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13章 找二少
    他瞥了她一眼,竟然就转身进屋。

    里面飘出一句话“进来。”分明是命令的口气。

    “不了!”嫣然想也没想就回答“我先走了。”说着转身,胳膊却被一股力道拉住,整个身体几乎跌进那扇门里,砰,门在她背后合上。

    “沈廷焯!你到底想干什么!”

    她就搞不清楚了,为什么无论她走到哪里他都阴魂不散。

    是是,是她顾嫣然犯贱去找他,但是他吃干了,抹净了,没有帮忙也算了,她没有找他算账,能不能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就当她被狗咬了不行吗!

    “好像是你找来我家的吧……”沈廷焯转身进卧室,浴巾随之脱落。

    “呀!”

    嫣然尖叫着转过身双手死死得遮住眼睛,沈廷焯你丫的BT,居然当着女人的面儿脱浴巾!

    “叫什么叫!”沈廷焯不耐烦得蹙着眉端穿上衣裳,走出来系着衬衣领子道,“又不是没看过。”

    “看过怎么了,看过就要看第二次吗?流氓!”嫣然怒目圆睁白了沈廷焯一眼。

    下一刻,她已经被沈廷焯逼到了墙边,他低头俯视着嫣然的小脸儿,冷若冰霜的漆黑双眸里隐隐已经有了一丝怒意,“你再说一次?”

    “说就说!”嫣然咬着牙根给自己壮胆“看过就要看第二次吗?怎么了,沈廷焯,你以为自己很好看是不是,你以为全天下的女人都要崇拜你啊,我顾嫣然就不,你能把我……”

    “烦!”

    沈廷焯一个字堵住了嫣然的话,拧着眉头道“我让你说,最后两个字!”

    最后两个字?嫣然回想,哦,是,流氓啊!

    “BT!”

    居然让她重复说他是流氓,不是BT是什么?

    “好!”

    沈廷焯冷冷得点着头道“流氓,BT,是吗?”他低头,嘴唇几乎靠在嫣然的额头上,她此时被逼到门边,脑袋已经紧紧贴在冰冷的墙上,只觉得继续下去自己就要陷进墙里的时候,腰身一紧,整个人悬空落在里面的大床上,被摔得浑身都疼。她慌忙起身,沈廷焯已然压上来。

    “放开我!”

    她吼着。

    “放开你我就不是流氓!”沈廷焯怒吼着狠狠吻住她的嘴唇,大手顺势而下,将嫣然挣扎得双手牢牢困在掌心里,单腿轻而易举压住她不安分的双腿,男性凌冽的气息扑面而来,将嫣然的呼吸牢牢封锁。

    “呜呜……呜呜!”

    她努力别开头企图躲避沈廷焯激烈的吻,却怎么是他的对手,双手双腿都被禁锢,连唇都被狠狠得封住,嫣然吓得两眼发直,泪水从眼眶里滚落而出。

    泪水打湿了沈廷焯的脸,他竟然浑身一滞,身下的嫣然已经发觉,双腿一顶,随着沈廷焯的哀嚎起身就跑,可还没跑了两步,人就被扯回来。

    “沈廷焯,你放开我,放开我!再不松开,我就报警!”

    她挥舞着自己的手,完全没注意到其实以沈廷焯的力量,她的手在他手里,早不该这么自由的随便活动。

    “报警。”沈廷焯已然恢复了冷静,松开嫣然双臂交叉立在她面前“报啊,告诉警察,我们素不相识,你居然跑到我家里来撒泼。”

    “撒泼?”

    她是自卫好不好!嫣然凝眉反问“沈廷焯,你那只眼睛看见我撒泼了!”

    然而对于她的问题,沈廷焯一概的习惯就是不回答,他转身进屋整理好衣裳,拿起沙发上的包就准备走。

    嫣然冲过去挡住门“沈廷焯,你到底什么意思?昨天跑去我家里,今天又把我引到你家里来?”

    “顾嫣然!”

    沈廷焯的耐心像是被耗光了“你给我老老实实呆在这里,哪儿都别想去!”

    说着错过嫣然就去按门把手,嫣然当然不许,“为什么?”他为什么总是想把她关在某个地方?别墅,还有这里。

    沈廷焯拧眉,抬手看了眼腕上的表,将双手插回兜里低头看着顾嫣然,“顾嫣然,你很希望被记者拍到和我在一起是不是?”

    当然不是!她躲他还来不及,而且,哪儿有记者?

    “沈廷焯,你别自恋了。记者怎么会拍到我们在一起?而且,人家要拍只拍你,跟我有什么关系。”

    她天天上班不也是好好的吗,她还要赚钱,还要救爸爸,哪儿有心思跟他惹什么绯闻?他以为她是那些千金小姐闲的无聊吗?

    沈廷焯转身进屋,片刻后一叠照片落在嫣然手上“你最好看清楚!”

    嫣然翻开照片,浑身便是一震,照片从她手里落在地上。几张她和沈廷焯上床的照片零零散散的铺在地上,那天夜里的一切过电似的在嫣然面前闪过,他,他怎么会有这种照片!

    她懂了,他是吃光了她,却没有帮忙,害怕她一气之下去告发他,所以就准备把她关在某个地方。可是她没有听话,所以他就拿这些裸照威胁她,还要给记者!

