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嫡谋 > 正文 第48章 李氏的家世
    任瑶英自冰嬉比赛那次回来之后就暂时搬回了芳菲院,不愿意出门来见人。

    林氏与任老太太提了几次想让任瑶玉搬回荣华院,任老太太都装聋作哑当作没有听见。

    春节很快就来了 ,燕北的冬天很冷,但是依旧没有阻挡住人们串门拜年的热情。

    时人嫁得离娘家近的妇人有大年初二回娘家拜年的习俗。

    任家大太太王氏的娘家在更偏北一些的武州,平日里离着白鹤镇有一日夜的车程,如今大雪封路往北行更加不易,加之年节事忙,她自嫁到任家来几乎没有回娘家拜过年。

    五太太林氏却是在大年初一就开始准备去云阳城事宜了。云阳城离着白鹤镇不过是两个多时辰的车程,一日就能一个来回。

    任老太太的嫡女任时佳去年初二回来过,今年因为怀了身孕要养胎,所以早早就递了信回来说今年不回白鹤镇了。任时佳也子嗣艰难,怀了两次都没有保住,第三胎倒是生下来了却是个死胎。这次好不容易又怀上,林家自然是十分重视,毕竟任时佳也快三十了,等年纪大了越难生产了。

    任家的长房的大小姐任瑶池嫁给了江宁织造顾家二房的嫡子,已经有两年没有回燕北了。

    长房庶出的二小姐任瑶琴被东府的二老太爷做媒嫁到了京城,给一个五品的姓颜的户部郎中当了填房。颜郎中大了任瑶琴十六岁,原配所出的长子仅比任瑶琴小一岁。不过顏氏是后族,当今皇帝的生母就是出身颜家,所以尽管颜郎中只算是颜家嫡系的远房偏枝也能当一个正五品的京官。

    任瑶期上一世初到京城的时候曾经派人去找过这个已经没有什么印象的二姐,却被告知任瑶琴已经死了一年了,问死因为何颜家人闪烁其辞。任瑶期后来求了裴先生帮她查探得知任瑶琴因与自己的继子颜家大少爷有了首尾,被颜家察觉后羞愤自尽了。这件事当初任家是派在京的任家四老爷任时序夫妇处理的。远在燕北的任瑶期竟是一点消息也没有听到。

    大年初二,任瑶期姐妹去李氏那里问安的时候大太太正好派人过来问李氏要不要准备马车出门,李氏谢拒了。

    “母亲,今年还是不去外祖家拜年么?你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去了。”等大太太的人出去之后,任瑶期笑问道。

    李氏摇了摇头还未答话,任瑶华就嗤笑一声道:“回去做什么?喝西北风么?今年还不知道房子给他们当掉没有!到时候还要娘给赎回来……”

    “给我住嘴!”李氏猛然喝道。

    任瑶华看向李氏,不由得刹住了话头。

    李氏脸上涨得通红,眼框泛红,脸上的神色是难堪又带着些屈辱的。李氏很少对女儿发脾气,平日里甚至可以说是言听计从。

    可是她也有逆鳞的。她不能容忍任何一个人对她的娘家出言不逊。李氏之所以不讨任老太太的欢心除了她生不出儿子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当初任老太太骂她的时候捎带着隐射了她的母亲,而李氏顶嘴了。

    见李氏气得浑身发抖。任瑶期扯了扯任瑶华,拉着她一起跪在了李氏面前。这次任瑶华很顺从的跟着任瑶期跪下了,因为她看得出来她的话是真的伤了自己母亲的心。

    “你们记住了!李家的血脉不容许任何人侮辱,因为谁也不配!”李氏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

    她的声音里带着一种平日里未从有过的骄傲和凌驾于众人之上的优越感。尽管她的父兄都不着调。她自己也过得并不如意,却无法抹去她的这种与生俱来的刻在骨子里的优越感。

    “女儿记住了。”任瑶期轻轻扯了扯任瑶华,任瑶华低着闷声重复了一句。

    “都出去吧,华儿今日闭门思过!”李氏难得强硬地道。

    任瑶期拉了任瑶华起身,两人应声退了出去。

    等女儿都走后,李氏愣怔了片刻后捂着脸倒在了炕上。

    周嬷嬷上前欲劝。待看到从李氏指缝里流出来的眼泪后,也湿了眼眶。最后竟是陪着她无声地流泪。

    主仆两人哭了一场,周嬷嬷见李氏好些了。便上前去帮她擦眼泪。

    “奴婢去让人打热水来给您净脸。”周嬷嬷轻叹道,“三小姐她是无心的,您不要太难过了。”

    李氏哽咽着道:“她是我生出来的,身上也流着李家的血,别人看不起他们便罢了。她……”

