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纨绔世子妃 > 第一卷 笑繁华 第三十四章
    老王爷老眼闪过一丝讶异,低头认真地看着云浅月。似乎看了许久,才收回视线,似是得意,又似是伤感地感叹道,“果然这才是我老头子的孙女!”

    云浅月早已经去会周公,小脸埋在了臂弯里,均匀的呼吸声轻轻浅浅。

    外面各房各院的仆人都作证完了之后,人人跪在地上再不言语。王爷脸色铁青,也再不言语。院中静得连一根针落地都能听见。

    “王爷,您不要听他们胡说。这些人定是被老王爷和云浅月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收买了,来冤枉香荷和妾身,否则怎么可能都言语一样?”凤侧妃此时从屋内冲出来,对着王爷急急说道。

    王爷缓缓转过头,看着凤侧妃慌乱急迫的脸,眼中余光扫过那些作证的仆人闪烁着阴狠,他冷冷一笑,“你说他们都冤枉你?被父王和浅月收买了?”

    凤侧妃身子一颤,但还是咬牙道:“是,老王爷一直维护云浅月……”

    “凤金珠!”王爷忽然大喝一声,打断她的话,怒道:“你如今还不认账吗?还不承认是香荷先欺负浅月要挑起事端?还不承认是你找上门去想借机用隐卫打杀了浅月?如今还想狡辩?”

    凤侧妃身子猛地倒退了一步,脸色刷地一下白了,但还是很快镇定,眼泪像是不要钱似的往外倒,“王爷,这些年妾身品行如何您也是知道的,否则如何能跟随您身边这么多年?这些奴才分明就是被人指使了的,不是老王爷和云浅月还能是谁……啊……”

    “你再胡说一句!”王爷忽然出手,只听“啪”的一声,凤侧妃的脸上被煽了一下,她惊呼一声倒在了地上。王爷死死地瞪着她,“你说父王算计你?他还怕脏了自己的手呢?你是什么身份?能值得他老人家动手?你说浅月算计你?她若是真有那本事这些年也不至于被你欺负了!别以为我都不知道你做得那些事情。”

    “王爷,妾身真是被冤枉的……”凤侧妃再不敢提老王爷和云浅月一句。

    “王叔,这些人全部都众口一词也的确有些怪异。也许凤侧妃是真被冤枉的。”太子夜天倾瞥了一眼凤侧妃,眼中的厌恶一闪而逝,但还是开口道。

    “我冤枉她?哼,她这些年有什么心思我只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别以为我真不知道,她无非就想当本王的王妃。”王爷额头隐隐青筋冒出,见凤侧妃不停说冤枉,他深吸了一口气,“好,你说这些人都冤枉你!那你拿出别人冤枉你的证据!本王今日就给你洗冤,若是这些人说的全部都是事实的话……”

    “王爷,妾身一定能找出证据。”凤侧妃立即打断王爷的话,眼中迸出喜色,她猛地转头看向另一边她院子中的人,连忙道:“你们快说,我是不是被冤枉的?”

    那边无一人言语,在她目光看来都齐齐垂下头。

    凤侧妃脸色一变,怒道:“你们倒是说啊!”

    那些人身子一颤,但是依然无人言语。

    凤侧妃脸色一灰,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她转头又看向另一旁站立的十几名衣着光鲜,花红柳绿的姨娘小妾通房道:“各位妹妹,你们可要给我作证啊!我平日待你们可不薄。”

    “姐姐,不是我们不帮你,实在是我们昨日和今日早上都在自己的院子里。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呢!”其中一个和凤侧妃年纪相当的女子道。

    “是啊,我们都没亲眼见,这事情不好作证。”另一名女子也道。

    “对啊,我们都不知道,如何给姐姐作证?”其她女子也不约而同点头。

    凤侧妃心里一沉,连忙看向在这些女子身边小一轮的女子,大约十多人,都是府中的庶出小姐,平时一个个在她面前讨巧的很,一口一个母亲的,如今连忙道:“你们昨日是同香荷一起去的……”

