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1章 然然喜欢流氓
    韩国,仁川机场。

    阳光明媚得透过巨大的落地窗铺撒在机场接机口,那里早已被记者围得水泄不通,照相机频频曝光配合着刺眼的阳光照射着中间挺拔修长的男子,即使如此,他依旧保持着谦和的笑容。

    “这次出访贵国的主要目的是交流沟通,当然,如果有机会,我非常愿意在贵国多停留一段时间,以便更深得了解贵国的文化。”

    男人从容的应答,在保安得帮助下向机场外走去。

    机场外无数流动的人群中,一道娇小的身影恰在此时从他眼前掠过,男人平稳的脚步骤然停下,眼底闪过一抹深邃。他侧头迅速对身边的工作人员交代后,保安干脆利落得拨开人群为他让出一条通道,瞬间,男人消失在记者的视线中。

    “这是怎么回事?”

    “出什么问题了?”

    记者们面面相觑,工作人员站出来“抱歉,沈司长今天还有其他安排,明天的新闻发布会我们会做出详细解释!”

    说完一行人员同时离开,登上机场外的大巴车。

    越过马路进入停车场,很快,那身影再次进入他的视线,他不紧不慢得跟上去,在一辆银白色的现代车的后备箱停下。

    “顾嫣然。”

    他试探性得唤了一声,女人未作反应。他微微蹙了帅气的眉端,再次向前,沉郁的声音唤道“顾嫣然!”

    女人回过头环顾四周,诧异得看着他,明媚清澈的双眸中满是迷茫,半响才用流利得仁川话反问“先生,需要帮助吗?”

    听到女人的声音,男人不禁愣住,半响不能答话,直到女人不解的抬起眉端,他才礼貌的压下下颌道“抱歉,我认错人了。”

    女人轻柔的一笑,向他身后招了招手“我在这里!”

    他转过身,年轻的男子冲他微微躬身让开道路到她身边,轻轻拥住她的额头落了个吻“在熙,我很想你。”淡淡的柔情,并不那么突出,看在他眼里,却只是一片无奈的苦笑。男子帮她放好行李,他们上车,直到车消失在出口,他才收回目光。

    一辆黑色奔驰车在他身边停下,车门打开下来人。

    “三少,有什么问题?”

    “没有!”他利落的回答,钻入车内。

    “三少,今天晚上的晚餐和住宿全部安排在希尔顿,明天早晨八点早餐,九点到达园区进行考察,您看可以吗?”

    随同打开行程表仔细得检查着行程并且与他核对。

    “嗯。”男人闭着眼睛懒懒的应了,突然道“阿辉,帮我查一下同时到港的航班里有没有顾嫣然。然后查一下,她住在哪里。”

    “额,是!”随同的阿辉略微迟钝的回答“但是三少,她不是已经……”

    “没有但是。”男人略显粗暴的打断了阿辉的提问。

    “是!”阿辉忙回答,额头上已经渗出冷汗。每次提到顾嫣然三少的脾气都要暴,不,其实他们已经很久都没有提起过这个名字。

    希尔顿酒店十六层行政套房。

    书房的门被敲动两声后,里面响起低沉的声音“进。”

    阿辉推门而入,将手中的照片推到男人面前。

    那是张普通的白底护照照片,照片的的女子嫣然而笑,洁白的贝齿后清晰可见四颗漂亮的小虎牙,使她整个人看起来仿佛都灵动了几分。看着照片,男人的唇角自然得勾起个温柔的弧度,许久,才慢慢消失。

    “三少,已经查过到港航班,没有顾嫣然的出入境记录。不过,查到一名韩文名为安在熙的女性,她护照上的照片与顾嫣然,很像。”

    不只是像,而是,连同他也不会否认是同一个人。

    “住在哪儿?”

    男人反问。

    “HyattRegencyIncheon,凯悦酒店,十二层,一二六房号。”

    “知道了。”男人说着站起来,随手拿起挂在沙发上的外套。

    阿辉忙跟出来“三少,您要出门?”

    “嗯。”男人已经在换鞋。

    “可是三少,现在已经很晚了。既然知道住在哪儿,明天再去也不晚,现在出去恐怕不安全。”

    “不要跟着。”

    根本没有理会阿辉的话,男人开门直接出去。阿辉回头看到放在沙发上的照片里抱着孩子笑着的女人,那,其实是张合成照片,但是无论走到那里,他总要带在身边。

    办理好入住手续,顾嫣然把行礼交给服务人员,随同他上楼。

    “小姐,您的房间到了。”

    下电梯后服务生替顾嫣然打开房间门,拿到小费后就走了。

    打开门,她把行李箱推进来,换好拖鞋进入房间,然后迅速的,定在原地。

    因为,应该空荡的房间里有人。

    而且是个男人。

    沈廷焯双腿交叠悠闲得坐在对他来说有些低矮的沙发里,唇角勾着若有若无的笑容,漆黑深邃的双眸中一片淡漠,仿佛即便在最为普通的地方,他仍旧是与众不同绝世独立的人。看着略显呆滞的顾嫣然,迷人的笑容在俊美的脸上绽开,双眸盛了一丝细微的戏谑,在柔和的灯光下显得异常魅惑人心。

