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3章 逮捕令
    狭小卧室的门打开,周嫂端着点心水果进来,把它们放在她书桌边上。

    “大小姐,你不要听二小姐瞎说。”周嫂难过得在围裙上擦着双手“其实大小姐你很好看的,只要肯打扮打扮,也……”

    “周嫂,我不在意的。”

    嫣然笑着凑近点心“哇,好饿啊,本来以为那么高级的会所,会有蛋糕吃呢,哪知道都是些红酒什么的。”

    看嫣然确实好像很饿又没有难过的样子,周嫂这才放心得笑笑“大小姐喜欢就多吃点,从前夫人在的时候,也特别喜欢吃这种提子饼干,她说啊,提子其实最好了,要经过太阳晒很多次,才能提炼成那么小的样子,里面都好像有阳光的味道呢!”

    里面,都有阳光的味道吗?嫣然低头看着手中那枚饼干中紫色晶莹的提子干,她只是觉得里面有很多,母亲的味道。

    “哎,大小姐,你看我又多嘴。”

    大概觉得触及了嫣然的伤心处,周嫂忙讪讪的解释,便听到外面有人大喊“老爷太太回来了!”

    忙嘱咐顾嫣然“小姐多吃点,一会儿就不会饿了!”

    接着就匆匆得出去。

    顾嫣然放下手中那枚饼干,一时间也吃不下去,只好打开书桌上那台有些老旧得电脑,准备把学校布置期末论文完成,还有答应比比的,比比打扮得挺漂亮,想来他已经打过电话给雪姨,今天应该不会被骂了。

    叹了口气,她打开网络寻找资料,一条消息进入她的眼睛沈家三少沈廷焯就任海关缉私局副局长。

    难怪那么雷厉风行,原来,是缉私局的副局长,昨天才刚刚上任的呢!网页上配了张沈廷焯的照片,穿着雪白色的军装,带着军帽,肩章上三颗星熠熠生辉得衬托着那张冰冷没有表情的脸。即使如此,触及到他眼睛的时候,还是有种无形的压力和令人难以说清的疏离感,好像,很不容易相处的一个人。

    想这些做什么?

    嫣然关掉网页,无论如何,人家已经拒绝了你,而且,你们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如果他喜欢的话,应该也是喜欢像欣然那样的女孩儿吧!她懊恼得拍拍自己的额头,顾嫣然,你思春啊,人家喜欢什么人,关你屁事!

    果断得关掉电脑,就听到阿姨在外面喊“周嫂啊,让大小姐上楼来,老爷有话问她!”

    门的隔音效果不好,周嫂走近的声音已经很清晰了。

    整理好衣衫上楼,二层左侧那间是顾韬光的书房,若是问话,通常就在那里。

    嫣然敲了门,里面响起父亲浑厚的回应“进来。”

    她进去,书房里只有父亲在书桌后坐着,桌上凌乱得放着刚刚看过的文件,抬起手指点书桌后的椅子,就是要她坐下了。

    “爸。”

    嫣然低着头唤了声,在那儿坐下。看父亲的表情,似乎并没有生气,她心底暗暗松了口气,希望真的没事就好。

    顾韬光打量着他面前的女儿,她好像,又长高了些。

    “嫣然,今天相亲,怎么样啊?”

    对于很少管女儿的顾韬光来说,问这个问题有点难堪。

    “啊?”

    原来,沈廷焯没有打电话说结果吗?难怪爸爸会叫她来问。嫣然略坐的直挺了些,抱歉得回答“爸,对不起。”

    “哎!”其实结果,顾韬光已经预料到了。他叹了口气“嫣然,没什么,这个不合适,以后,慢慢来!”

    “嗳!”

    她应了声,总觉得今天的父亲似乎有点不对劲。大概是他们从没如此平和的面对过,也没有谈及过此类话题,所以都有些尴尬吧。

    沉默半响,嫣然以为父亲已经没话可说,正准备起身告辞,顾韬光却突然道“嫣然,你心里,怨爸爸吗?”

    怨?嫣然坐稳,她没有。其实对于父亲的概念她并不那么清晰。从小到大,父亲和她的相处很少,他总是忙,忙的回不了家,忙的来不及和她说话。

    她对父亲的记忆,大概就是五岁时候,她从福利院被带到这里,人家告诉她,这是她爸爸,她抬起头,看着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在心底默默记住,他是她从此之后唯一的亲人。后来,家里多了阿姨,阿姨很快又生了欣然。她很高兴自己有了妹妹的陪伴,即使后来渐渐发觉,爸爸喜欢妹妹,比自己好像多一点。

    但那也无可厚非,欣然自小就长得粉妆玉琢的,聪明,嘴也甜,谁见了都喜欢。

    “嫣然,爸知道,这些年,爸对你,并不好。”

    见女儿迟迟不做回答,顾韬光再次叹息道。

    “爸,你别这么说……”

    嫣然轻声说,晶亮的双眼中露出明媚的笑容“我挺好的。”

    顾韬光不禁心疼,淡淡得叹了口气问“嫣然,你从来不想问问你妈妈的事情吗?”

