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末世黑暗纪 > 正文 040 平静中的诡异 2/5
    高峰能伤到恐怖死神,是他的思维方式与荒野人不一样,他知道像这样的东西,应该怎么寻找弱点,也知道,想要杀死需要怎样的牺牲,所以他冲了上去。

    在战场上,豁牙是一条疯狗,他又何尝不是,在战场之下,豁牙简单而豁达,高峰心思繁重而纠结,但在战场上,他们都是一种人,不计生死只为胜利的战士。

    一刀刀刺在那根诡异而脆弱的管子上,忍受着一次次震动肺腑的抽打,高峰嘴巴上的鲜血不在是喷的,而是流出来的血浆,挂在口腔上,犹如鲜红的挂面,但他双眼中火焰熊熊,有着最疯狂的暴戾,不管自己,只想将恐怖死神的脑袋砍下来。

    “三爪…,快下来,快下来,我们能杀死它…”不管杆子以前和高峰在私下有什么龌蹉,但杆子是当之无愧的战士,在战场上,他眼中只有战友没有算计,就凭黑爪一句话,他就敢提着脑袋向十倍的敌人冲锋,此刻他焦急的呼喊着高峰,想要阻止高峰的行动。

    “三爪,三爪啊!!!”豁牙疯狂的叫喊着,眼睛蓄满了泪水,一次次从地上捡起碎裂的石头,折断的武器,甚至抓起一蓬蓬尘沙面粉向恐怖死神砸去,荒野人是高傲的,他们不轻易欠别人的,也不轻易将别人当做兄弟,但在高峰救过豁牙之后,豁牙毫无顾忌的拿走獠牙刀,吃了高峰的烤肉,并不是他喜欢贪小便宜,而是他认定高峰,若是在战场上,他会用命去给高峰挡刀,眼睁睁看着高峰独自遇险,豁牙的心都要裂开。

    当日高峰倒下,豁牙是第一个向夜魔冲上去的,不计生死,不顾怯懦,挺着长矛就冲上去,是他情愿自己死,也不愿高峰死。

    部落勇士们疯狂了,到了这一步,谁都不想高峰死,已经杀死了一只恐怖死神,就算他们全部死在这儿也值了,但是高峰不能死,高峰能带着一群土鸡瓦狗杀死一只恐怖死神,就能带着精锐的部落勇士杀死十只,所以他们冲了上去,不顾伤口崩裂,喷出鲜血,也要去救下高峰。

    “嗷…”恐怖死神的尾巴不在抽打,犹如蟒蛇一般扭动,将高峰的胸口环过,猛地从背上扯下高高举起,高峰无力的垂下四肢,唯独紧握着锯齿军刀,血浆长长的从他嘴角垂下,但那双灼热的眼神依旧盯着向他嚎叫的恐怖死神,

    恐怖死神的状态也不好,喇叭嘴似的管子上千刀百孔,那伤口中犹如沥青沼泽的气泡,不断的鼓涨出粘稠的绿色泡沫,绿的,黄的,白的,红的将它半个后颈都给染色,最严重的伤口却是那将管子锯出的缺口,不断地喷出一抽一抽的粘稠液体,随着液体的流逝,它的身子也不断的变化颜色,逐渐有露出本体的趋势。

    “嗷呜!!!”恐怖死神摇摆着脑袋,发出愤怒而凄厉的惨叫,猛地挥起四肢臂刀,作势向高峰看去。

    “我干你阿嬷…”豁牙吼出具有荒野特色的大骂,抢过身边契奴手中的火把,向恐怖死神扑去,他要学高峰那样,将火把塞进恐怖死神的嘴里,突然,肩头被重重踩到,巨大的力道让豁牙不由地跪向地面。

    一个部落勇士跳到半空,踩在豁牙的肩头发力,举起獠牙刀狠狠地向恐怖死神砍去,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怒吼,一道道崩裂的伤口在半空中喷洒着血水。

    “扑…”四肢臂刀临时转向,将勇士临空解体,这一次鲜血没有被吸进管子里,混合着内脏残尸稀里哗啦的落下。

    “我干…”刚刚准备站起身的豁牙在此被踩了下去,又是一人举起獠牙刀向恐怖死神斩去,一往无前的冲过空中散开的血水,挂着战友的内脏向恐怖死神而去,又毫无意外的被闪电的臂刀斩碎。

    “杀啊…”部落勇士点燃了荒人的战意,之前已经冷静的大脑再次被鲜血冲晕,一股脑的向恐怖死神涌去,很多人甚至扔掉断裂的长矛,就张开双手向恐怖死神报过去。

    一个个部落勇士用他们的生命创造着对恐怖死神最大的威胁,即使每一个人不成功,却掩护了下方的契奴,契奴们犹如蛮牛,冲到恐怖死神身下,将它的双腿抱住,用头撞,用牙咬,或者使劲儿的向前推。

