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末世黑暗纪 > 正文 027 烈焰
    黑爪推进的速度奇快,眨眼就在高峰身侧的人群中砸开豁口,下一刻,豁牙等人到了,无数刀兵纷纷挥洒着血水,向他们头上落下,眼看豁牙他们就要被乱刃分尸,高峰发狂了。

    “死就死吧,反正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绝望中,高峰涌起了自暴自弃的情绪,不再计较得失,抡起獠牙刀三百六十度转身,在身边砍出一道血河,六七个荒人战士被身边暴起的一刀劈开肌肉骨头,惨叫声连连响彻高峰耳膜。

    “是三爪,是三爪,他真的在这儿……。”豁牙一蹦老高手舞足蹈,却没注意到身边一只一米多长的兽腿骨狠狠地砸向他的后背。

    “当……。”杆子将兽腿骨荡开,劈头盖脸的骂道:“你阿大是怎么教你的,战场上分心会害死你,也会害死我们……。”

    “扑……。”飞溅的鲜血扑打在杆子的脸上,让他被这滚烫的鲜血激的一震,一把抹掉眼睛的血水,却看到一个惊惶的荒人正握着喷泉似的颈子向他倒下,高峰出现在荒人身后,深深地看了一眼杆子,侧身向黑爪的身后追了过去。

    “跟上,跟上,三爪也来了,就在前面。”豁牙原本力竭的身体再次涌出新的力气,挥舞着獠牙刀将刺过来的矛头全部斩断,对身后高声吼叫……。

    黑爪没有转身,但他听到了身后的欢呼,猛地后退一步,竟与高峰并排,大声喊道:“给我争取三十息的时间,就算死也得给我做到。”

    在数百个荒人战士的兵刃面前争取三十息,也就是一分钟的时间,对于高峰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他没有反驳,猛地加速冲到黑爪的身前,代替黑爪当起了开路的先锋。

    战阵交接,摧敌于正锋从来不是高峰所长,他对枪支的熟悉在军刀之上,对军刀的熟悉在擒拿之上,这些只是小道,适合小规模接触和狭窄地形短兵相接,却不适合这里。

    只有无双的勇士才能正面破开阵势,杀出一条血路,换做普通士兵,就算装备更精锐,也只能用命去换。

    一分钟的时间对高峰像一辈子那么漫长,所有恐惧与杂思都离他而去,心中,脑中,只有那短短一分钟,眼中是无数向他劈砍刺杀过来的兵刃。

    “五十九,五十八……。”心中催眠似的默念,高峰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跨前一步,扭腰旋转,挥出獠牙刀,尽数将劈砍过来的兵器荡开。

    “五十七,五十六……。”獠牙刀脱手而出,不退猛进,抽出军刀撞在当前一人的心口。

    “五十五,五十四……。”荒人战士也疯狂了,凌乱的刀兵笼罩在高峰与那人的空间里,将心头出血的荒人战士劈成肉泥,高峰猛地跪下翻滚在无数腿脚中间。

    “五十三……。”一声大吼,锯齿军刀划过一排穿着草鞋的小腿,精准的割裂了小腿上的经脉。

    “杀,杀,杀……。”疯狂的荒人战士连续倒下,即使倒在地上,也依旧在大声呼战。

    “五十几了?”高峰在地面上连连滚动,獠牙刀和长矛雨点似的落在他身前身后,猛地一顿,滚动加速压在一柄獠牙刀上,将抽动獠牙刀的荒人战士拉到身上。

    “扑扑扑……。”一支支长矛穿刺在那名荒人战士后背,荒人战士瞪着仇恨的眼睛,一口一口喷出着鲜血,洒落在高峰的胸口。

    “重新开始数……。”与战斗不相干的念头从心头闪过,高峰一脚将压住自己的家伙踹飞,洒落千百计血滴,翻滚起身,顺手将一人持刀的手臂斩断。

    断裂的手臂紧紧握住獠牙刀,高峰接住这支连着断手的獠牙刀,猛地砸了出去,不等再次冲刺,一根犹如毒蛇的矛头刺向他的心口。

    再没有心思去数数,高峰下意识扭腰,矛头犁着左胸血肉滑过,留下酒杯粗细的血沟子,军刀也拿不住了,甩进长矛手那满口黄牙的大嘴里。

    黑爪就站在高峰身后,躲避漏过高峰的兵刃,右臂的利刃上在他全力运转之下,围绕一层淡淡的黑色烟雾,散发着冰冷而狂暴的死亡气息,随他动用这能力,没有被鲜血染红的黑色发丝逐渐转白,迥然的眼神也黯淡了几分,

    挡在他前面的人不是装备优质皮甲的大爪和二爪,而是赤裸上身的三爪,这让他心中涌起几分歉意,因为歧视和忽略,他刻意忘记三子,每一秒钟,都有兵刃落到高峰身上,溅起朵朵鲜红,若是装备了皮甲,高峰至少能挡住一半。