    “然然,好久不见……”柔软沉郁的嗓音,悠长的声线,伴着他缓缓站立起的修长身影朝着顾嫣然压下来。

    顾嫣然仰起头“先生,你,走错房间了吧?”仍旧是流利的韩语,平静的双眸隐隐藏着一份警惕。

    “是吗?”沈廷焯宽容的勾着笑容“然然你的韩语确实很棒,不过演戏的技巧。”他胸腔里发出闷闷的笑声,勾起她搭在肩上的长发卷曲在食指“就差了点……”

    “对不起先生,请你出去。”

    她蹙着眉端完全没有听懂沈廷焯的汉语,转身提起电话听筒按下酒店保安的电话,他带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打吧,如果你不介意他们来看的话。”

    “什么?”

    不解的转身,脱口而出“啊!流氓!”

    那,那男人竟然已经脱了上衣,将结实精壮的胸膛完全袒露在她面前,漂亮得腹肌竟然引人遐想得颤动着。

    “流氓。”男人玩味着她的话,手指轻而易举得勾住她的腰身拉到近前“然然喜欢的不就是流氓吗?”

    啪!

    猝不及防的一个耳光甩过来,男人避开的及时,细白的小手拍进他掌心里被他紧紧撰着“然然的脾气也爆了。”说着竟将她的手指放在唇边,触手,那温热干燥的感觉令她浑身一震,猛地推开他。

    “滚出去!”

    她指着门,手指在颤抖,那是刚刚被他握在手中的手。

    他笑,不语,侧身坐在床上随手打开她的行李箱,取出她的每一件衣裳,包括,胸衣、短裤,那样子仿佛他才是这里的主人,不,是她的主人。

    “你!”

    她从来没遇到这么无赖的人。

    走到门口想要打开门,却发觉不知何时,那门竟然被反锁了!

    冲过去找到自己的手机,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手机电池没有了!

    她不可思议得回头,那男人正单手拎着自己的胸衣轻轻的摇头“难怪人家说,生了孩子的女人,胸都会变大。”

    “沈廷焯!”

    她忍无可忍得怒吼。

    “什么?”他回头,眼里夹杂着玩味的笑意“然然终于记起为夫的名字了吗?”

    “你!”

    精灵般的眼睛瞪大,眼看着男人站起来一步步走向自己,立即后退半步侧身避开他“沈廷焯,你出去。”眼里,气愤的火焰渐渐落下去,留的是死灰一片。

    他眉端收紧,半响,却换了张笑脸“然然,为夫没有地方可以住。”说着死皮赖脸得拉住她得小手放在掌心“你就收留为夫一晚,如何?”一双漆黑的眼睛直勾勾得盯着她。

    她笑了,轻轻推开他的手“沈司长,我这里地方小,容不下您这尊大神。”

    “我不嫌小。”

    他好死不死的继续拉着她的手摇“反正,这么大的床,你也睡不了呀!”

    “好……那沈司长,自便!”

    她怒极反笑,走到门口才想起门是不可能打开的,只好贴着门站在那里轻微得轻喘,胸口随着她的动作上下起伏,柔软的线条令沈廷焯浑身一紧,起身缓步走到顾嫣然身边。

    “然然……”

    他语调柔软,将她眼前的光明渐渐阻挡“为什么离开这么久,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

    有太多的为什么,他不知该从何问起。那双漆黑的双眸里染上了几乎看不清的浓重忧伤。

    为什么?顾嫣然笑了,笑容平静得令沈廷焯心寒,压在墙上的修长手指蜷缩起来,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动。

    “沈司长,我跟你之间,好像没那么多为什么。”说着,她别过头并不看他。

    深沉的漆黑再次收紧,将眼前娇小的人儿完全压缩在里面。

    “好吧。”口气松缓下来,沈廷焯胸前的肌肉却紧绷着“但是,至少,你不想问问,孩子吗?”

    孩子?他居然还敢跟她提孩子?顾嫣然冷笑得抬起头对上他深不见底的眼睛“沈家的孩子,岂是我一介草民敢问的?”

    “那么,你还是想知道,对不对?”他穷追不舍。

    想知道?简单的三个字,怎么可能概括得了一年来她无数日夜的煎熬?

    顾嫣然再次注视着沈廷焯。

    “如果我说是,你会把孩子还给我吗?”

    还给她?不,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果然。顾嫣然面无表情的说“既然如此,请沈司长离开,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

    “你的生活?”

    沈廷焯的眉端迅速凝结“什么样的生活?就是你跟那个毛头小子在一起是不是!”

    “我的事情,不敢劳烦沈司长操心!”

    她针锋相对。

    “好。”沈廷焯点头,她居然真的跟那个男人在一起“顾嫣然,我没有想到,你居然这么无情无义!”

    转身抓起自己的外套,沈廷焯迅速拨打了个电话,门立刻打开,他推门而出,将门狠狠得甩在顾嫣然面前。

    仿佛能看到灰尘在灯下转动着,那张声控灯维持了一会儿昏暗的光明后,终于熄灭,将她留在一片漆黑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