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争霸天下 > 第一卷 帝国的边城 第三十章 女子也会杀人
    更新时间:2013-03-12

    第三十章女子也会杀人

    方解看着面前那五百精兵,忽然发现这是一个无解的困局。

    他知道个人实力如果达到一定的高度可以影响一场小规模战争的胜负,但他绝不会相信这世界有人能一对五百且打赢的。不要说面对的是五百武装到牙齿的大隋精锐战兵,就算是面对五百个流氓地痞,什么样的高手能挡得住一片拳打脚踢?

    五百训练有素的大隋战兵,又岂是同等数量的泼皮混混能相比的?毫无疑问,方解面前这样的士兵,五十个人绝对能轻松干翻几百个泼皮。如果是一个精锐的士兵,或许只能打倒三五个混混。那么五十个人发挥出来的战斗力,只怕不止是十倍增长。

    这些士兵们之间的配合已经默契到了毫无瑕疵的地步,五个人一组的小梅花阵一旦形成,几十个普通人冲上去也不见得能占得了便宜。

    更何况,方解看到了那五百人背上都挂着硬弓。

    老瘸子的实力虽然只是露出冰山一角,方解丝毫也不怀疑他是那种一个打几十个甚至一百个的变态。但面对五百张硬弓,老瘸子就算再变态哪里有点胜算?

    所以不仅仅是方解的脸色变得极难看,老瘸子的脸色也变得极难看。

    “你怎么看?”

    他问沐小腰。

    沐小腰盯着那五百人组成的钢铁一般的方阵,几乎毫不犹豫的回答道:“除了跑我想不到第二个办法,不过到了现在我担心的是……跑都跑不了。”

    大犬这个时候倒是比他们镇定些:“我觉得我还是可以跑得了的。”

    老瘸子白了他一眼,深深的吸了口气后沉声道:“这些年已经很少听说有九品修为的人出手了,十年前那次是我所知道的,九品高手出现最多的一次厮杀。除了那次之外,也就只有十五年前大隋攻灭商国的时候罗蛮子出手灭了几个八品上的强者。仔细回想起来,这十五年间能让九品之人出手的就这两次。”

    他冷冷笑了笑道:“就因为九品之人出手的次数太少了,以至于让人失去了最起码的敬畏。”

    听到这话,方解的眼神顿时一亮。

    这话让他心里顿时生出几分期待来,说实话他非常的想看一看这世间据说已经站在巅峰的九品强者出手是个什么风范,又会是何等的威势。他没听人说起来十年前什么最多九品高手参战的那一场厮杀,可十五年前罗耀毙敌的故事一直让他心怀激荡。每一个男人心里都有一颗成为至强者的梦,哪怕是传说故事中的强者出手也会让有梦的男人们心中充满了火热的期望。

    不只是方解,沐小腰和大犬也都很期待。

    他们是可以修行的人,所以比方解更深切的知道一个九品强者代表的含义是什么。不仅仅是世俗的地位,还有一种冲破人类极限的挑战。诚如老瘸子所说,这些年来已经很少再听到九品强者出手的事了。不管是能不能修行的人,这个级别的强者出手总会有着难以抗拒的诱惑力。

    老瘸子将酒葫芦提起来喝了一口,然后把酒葫芦递给沐小腰:“帮我拿着。”

    沐小腰第一次正视这个貌不惊人的老瘸子,然后郑重的接过那酒葫芦。第一次,她对这个老人生出真正的尊敬之心。

    老瘸子的喉咙里咕嘟一声,那一大口烈酒西北烧就滑进了他的肚子里。然后,他向前跨了一步。

    “弓!”

