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25章 然然,不要怕
    “顾嫣然,吃午饭去吗?”

    同事进来问她,嫣然见另外有个同事抱着饭盒进来,跟她解释说“我带饭。”

    那饭盒里有炸鸡翅,嫣然闻着油味儿几乎要吐,慌忙站起来对先进来的同事说“我不饿,陪你吧!”

    同事挺高兴,笑着说“你还挺热心的,一早晨不说话,我们当你不愿意呢!”

    说着拉嫣然出去。

    嫣然本来仍旧腿疼虚软,只想着也许出来透透气会好些,哪知道出门后反倒被头顶的太阳晒得更加难受。听同事在旁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她只能偶尔回答两句,一直陪她到了一间小餐馆里。

    “嫣然,你是不是中暑?喝碗绿豆汤就好啦!”

    说着还真替她要了绿豆汤。

    嫣然也并不知道孕妇不能喝那个,何况这会儿正头晕,以为绿豆汤确实能解暑,捧着喝了几口。听到同事笑米米得问她“好喝不?”

    果真觉得头脑清醒几分,嫣然点点头回答“好喝,而且也舒服些了。”

    “你就是中暑!”

    同事直接判断了。接着轻声问她“哎,顾嫣然,你从前不是做客服的吧?”

    “不是。”嫣然笑着回答“我从前做导购,在这附近几家商场都做过。”

    “哦!”同事不好意思得打量着她说“我听说导购有时候也挺赚钱的,不过,像你这样的,真是第一个见,我倒是听说你是金牌销售。”同事的话显然没说完,她吃了几口饭,笑道“我们一早晨都在说,你到底是哪儿来的,这全身的名牌,随便一件赶得上我们一年的工资了!”接着还说“从前我们有个同事,做客服的时候被一个老板看上,跟过去,回来看我们,也是这样,啧啧,一身的奢侈品牌呀!我就见过那么一个!”

    嫣然明白了,所谓的跟过去,其实就是做了情人。想起沈廷焯,更是一阵苦涩,她跟情人有什么区别?

    所以她没回答,本来今天还特地挑选了看起来普通的衣裳穿着,忘了这些客服天天见得都是奢侈品,哪个会不认识?等赚了工资,她倒该给自己选一套普通的衣裳,免得处处被人误会。

    同事大概觉得说到了嫣然的痛处,见她不说话,也不好再说,低头吃着。嫣然又喝了口绿豆汤,肚子又痛得有些厉害了,她怕是绿豆汤凉,不敢再喝,只好干巴巴得坐在那儿,忍着痛。

    熬到同事吃过饭,嫣然已经无法坚持呆在里面闻那油烧热的味道,慌忙站起来付了钱逃出去。

    “还你钱!”

    同事从钱包里抽出十元钱递过去。

    “不用了,算我请你。”

    说完她又有些后悔,真的请同事,应该在好点的餐馆。

    可今天她实在没那心情,这会儿肚子痛得刀割似的,她渴望回到凉爽的商场里呆着。

    果然同事尴尬得笑着说“那倒不用,你刚来上班。看你这样,出来工作也是没法子吧?”

    显然,同事又误会到她跟了人的问题上,嫣然不想解释,把那十元钱收起来了。她口袋里本来就没几个钱,嫁给沈廷焯后大伯母给了红包,沈老也特地给她开了张卡,但嫣然从来没准备用过。现在手里用的仍旧是从前攒下的一点钱。

    回到商场就开始上班,她们午休时间只有半个小时,只是个吃饭时间而已。嫣然下午有了工作,就是把客户名单录在一台电脑上。

    因为头晕,肚子痛,她做事很慢。看着一行字录上去,再看要找很长时间。腹部的疼痛丝毫没有减轻,到快下班的时候,突然觉得一热,嫣然的心瞬间仿佛被人抽走了,慌忙站起来冲进洗手间。

    刺眼的血迹映入眼帘,嫣然双腿发软几乎摔倒,好容易扶住,她想还少,现在先去医院。

    回到客服部,在门外就听到同事说话“两个小时才录了八九个人!这工作效率也太差了,照她这个录法,明年也弄不完客户资料!”

    嫣然听着面上一红,第一天上班,怎么跟主管开口说请假早走呢?

    “她第一次做嘛!”中午跟嫣然吃饭的同事替她说话了“而且依我看,她大约很长时间没工作了。”

    “是啊,人家浑身名牌,估计来这儿就是玩儿的!扣工资之类,根本不在乎!”

    有同事酸溜溜得说着,大约那同事也不好再说话,便暂停了讨论她。

    嫣然硬着头皮进去,虽然想请假,可才第一天工作,同事对她本就不满意,实在没法子和主管说。好在还有半个小时,嫣然硬忍着痛坐下来,继续录了几个名字。

    熬到下班,她已经痛得冷汗淋漓,再顾不得多说,提着包包匆匆出去。可偏偏是下班和逛街得高峰期,闹市区的车特别难打。

    太阳晒着,嫣然已经有些支撑不住,眼前混沌不清,摸索着掏出手机,拨出沈廷焯打电话。然而连着两次,他竟然都没有接起,扶着书,嫣然只好蹲下来,一股子热钻出来,恐惧和黑暗几乎同时袭来,她直接向后倒过去。

    一只大手扶住了她的头,嫣然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叫她“然然,然然!”

