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15章 不许打掉孩子
    “你准备去打胎?”

    半响,沈廷焯幽幽得问,声线像从胸腔里飘出的,沉郁得困在嫣然的心口,堵得她难受。所以,她没有回答。这个孩子她只能打掉,留下,她养不起。而且,这孩子本来就不该出现。

    “狠心的女人。”

    沈廷焯唇角勾着抹冷笑,淡淡得吐出。

    “狠心?”嫣然嘲讽得笑了“沈廷焯,我不狠心能怎么办?你会要这个孩子吗?”

    “可以。”

    那边,却几乎立刻就做了回答。

    “可以!”嫣然却摇着头笑了,惨然得道“对,你可以要这个孩子,然后我呢?你准备多少钱打发我?”

    沈廷焯闭着的眼睛微微睁开,瞥了嫣然一眼后又闭上,冷淡得说“你开价。”

    “哈!”嫣然冷笑着“原来是这样!我说呢,堂堂的缉私局局长怎么居然大白天闲的无聊来找我这么个平民百姓,沈局长是想让我做生孩子的工具,只要生完孩子我就立刻滚蛋,然后此生永远都见不到自己的亲生骨肉是不是?”

    “那么你要怎样?”

    沈廷焯终于睁开眼睛,直视嫣然。

    要怎样吗?一抹妩媚得笑容在她眼里闪过,嫣然笑着说“娶我!”

    娶她,在她看来是沈廷焯完全不可能做的事情。她爸爸刚刚因为走私案入狱,顾家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的时候,作为缉私局新上任得副局长,无论如何,他绝对不会娶她。那么从此之后,他总该放弃了吧?

    果然,沈廷焯没有回答。然而他继续闭上眼睛的悠闲态度却令嫣然意外。他靠在椅背上,双腿交叠,眉端微蹙,仿佛真的在认真思考她刚刚说过的仅有的两个字。

    “其实沈廷焯,你没必要这样,这孩子不是你的。”

    他们之间的谈话不能陷入僵局,这件事必须解决,记者得出现已经令她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这种话最好别说第二次。”

    沈廷焯闭着眼睛告诫,双手插在兜里,慢悠悠得吩咐司机“回沈园。”

    沈园是沈家的宅子,因为沈老爷子是杭州人,所以保持着那边人的习惯,沈家老宅被称为沈园。

    “去那儿做什么?”

    她想不到这会儿沈廷焯把她带到沈家能如何解决问题。

    “你不是要结婚吗?”

    沈廷焯闭着眼睛回答“总要见父母吧?”

    见,见父母?结婚?

    “为什么?”

    嫣然懵了,沈廷焯难道是疯了?

    没有回答,他雕塑般的脸甚至动也没动。

    “沈廷焯你疯了是不是?我,我是顾家的人,你搞搞清楚!”

    顾家现在是什么情况沈廷焯最清楚,他们惹绯闻已经够了,他难道是那种为了孩子牺牲前途的人吗?就算他愿意,沈家也不会愿意!而且,她们凭什么结婚,就凭孩子,那太荒谬了!

    “顾嫣然,再不闭嘴,我不保证会做什么。”

    他好像真的没心思跟她闹下去,不耐烦得告诫她。

    “我可以闭嘴,问题是,你能不能解释清楚,为什么?沈廷焯,你没必要娶我,没必要负责。这孩子根本不是你的!”

    “我说过不要说第二次!”他骤然睁开眼睛,下一秒钟,嫣然已经被他堵在车门上,唇离她那样近,近的轻而易举就能吞了她似的。嫣然紧张的手指扣在座椅上,双目圆睁盯着眼前怒气冲冲的沈廷焯。

    “沈廷焯,你,会当冤大头。”她觉得自己脑子是混乱的,她干嘛替他考虑,嫁进沈家不是很好吗?这样,至少爸爸的事情就会迎刃而解,如果沈廷焯娶她,沈家对顾家就不会坐视不管。

    她虚弱的话浇灭了那团火焰,沈廷焯微微一笑,纤长得手指滑过她柔软的唇片,“顾嫣然,你学聪明了。”

    说着他坐直“想要答案是吗?很多,沈家正巧缺个孩子,我正巧缺个暖床的女人。而你,只要顺利生下孩子,我可以帮你把顾韬光捞出来,怎么样顾嫣然,这笔生意你很上算。”他低头,凝视着她,眼里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深邃光芒。

    那里的冷意令嫣然明白了,所谓的娶,不是真的结婚,他只不过暂时娶了她而已,等到孩子生下找个理由就可以离婚。而且,她有把柄在他手上,救出爸爸,那么大的吸引,她怎么可能拒绝呢?

    “好!”

    她喉咙干涩着,沙哑得回答。只一个字,再也说不出。她到底是把自己卖了!

    沈廷焯收回目光,继续闭上眼睛休息。他双腿已经放下来,大概还是因为太高,两条腿在宽敞的后座仍然有些拥挤。可真正憋闷的是心口,他不喜欢她那种嘶哑的声音,会令人不舒服。

    到达沈园,是单独的一栋三层楼的房子,车在花池转了一圈绕到大门前。沈廷焯下车,嫣然也跟下来。

    一叠声得有人喊着“三少回来了,三少回来了。”等沈廷焯带着嫣然进到偌大得客厅,已经有对夫妇下楼,等着迎接他们。

    “大伯,伯母!”

