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6章 顾小姐,下次玩儿先进的
    前台小姐露出果然是这样的表情,连笑容都省略了,简单得道“那小姐只好在这里等等了。”说完她掉头就走。

    嫣然瘪了瘪嘴巴,红着脸继续坐回沙发上,目光不时看向门口,总觉得每个进来的人,都会莫名其妙得看上她一眼。渐渐地,她也不敢再看,把书包从肩上摘下抱在怀里,整个人都蜷缩进去。

    不知从哪儿飘来的饭香,害得她本来就很饿的肚子咕噜噜得叫起来。嫣然抬头看看表,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不禁心底叹了口气,沈廷焯,你到底几点来啊!总不会让我等到晚上十二点吧!

    这种事,多多少少,你该主动点吧!

    “人呢!”

    酒店外停下辆车,早就在酒店外徘徊许久的男人上前,劈头就问。

    “麻烦了,找的人出了问题,来不了了!”

    面包车里传来战战兢兢的声音,接着那人就被拖出车外。

    “妈的!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为首的男人扔掉手里的烟头,一巴掌甩在男人脸上“我告诉你,今天这件事要是出了问题,老板肯定把我们都给剁了!”

    被甩耳光的男人唯唯诺诺不敢啃声,半响,听到那男人说“十分钟之内,必须找个女人出来!否则,你就等死吧!”

    “是是是!”

    男人捣蒜似的点着头,露出为难的表情。突然,他眼前一亮,扯了扯身边的男人“大哥,你看,那个!行不行?”

    “我呸!”男人瞥了一眼他指的方向吐了口唾沫“你他妈的眼睛有问题,那也算女人?”

    “算啊!”挨耳光的男人哭丧着脸回答“先交差在说,要不,老板饶不了我,大哥您也逃不了啊!”

    “得得得,就那个吧!”男人不耐烦得挥舞着手掌,推开酒店的大门。

    嫣然等的有些昏昏欲睡,肚子里饥饿的感觉已经麻木了,她现在浑身无力,只想找个地方好好得睡一觉。该死的沈廷焯,不会是放了自己鸽子吧。她想临走前他说的那句话,现在仔细分析的话,真的像是要玩儿她的样子……

    “这位小姐?”

    身边有人说话,嫣然抬眸,是个穿着土黄色T恤的男人,外面套着件西装,看起来简直怪异。她不禁警惕得坐直“你找我?”

    “是!”男人笑米米得反问“小姐,你是不是在等人啊?”

    等人?他怎么知道?嫣然不解得垂眸,她明白了。沈廷焯那样的身份,如果到酒店,还是跟女人,肯定不方便亲自出面,所以才派人来找她。所以她点了点头“是,我在等人。”

    “那小姐,跟我来吧!”

    男人直起身,一副终于找到你的样子,没等嫣然回答,就朝着电梯间走去。

    嫣然只好站起来,跟上去。这个沈廷焯,还蛮小心的。不过,像他那种人,这种事肯定担心传出去,让人抓到把柄。哼,什么嘛,原来也只是个胆小鬼而已,提出的是他,现在却连面都不敢露!

    电梯门关上,电梯间的门内映着另外一个男人,嫣然还没来得及看清,脖子便传来疼痛,嘴突然被人从后面捂住,鼻端窜进一股怪异刺鼻的味道,便失去了知觉……

    滴滴!

    随着开门声,一道修长的身影从门外进入,影子在灯光下无线拉长。反手关门,男人的目光随之移动到大床上纤细得背影,深邃的双眸不禁微微眯起来。

    他放下钥匙,一步步走到卧室门口,同时解开自己领口的扣子,露出诱人的蜜色肌肤和漂亮的喉结。

    脚踩在地板上的声音似乎惊动了床上的人,她微微动了动身体,柔软的腰身像是流水般转动起来。漆黑的瞳孔随着她的动作更加深邃了几分,俊朗的眉端蹙起,薄唇紧紧抿在一起。

    热……

    嫣然难受的扭动着身体,好像无数蚂蚁在皮肤上窜着,难忍的灼热像是要从心口燃烧起来,她伸出手,扯了扯胸前那点遮挡的碍事东西。然而那东西却像是贴在她身上的,怎么也扯不下来。

    好难受……

    她睁开眼睛,亮着昏暗灯光的地方,浴室,对,她需要冷水。双臂支撑着勉强起身,脚尖落在柔软的地毯上,整个人也随之滑下去。嫣然不耐的用胳膊撑着床起身,跌跌撞撞继续朝前走,完全没有发觉身后的危险所在。

    喉结在她发出一声叮咛的时候,狠狠得向下滑动……

    该死!

    沈廷焯暗骂,被下套无数次,从没有哪个女人能令他如此渴望!

    顺手将外套扔在床头上遮住那道光线,走向眼前只有背影却已经令他焚身的女人。

    嗯!嫣然不舒服的发出些声音,扶着墙朝幽光的地方再走两步,被雪白短裤包裹的臀随着轻轻转动,光滑的脊背,柔软的腰身,仿佛时时刻刻都散发着诱人的力量。

    不想忍了……

    一把将女人拥在怀里,无需蛮力,轻而易举得将她抛到床上,整个人随之压上去。大手准确无误得落在那令人无限遐想的丰满上,隔着薄薄的纯棉胸衣迅速搜索到柔软的顶尖,手指轻轻捻动。

    “嗯……”

    嫣然被这动作惊得浑身一个激灵,人也清醒了几分,微微睁开眼睛“沈廷焯……”她呢喃着,他的脸近在咫尺,然而他并没有看自己,而是俯身,吻上她洁白的脖颈。

    “唔……不要……”

    怎么,会这样,她刚刚不是还在电梯上吗?

