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嫡谋 > 正文 第19章 爹爹
    五太太立即停了步子,眼中的惊喜之色让她瞬间就充满了活力,之前的怨气与委屈立即就不见了踪影。

    “大嫂你看看我眼睛肿不肿?”林氏忙扯了大太太的衣袖,有些娇羞的问道。

    大太太还没有说话,老太太房里的婆子丫鬟们倒是捂嘴笑了起来,刚刚紧张压抑的气氛也没有了。

    老太太看了过来:“怎么还在这里?”

    林氏满脸祈求的看向老太太:“娘,时茂回来了,我……”

    任府的人都知道,五太太与五老爷是打小的交情,小两口自成亲之后虽也有过吵闹却是床头吵架床尾和。只要五老爷在家,两人就好得跟一个人似的。

    任老太太疼爱幼子,这媳妇又是娘家人,因此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过这次,林氏显然是将老太太得罪狠了,老太太板着脸呵斥:“我的话你当了耳边风?”

    大太太拉了拉高兴过头了的五太太小声道:“五弟妹,你这眼睛肿的像个桃子,妆也花了……”

    林氏伸手摸了摸脸,急了:“娘,那我先回去洗脸。”说着就自个儿匆匆忙忙往外跑了。压根儿忘了老太太要她去祠堂思过的话。

    任老太太火气又来了,指着她的背影对大太太道:“你瞧瞧她,你瞧瞧她,哪里有半点儿规矩?无法无天了都!”

    大太太低头一笑,上前指挥者丫鬟们将桌子撤了下去,才温和道:“五弟妹知道您向来疼她,这是与您亲近才会如此。”

    任老太太冷哼了一声:“是我纵得她失了分寸,如今连我也不放在眼里了!”

    此言一出,外头就有个响亮的声音接道:“谁敢不把娘您放在眼里了?儿子第一个不饶他!”

    紧接着帘子一掀,两个差不多高矮的男子走了进来。

    走在前头的那个圆脸圆眼,双颊上的两个深深的酒窝与任老夫人的如出一辙,让他显得有些孩子气,明明已经二十七八的年纪看上去却像是弱冠少年。

    走在他后面的男子与他相比成熟了不少,长得俊眉修目,这么冷的天气身上只穿了件白色的广袖单袍,行动之间飘逸如仙,姿态高雅。

    任老太太看了那娃娃脸的男子一眼,冷脸道:“这话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可别不认账!”

    刚刚随口接了话的任时茂见了知道情况不对,眼珠子一转,立即拉了任时敏上前,笑嘻嘻的给任老太太磕头,将之前的话题揭过。

    老太太的视线转到了任时敏的衣服上,皱眉道:“你这是穿的什么?身边伺候的人都死了吗?”

    任时敏不慌不忙的抬头:“回母亲,这叫望仙袍,是最近京中正时兴的,士林名士们人手一件。我这身还是京城巧手娘子慕英娘亲手缝制的。五弟也有一件相似的,只不过是蓝色云锦的。”

    “回去给我换了!被你父亲看见了你又得去跪祠堂!都起来吧”任老太太面带不悦。

    任时敏也不争辩,姿势优雅的起身,一旁的丫鬟知道他讲究的性子,忙走过来跪在他脚边给他整理微皱的袍摆。

    那边任时茂已经坐到炕上去与老太太说起了路上的事情:“……原本是要耽搁几日的,正好遇到了韩家父子,他们商队人多有专门开道的,我跟三哥就跟在他们后头回来了。”

    “既然承了人家的情,一会儿记得让管家备一份谢仪送过去。”任老太太交代。

    任时敏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了,接过丫鬟端上来的茶:“我已经送了韩家公子一副字画。”

    “什么字画?”