    “是,我们昨日是和大姐姐一起去的,所以,大姐姐欺负三妹妹我们也是亲眼所见。彩莲并没有说谎。”其中一个和香荷相差不几分的女子立即道。是府中二小姐。

    “不错,昨日大姐姐欺负三姐姐,我们也是亲眼所见的。”一个较小女子点头道。

    “是啊,大姐姐错了就是错了。侧母妃,您快向父王认个错。父王平日最宠爱您,胜过其她人,他一定会原谅您和大姐姐的。”又一个女子柔声劝慰道。

    凤侧妃顿时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浑身颤抖,伸手指着她们,“你们……”

    “你还有什么话说?难道她们也是被父王和浅月收买了?这府中几百人,连你自己身边的丫鬟仆人也被人收买了?凤金珠!我真是看错你了!”王爷怒喝一声,露出的手紧紧攥着,青筋尽显。

    凤侧妃颓然地闭上了眼睛,她忽然明白了。哈哈,枉她这些年费尽心机,认为整个王府尽在掌控,殊不知一个小小的事情却将她打入万劫不复之地。什么日日姐姐叫得亲热地恭维她,什么日日喊她娘亲比喊亲娘还亲。只不过是因为她手中的权利而已。如今这些女人终于找到了机会了,这是合起来要置她于死地呢!怪不得云浅月听到老王爷将人全部叫来依然稳坐不动。连云浅月那个愚蠢的死丫头都知道的事情,她居然到如今万箭所指才醒悟过来。她忽然大笑起来,不知是在笑自己还是在笑别人。

    “你还有什么话说?”王爷失望地看着凤侧妃。

    “妾身无话可说,王爷处置吧!”凤侧妃止了笑,默然地看了众人一眼。

    这些年她汲汲赢取,无非是让自己能被王爷抬上正妃之位,想让香荷成为府中嫡女,有朝一日入主中宫而已。可是这些年她也看明白了,无论她如何努力,依然是个侧妃,她无数次提点,都被王爷应付而过,根本就没有抬她为正妃的意思,她知道他依然心心念着那个死人,活人还能争一争,但谁能争得过死人?所以她也不争了,她将心思动在云浅月身上,幸好云浅月被老王爷宠得无法无天,又痴迷夜天倾,所以疯狂之事做了不知多少,弄得声名狼藉,她就一直在旁边笑着,看着,想着有朝一日云浅月遭了大难,那么她的女儿就有了机会。她这个女儿自小被她悉心教导,请了京中琴棋书画的名师传授艺技,绝对比什么都不会的云浅月强了百倍不止。唯一缺少的就是嫡女身份。

    前日云浅月火烧望春楼死伤几百人,她知道机会来了,关在屋子里乐了一日,想着这回怕是无人能救她了。可是不成想偏偏出现了个景世子和染小王爷保下了她,她正在想对策,不想她女儿找去了浅月阁,而且被云浅月伤了手。她虽然怒,但想一只手若是能换云浅月一命和嫡女身份也值了。所以,才早早去了浅月阁,下狠心要将云浅月打杀了。不成想老王爷居然给了她隐卫……

    所有事情都只差一步,仅仅差一步而已……

    “来人!将这个……”王爷不再看凤侧妃,恨恨开口。

    “王叔,凤侧妃虽然是您的侧妃,但是也是云王府的一员。如今外公健在屋中,而且受伤害之人是月妹妹。以天倾看来您还是进屋征求一下外公和月妹妹想法再处置凤侧妃也不迟。”夜天倾再次开口。

    王爷顿时住了口。

    夜轻染心里冷哼一声,想着他无非是要看云浅月想要将凤侧妃如何吧?瞥了夜天倾一眼,转身走回了屋,他正好也想看看。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