    胸口和臀不断扭动着,想要避开这突如其来的吻,磨在沈廷焯身上,简直像是某种吸引,使他身体的某个部位迅速坚硬起来,深邃的双眸不禁眯得更紧,该死的女人,他要她,现在,立刻!

    大手绕过脊背解下那碍眼得胸衣,两颗饱满的胸呼之欲出,女人的香气扑面而来,雪白泛着诱人犯罪的波浪,他迫不及待得俯身将那小点含入口中,急不可耐得吸着她身体的香气……

    这女人,与众不同!

    “不……”小手拒绝般得向下摸索而去,触手坚硬得东西令她浑身又是一阵,热流滚滚的身体仿佛瞬间就被点燃了,嫣然完全没有料到她的动作对沈廷焯来说是怎样的吸引,沈廷焯一手压住她不安分的手,眼光迅速搜索过整个房间,猛地将嫣然抱起来,走向外面的客厅里。

    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般,他冰凉的胸膛带给她的舒适令她迅速缠绕上了他的身体,湿热的吻越来越细密,浑身像是被更加强烈的火点燃,连被扔在沙发上都不曾察觉,小手摸索般得寻找着,游离在沈廷焯的脊背。

    光滑的掌心引起了更加强烈的渴望,沈廷焯猛地扯开那碍眼的短裤,将她两条雪白的长腿打开,长驱直入……

    “嗯……”

    疼痛,却难以抵御那被控制的热烈,随着剧烈的撞击,渐渐沉迷……

    “不……停下,求求你……”

    无法忍受这剧烈的撞击,嫣然无力的乞求着,然而沈廷焯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更深得侵入她的身体,在出出进进的撞击中享受着她的紧实带来的无限快乐,像是要把毕生得渴望全部都发泄在她的躯体之上。

    分明知道他的身份不适合,分明也知道这样的圈套无数次,后果是什么,却已经无法顾及那么多,只剩下一个念头,要她,狠狠的要……

    夜,越陷越深……

    清晨的曦光透过雪白得窗帘照进房间,迅速在地上铺上一层光晕。

    疼……

    嫣然难忍得缩起身体,肌肤触碰的感觉令她清醒了几分,耀眼的光,照的她眼前只剩下白白得光圈,用了许久,方能清醒过来。

    陌生得房间,被扔在地上的胸衣,嫣然猛地翻身起来掀开被子,刺目的红色映入眼帘,她昨天晚上……沈廷焯!猛地记忆起这个名字,嫣然抬起头四顾着,目光迅速定在门口男人的身上。

    沈廷焯看她已经有一会儿了,直到她摸索得戴上那副怪异的眼镜,他却仿佛确定什么般,低头冷冽的凝出一抹笑容,同时熟练得系着自己衬衣的扣子。

    “表现还不错,虽然是第一次……”

    他突然开口“照这样下去,也许用不了三年,你就能赚到足够得保释金。”他嘲笑般的顺手伸到台灯下拧下一枚扣子样的东西放进衣兜,转身就走。

    什么意思!

    嫣然脑子木木的,但还是听懂了沈廷焯话里的讽刺。他是说,她昨天晚上,然后说她居然用身体赚钱吗?

    “你站住!”

    她猛地起身冲到卧室门口,沈廷焯回头,食指和拇指还在把玩儿着那颗扣子样的东西,迅速将她打量一周,唇角勾起冷笑。

    凉飕飕的空气令嫣然面上一尴尬,慌忙回身捡起自己的胸衣短裤套在身上,一沓钱正在此时落在她赤luo的脚底,她抬起头,沈廷焯已经转身。

    “沈廷焯,我不要钱!”她捡起来追上他,将钱在他面前扬的高高的,仿佛那就是她已经完全不存在得尊严。

    “你答应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能做到?”

    “我答应你的事情?”沈廷焯双手插兜好笑的转身“顾嫣然,我答应过你什么事?”

    纤细的眉端立刻蹙起来“你不是说只要我,我做你一夜的……情人,你就放我爸爸出来吗?”

    沈廷焯胸腔里发出声冷笑,退后两步从头到脚打量着眼前的小女人,那犀利的眼神简直让嫣然有钻地缝的冲动,她不禁用手臂遮住了自己的胸前,将深深的沟壑挤在沈廷焯眼底,那双漆黑的双眸,瞬间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深邃……

    “顾小姐,我说的,好像不是那句话。”

    不是?嫣然脑子里迅速回响着当时的情景,“如果顾小姐非要做什么的话,就,做我一夜的情人吧。”是,他是没有说,如果她愿意就帮她的话,可那不是顺理成章理所应当的事情吗?

    似乎已经无意和她纠缠下去,沈廷焯将手中把玩儿的纽扣举起来“顾小姐下次再玩儿的话,最好来点更先进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