    沈廷焯礼貌得问候着,那两个人却只看他身后的嫣然。她只好上前,还没说出话,就见楼上一扇门打开,出来个老妇人“三少,老爷请顾小姐上楼说话。”

    “知道了。”

    沈廷焯回答后,转身低头看了眼嫣然,告诫的意思十分明显。嫣然抿了嘴唇,低头从他身边走过,他身体的冷气就一直伴随着她,路过他口中得大伯伯母,一直到楼上,老妇人替她开了门。

    正要进去的时候,却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叫她“顾嫣然。”

    是沈廷焯,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跟上来的,因为太紧张吧,她只在别人口中听说过沈老爷子,是个厉害的人物。

    回头不解得望着他,沈廷焯却只淡淡得笑道,“别害怕,爷爷很慈祥。”

    “哦!”

    嫣然懵懂得回答。突然觉得其实沈廷焯没那么讨厌。而且,她们现在成了一条船上的人。

    进门,嫣然就被站在窗口那道高壮的身影吸引了,从来没见过真的沈老爷子,都是在电视上,看到他穿着军装正义凌然的样子,就觉得那才是军人的形象。此时的他,却好像在其中还透着点人味儿般。

    “嫣然,关上门。”

    老爷子开口,平和而慈祥,叮嘱嫣然关门的口气也不是命令。而且,他居然就叫她,嫣然。很怪异的感觉。

    她听话得合上门,老爷子已经在桌子后坐下,他指了指面前的沙发“来,坐下。”

    嫣然也不是小家子的女孩儿,也就乖乖得坐下了。只是略有些局促,手指还紧张的绞在一起。大约是看出来了,老爷子发出爽朗的笑声“怎么丫头,怕我?”

    “哈?”嫣然抬起头,脑子里仍旧有点反应不过来,她概念里,沈老爷子似乎不该是这样的形象,抱歉得红了脸,点了点头。

    沈老哈哈大笑,爽朗的笑声声振寰宇,恰巧那老妇人又送进一杯茶来,放到嫣然面前。

    “刘嫂,换白水吧,嫣然怀孕了,不要喝茶。”

    沈老亲自吩咐,嫣然顿时有点受宠若惊得感觉。她本来以为,沈家会很排斥她,尤其是现在。

    “沈老,我怀孕的事情,您已经知道了?”

    她没想到沈家得到消息这么快,听他提起了怀孕的事情,想着干脆就把事情说开吧。

    “对。”沈老回答得很是痛快“嫣然,爷爷听说,你准备打掉孩子?”

    额,她没说过,她是昨天才想到的事情。而且,今天怀孕报告才出来,沈廷焯都只能猜测她要打掉孩子,沈老又怎么知道呢?

    当时的嫣然,大概无论如何也不会料到,这场斗智斗勇中真正的胜利者,其实是门外站立的沈廷焯,而他之所以放心她进去,就是因为一切,已成定局。

    听到沈老问起,嫣然想应该实话实说。

    她坐直回答,“沈老,孩子我确实不准备要。”

    沈老看了她一眼,鼓励她继续说下去。

    “沈老,我是顾韬光的女儿,现在顾家的情况您都清楚,我爸爸刚因为走私案入狱。而沈廷焯在缉私局才刚刚上任,他最好还是不要和我扯上关系。何况,顾家虽然败了,但嫣然还有志气,不敢高攀沈家,也不想靠自己的孩子换取荣华富贵,所以,打掉孩子是最好的办法,对我们彼此都好。”

    嫣然说的都是心里话,即便她刚刚答应了沈廷焯,但那多半是出于赌气。真正的实际情况是,嫁给沈廷焯,在沈家根本过不了关。

    “嫣然啊,你真是这样想的?”

    沈老站起来,走到嫣然身边和蔼得问她。

    “是!”

    回答得斩钉截铁。

    沈老只是笑着点点头,拿起电话说“刘嫂,让廷焯进来。”

    话音刚落,书房门已经被打开,沈廷焯站到门口对沈老鞠了躬,才关上门进来,立即站到了嫣然背后。

    沈老的目光一直跟随着沈廷焯,到他把嫣然拥进怀里的时候,才慢慢松开。嫣然却是受惊不小,她低头看着他抱着自己的手,抬头看沈廷焯,直到被沈廷焯狠狠得白了一眼,明白过来似的把脑袋藏进胸口了。

    “既然你们已经想好了,爷爷不想干扰你们年轻人的婚事。”沈老说了句嫣然压根儿没听懂的话,接着说“嫣然啊!沈家虽然大,却不能仗势欺人,更不会拿钱了事。你呢,既然为廷焯考虑过,就应该做到。爷爷只有一个要求,结婚的事情暂时不要公开,等孩子出生再说也不迟,至于你们办证的事情,就交给阿辉,不要公开露面。”

    什么?嫣然脑子又乱了,她,她明明说的是打掉孩子,她哪儿说结婚来着?而且,什么叫做不要公开,什么叫做等生了孩子再说?她,她怎么觉得老爷子压根儿没听懂自己话里的意思呢?

    “爷爷,这些事我们自己处理。”旁边的沈廷焯却是一脸正义“至于公开身份的问题,嫣然已经答应了,爷爷不必担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