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28章 你不配
    说着扯起嫣然企图闯过去,林慕轩伸出手一把扯住他拉着嫣然的手狠狠得道“放开,你给我放开!”

    嫣然痛的脸色发白轻吟出来,沈廷焯立时撒了手,转动着手腕盯着林慕轩,漆黑得深眸里阴霭重重,简直能压死个人,就连林慕轩也感觉到他体内散发出的戾气,双肩不禁收紧,目光紧迫得盯着沈廷焯。

    半响沈廷焯松开目光,反手拉起嫣然再次往出闯,没想到林慕轩竟稳如泰山得站在门口。

    “沈三少,在下是平民百姓,惹不起您沈家家大业大权利大。但是,我林慕轩就他妈的有股子寸劲儿,今儿要么把然然留下你滚蛋,要么你从小爷我身上踩着过去!”

    “慕轩哥……”嫣然无力得唤着他“别闹了,好吗?”

    “然然!”林慕轩眉端都蹙起来,严肃得看着她“你傻了吗?让这混蛋这么欺负你?你放心,慕轩哥在这儿,不会让你受委屈!”最后那句话时,已经是盯着沈廷焯说的了。

    “勇气可嘉……”

    沈廷焯慵懒的笑道。

    “不过林公子大约忘了一件事。”握着嫣然手腕的手一紧,嫣然的脸顿时又白了几分,只强咬着嘴唇才没有发出痛呼。

    “顾嫣然,是我老婆!”

    “很快就不是了!”

    林慕轩大声否定后定定得看着嫣然,怒火的双眼变得温柔,声音也软下来“然然马上就会和你离婚,然后嫁给我!”

    “慕轩哥?”

    嫣然茫然得抬起头,她什么时候说过和沈廷焯离婚的话?而且她从来没有想过嫁给慕轩哥呀!

    “哼!”沈廷焯冷笑着低头看着嫣然,用极轻的声音问她“嫣然,我们要离婚……怎么我还不知道?”

    嫣然一时无话可说,只好别开脸不看他。离婚,她从来没想过这么快,可是现在似乎她真的没有存在的必要。

    “就算马上要离婚,也是我们的事情。”沈廷焯面对着林慕轩宣布“至少现在,她还是我老婆!”

    “你不配!”

    林慕轩唇角抽了抽,挂着冷笑的脸部肌肉因为怒气收紧,暗自握紧拳头。

    “配不配,就不劳林公子多管闲事了!”

    说着强硬得拉起嫣然推开林慕轩就朝门口走,嫣然走的跌跌撞撞,不得不用手努力掰扯着沈廷焯的手,正气自己无力的时候,另一只手伸过来握住了沈廷焯的手腕,沈廷焯面色一冷回头过来,被握着的胳膊更加用力。

    “别……”

    嫣然痛呼着,两个人顿时都松了手,林慕轩抢到嫣然身边捧起她的小手心疼的抚摸着“疼吗?然然?对不起对不起……”喃喃着拥住嫣然把她送到床边,沈廷焯已经跟回来,推开林慕轩蹲在嫣然手边,绷着脸用一条冷水毛巾仔细敷她的手。

    嫣然抽了抽手,沈廷焯稍用了些力气阻止了她。

    半响站起来,林慕轩如同牧羊犬似的虎视眈眈得守在那儿,沈廷焯打量他一周,说“我们出去谈。”

    林慕轩大约也认为这样更合适,略作思考就站起来,嫣然担忧得看向他,站起来却被林慕轩按下去了,安慰得笑着说“别担心然然,慕轩哥帮你把那个混蛋大跑!”说着他扬了扬自己的大拳头,嘿嘿得笑着就出去了。

    可嫣然笑不出来,若是小时候她会相信,现在她是真正担心的正是他们会打架!慕轩哥从小就是这性子,冲动又简单,沈廷焯就算再冷静,也不会忍受慕轩哥一次次的挑衅,刚刚他明显已经不顾一切了!

    门轻轻的关上,嫣然忙站起来,却因为经过了挣扎和流产先兆,浑身无力,双脚注了铅般难以挪动。听不到外面的声音心口就跳得飞快,一阵阵得发慌。手里的冷毛巾都被她握得热了。

    “怎么样沈廷焯,我们打一架,谁赢了谁就得到然然!”

    “她不是物件儿……”沈廷焯冷静得回身面对林慕轩,微微垂了眼皮低声问“林慕轩,以你的身份,能护得了嫣然一时,能护她一世?”

    林慕轩身影一滞,暗自握紧的拳头发出咯吱咯吱的不详声音,他低沉着反问“那你呢,沈廷焯,你会护然然吗?你只会伤害她,伤她的心,害她的人!”

    到最后,林慕轩的喉咙里夹杂了一丝心疼的沙哑。

    “你错了。”

    沈廷焯斩钉截铁的回答,漆黑的眼眸深沉得令人迷惑。

    林慕轩眉端微蹙,凭他的直觉,眼前的男人并非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沈廷焯借机向前一步,略俯身在林慕轩耳边说了句什么,他立刻挺直腰身,分明的刚毅眼眸眯起,淡橙色的唇收紧,脸部紧张的肌肉因为舌的转动而松动下来,他扬眉低声问道“你确定?”