    就在他向前跨出这一步的同时,为首的那个身穿铁甲的牙将立刻将手里的令旗举了起来。随着一声如闷雷般的弓字出口,五百名士兵整齐划一的将背后的硬弓取了下来。他们的动作几乎完全一致,在摘弓的同时方阵也变成了半月阵。短短的一二分钟时间,半月阵就将红袖招的整个车队笼罩在射程之内。

    毫无疑问,只待那牙将一声令下。五百名士兵就会没有丝毫迟疑的射出已经搭在弓弦上的狼牙箭,同样毫无疑问的是,只要箭雨覆盖下来,老瘸子就算能杀些人,能保些人,但绝对杀不了全部,也保不了全部。

    弓!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却透着一股滔天的杀气。

    可以想象,有多少人被这一个字的号令吓破了胆子。

    为首的牙将目光阴冷的看着老瘸子,方解觉得他应该能感觉的出来老瘸子是个很危险的人。但那个牙将却没有表现出一丁点的敬意,甚至看老瘸子的眼神和看方解等人的眼神别无二致,都是一样的不屑。

    老瘸子脸色一变,显然有些发怒。

    一怒间,身上的衣袍随即鼓起。他再次向前跨出一步,似乎对那五百名已经拉开了弓弦的士兵没有一点惧意。

    果然是高手风范!

    方解忍不住在心里赞了一句。

    “别放箭!我只是想过来问问,你们这是要干啥?”

    就在方解对老瘸子生出敬佩的时候,老瘸子却忽然点头哈腰的笑着对那牙将行了一礼:“我们都是正经的商人,要去帝都。我们身上有官府发的路引,还有边军检查放行的勘核,不知道这位将军围着我们做什么?”

    那牙将显然也愣了一下,随即冷声问道:“你们之中,谁是方解?”

    “他!”

    老瘸子没有丝毫犹豫,立刻转身指向方解。

    牙将的视线从老瘸子身上移开,森然的转到方解身上:“你就是边军斥候队副,准备到京城参加演武院考试的方解?”

    方解先是鄙视的看了老瘸子一眼,然后深呼吸挺胸抬头大义凛然道:“不是!”

    这下,那牙将真愣了。

    ……

    ……

    大隋右骁卫精步营牙将李落从来没有遇到过说假话还这么正气凛然的人,正气凛然到他甚至怀疑那老瘸子是不是说了谎话。愣了一下之后,他招了招手从亲兵那里要过来一张画像,往前走了两步,看了看画像又仔细看了看方解。

    “樊固牙将李孝宗给你的评语是勇敢果毅,倒是让人大失所望。”

    李落冷哼了一声,随即高高举起右臂。

    “弓箭手准备!”

    刷的一声整齐的衣甲响动,五百张硬弓齐刷刷的对准了方解。

    “等下!”

    方解立刻喊了一声,然后遥遥问李落道:“你既然知道我是大隋边城樊固的边军斥候队副,既然知道我是李孝宗将军推荐往长安演武院参加考试的考生,却用这么多弓箭对着我,到底什么意思!”

    “刚刚得到兵部下达的文书,方解乃是蒙元派往樊固城的奸细,试图混入演武院窃取军情,任何人发现方解踪迹,格杀勿论。”

    李落冷冷的回答道。

    “想不到你竟然是这种人!”

    老瘸子极正义的瞪了方解一眼,然后向后退了三步站在沐小腰身边说道:“身为一个对大隋皇帝陛下忠心耿耿的臣民,我绝不会阻止军方诛杀奸细。这里没有咱们的事了,咱们走吧。”

    他拉沐小腰一把,却发现沐小腰看他的眼神凶悍的可以杀人。

    “大犬你带方解先走,我断后。”

    沐小腰说完,腰畔的红绫如同有灵性的蛇一样自动缠绕在她的手臂上。她的红绫如果用作攻击并不算太犀利的武器,但是用来防御确实恰到好处。

    “好!”

    大犬没有一丝犹豫,抓起方解的腰带就要向后退走。

    “射!”