    空中坠落的鲜血,内脏,骨头,碎肉,还有人头不断的砸在他们身上,将他们染成野蛮的血人,他们不顾生死,只想将恐怖死神推倒。

    他们成功了,即使恐怖死神的力量比蛮牛还要强大,在众人的推搡下,不断的摇晃着身子,甚至连必中的臂刀都空了两刀,只来得及将一个部落勇士拦腰斩断,却被他一刀砍在头上。

    獠牙刀劈砍在满是伤口的管子上,溅起无数的粘液,疼的恐怖死神再次嚎叫,扭动的长尾猛地将高峰甩了出去,快速盘在身下搅动,将抱住它双腿的人类驱逐,就在这时,一个满脸血浆,看不清模样的契奴摸到了它的挡下,一口咬在之前锯齿军刀划开的伤口上,疼的恐怖死神痉挛颤抖,竟不能再和人类角力,轰隆的倒在地上。

    “杀…,杀锕!!!”叫喊声中,契奴们蜂拥而上,向恐怖死神压过去,抱头的抱头,拽腿的拽腿,还有人捡起阵亡勇士的獠牙刀死命的剁在恐怖死神的身上。

    豁牙刚刚滚到一边,不再当别人的垫脚石,再次起身发出怒吼,准备扑上去的一刻,却看着叠罗汉一般,堆在恐怖死神身上的众人,顿时傻眼。

    “轰…”十多个契奴从恐怖死神的身上飞起,下一秒,刀臂的黑影闪过,惨叫声中,一蓬蓬鲜血向天上喷射,那恐怖死神挣扎的在人群中间站起,在它身边,全是被腰斩痛嚎的契奴

    恐怖死神与之前有了很大的变化,身形降低了五十公分,只有一百八十公分,但修长的身躯却犹如肌肉爆发男一般虬结,整个身形比刚才强壮了两圈儿,更适合正面战斗。

    恐怖死神犹如绝世的魔王,站在哀嚎的契奴中间,让剩下的契奴同时心悸,恐怖死神的变化超出他们想象之外,对于未知的东西,他们比死亡更恐惧。

    一时间,在场除了痛苦的呻吟和嚎叫之外,再就是血泊流淌的淙淙声。

    “来啦,你这只猴子…”一声叫骂从另外一个地方传来,众人同时扭头,却看着捂着胸口躺在地上的高峰。

    此刻高峰正躺在一片杂草中,动弹不得,恐怖死神的长尾力量将他抛投到二十多米之外,在他和恐怖死神之间再无遮挡,高峰大声的喊叫惊动了死神,它分析出,高峰就是对它伤害最大的威胁。

    “来杀我啊,你这杂种,你这不知道什么玩意儿的玩意儿…”高峰大声吼叫着慢慢挪动甚至向后退去,随手将一根枯萎的木蔸花给扔掉。

    恐怖死神突然向高峰走去,身上的皮肤变化不停,却再也不能想之前那样隐身,一会儿消失左半身,一会消失下半身,总有黝黑的皮肤露在外面。

    “三爪…”豁牙大声吼叫着向恐怖死神冲去,手中的长矛直刺恐怖死神后背。

    豁牙知道长矛对恐怖死神无效,但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高峰去死,豁牙不是第一个,杆子紧追其后,之前啃到地面撞得脸颊肿胀的像个猪头,但他那口从没用过牙刷和牙膏的大黄牙死死咬住,拖着微瘸的右腿,一跳一跳的紧随在后面,也正是他的腿受了伤,才没有可能跳上豁牙的肩头,像战友那般冲上去。

    恐怖死神甚至没有回头,长尾一摆,黑影之后,豁牙和折断的长矛一起飞了出去,再次摆动,杆子也飞了出去,在这个过程中,它始终向高峰走过去。

    高峰没有阻止豁牙和杆子,此刻他心中只想杀掉恐怖死神,这个念头超过一切,超过豁牙和杆子的小命儿,也超过他自己,那滴临时提炼出来的木蔸花精油在燃起的火光照射下,折射阴影光华,犹如萤火虫飘舞,而他始终手肘并用的向身后爬去,速度越来越快。

    就在他接近先前莫名死人的地方,挥发在空气中的异味将他包裹,他在这股气味儿中不由地屏住呼吸。

    “也许会死吧?”高峰心中平静的想到,双眼灼灼地盯着恐怖死神,嘴角的血浆随着他的剧烈咳嗽,猛地喷出。

    “嗷…”就在他咳嗽的瞬间,军刀和燧石撞击,碰撞出火花点燃了木蔸花精油,就在他咳嗽的时候,恐怖死神猛地加速向他冲去。

    高峰猛地向横躺着几句契奴尸体的地方滚去,在他身后,就追赶着恐怖死神,在滚动中,那滴燃烧的木蔸花精油始终飞舞在他上空一米的地方。

    嘶吼声中,恐怖死神高高跳起,犹如它先前冲破无数人的阻拦,像跳蚤一般向高峰落下,四只臂刀将高峰全身上下笼罩,高峰望着向他落下的臂刀,嘴角掀起诡异的微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