    高峰的反击凶狠而凌冽,但他只有一个人,必须护住黑爪,就像狂风中的小草,随时都可能折断吹走。

    看着高峰那伤痕累累的身躯,和那疯狂扑进的气势,黑爪不由地痴了,很多年前,现在的三爪就是当时的他,正是依靠这种绝望中搏杀的血勇,他才能成为部落的庇护者,在这一刻,他心中突然明悟,三爪不只是那个女人的儿子,也是他的儿子,最像他的儿子。

    “三爪,回来……。”黑爪不想再等了,高峰的身形已经踉跄,即使他还没有准备好,却不想看到儿子死在眼前。

    在他决定放弃之前的打算,挽救儿子时,高峰再次跪倒在血泊中,七八支长矛犹如箭矢向高峰刺去。

    “啊!!!”黑爪爆出前所未有的怒吼,猛地抬起右手,准备发出他消耗生命里才准备好的能力,不再去想杀夜魔夺得最后的胜利,只为了他的儿子能活着,这一刻,黑爪不再是部落的首领,只是一个父亲。

    “啪啪啪。”枪焰闪动,火点纷飞,纷乱长矛刺中了高峰,让他犹如刺猬般倒下,但在他面前,所有刺向他的长矛手全都随他一起倒下。

    “三爪……。”黑爪再次爆喝,却看到倒在血泊中的高峰再也没有动弹过,不由地怒发冲冠,狮子鬓发似的长发全都竖了起来,身形一闪,冲到了三爪身前。

    “我要杀了你……。”夜魔的怒吼声浪穿透战场的喧哗,刺入黑爪的脑门,猛地抬头,便看到双眼血红的夜魔犹如怪兽向他冲来。

    “死吧……。”黑爪挥出准备已久的杀招,一道形同实质的阴影从他爪刃挥出,斩断无数荒人,向夜魔落去。

    “死的是你……。”夜魔双臂交叉挡住身前,犹如盾牌将阴影挡下,无数的角质鳞片在手臂上爆开脱落。

    “杀,杀了他……。”杆子和豁牙终于到了,豁牙看到生死不明的高峰,气的520小说要瞪出眼眶,猛地向高大魁梧的夜魔冲去,

    夜魔发出凄厉的嚎叫,那布满角质层防护的左臂从手肘断裂,向地上落去,但他却没有后退,反而再次向黑爪冲来。

    一支长矛刺中夜魔胸口,不等夜魔反击,长矛碰地断裂,反弹的矛身形成鞭影,狠狠抽在豁牙胸口,豁牙倒飞出去摔在地上动弹不得。

    又是一支獠牙刀砍向夜魔的大腿,夜魔躲闪都不用依旧向黑爪冲去。

    獠牙刀如劈砍在钢铁怪兽上,巨大的反震力让杆子的虎口裂开,獠牙刀脱手而去,眼睁睁的看着夜魔从他身前冲过,下一刻,大巴掌重重拍在后背,就像被拍飞的母鸡,杆子吐着鲜血,飞出十多米落到地上滚动。

    “杀……。”黑爪没有闭目等死,挥舞着仅剩的利爪主动向夜魔赢了过去。

    高峰咳出一口鲜血睁开眼睛,恰好看到豁牙倒飞出去,不由地抬起手臂,在他的手枪里,还有最后一颗子弹。

    摇摇晃晃的手臂怎么也支持不住枪身的重量,更别说瞄准,第一次,高峰觉得手枪重若万钧。

    黑爪离夜魔只有一线之隔,之前他就在夜魔手下吃了苦头,夜魔虽然失去了左臂,但整体的战斗里并没有损失太多,拍飞了杆子的他望着黑爪眼中森寒,全身的角质层沸腾一般涌动,在剩下的右臂上不断膨胀,凝聚出一只巨大砍刀,只要他手起刀落,黑爪就会成为历史。

    “啪……。”一点流火在夜魔的额头碰撞,擦出火花,被那坚固的角质层反弹到不知名的地方,高峰的右手猛地垂下,无力的闭上眼睛等待死亡。

    “轰……。”子弹碰撞的火花引燃了未知的液体,蓝色火焰猛地将夜魔的脑袋包裹,让他不由地一个踉跄,挥出的砍刀落到空出,溅飞数具尸体,砸出巨大的地坑。

    “啊!!!”黑爪发出不甘心的呐喊,被溅飞的尸体砸落到一边,只差最后一击,只差最后一击啊!。

    “嗷!!!”黑爪不不甘的怒吼后面是夜魔更大声的惨叫,被意外引燃的木蔸花精油有着难以想象的高温,让他身边的空气都变得炙热。

    黑爪躺在地上挣扎的坐起,慌乱的荒人战士围住夜魔,想尽办法救火,却被疯狂扭动的夜魔引燃,这些普通的人类也在蓝色的火焰中燃烧,哀嚎。

    蓝色的火焰就像净化一切的灭世之炎,将夜魔和他身边的一切燃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