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纨绔世子妃 > 第一卷 笑繁华 第二十五章
    凤侧妃话落,那些王府隐卫立即得令,冲上前去捉拿云浅月。

    “小姐……”彩莲吓得小脸发白,身子一下子软了。

    “怕什么!给我直起身板来!”云浅月回头瞪了彩莲一眼,想着不如今日就试试老王爷说的隐卫,真有就更好了,没有她再动手。最起码她还没弄清楚这个身体的基本状况,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自己的本事显露出来。想到此,看到冲上前的隐卫,她轻喝一声,“我的隐卫可在?”

    凤侧妃一愣,这个死丫头也有隐卫?她怎么没听说?而且从来被欺负也没见她用过?

    “在!”云浅月话落,院中轻飘飘落下一人。黑衣黑面,全身上下包裹的严严实实,看不清楚面貌。但从身形和话语可见是一名年轻男子。

    原来她还真有隐卫?可是就这一个?不过又想想这人刚刚出现的无声无息的,她距离如此之近,自认为耳力眼目都极好也没发现他是从哪个方向来的,可见这人比出现在她面前的凤侧妃这些隐卫武功都高。贵精不贵多,她不是那等肤浅之人认为一个就不敌这数十个了。云浅月点点头道:“告诉她们,你的职责是什么?”

    “一切听从小姐吩咐!”那名隐卫不带丝毫感情地道。

    “好!”云浅月满意了。就这样用得才顺手,她懒洋洋地不看那些愣神的隐卫一眼,看着凤侧妃一句一句地道:“将这个胡乱施行家法的女人给我扔到湖里去喂鱼。”

    那隐卫一愣,似乎没想到他出现不是让他打退这些王府隐卫的,而是让他扔一个女人进湖里?他站着不动,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怪异地看着云浅月。他的身手用来扔一个女人进湖?是不是大材小用了?

    “你刚刚不是说你的职责是听我吩咐吗?怎么?难道不是?”云浅月挑眉。

    那隐卫立即转身,只见他轻轻一挥袖,看不出如何动作,凤侧妃的身子就飞出了浅月阁。方向正是云王府唯一一处碧湖。

    “云浅月,你好大的胆子,你敢……啊……”远处随风传来惊恐声,紧接着“噗通”一声重重地落水声。显然凤侧妃掉进了湖里。

    “不错!记你一功!”云浅月笑了。满意了。这才心里痛快。

    那隐卫不语,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看到一双怪异的眼神。

    “你们还想动手吗?”云浅月对于她这个隐卫的态度也也不以为意,有本事的人脾气都古怪。就比如昨日见到的那个容景,还有他身边那个侍卫。她转头看向面前愣愣的几十王府隐卫,目光凌厉,“王府隐卫是保护王府职责,你们却参与女人间的家斗,简直就是侮辱王府隐卫这个身份,我一会儿一定要去禀告爷爷,既然你们不称职,不如都将你们赶了出去省心!”

    那些人闻言顿时大惊失色,齐齐看向那名云浅月的隐卫,那人眼睛都不眨一下。几十人顿时回转头齐刷刷跪在了地上,齐声道:“浅月小姐恕罪,吾等也是受王爷命令,一切全部听凤侧妃行事!”

    云浅月跟着这些人目光也看向她的隐卫,明显感觉到这些人怎么有以他为首的样子?她也懒得细究,慢慢总会知道的。收回视线,淡漠地看着这些人道:“饶不饶你们还是爷爷说了算!这事儿我可不做主。”

    那些人闻言垂头跪在地上,不再言语。

    “你可有名字?”云浅月看向她的隐卫问道。

    “莫离!”男子怪异的神色褪去,眸光一片死寂。

    “嗯,莫离,好,我记住了。”云浅月点点头,对愣愣的彩莲一招手,“走,爷爷估计这时候也醒了,去给他老人家请安!”话落,抬步向外走去。

    她这就去老王爷的院子里请安,顺便将昨日的事情和今日早上的事情都告诉他,也顺便谢谢他给了她这么好的一个隐卫。要不今日真和凤侧妃杠起来的话,没准她还真吃亏的。

    “小姐……那他们……”彩莲指着地上跪着的王府隐卫问。

    “不用管他们,没准一会儿他们就不是这王府的隐卫了。”云浅月头也不回地道。

    彩莲点点头,觉得今日小姐真威风。不过看了一眼那些抱着腿脚躺在地上的丫鬟婆子,还有吓傻的凤侧妃院中的人,不由心下担心,贴近云浅月小声道:“小姐,王爷不知为何没出现,想必不在府中,若是被王爷知道您将凤侧妃扔进了湖里,奴婢怕是王爷会对小姐发脾气?”

