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20章 然然,你的反应真好
    “好了!”

    沈老已经听了有些时候,此时忍不住发言“廷烨,你是怎么回事。你已经和晓楠结婚了,杨家女儿到底怎样跟你没有关系!你看看晓楠,啊?晓楠为了你受了多少苦,你这个脑子怎么就不开窍?”

    沈老愤愤得拍着桌子,将桌上的文件拍的散乱。

    半响,沈廷烨不曾言语,但他仍旧用极低的声音苦笑道“匡晓楠不过是想拉拢沈家而已,爷爷还真愿意上当!”

    “你!”

    沈老气得头晕,沈廷焯忙给沈廷烨使眼色,沈廷烨目光动了动,身体却未移动,眼看着沈老直扶额,沈廷焯上前扶住他,劝解道“爷爷,大哥只是一时半会儿还不能接受,时间久就好了。”

    “还有你,你也不让人省心。这个顾嫣然,为什么事前不调查清楚?现在事情到了这种地步,离婚是绝对不行。”沈老听到沈廷烨说起顾嫣然竟然和林慕轩关系特别,也是十分担忧。

    本来这桩婚姻,就是被迫的选择。

    “爷爷,这件事我会处理。”沈廷焯平静得回答,目光始终没有离开沈老审视的眼神,终于,沈老叹了口气“廷焯啊,爷爷老了,沈家也经不起折腾!”

    “是爷爷,我明白。”

    沈廷焯低头,声音里夹着些愧疚。他看了眼时间,对沈老说“爷爷,不早了,嫣然第一次来,恐怕不习惯,我先回屋。”说着深深得看了眼沈廷烨,走到他身边低声问他“大哥,如果是大嫂,你也会怀疑吗?”

    “我当……”沈廷烨却突然发觉当然两个字,并不那么好说出。可眼看沈廷焯出门的背影,他还是担忧的拧眉。

    打开屋门,床脚上凸起的一块说明顾嫣然已经睡了,只是她似乎习惯如此,缩在角落里,手和脚像是被绑着般蜷缩在被子里。沈廷焯蹲身在床边,她苍白的小脸儿在月色下愈发显得清冷,绒毛般的睫毛湿漉漉的,像是哭过。

    烦躁得起身,沈廷焯从柜子里取出一瓶酒倒在杯子里,转着酒杯站在窗边,喝下去一口,才注意到对面的窗子也开着,匡晓楠凌乱着短发斜倚在窗前,目光幽幽的望着下面黑黝黝得花园角落。

    大约是影子帮她注意到了沈廷焯开着得窗户,她看过来,幽怨的目光里夹杂着一丝复杂的情绪,突然唇一紧,关上窗子回去了。

    沈廷焯喝了口酒,别开盯着那扇窗户的目光。

    嫣然并未睡着,她睁着眼睛看着这立在窗前的修长身影。在月光下蜜色的肌肤一如他们上次相见时,闪着层钻石般得光芒,领口敞开着,锁骨诱人,黝黑的瞳孔散漫着,最深处却仍旧凝着漩涡般深邃,眼底泛着淡淡的青色,薄唇粘着黑红色的酒汁,简直是夜里的妖孽,吸血鬼!

    他清冷的目光瞥过来,大约是发觉了她没睡,唇角勾起个诱人魂魄的笑容,慵懒的眼睛要多迷人就有多迷人,简直要把嫣然的心魂给勾过去了。

    他走到她身边,居高临下得看着她,审视的目光令嫣然连呼吸都忘了,他咧嘴笑出声音的时候,嫣然顿时如临大赦般的剧烈得轻喘起来。

    她觉察到,脸突然变得通红,把头自动埋进被子里。顾嫣然你个花痴,至于吗,看帅哥看到眼睛放光!

    “好看吗?”

    沈廷焯在她耳边说话,浓烈的威士忌酒香飘进被子里,嫣然不解得掀开被子皱着鼻子,骤然发觉沈廷焯竟不知何时离她这样近时,下颌已经被他握在手中,薄唇靠近了她的鼻子,在那儿轻轻咬了一口,口齿间的酒香就留在那儿了。

    从未有过如此亲昵的动作,嫣然一时目瞪口呆,沈廷焯丫的脑子出问题了?

    “为什么不回答?”沈廷焯一本正经得问“顾嫣然,我好看吗?”

    天!嫣然爬起来,错过沈廷焯的脸向后躲着,他紧追上来,扣住她的后脑勺让她无法继续逃离。

    嫣然又轻喘起来,尤其是沈廷焯竟然咬着她耳垂的时候,酥麻得感觉顿时传遍全身。她手指紧紧的捏住床单,简直要把床单扯烂的时候,沈廷焯把自己的手强行塞进她手里,沙哑着声音笑“嫣然,你的呼吸,怎么这么急促?”

    她的脸可以蒸鸡蛋了!这么个极品帅哥放你面前跟你耍流氓,你能不呼吸紊乱吗?

    “嫣然……”他叫她的时候,喜欢把尾音拖得很长很长,最后就仿佛变成了一声叹息般的,然后他说“不早了,我们是不是一起休息?”

    大手深入她的睡衣里,贪恋的揉弄着那个顶尖,嫣然的轻喘愈发急促,她根本不知道怎样张口说话,只是本能的抬起手想拨开沈廷焯吸引的十指,却最终落得无力支撑身体,彻底倒进他怀里。

    “然然,你的反应真好!”