    没等大犬的脚步移动,六品实力的牙将李落就大声喊出了这一个字的军令。他自己都不记得,有多少人死在这军令之下。大隋自立国至今从没有打输过任何一场对外战争,依靠的就是他们这些训练有素且心志坚定的精锐步兵。而箭阵,一直以来就是大隋军队对敌最犀利的手段之一。

    蒙元帝国的骑兵最惧怕的,除了大隋的重甲步兵之外,就是这让人望而生畏的箭阵了,一百多年前,蒙元帝国的大汗带领的几十万大军,就在大隋的步兵箭阵下吃了很大的亏。

    攻灭商国的战役中,青锋山下,最后一支商国北域边军朝着大隋军队发动了悍不畏死的反击,五千人,甚至没有冲到大隋军阵三十步之内就被箭雨尽数屠掉。

    九年前镇服东楚,号称拥有天下最精锐弓箭手的东楚军队,在大隋东北边军的箭阵下连半个小时都没能坚持住,损失了超过四千人之后不得不狼狈逃走。

    五百人拉弓,但并不是五百人同时放箭。

    第一排大约二百名士兵率先松开了弓弦,二百余支羽箭几乎同时扑了出来。随着弓弦响动,那羽箭如一道道闪电一样迅疾而至。没有人怀疑,只要闭上眼再睁开眼,方解和大犬沐小腰他们三个就会被射成刺猬!

    红绫动。

    就在羽箭离开弓弦的一瞬间,那一丈红绫就如灵蛇一样从沐小腰的手臂上跃了出来。灵蛇扭动,红绫在沐小腰身前形成了一堵红色的绚丽的墙壁。这墙壁看起来并不坚固厚重,但当羽箭触碰到红绫之后却纷纷坠地。

    “找死!”

    李落冷哼一声,再次抬起手臂:“一个不留,射!”

    嗡!

    第二轮羽箭再次齐射而出,密集的如同一阵暴雨。

    “他娘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愤怒的骂声响起,紧跟着一道灰黑色的残影就从那密集的箭雨中穿了过去,等到人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那个看起来胆小如鼠且猥琐不堪的老瘸子,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牙将李落的面前,鼻子尖对着鼻子尖,近在咫尺!

    ……

    ……

    两轮羽箭,红绫就算护的在严密还是有不少羽箭漏过去。大犬将方解挡在身后,抬手快如闪电的将那些漏过来的羽箭击落。也不知道他手上的手套是什么材料所制,竟然连锋利的狼牙箭都不能刺破。

    可就算沐小腰有红绫,大犬有钢爪,几百支羽箭终究不是他们都能挡得住的,一支狼牙箭从大犬的身边疾飞而过,笔直的朝着方解的咽喉射了过去。

    方解错步,抽刀。

    大隋边军的制式横刀。

    刀光起,如一道匹练。

    啪的一声,那已经到了方解身前的狼牙箭被他一刀劈飞。这一刀精准的斩在箭簇上,在半空中激荡出一小朵绚丽的火花。

    与此同时,老瘸子终于出手。

    只是一个眨眼,他就出现李落面前。

    眼睛看着眼睛,鼻子对着鼻子。

    老瘸子张嘴,酒气让李落忍不住胃里翻腾了一下。

    “你要杀方解你就杀方解,你为什么偏偏还要说什么一个都不留?老爷子我虽然不愿意多事,可不代表我会怕事。你千不该万不该说都杀了,更不该对老爷子我的宝贝徒弟动手!”

    李落大惊,急退。

    哪里还有退路?

    老瘸子一伸手攥住了李落的脖子,如拎着一只小鸡一样把他拎了起来,李落身材魁梧壮硕,比老瘸子高了一头不止,可他这样一个大汉毫无反抗之力的被老瘸子掐着脖子拎回来,竟然显得那般弱小。

    “我数到一,你手下人不撤走我现在就捏死你!”

    老瘸子拎着李落回到沐小腰身边,看着脸色已经憋成了猪肝色的李落恶狠狠的说道。李落的眼神里都是惊骇,却没有下达撤军的命令。

    “骆爷,别杀他。”

    就在这个时候,小丁点甩着马尾辫跑了过来。她把手里的一个东西在李落眼前晃了晃,声音清脆的说道:“我家主子说,你看过这个如果还想动手的话,那她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虽然红袖招多是女子,但未必就屠不了五百精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