    “沈廷焯,你……”嫣然嘴唇发抖,小脸儿因为恐惧变得苍白,她颤抖得望着他,“你居然,做这种事。”

    沈廷焯俊眉拧的更紧,虽然预料到她看到这些照片会震惊,却想不到她居然会以为是他故意!他有病才会拍自己跟一个过气大小姐上床的照片!

    “沈廷焯,你到底想干什么……”

    嫣然看着地上的照片,浑身虚脱得只觉得自己的世界塌了般。她怎么也没想到,沈廷焯居然是这种卑鄙小人,吃了她,还拍照片!亏她还觉得他救过她一次心存感激准备那件事就此结案!

    “只要你老实呆在这儿,就什么都不会发生!”

    扔下这句话沈廷焯打开门,狠狠得将门扔在背后。顾嫣然,你,说你是猪脑子,简直侮辱猪!

    纵然心有不甘,到底嫣然在沈廷焯的公寓里安静得呆了两天。

    她给两边都打过电话请假,商场的店长自然有些不高兴,但终究给了两天的假。餐厅里的王姐,嫣然虽然很怀疑沈廷焯跟她有关系,后来想起王姐当时也说是旁人介绍的,她猜想,很可能连王姐都被骗了!王姐确实没多问,只告诉她没关系,公司规定每个月都可以请两天的事假。

    这两天沈廷焯倒是从没有来过,嫣然也不想见他。那种卑鄙小人,嫣然每每想起沈廷焯冰雕似的脸,就觉得讨厌至极。

    但到了第三天,嫣然无论如何不能再拖沓着,除非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不做了。

    她现在身无分文,爸爸的案子没有定论,哪儿都需要花钱。她笃定了,沈廷焯应该在意自己的身份,不会把照片发出去。如果他真那么做了,大不了彼此鱼死网破!

    所以第三天早晨早早醒来,收拾整齐屋子,嫣然就去上班。

    下楼也并没有注意到楼下停着辆黑色的轿车,嫣然一路只顾低头匆匆走着。

    “三少,她出去了。”

    车里的人拿出电话打过去。

    那边沉默了半响,沈廷焯的声音传来“让她去吧,你们也撤回来。”

    事情仿佛就这样结束了,晚上下班后嫣然回到自己租住的小屋,屋里漆黑一片,桌子上落了层灰尘,显然是两天里没人来过。她看向那张小床,上次沈廷焯来在那儿弄出个坑的,现在,整整齐齐,什么都没有。

    不知为何,她心里竟然在一瞬间,有些不是滋味。然而不过一闪而逝,嫣然在疲惫中安分得入睡了。

    她并没有听到此时此刻,楼下那一声,一声,皮鞋敲击在水泥地面的声音,像是更漏般的,咚咚得在寂静中敲打着人的心口……

    从那以后,嫣然照常上班,却再也没遇到过沈廷焯,好像他突然从她的世界消失了,成了只是偶尔会在电视新闻里出现的某个陌生人物。

    那天下班后和比比约了在商场附近的广场见面,自从嫣然退学后,有段时间她们没有见面。

    “所以,现在连请律师都不行吗?”

    听完嫣然大致得诉说,比比嘬着饮料问她。

    “对。”

    嫣然点点头。比比只是普通家庭的女儿,她不指望她能帮上什么忙,不过是诉说而已。

    “即便出高价,律师也不愿意接收?”

    比比没想到社会会这样艰难,嫣然家里从前是怎样,她根本不用打听。

    S市四大家族,顾家、杨家、林家、沈家,顾家和杨家是商人,林家是黑帮,沈家是白道。其中沈家最低调,因为家里顶梁柱的老爷子早就到了京里,所以有人说S市只有三大家族。

    如今落魄,却没想到竟然连帮忙的律师都请不到,而且,嫣然的那个阿姨,居然在这时候跑了!至今下落不明。

    “一则我现在真出不起太高的价格,二则,听说这件事麻烦的很。”嫣然想起人家告诉她什么牵涉太广之类的。

    “其实,若是看在过去的情分上……”比比小心翼翼得建议“你倒不如找,林逸轩。”

    林逸轩?

    嫣然搅动着果汁的手微微一顿,比比忙嚷嚷“哎哎,你就当我没有说过吧!”

    她和林逸轩那点儿事,当年闹得也算是沸沸扬扬的,何况如今她也许都不知道,林逸轩跟杨曼桢订婚了,以嫣然好强的性子,无论如何都不会找林逸轩。

    “没什么。”

    嫣然轻轻一笑,轻松得说“他现在也许忙着订婚,我不想打扰他。”

    知道啊!比比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她还以为她忙的什么都不知道呢!不过林家算是大家族,跟杨家订婚那是大事,总要有人谈论。

    其实过去就过去了,无论多少事情,既然已经无法解释清楚,嫣然宁肯忘记。前两天林伯母过生日,听说请了许多人,沈廷焯好似也在,为了林夫人高兴,林逸轩和杨曼桢当场就决定订婚了。

    本来,他们就该是一对,至于她,从前是,现在更是局外人。跟那个世界再也没有关系,他们只要好好活着,就行。

    “不过这事儿,恐怕也只有林逸轩敢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