    在沈廷焯的笑声中,嫣然脑子里却突然错位,那个夜里,那明灭的烟头,成了她梦里的一部分。

    手机闹钟把嫣然唤醒,她伸出手本能的按掉,迷迷糊糊睡下去。约莫过了十分钟,手机再次响起,嫣然腾得翻身坐起来,在黑暗中四处摸索着衣裳。

    房间突然亮了,昏暗的台灯照过来,沈廷焯眯着眼睛正一副慵懒的表情不耐烦得看着她,片刻,眼底却闪过一抹深邃。

    “额。”

    嫣然这才想起她是在沈家,手机闹钟是固定的时间,每天早晨五点钟一次,五点十分一次,为了能赶在八点半前到商场,她通常都是六点钟就出门。

    但沈廷焯明显没这么早起过,睡意正浓。

    “抱歉,你继续睡。”

    嫣然抬手挠挠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只觉得胸口一热,胸前的柔软已经被沈廷焯准确的握住,他眯着眼睛起身,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既然已经醒了,不妨做做晨运”唇含住了她的耳珠。

    嫣然微微一顿面上通红,昨晚鱼水叫唤映入脑海,原来她是光着身子睡着,难怪沈廷焯会,可是,搞搞清楚,她要上班啊!嫣然无力得伸出小手推搡着沈廷焯坚实得胸膛,口中却已经嘤咛出声,只有轻喘得说“不不!我要嗯!”要上班的话被沈廷焯封在吻中,津液相交,他几近贪恋得舔嫣然的口腔,将她灵巧的舌紧紧绕在舌尖,吸取着她体内的热度。

    三四次之后,沈廷焯对嫣然的身体已经了如指掌,大手顺着她光滑的脊背曲线上下游弋,每每到臀缝的时候就停止,酥麻的感觉就瞬间传遍嫣然的大脑,她拼力在几近晕眩的热情和理智间作斗争,发出的声音却只是细碎的轻吟。

    “孩别……要,要……”

    不完整的话在沈廷焯耳中彻底变了味道,他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俯身将她双腿大大的分开,物体抵在柔软处,毫不犹豫倾身而入的瞬间,嫣然因热情而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大大的眼睛睁开,却只茫然得望着眼前的男人。

    “嗯啊!”

    “嫣然。”沈廷焯用他惯有的方式呼唤着她的名字“你真是越来越棒了……”

    一句话嫣然红了脸儿,羞涩得推着他的胸膛“胡嗯,都是因为啊!”

    没给她说完整句话的机会,沈廷焯用力深入她的紧实缓缓抽叉,那里张开小嘴不停的吸着他的巨大,那感觉令他想起了聊斋里吸人魂魄的狐狸精,简直飘飘欲仙,柔软的小身体在他的挑拨下早已瘫软得如同一泓热水,整个吞没了沈廷焯,连同呼吸都被她的香气包裹,愈发令他渴望得到更深。

    “唔小妖精!”沈廷焯恨恨的道,用力进入到最深的地方,嫣然挺直的腰身剧烈抽搐着,两只小手陷入了沈廷焯的双臂。

    “不,不行了呜呜放,放开哈!”嫣然眼里溢出了泪水,飞溅到沈廷焯的掌心里,疼痛和她沉醉可怜的小脸儿激起沈廷焯剥夺的渴望,更加剧烈的进出着,只恨不能将她揉成团塞进自己身体里。

    “小妖精哼!”

    沈廷焯哼一声,突然抽身出来,他差点,天,差点就!眼看着那失控的东西,沈廷焯脑子里漆黑一片!

    该死,再这样下去,他非得变成不举!沈廷焯阴沉着脸想起比比那句话。

    一番热情后嫣然浑身困倦,侧伏在床上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疲惫的眼皮半合着,想起上班都觉得不可能,只要有人告诉她不上班也能赚钱,她真的会闭上眼睛睡过去。

    纤长的手指不怀好意的揉弄着她双腿柔软间,嫣然慌乱加紧双腿,却怎料将沈廷焯的手指夹在里面,那里发出短促的笑声,沈廷焯充满戏谑却可怜巴巴得道“老婆,别夹这么紧,会断的。”

    “胡说!”

    嫣然慌忙分开双腿,怎料沈廷焯竟是伺机将双指深入沟壑甚至在里面搅动一番,嫣然顿时嘤咛出声,小手紧紧抓住枕头,浑身都颤抖起来“别沈廷焯,我不行,不行了!”她摇着头,泪已经溢出眼眶,牙齿咬住纷嫩的嘴唇,吹弹即破般的,沈廷焯便真有几分心疼了,将手指慢慢抽出的同时,却将自己再次抵在她那儿“可是……”他委屈得道“老婆,它好饿。”

    说着,攀引着嫣然的小手缓缓向下移去。

    触到那火热的巨大,嫣然的小手顿时缩回去,满面通红的推开压到身上的沈廷焯,“滚开!”

    尴尬得起身用被子裹住身体,抽身冲向浴室。

    “老婆,等我!”

    沈廷焯翻身跳起来,光溜溜得随着嫣然冲进浴室,顺手把她裹在身上的被子一扯扔到门外,抱起她走向浴缸“老婆,还是你厉害!”

    “沈廷焯,你出去!”

    嫣然好不容易等到被放下,立刻双手撑开她和沈廷焯之间的距离,目光僵硬得盯着他的坚实的胸肌。

    “一个人多不好玩儿……”沈廷焯坏笑得握住嫣然的小手,轻轻在手掌心里抚摸着,“嫣然,你真是越来越懂得配合了……”说着引着她的小手直线向下,嫣然这次有了准备,慌忙抽手,却已经为时已晚,她的目光落在他顶的高高的某处,惊讶的眼睛都瞪圆了,没想到沈廷焯的居然,这么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