    是,慕轩哥?这个世界上,只有慕轩哥会叫她然然可是慕轩哥不是,在国外逃亡吗?嫣然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正在一辆霸道的路虎车上,果真,是慕轩哥吗?连同身上盖着的衣裳,都有淡淡的烟草味道。

    “慕轩哥?”

    她沙哑得叫着,一只粗糙得大手抚摸在她的额头上,林慕轩饱满轻柔的声音传来“然然,是我,别怕,我送你去医院!”

    “嗯。”

    嫣然鼻端一红,几乎要哭出来。

    路虎得性能相当好,车速飞快,几分钟后就到达市医院。林慕轩下车打开门,把昏昏沉沉得嫣然抱下来冲进医院直奔急诊室。

    “医生!医生快来看看她怎么了!”

    医生也见惯了这样的场景,让林慕轩把嫣然放在床上,拿着听诊器听了半响,翻了眼皮看了脉搏后抬头问林慕轩“她怀孕多久?”

    “怀孕?”林慕轩粗声粗气得回答“胡说八道什么,她还是个小丫头呢!”

    躺在床上已经有些清醒的嫣然听到林慕轩的话,只好自己起身,告诉医生“我怀孕三个多月了,今天下午肚子痛,好像还有点出血。”她虚弱的回答着,脸儿不正常得红了,在慕轩哥面前说这些,真难堪!

    “哦!”医生瞥了眼林慕轩,尴尬得对嫣然说“那转到产科看看吧,可能有流产先兆,你心脏不好,要特别小心!”接着就去开单子交给在一旁目瞪口呆的林慕轩“拿着,带她去产科找周大夫。”

    林慕轩看了眼嫣然躺的小床,拿好单子。

    “我要用这床,她不能走路!”

    医生顿时瞪大眼睛,他还是第一次听说病人居然要还没来得及回答眼前落下一叠钱,林慕轩推着车子直接走了。

    “我说,记得送回来!”

    医生在他们身后无奈得叮嘱。

    嫣然只觉得眼前冒黑线,可她实在没力气跟林慕轩争辩,好在,慕轩哥也不会问她到底怎么怀孕。只好由着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推她到产科,拿着单子一路走一路问“哪个是周大夫,哪个是周大夫,这儿有急诊病人!”

    “慕轩哥。”

    嫣然无奈得低声唤他“别这样,吓到医生。”

    “医生哪儿那么容易被吓到,他们天天看死人的!”林慕轩回答后,又觉得自己说错了,俯身握住嫣然的小手“然然不怕,慕轩哥在!”说着照旧叫,那周医生大约终于受不了,亲自出来迎接。

    看过后要照片子,林慕轩给人家一人五百块,非要嫣然先照。还不断得哀求说“我老婆急诊,孩子快不行了,你们帮帮忙,帮帮忙吧!”那可怜巴巴的样子摆着,又有钱拿,排队得人都纷纷得让了他们。

    B超不许林慕轩进,他把嫣然送到门口,交给护士,就在帘子外等着。

    “你老公可真好!”

    护士羡慕得看看门外,把嫣然送到床上。

    她微微一笑,没有回答。老公,她老公在哪儿呢?却听到林慕轩急切的声音“然然别怕,很快就好的!”

    整个B超室的医生都跟着笑起来,那大夫一边检查一边说“你老公真逗,好像他才是医生!”

    嫣然只是笑,笑的眼眶发酸,笑的心口疼,却不敢流泪。她不能再在慕轩哥面前流泪了,她已经因为自己错误的泪水,惹下了滔天大祸,不能再因为自己拖累慕轩哥!

    检查完出来,林慕轩小心翼翼得扶着她安慰“然然,我们现在去看医生,很快就好啦,别怕,乖!”

    就去找医生。她看着他忙碌的背影,看着身边一对对的夫妻,心底对沈廷焯仅有的温暖,彻底消失,变得冰冷难耐。

    “好在孩子没事。”

    医生看了B超后,给嫣然服了药,疼痛很快减轻。

    医生严肃得批评林慕轩“你是她丈夫吧?难道不知道怀孕三个月是最危险的时候吗?而且你老婆心脏不好,血糖偏低,一旦流产母子都很危险!居然还这么不克制!”

    林慕轩一副好男人的模样不断点着头说“是是,我以后会注意。”

    “还有,现在孕妇和胎儿营养不良,一定要注意补充营养!她这个情况,最好能在家保胎,如果情况不允许,也要多休息,少操劳。我看过,你们连病例都没有,这怎么能行!孕妇应该定期做孕检,尤其你们这种特殊情况,每个月至少要检查一次……”

    医生喋喋不休得说着,林慕轩掏出手机认真得记在上面,点头哈腰得讨好着医生。

    “是是,医生说的对,对对,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林慕轩性格耿介直爽中有点粗暴,偏偏此时为了她竟然这样耐心得听着,任由人家把不该给他的责备揽在身上,却是一句怨言也没有,更不曾发脾气,嫣然只觉得心底那块柔软都疼的厉害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