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末世黑暗纪 > 正文 047 黑爪的选择 4/5
    “当…”清脆带有浊音的响声惊动了杆子,这种声音很奇怪,绝对不是石头的声响,正要看个仔细,一道人影冲了下去。

    高峰双手将一层层土壤抛开,终于摸到一截冰冷的东西,当他继续扒开土块,露在眼前的是一截锈迹斑斓的铁管,锈蚀的铁管上斑斓的犹如层层裂开的老树皮,将高峰的双手尽染红锈。

    看到这东西,所有人同时摇头,不管这是什么,都和水没有关系,但是高峰却趴下身子,自己观察那斑驳的铁锈,眼神中的惊喜越来越浓,当那无数细小颗粒的锈沙被过滤,终于找到隐藏在最里面的那一丝丝潮湿之后,高峰狂吼了一声,犹如发泄一般,将心中所有的郁结与忧虑发泄了出来。

    “怎么啦?怎嘛啦?”一直蹲在一边,张开手指比划着山谷地形,计算这里能种多少沙枣的杆子惊吓似的跳起来,抽出獠牙刀挥舞着询问状况。

    “顺着这东西往上挖…”高峰二话不说,指着铁管大声吼道,那意气风发的样子,犹如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二十个契奴不敢怠慢,纷纷挥舞着简单粗糙的工具,开始忙活起来。

    “豁牙,将刚才我弄出来的东西给他们喝,一个人只准喝一口,润了嗓子给我卖力的干…”

    高峰看着这些嘴唇都快裂开的契奴,心中一动,毫不犹疑的贡献出他忙活了半天的疗伤药,豁牙立刻阴沉了脸色,高峰自己喝,他不反对,但是让这些契奴喝,心里非常的不舒服。

    “快点给他们喝,让他们有力气干活,找到水了…”高峰压抑着心中的兴奋,大声说道,杆子一愣,傻愣愣地看着和先前没有什么两样的铁罐子,疑惑的问到:“水?水在那儿?”

    “停,停下,就在这里…”高峰喊叫着,再次冲到坑里,快速的扒拉着土壤,很快,一根锈迹斑斓的钢制四百五十毫米九十度弯出现在眼中,这根成九十度弯曲的拐角已经锈蚀的失去了钢铁的样子,犹如腐朽的木头疙瘩,在那层层膨胀的铁锈缝隙处,一滴滴湿润的水滴正在凝结……。

    “真的是水…”杆子和豁牙一起睁大眼睛,惊奇的盯着看,高峰面上浮现出放松的微笑,但是豁牙和杆子一起摇头说道:“这点水连塞牙缝都不够…”

    “呃……。”高峰脸上的轻松变得古怪,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强烈的使命感,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他的存在,是不是整个世界的人都不会知道,这根四百五十毫米粗的铁管里涌动的会是最清澈的地下水?

    “把它砸开,里面的水能将我们所有人淹死…”高峰猛地抬脚踹在锈蚀的九十度弯上,抖落无数的铁锈,杆子和豁牙的眼神如火焰般炙热,在荒野中,被水淹死也许是最奢侈的死法,就相当于在前世,被美食撑死一半。

    “当…”豁牙是行动派,不等高峰下令,锯齿刀便狠狠地斩在钢铁上,溅飞无数细小的铁锈,然后在惨叫声中,獠牙刀飞走,豁牙原本刚刚愈合的虎口再次开裂。

    “叮…”豁牙不是第一个,杆子手中的木矛闪电般刺在锈铁.凝聚的水滴之上,瞬间的发力和精准都堪称勇士的楷模,相信整个部落,能有这么精准狠辣的刺杀术不超过十几人,但杆子忘了,木头和钢铁永远不是一个级别的单位。