    妈妈?嫣然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关于母亲,她的记忆比对父亲的更少,大多数时候凭的只是感觉而已。自从她懂事开始,就一直住在福利院,后来有人带她走,告诉她爸爸妈妈在顾家。

    她高高兴兴得跟着人家到了这里,见到了父亲,见到了周嫂。但是,周嫂说,母亲早就去世了。

    她摇了摇头“爸,我不想知道。”

    显然,这是顾韬光没有预料到了的,但很快,他点了点头“是,不知道,也好。”随即笑了“嫣然,爸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懂事,听话,就是性格倔强了点。这些年,爸太忙,顾不得你,让你受了不少委屈……”

    爸从来没对她说过这么多话,走出来的时候嫣然耳边还留存着父亲最后的那句话“以后有机会,爸爸一定好好补偿你。”她很想说,爸没什么,我们是父女。大概是自小少言寡语的缘故,她终究没说出来。

    下楼后阿姨和欣然已经坐在餐桌边,周嫂上楼去请顾韬光下来吃饭。

    阿姨穿的还是回来时候那身衣裳,脱了妮子外套,里面是黑色毛衣搭配的红色镶钻背心裙,衬托着她细的削肩,显得她有点病态的美。她是后来到顾家的,但家里都称她做太太,只是嫣然不叫她妈,因为阿姨不喜欢。她有个挺好听的名字叫刘雪莲,比比给她起了个外号叫雪姨。

    见到嫣然,她习惯性得白了一眼,接着就当做没看到。

    “阿姨,欣然。”

    嫣然还是礼貌得打了招呼,就在餐桌边坐着等爸爸,很快周嫂下来说“老爷有点事,让夫人和小姐们先吃。”

    她拿起筷子,只吃离自己最近的几道菜,吃了两口,就听到阿姨问话“嫣然,今天和沈廷焯相亲的事情怎么样啊?”

    又是沈廷焯!嫣然蹙了蹙眉端。

    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到欣然说“能怎么样,就她那个样子,廷焯哥怎么会看得上嘛!我早就说过让我去,爸就是不肯听。”她说着,红唇嘟起来。

    “你去?”阿姨冷笑“你算什么,人家嫣然,可是咱们顾家的大小姐!”

    “哎,妈,你有没有点常识呀,什么大小姐,明明就是个三无产品好不好,你问问人家,哪个听说我们顾家有大小姐的?”

    听到欣然又开始这个话题,嫣然快速拨了两口饭,站起来。

    “阿姨,欣然,你们吃,我回屋了。”

    说着就转身离开。

    刘雪莲不满得在她身后冷哼了一声“不是你爸执意要她去,我会让她去丢人现眼吗?”

    丢人现眼。嫣然苦笑得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平淡无奇的脸,比起欣然,她大约真的让顾家丢人了。

    打开电脑写论文,嫣然的手机滴滴得响了两声,打开来是比比的短信“嫣然,一切平安?”

    她回过去“安。”

    放下手机,却听到门外似乎有人说话,接着乱哄哄的,阿姨高亢的声音叫起来“你们凭什么抓人,我们顾家可是有头有脸的人家,如果搞出问题,你们付得起责任啊!”

    抓人?嫣然站起来打开门。

    客厅里站着七八个陌生人,穿的是一例蓝色的警服,阿姨正是跟为首的那个人说话。那人听到只是斜睨了一眼,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展开“顾太太,我们有上面的逮捕令,现在是执行公务,麻烦您配合一下。”说着就带着几个人朝楼上闯,嫣然忙跟出来,他们走到楼梯边,顾韬光已经从卧室里出来。

    “韬光。”

    阿姨大声叫着冲到爸爸身边抓着他的衣袖“到底怎么回事,这些人居然敢闯进我们家里来,他们也不问问,我们顾家……”

    “好了!”顾韬光不耐烦得打断阿姨,走到那些人面前伸出双手“我跟你们走。”

    为首的铁硬的脸上勾了勾唇角露出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那就多谢顾先生配合了。”

    刺眼的银光在嫣然面前一闪,她突然明白终于发生了什么,慌忙追过去,那些人已经带着父亲出去,她一路追,追着已经发动得车子跑到没有力气,车子却没有停下而是带着顾韬光扬长而去。

    直到很久之后,她的记忆里,仍然有父亲离开时铁窗里疼惜的双眼。

    几乎所有媒体都在报道顾家的消息,据说是走私。

    第二天警察又来过,搜检了顾韬光的书房后找出很多关于走私枪支弹药的证据,据他们说顾家涉及的不只是走私,还很可能涉黑,一切都要等到调查结果出来才能确认,这段时间内,他们不能离开这个城市,顾家所有得财产都要被查封。

    阿姨听说,当场就大哭起来,欣然也跟着哭。

    只有嫣然呆呆得站在父亲的书房门口,无论如何,她都无法想象,那样一个伟岸的父亲,居然会和黑社会有关系!

    接着阿姨就开始四处找人托关系,可是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从前爸爸的那些所谓的朋友对他们避之不及,根本别提帮忙的事情。找了三四天,缉私局那里传来消息,人可以保释,要拿三百万的保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