    周嬷嬷走上前去将哽咽难言的李氏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抚她。李氏收了眼泪有些不好意思道:“嬷嬷。我不是小孩子了。”

    周嬷嬷笑叹:“嬷嬷看着郡主长大,在嬷嬷眼里你是与三小姐,五小姐她们一样的。”

    *********

    出了正房的任瑶期看着沉着脸闷闷不乐的任瑶华,低声道:“三姐,你明明知道母亲是听不得那些的。以后千万别再说了。”

    任瑶华斜睨了任瑶华一眼,轻哼了一声。

    任瑶期摇了摇头,正要再说些什么,任瑶华开口道:“不是父亲喜欢什么你就喜欢什么,父亲讨厌什么你就讨厌什么吗?父亲不喜欢舅舅,你要是为外祖家说好话就不怕父亲生气?”

    任瑶期想了想,看着任瑶华揶揄道:“难不成在三姐眼里,父亲就是这么一个不讲道理的人?连我们喜欢什么人他都要干预?”

    任瑶华气道:“你……油嘴滑舌,巧言令色!”

    任瑶期做了个鬼脸:“你……语无伦次!”

    任瑶华嘴角一抽:“你幼稚!”

    任瑶期轻笑出声,随即才收敛了笑,认真道:“父亲并没有看不起外祖和舅舅,只是……”

    “只是舅舅巧言令色夸了父亲的画好,然后骗他作了一副古画的仿品,最后却是把他的画当真画抵押给了赌坊!”任瑶华接口道。

    任瑶期默然。

    任瑶华说的没错,任时敏就是因为这件事生气,最后扬言要于她们舅舅断交。

    “我不想看不起外祖父和舅舅,可是我不能理解他们在家里都揭不开锅了的情况下还能将房子抵押了,只为了买一只蛐蛐儿,最后要不是母亲将房子赎回来连带着外祖母也要跟着他们露宿街头!更不能理解他们连丫鬟婆子随从都养不起了,却还要在家里养一个戏班子!家里能当的都当了早就一贫如洗,他们还能乐呵乐呵的遛鸟斗狗唱大戏!他们还当自己是凤子皇孙,却没发现外头早就换了天了!”

    任瑶期又是默然。

    她没有办法反驳任瑶华的话,因为她说的是事实。

    有些人一辈子当惯了人上人,根本就不知道普通人是怎么生活的,因为没有人教过他们。

    她们的外祖父姓李名乾,李是国姓。在被贬斥燕北之前,他是真正的天潢贵胄,是先皇亲自册封的献王。

    现在却只是燕北的一介庶民,子子孙孙未经传召永世不得入京。

    任瑶期不姓李,因此上一世她也不能理解外祖父和舅舅的作为。

    但是她记得,上一世在她爹爹死后,包括任家在内的所有亲眷都不肯为他收尸,唯独舅舅敢带着他养的那个戏班子里的武生去将爹爹的尸身扛了回去,卖了外祖父看作命根子的“常胜将军”为他安葬。

    也是那个不着调的舅舅,在她被任家抛弃后奉她母亲的遗命,冒着杀头的危险追着她回了京城想要把她从裴家偷出去。

    最后是她婉拒了他,把他劝回燕北的。那是她第一次知道一个三十多岁大男人,也能哭得眼泪鼻涕乱飞,完全不顾形象的。

    俗话说逆境逢知己,患难见真情。

    任瑶期无法对任瑶华说这些,只能叹息一身,转身往自己的西厢去了。

    很多事人情冷暖需要经历过才能明白。

    林氏初六才回来,一回来就被任老太太叫去了荣华院。当然不是责备她迟归,而是向她问任时佳的情况。任老太太虽然一早就安排了人过去照料,却总还是对女儿不放心。

    云文放过年这段时间都不见人影,丘韫说他回云阳城给长辈拜年去了,也不知道真假。

    元宵节那一日白鹤镇上很热闹,几户大户人家筹资办了庙会,东府的任瑶亭约了韩攸晚上去逛灯会,韩家破天荒的应了。二太太过来邀任瑶期几个姐妹一起去。

    李氏希望任瑶华和任瑶期姐妹能多出去见见人,因为任瑶华已进快到谈婚论嫁的年纪了。

    最后任瑶期于任瑶华还有任瑶玉一起去了,任瑶音和任瑶英两人没有出门。

    *************************

    谢谢24758882,秦亦尔,sissi2011,老虎不怕猫吗?,雪鱼娃娃几位亲的粉红票~

    谢谢 夜&咖啡,右草衣人,吟唱的歌,caian,caian,毛巾被被1986,勇猛者,敏敏荨,风中的叶子在飞舞,美目盼兮YXQ,美目盼兮YXQ,丑丑的暖冬的打赏~^^

    下一更在12点左右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