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嫂子的诱惑 > 正文 第十九章 纷纷声讨
    就这样,徐东带着大力大广从工厂宿舍搬了出去。

    老虎沟只是一个稍微有些开发的村子而已,并不大,郑歌家和这工业园只隔了几条土路而已。

    一个极为干净的小院儿内,门前台阶下种着一些花花草草,很是清新干净的农家小院儿。

    “你们住西屋好了。收拾一下,我帮你们铺床!”郑歌柔声说着,然而眼底却满是感激。

    郑歌很清楚,徐东之所以带着大广和大力搬来自己家,就是为了防止祥子继续找自己的麻烦,完全是在帮忙保护自己。而说起来,自己和徐东并不是很熟悉。

    为了不让家里人担心,郑歌和家人介绍说,徐东他们三人因为工厂没有宿舍了,只能出来租房。而自己家的西屋恰好空着,就带着三人过来看看房子。

    郑歌的母亲是一个典型的朴素妇女,听说这几个小伙子是郑歌工厂的工人,要来自己家租房借住,极为热情的招呼着徐东他们几个进屋。

    “你们看看,这屋子还满意么?这些东西我一会给你们收拾走,能显得宽敞些!”郑歌的母亲指着地上的那些玉米棒子连忙说道。

    这屋子空着也是空着,只能放置一些零碎而已,这要是租出去,那不也是一笔收入么?郑歌的母亲暗自在心里想着。

    就在徐东他们铺着床,收拾着行李的时候,门外蹦蹦跳跳的跑进来一个小丫头。十**岁的样子,一头乌黑的长发,长的倒是和郑歌有几分相似。

    “姐,谁来了啊?”那小丫头脆生生的问道,声音比郑歌多了一分朝气,却是听着很悦耳,真的如同黄莺出谷般的动听。

    徐东三人几乎同时的扭头看了过去。小丫头长的极为标致,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很是清澈。那又翘又挺的小鼻子,樱桃小口,着实的是个娇滴滴的美人胚子。

    郑歌溺爱的拉过妹妹,笑着给徐东几人介绍着。

    为了防止郑歌的丈夫晚上来这闹事捣乱,徐东特意的带着大广大力去院子里转了一圈,找了几根趁手的棍子拎回了房间。

    不过一夜很是安稳,那祥子并没有来。

    连续几天,都是风平浪静的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每天的照常上班下班,慢慢的徐东和郑歌,和郑歌的家人也熟络了起来。

    郑歌的父亲早年是个瓦工,或许是太过辛劳,职业特点,现在上了些岁数以后,腰间盘脱出,骨刺折磨的连走路都只能弯着腰,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

    郑歌的母亲只靠着种地收入维持家里的开销,而且郑歌的妹妹郑琳也是正在读高中,家里条件极为的困难。

    难怪当初田科长要开除郑歌,郑歌那样的哀求。人穷志短,这也是生活所迫了。

    知道了这些,徐东倒是不由的有些上心,和郑歌的父亲没事坐在屋内聊天的时候徐东倒是观察过了,这腰间盘脱出还好,自己脑中的方案,利用按摩手法倒是可以治愈,不过那骨刺,却不是按摩穴位就能完全治愈的。

    银针针灸!徐东脑中又多出了一些新颖的东西。不过……徐东现在根本没有银针,也没有那个资金去药房购买针灸针,也只能等公司发薪水有钱的时候再说了。

    徐东帮助郑歌的事情,在整个包装车间内,大家都知道了。加上这些日子的熟悉,这些小丫头们对徐东倒是极为的热情。

    加上徐东本身就极为和气,很喜欢开玩笑,很是幽默,倒是惹得一些小丫头都喜欢围在徐东身边,喜欢和他聊天。

    人都是会被气氛所感染的。尤其是在自己身边有一个身边朋友,同事都很追捧的异性,自然而然的,人们都会去注意,去接近这个异性。

    或许是争强好胜,也许是为了证明自己的魅力吧,说不清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徐东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成了包装车间的宝贝疙瘩。时常的一些小丫头带着的零食,好吃的总是会偷偷的塞给徐东,更是有几个小姑娘看着徐东的眼神中,透着一丝若有似无的情意。

    而徐东倒是毫无所觉,只是觉得在这包装车间也没什么活要自己干,无所事事混日子,闲聊天,过的倒是极为的滋润。

    “哎……别坐在那儿扯犊子了,把你后面的那箱子包给我拉过来!”这些日子,那个三角眼妇女就看徐东不顺眼。这小子打了自己的侄子不说,而且在这车间内竟然这么多人都对他那么好。相比之下,尖酸刻薄的三角眼妇女倒是被车间的工人们冷落了起来,甚至一整天都没有几个人和她说话。

    那些小少妇,妇女们甚至都去逗徐东,说说笑笑,而没人来搭理自己,好像一块臭肉一般的被晒在了角落,三角眼妇女心理极为的不平衡。

    徐东歪头看了看这三角眼大妈,不冷不热的说道:“你说我呢?”

    “就是说你!不是说你还说谁?整个车间就属你最清闲,让你帮我把筐拖过来怎么了?”那三角眼妇女不忿的嘟囔道。

    徐东咧嘴一笑:“我真他妈稀罕你!”

    “你个小兔崽子说什么?”终于找到了机会发泄心中不满,那三角眼妇女猛的提高了两个分贝,高声喝问道。

    “你别叫唤。哪那么大的脾气?我们李姐还没你脾气大呢,我闲着怎么了?我闲着班长李姐都没说话呢,有你屁事!”徐东抱着膀子,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气着那三角眼妇女。

    “你再说一遍,你刚才骂谁?小B崽子,老娘活活撕了你的嘴!”

    “你来啊!没人拦着你!”徐东不屑的笑着说道。

    那三角眼妇女气的脸色通红,猛的站起来就要动手,谁知道,她刚起来骂了两句,顿时激起了整个包装车间工人的不满。

    小丫头,小少妇们纷纷声讨,七嘴八舌的开始指责三角眼妇女。

    “自己有手有脚的,干什么让别人给你拖筐?”

    “自己也是打工干活的,你横眉竖眼的吓唬谁呢?有能耐你别来这里上班啊!”

    “谁还真怕你怎么的?你打人试试?”

    齐心协力的声讨,搞的那三角眼妇女一张脸憋的好像猪肝,气的直哆嗦,却不知道该怎么教训徐东。

    就在整个包装车间乱成一团的时候,听到争吵声的李华和田科长从其他车间赶了过来。

    “干什么呢?闹什么呢?怎么了?”田科长冷着脸走进来,大声的问道。

    “她要打人!”一个小丫头气鼓鼓的撅着嘴,鼓着腮帮指着那三角眼妇女大声说道。

    田科长皱眉看着那三角眼妇女:“她要打谁?”

    “打徐东!”一旁的其他工人纷纷说道。

    田科长眉头皱的更紧了,看了看徐东,又看了看那个三角眼妇女。

    “田姐,我……”徐东见田科长看向自己,不由的起身要解释。

    “没事,不用解释!”田科长摆了摆手后,掐着腰看着那三角眼妇女:“你怎么回事?不想干的话现在就走,花钱请你来闹事的?”

    “他不干活,我让他……”

    “他干不干活和你有关系么?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了,还用的着你来管?”田科长不等那三角眼说完,直接打断她的话,怒声问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