文晸佑对着睁开眼睛却没有焦距的李顺圭道:“你回去睡,别着凉了。”

    而在这一句话之后,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之前的时间。文晸佑再没说过一句体贴的话。那中间这段时间,具体发生了什么?

    见李顺圭依旧没反应,文晸佑皱眉又摇了摇她的肩膀:“呀。回去睡。很晚了。”李顺圭总算回过神,反应过来了。

    用力揉了揉脸,李顺圭有气无力地站起,到门口的时候还差点摔一跤。总算出了大门,文晸佑回到卧室,也不想洗澡了,等明天早上一起洗。直接关灯脱衣服上床,文晸佑感觉此时要睡着不需要一分钟。慢慢的,文晸佑即将进入梦乡……

    “咚咚咚。咚咚咚。”敲门声将马上要睡着的文晸佑惊醒。

    他倒没在意,只是皱眉有些疑惑,敲门应该在楼上,怎么感觉声音离得这么近?而且还不急促,好像怕吵醒什么似的。怕吵醒你敲什么门?不一会敲门声停止了,在文晸佑有点烦躁的时候。皱起的眉慢慢舒展,文晸佑再次要入睡……

    “嗡……嗡……”闭着眼睛将手伸出被子,摸着枕边的手机。

    拿起看都没看,文晸佑接通了:“谁啊?不知道现在几点……”

    “呀。开门。”

    文晸佑一顿,下意识坐起。打开灯走出卧室来到大门,轻轻把门打开,李顺圭手里拿着电话从外面走进来。

    文晸佑表情惊讶:“mo呀?刚刚是你敲门?敲我的?”

    李顺圭坐在沙发上歪在一边:“我没带钥匙,太晚了不想吵醒他们。”

    文晸佑瞪大眼睛:“那你就敲我门?!你不怕吵醒我?!”

    文晸佑指着楼上:“你刚刚的敲门声我猜已经把她们吵醒了。”

    李顺圭瞪着他:“还不都怪你!非得练习什么表演,还非得看两遍!害的我睡着了都不说提醒我。”

    文晸佑眯着眼睛:“我要不提醒你你就睡到天亮了。”

    皱眉看着她:“再说是我请你来看电影的?你自己要来的好吧?”

    李顺圭一下子坐起,咬牙就要说什么。文晸佑无奈摆手:“好好,大半夜的不想跟你吵。现在怎么办?睡我这?”

    李顺圭撇嘴白了他一眼,听到他的话,却低头纠结上了:“住你这,不好吧?”

    文晸佑一顿,努力把吐槽咽下来,当先朝卧室走去。不一会抱出一套被褥:“这里这么多卧室,你挑一间吧。被子是我来的时候就有的。费用是你阿爸出,估计你也不会嫌弃……快点吧。等我请你呢!?”

    李顺圭站起,下意识后退:“呀。你态度好点不行吗?让……让我住这,你安的什么心?”

    文晸佑一愣,看着李顺圭那副皱眉生怕被他靠近的样子,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不一会,露出温和的笑容看着她:“那要不你上去敲门?”

    李顺圭摆弄手指,嘀咕什么。文晸佑抱着被子的手臂紧了一下,笑容却不变:“那要不请sw千金大小姐在这对付一夜……我提醒你现在两点半了。”

    李顺圭撇嘴瞪着他:“我不放心你。对着电影学演技都能学得那么像,一定思想很阴暗。”

    文晸佑慢慢收起笑容,眯着眼睛看着她:“那你想怎么样?指条明路吧怒那。”

    李顺圭犹豫着,半响在文晸佑脸色越来越难看的时候,终于怯怯地说出了办法:“要不……要不你出去找旅店吧。我……我住在这里。”

    见文晸佑愣在那,李顺圭继续开口劝说着:“反正也就是一夜而已,很快就过去了。”

    砰地一声,李顺圭吓了一跳。只见文晸佑突然将手中的被褥用力摔到沙发上,虽然面容平静,可是转身进了卧室的动作堪称干净利落。之后……就没有之后了。

    李顺圭沉默半响,确定那个卧室是真的没有反应,胸口慢慢起伏着。紧紧攥着拳头,突然跑过去用力踹向文晸佑卧室的门。

    “哎呀!”门理所当然没有被踹开,因为锁上了。李顺圭单脚蹦了半天,总算缓过来一些,气愤用力砸门:“呀!你个死小孩!你这算什么意思?!!快开门!呀!”

    卧室里的文晸佑蒙着被子,将枕头放在头上用力捂着。只是就在床边的门,哪怕听不到声音都能感受到颤动。

    “哎西!”文晸佑实在没忍住,用力掀开被子,站起开门大叫:“你有完没……”

    李顺圭脚踢过来,文晸佑躲开。奈何李顺圭扑过去就一通砸。

    事实证明文晸佑不是没有脾气,相反平时的笑容和情绪波动不大,是因为实在没有什么事真正能让他太过在意。

    然而如果有的话,文晸佑却也不会顾及太多。你都能不顾及我就让我这么烦躁,不管你是谁,我也不会顾及你。

    可是文晸佑此时只想一件事,睡觉。咬牙拽着还在闹着的李顺圭朝对面卧室走去。李顺圭力气也不小,可是没有文晸佑这个跆拳道红黑带力气大。

    地板滑,李顺圭死死压低身子和他用自己胳膊拔河,却只是被他拖动着滑进对面卧室。

    等到了床边,一把扛起李顺圭重重摔在床上。李顺圭被摔懵了一小下,等回过神咬牙要跳下来的时候,又被被子和枕头迎面砸中压在床里。

    但是这能让小狮子般勇猛的李顺圭放弃吗?当然不会。在文晸佑回到自己卧室再次要躺下的时候,砰地一声,卧室门再次被踹开。

    文晸佑倏地睁开眼睛,看着冷着脸走进来的李顺圭。眼神中的光芒,已经有些凛冽了。

    而李顺圭也没有怕他,就是这么和他对视。但是她不知道,即将发生的事,是她许久许久留在心里的……特别回忆。

    (感谢和亲亲小鹿允xi的打赏。谢谢你们一直的鼓励,我会继续努力的。o(n_n)o)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