    “你见过王爷发最大的脾气时候能有多大?”云浅月偏头问彩莲。

    “奴婢也不知道,奴婢跟在小姐身边就才只半年,总共也没见过王爷几面,只知道王爷不喜欢小姐,每次见到小姐脸色都不好。可是奴婢见过他面对大小姐时候脸上总带着笑意,还不停地夸奖大小姐呢!其余小姐也都是讨王爷喜欢的,唯独小姐……”彩莲说到这,猛地住了口,似乎怕云浅月伤心,连忙去看她脸色,见她面无表情,不由心疼,“小姐,王爷可能不知道您的好,等王爷知道了您的好就会喜欢您的……”

    “嗯,我觉得也是,他就是不知道我的好。”云浅月点头,心里却不以为然。不喜欢就不喜欢呗!她又不是人民币,要人人都爱。就是人民币,也不见得人人都爱的。想到昨日那些叽里呱啦的女人就可以知道她的王爷爹爹估计是个风流种,生了一大堆女儿,想必女人也多的是。

    主仆二人很快就出了浅月阁,顺着昨日来路的方向向着老王爷的院子走去。

    “若是还想凤侧妃有命在,你们此时就赶快去救她!”莫离看向那些凤侧妃院子里的人,冷冷道。

    那些人似乎此时才惊醒过来,跑的跑,爬的爬,不能跑也不能爬的就使劲滚,转眼间一群人就出了浅月阁。凤侧妃是他们的主子,若是丢了命,不管上面会不会治浅月小姐的罪,不过他们心中清楚,他们侍候不利,小命是别想要了。凤侧妃可是太子侧妃的姑姑。太子侧妃和凤侧妃很是交好,定不会饶了他们的。

    “隐主,我们……”剩余那些隐卫看向莫离,他们虽然听从凤侧妃命令,但这些年并没有真的向浅月小姐动过手,这些隐主可是知道的。不过其余对浅月小姐不利的事情他们倒是做了很多,毕竟凤侧妃命令就是王爷的命令,他们不敢违背。

    “既然小姐去禀告了老王爷,你们就等候老王爷裁决吧!”莫离不看那些隐卫,扔下一句话,转眼消失了身影。

    那些隐卫颓然地垂下头。以老王爷对浅月小姐的宠爱,他们的好日子怕要到头了。

    出了浅月阁不远,云浅月心里痛快,这回就让这云王府内的大鬼小鬼都知道她不是好欺负的,以后想对她对手,都要掂量掂量。

    正得意,彩莲忽然拉住云浅月惊骇地道:“小姐,您快吩咐人救湖里凤侧妃吧!她是凤老将军的女儿,太子侧妃的亲姑姑。而且风头正盛的文将军府是太子侧妃娘舅,朝中大臣不少都和这两府有姻亲,不少武将大都是凤老将军和文将军交好或其手下。若是万一凤侧妃死了的话,这件事情可就闹大了。”

    云浅月停住脚步,没想到这女人来头这么大。不过又一想若是一般人还进不来这云王府当侧妃呢!寻思了一下,皱眉问:“那湖水深不?”

    “小姐,您这些年真是一心系在了太子殿下身上,那湖水是咱们云王府唯一一处大湖,不比池塘,水能不深吗?”彩莲急道。

    “那女人着实可恨!我不想救。”云浅月摇摇头。想起凤侧妃的嘴脸她就恶心。

    “小姐……不行啊!您还是快去救人吧!虽然凤侧妃可恨,但是昨日您火烧望春楼的事情刚刚过去,今日若是凤侧妃再死了的话,两件事情加一起,就是景世子能救了您第一次,怕是也保不了您第二次啊!”彩莲死死拽着云浅月,小脸惨白,眼圈发红,急得快哭了。

    云浅月想想也是。烦闷地摆摆手,“那就去叫人赶快救上来吧!”

    彩莲一喜,立即跑回去喊人。她不是真想救凤侧妃,只是不想小姐因此受牵连。

    云浅月撇撇嘴,抬步继续向云老王爷的院子处走去。虽然她讨厌凤侧妃,但怎么说也是一条人命,她还没那么狠。更何况这个女人看来还真不能死。希望她救上来后能长教训。否则就别怪她心狠手辣了。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