    “韩公子见了三哥的字画,十分喜欢。三哥就将自己近期的一副得意之作送给了他。”任时茂朝任时敏眨了眨眼。

    任老太太瞪了他们一眼:“那不过是小孩子的玩物,怎么能作数?你记得再让管家备上一份厚礼,若是得闲就亲自带人送到韩家去,或是让身边的贴身小厮陪着管家去一趟也可以。”

    任时序笑嘻嘻道了一声知道了,任时敏却是皱了皱眉看了他母亲一眼,终究还是摇了摇头自顾着喝茶。

    母子三人说了会儿话,任老太太见任时茂虽然一直在凑着趣儿,心思却是不在这里,心里明了却是装作不知道,反而对任时敏道:“李氏和华儿回来了,你回去见见吧。”

    任时敏愣了愣,才点头道了声:“是,母亲。”

    任时茂高兴的起身:“我与三哥一起走吧,先回去换身衣裳,晚些时候再过来陪娘说话。”

    任老太太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我有让你走吗?你留下,我还有话交代你!”

    任时茂有些失望,却是乖乖的坐了下来,笑道:“那好,我也想多陪陪母亲,只要您不嫌弃儿子风尘仆仆,衣裳脏污。”

    任老太太闻言冷哼了一声,不上他的当。

    任时敏将茶碗放下,起身告退。离开之前却还在给他奉茶的丫鬟面前顿了顿,缓声道:“水温不够火候,下次上这种武夷茶的时候记得用刚烧开的沸水。”

    “奴婢记住了,三老爷。”丫鬟苦着脸低头应了。

    任时敏洒脱的走了。

    待快走到紫薇院的时候,他远远看见院门口站了一个穿着厚厚的毛皮大氅,用风帽将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身影。

    走近了些,那人似乎看见了他,急急的往前迎了两步,却是差点因为踩空了石阶而摔倒,风帽也因此滑落了下来,露出一张精致的小脸。

    任时敏见了哈哈大笑,快步走了过去,愉悦清朗的声音在冰雪正消融着的庭院中回荡:“瑶瑶,你是在等爹爹吗?”

    任瑶期看着朝自己大步走来的俊朗男子,看着他依旧飞扬的眉采,看着他连行走都不忘讲究仪态,泪水模糊了眼眶。

    “爹爹……”

    她曾经怪过自己的父亲,怪他一心只沉迷在书画里,却对任家的事情毫不关心,对长辈的决策没有半分发言的权利。

    可是最后,他却用自己的生命来为她抗争。

    任瑶期猛地扑上去抱住了任时敏,将满是泪水的脸埋在了他的胸口的衣襟上。

    任时敏原本还很高兴,这会儿却是身子一僵,满脸纠结的瞪着自己的小女儿的头顶,终于还是忍不住将双手按上她的肩膀把人给扒拉了开去。

    “瑶瑶,爹爹的衣裳被你弄脏了!”任时敏一脸嫌弃的看着胸口处那一团水渍,指责道。

    任瑶期看着他那一脸嫌恶的模样却是“噗哧”一笑,再也哭不出来了:“爹爹,您还是这样……”她轻声道。

    “什么?”

    任时敏掏出手帕先将自己的衣裳擦干净了,才用两根手指捏了帕子递给任瑶期。

    “快把脸擦擦,脏的跟只小花猫儿似的。”

    任瑶期无语地看了那帕子一眼,摇了摇头,从袖口掏出了自己的:“没有,您回来了,

    我很开心。”

    任时敏随手将帕子扔了,拍了拍任瑶期的头:“乖,爹爹记得你要的衣裳和首饰,给你买了两大箱子,等会儿让人送你屋里去。”

    任瑶期正想说什么,却见任时敏将视线移到了她身后,还愣了愣。

    她跟着回头,便看见只穿了一身胭脂色棉袄棉裙的任瑶华站在了门后,正看着她与任时敏。

    “啊,瑶华回来了?”任时敏面带笑意地朝着任瑶华点了点头。

    任瑶华上前几步朝着任时敏屈膝行礼:“父亲。”她姿态端正,低着的头让她看上去少了几分平日的跋扈与矜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