    “此生不悔。”

    毫无迟疑的回答。

    “那好。”林慕轩长出一口气,松缓的脸上浮现出笑容,褐色的眼眸里仍旧隐含告诫得说“以后我会尽量不再出现。但是沈廷焯我告诫你,如果然然有半点不好,林慕轩就是死也不会放过你!”

    “林公子离死,还有些距离。”

    沈廷焯微微一笑转身过去,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站住回身问“顾欣然的乳名叫什么?”

    “欣欣。”

    林慕轩不解的回答后又解释说“嫣然是先到顾家,顾家上面多数都叫她嫣然,除了我,只有顾韬光偶尔叫她然然,很少,好像只有然然的母亲某次忌日的时候,我听到过。”

    “多谢!”

    他打开门,门口站着嫣然。她脸色苍白,额前的发髻已经被汗水湿透,一只手紧紧握着毛巾,一只手扶在门框。看到沈廷焯的瞬间有些尴尬,脸儿红了红,担忧得看向他身后。

    沈廷焯面色微微一沉,垂眸看着她看向林慕轩。

    “然然,没事儿,我们切磋而已!”

    林慕轩带着玩世不恭得痞笑走过来拍拍沈廷焯的肩,嘿嘿又笑了两声。

    沈廷焯阴着脸对满脸不相信的嫣然勾了勾唇角,勉强得实在称不得是笑容。但嫣然看他们两个人似乎都没有受伤,也算是放心了。毕竟以沈廷焯的性子,大概不会到在医院打架得地步。

    “那就好……”

    她用轻的几乎不可闻的声音说完,就扶着门转身回去。可刚刚走了两步,灌铅似的腿上突然发软,昏昏沉沉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扑倒在一片好闻的气息时,有人在她耳边温柔得唤过一句“嫣然……”那声音,柔的揪心。

    “然然!”

    林慕轩惊呼一声,见嫣然已经被沈廷焯抱起来,转身就冲向医生办公室,半路已经遇到医生带着护士匆匆过来,他愣一愣,立时跟着医生返回到病房里。

    嫣然已经平躺在床上,苍白的小脸儿又有点发青,柔软的唇片也变成了雪白的颜色,看得林慕轩一阵阵的发憷,忐忑得想起了许多可怕的回忆……

    医生用了药,看到沈廷焯照顾着嫣然迟疑了片刻,终究还是对林慕轩说“暂时没事,只是心律不齐诱发的昏厥。不过,你这个丈夫到底怎么当的?我们已经再三强调,她心律不齐,难道你不懂得这意味着她不能有强烈的情绪波动吗?”

    不过看林慕轩那表情,是真不懂得,医生翻了翻白眼,倒是看站在旁边的另外一个男人挺懂的样子,正轻轻揉着嫣然的手心,不禁指责林慕轩“你看看,朋友都比你这个丈夫懂得多!”

    听着医生的指责,沈廷焯脸上一黑,起身沉声道“大夫,我才是她老公。”

    “额?”医生猛回头,看看林慕轩再看看沈廷焯,尴尬得把手放在嘴边咳嗽两声,眨眨眼睛严肃得对沈廷焯说“那你这老公就更不称职了!”

    “抱歉,麻烦您。”

    沈廷焯简短得道过谦,问“我老婆除了心率不齐,还有其他问题吗?记得产检时候,好像还有营养不良得问题。”说着他竟然从内兜里拿出张褶皱的B超单。

    躺在床上刚刚醒来的嫣然不禁皱巴起小脸儿。怪了,那张B超单不是明明在她书包里的吗?怎么会跑到沈廷焯的手里。她确定是那个,因为当时沈廷焯突然出现,她的B超单被卷在手里,成了如今的破烂模样。

    医生仔细得看过B超,突然对沈廷焯说“出来一下。”

    沈廷焯对林慕轩略颔首,示意他照顾好嫣然后,就跟着医生离开病房。

    “她情况不太好。”

    到办公室,医生让沈廷焯坐在办公桌对面。

    听到这话沈廷焯放在腿上的手顿时握成拳头,薄唇抿在一起紧迫得盯着医生。

    “她的心脏问题可能比我们预想的还要严重,怀孕对她来说本来就很危险,生孩子,更是要命的事情!”

    “不是可以剖腹产吗?”

    沈廷焯早就咨询过医生,以嫣然的身体状况不太可能选择顺产。孩子生长到一定月份,占据的地方越来越大,就可能导致心脏压迫,最严重的情况是孕妇和孩子全部窒息死亡。唯一得方法就是剖腹产。

    “剖腹产要打麻药,以她的心脏承受能力,麻药也非常危险。”

    原来如此,沈廷焯心下一沉,他着实没想到竟然连剖腹产也存在巨大的危险性。当时只是考虑到她……沈廷焯暗自揪心。

    “那,流产呢?”

    他到底还抱着一点希望。

    “更不可能!”

    医生不禁反问“检查得时候,没有告诉过你们吗?”

    “有。”沈廷焯立刻回答“不过,我太太她还不知道,怕她害怕,担心。”

    “这么看,你倒是挺上心!”医生笑道“不过昨天多亏了那位先生,孕妇很危险,在出血,有流产先兆,如果不及时救治很可能必须流产,危及生命。不过既然必须生,现在开始补充营养,修养一段时间,到时候剖腹产还是最好的解决方案。我们这么说,是希望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我明白。”

    沈廷焯沉重的低声回答,暗自松开握紧的拳头,只有眉端仿佛无法舒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