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丹宫之主 > 第006章 救治
    污血迸射了几次之后,就不在迸射,而是顺着针眼慢慢渗出一丝丝的污血。

    唐婧却没有继续挤压针眼,挤出污血,而是摸到男人胸腹处另外一处淤血之处,在顺着淤血之处摸了一圈,确定了淤血的范围之后再次出针,然后拔针。

    嗤嗤嗤……

    针眼之处继续迸射污血,几次之后才不再迸射污血,而是顺着针眼渗出丝丝污血!

    唐婧主动上手围着针眼们一阵推压,至少不再渗出血丝!男人那种好似金纸一样的脸色终于开始消退!破除淤血,只能暂时缓解对方体内经脉冲突的危机,想要解决掉对方身体内淤血,必须利用手术的方法人为的改造一下对方的经脉!

    但是问题是对方是魔修,人家修炼的功法还异常的高端大气上档次!

    他的功法需要走行什么经脉,她肿么知道?

    要是随便搞,说不定她刚刚把人送走,对方就因为魔功逆行死翘翘了,这货怎么死她不管,死在谁手里她也不在乎,但是绝对不能死在她手里!她不能让自己的小宝贝们为难!

    所以还是弄醒这男人,然后问问对方的功法跟经脉的关系,然后开始手术!

    唐婧想了想,走出房间,没一会儿她就端着一碗药汤走了进来。

    只是走进来之后她就蹙起了眉头,把手中碗放在小桌上,对方昏迷着,用小勺喂药挺容易浪费药汤的,她可就做了一碗。唐婧思忖了一下,就想起来自己在异世的小妹妹唐琪的卡通兔奶瓶似乎还被她保存在储物间里。

    唐婧翻找了好大一圈,才找到了卡通兔奶瓶,然后清洗过后给男人装上药汤,晃了晃感觉到温度差不多了这才放入对方的嘴巴里。

    不行,不吸!

    唐婧没好气了白了男人一眼!

    再次放下奶瓶,把男人的头下多垫了一个枕头。然后又拿着奶瓶出去,再里面加了一种药草,汤药泡了这药草,就有一种奇异的清香,十分的开胃。

    唐琪小时候不爱吃药,唐婧就是用的这招。

    唐婧再次举着奶瓶塞入男人的嘴,等了一会儿,男人的双唇果然开始吸奶,咳咳是吸药汤!

    喂了大约三分之一的药汤,唐婧收走了药汤!这个药剂量就差不多了。

    唐婧给男人擦去了嘴角的药汤汁水,然后撤掉了对方头下的多余枕头,守着昏迷男人又过了一个多时辰,男人的眼皮忽然微微动了动。

    一看男人即将清醒,唐婧赶紧起身又去热了奶瓶里的药汤,然后又灌入了奶瓶,晃凉了之后再次送到了男人的嘴里。这次很顺利,男人吸了大约上次等量的药汤之后,唐婧又一次拿走了奶瓶。

    这次过了大约一刻钟,男人的眼皮动了动,睁开了。

    但是他是醒来了,却发现自己竟然不能动了,身体好似一下子断绝了跟他大脑的感应,他的神魂也好似被封印在了身体里。

    他利用神识检查身体内部,却将一团乱糟糟的血脉纠结在一起,几处因为血脉冲突破裂严重出血,这种伤势他居然多没有死,真是……

    想开口,却没办法出声。

    而就在这种情况下,他的身边居然还有一个能够行动的活物,一个女人!这要是对方想要杀他,可真是抓住了大好的机会了,哼,或者对方也是别有目的的接近他?

    男人心中暗自戒备,眼神看这个陌生的女人也渐渐冰冷。

    他干脆使用神念直接传到了眼前女子的脑中“你是谁?是你救了我?”

    “是啊。”唐婧直接出口回答。

    “我不用你救,自己也能好。”男子冷酷而自信的道。

    “呃,我就是一时手欠。要不我找个没人的地方把你一扔,你看如何?”

    “你敢如此对我,我定然杀你全家。”竟然敢这样待他?男人的眼刀都带了薄怒。

    唐婧一听这话,当时不悦的抿嘴。

    “我有种药,可以强行抹去你近期的记忆,把你扔出去,我会先把它喂给你。”

    男人听了这话,眼中尽是骇人的寒光!好似正要猎杀人类的妖魔!

    “你敢——”

    唐婧听了他用神念传来的叫嚣,顿时觉得这货就是色厉内荏的小白脸。“咋地,现在我为刀俎你为鱼肉!小白脸,你要是乖一点,我就帮你调整一下你破裂纠缠的那俩处血脉重患!

    你要是不识抬举,就你这伤势,任你魔功盖世,没了经脉,你也会修为散尽,化成魔骨!”

    “你——”小白脸,这个死女人居然给他起了这么恶心的外号!混蛋!男人一时间忘记了对方可能的别有居心心中只剩下的愤怒!

    自从他天魔决大成以来,就再也没有人敢如此对他!

    不仅不畏惧他,居然还敢戏弄他?

    男人心头大怒,强行提聚魔功,却不料自己的身体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他这一强行施为,反而让魔功肆虐冲击了大脑子中的神魂,男人身体轻微的颤动了一下,就彻底的昏厥了过去。

    唐婧顿时幸灾乐祸的出手拍拍对方的脸颊“可怜啊,就算你魔功不错,以前很强,如今也是龙落浅坑飞不起了哟!

    不过你这个性真是嚣张恶劣的狠啊,我好歹是你的救命恩人吧?你居然也敢威胁杀我全家?

    ……不行,我不能留下这个后患尾巴,放心吧,你走之前我会给你服下十人份的忘忧散的。”

    唐婧离开房间之前,从外面搬来一盘蝶纹灯笼草,这种奇异的小草,可以让封闭空间内的生物一直处于昏睡之中,长眠不起。

    为了防止这可恶的小白脸继续破坏她的客房,唐婧决定恶劣的让男人一直睡着。

    唐婧心情很好的出了秘境,(⊙o⊙)啊!唐婧猛然想起来,她当时把男人弄醒是为了搞清楚他魔功的运行路线,然后给他那俩处经脉的重患之处做个改造小手术……

    呜呜~~~~(>_<)~~~~完全忘记问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