    “啪…”折断的木矛抽在旁边契奴的脸上,受了池鱼之灾的契奴捂着脸滚在地上哀嚎,吓得其他契奴连滚带爬的跑到一边,别水没喝到,先被杆子给抽死。

    “当……当……”高峰一次次踹着锈蚀成疙瘩的九十度弯,杆子和豁牙相互对视,豁牙脸上是莫名其妙的惊诧,他搞不清楚,为什么水会藏在管子里,而只有一只眼睛露在外面的杆子眼神却有着莫名的深邃和思索。

    杆子和豁牙不一样,见多识广,他越发看不清高峰,越来越多的东西都在说明,高峰和以前那个自小在部落中长大的三爪不一样,以前的三爪就像锋锐的獠牙刀,锐利而莽撞,但现在的高峰就像套上了刀鞘,你永不知道,鞘里的刀锋是多么锋利。

    三爪一眼被杆子看穿,所以杆子并不在乎得罪三爪,替大爪他妈办事,但是现在的高峰犹如隐藏在大海之下的冰山,虽然杆子从没见过,却在心中对高峰涌出深不可测的直觉,而高峰也在不断的展现出新的惊喜,从战场上杀死夜魔,逼死神现身,到杀死死神,又在绝望中,找出希望。

    这已经超出新晋部落勇士所能达到的极限,从黑爪抛弃众人,到高峰在重伤之后坚持留下便能看的出来,两种行事风格谁优谁劣,不能说黑爪做错了,黑爪才是按照荒野人的价值观来判断事物。

    但正是这样,才能体现高峰所创造的奇迹,一次是奇迹,两次就绝不是奇迹。

    “我还不信了…,豁牙,我给我找木蔸花,我就不信烧不穿…”高峰再次努力失败,没有钢锯,他们不可能弄开这锈坨坨的东西。

    豁牙是个直肠子,听到高峰的呼喊,声儿都不做一声,转身就去拔草,杆子摇头说道:“我不清楚这东西的道道,我知道一点,如果里面有水,那外面这层铁疙瘩是怎么都烧不穿的…”

    高峰一听,苦笑了。

    不管铁管的温度再高,也只可能将管子里的水烧热,水是流动的,换句话说,除非他能瞬间将温度加到一万度,要不然铁疙瘩还是铁疙瘩。

    “要是有炸药就好了…”高峰心中郁闷的想到,扭头看向沥青,脑中的知识却没有能利用沥青做炸药的办法。

    “用石头砸吧,只要变形了,说不定就能滴出一些水…”杆子再次建议道,这次高峰高看了杆子几眼,他昏迷之后,一直都是杆子负责,用石头砸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总比用脚踹要强得多。

    不由得,杆子在高峰心中的坏影响逐渐消失,点头对杆子说道:“你看我们后面怎么做?”

    高峰这是将杆子当做了自己人,杆子整个脸颊都包裹在破亚麻布中,只有一只眼睛露在外面,听到高峰这么说,眼神微微闪动。

    黑爪没想到,高峰真的做到了他认为做不到的事情,从与高峰分开到他带领部众达到地犰部落,已经过去了五天时间,这五天时间,他和小眼睛长老一度在乞求恐怖死神出现,因为只有恐怖死神出现,他们才能轻松如意的毁灭整个地犰部落。

    当所有的如果被证实之后,黑爪必定受到失落,是对计划出现变故的失落,是他儿子做到了他不认为能做到的事物失落,所以,黑爪和两百名部落勇士不知道下面该怎么做了。

    两个选择,一个是堂堂正正地进攻地犰部落,从而摧毁这个让黑爪心中怨毒的部落,但这意味着,可能会两百俱伤,而算下来,黑爪的兵力还落在弱势,毕竟,庇护者不是万能的。

    另外一个是回援黑爪部落,但这又浮现出另外一个难题,他的兵力不够,这一次,地犰部落出动的人数相当于他出动清剿荒人部落的人数。

    如果这么做,地犰部落的远征军能轻轻松松的回过身,吃掉黑爪的援兵,再专心对付黑爪部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