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30章 没有最流氓,只有更流氓
    “呀!牛肉饼,我最爱这个了!”嫣然从纸袋里翻出切成薄片的牛肉饼塞在嘴里,鼓囊囊的两个小脸儿冲着沈廷焯傻笑着说“木想到,侬也耐吃……”

    “小心噎着吧!”

    沈廷焯抢过粥强行喂进她嘴里,沉声道“有的吃还要废话!”

    嫣然耸了耸肩,嘴巴里塞满了早点也没法子和沈廷焯拌嘴,其实她是发现,沈廷焯就是嘴硬,从来不饶人。他找她时候的急切,不管是为了她还是孩子,都让她觉得心里暖暖的,毕竟,他还在乎她们母子。

    她是真的希望是男孩子,以后,就不必如她这般了……

    吃过饭沈廷焯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放在桌上。

    嫣然注意到竟然是她一早晨都没找到的手机,眉端就蹙起来,急切得问他“沈廷焯你不会又……”

    “又什么?”

    沈廷焯停下手里的忙碌皱着眉头反问。

    嫣然忙着翻找通话记录没有回答,手机被沈廷焯强行躲过去扔在桌子上,问她“又什么?”

    “把我得工作辞掉。”

    嫣然低声回答着,她刚刚没看到通话记录里有打给商场的。

    “自作多情!”沈廷焯冷冷得道“如果不是因为孩子,你以为我会费心管你?”

    “当然不会!”嫣然抬起头用同样冷漠的声音回答“我知道沈廷焯,你眼里只有孩子,不过,孩子在我肚子里,麻烦你以后少惹我生气!否则孩子脾气会不好!”

    “惹你生气?”

    沈廷焯好笑的反问“怎么,你刚刚生气了?嗯?”

    他说着低头捧起她的下颌让她看自己,嫣然错开下颌拍掉他的手,气鼓鼓得下床。

    “干什么去!”

    沈廷焯追上来问。

    “厕所!”

    嫣然回头恨恨得扔给他两个字,就听到沈廷焯在身后说“等着……”人已经凌空被抱起来,沈廷焯把她送到洗手间还责备着“不是说过不要随便去洗手间,万一滑倒,我儿子跟着你倒霉。”

    “你就知道是儿子?万一是女儿呢?”

    嫣然站在厕所里问他。

    “那你脾气最好好点,否则影响我女儿的美貌!”说完看了看座便器,俊脸上勾着邪魅得笑容问她“要我帮你脱裤子吗?”

    “沈廷焯,你丫的给我滚出去!”

    卫生纸砸过来,沈廷焯伸手接住放回去,哈哈大笑着出去。

    混蛋!流氓!看着人模狗样的,说出来的话简直比流氓更流氓!慕轩哥怎么说的来着?流氓不可怕,有文化的流氓才可怕!哼,沈廷焯丫的就是个有文化的流氓!

    守在洗手间门口,沈廷焯看到铝合金的门框里映着自己带笑的脸,不禁摇了摇头,看看紧闭的门,笑容变得苦涩。

    医生说因为她之前三个多月都没有正经做过产检,所以下午到次日早晨要紧密做检查。嫣然只好给公司里打电话请假,那边人事部主管说让她好好休养不要着急什么的。嫣然挺感动得讲给沈廷焯听,他只淡淡应着,好像觉得很正常。

    下午做了些检查,沈廷焯带着嫣然吃过晚饭,带她回到医院。

    “晚上你回去吧,我在这儿也不需要人陪。”

    她是在他吃饭的时候,观察到他眼底有些淤青,想来昨天夜里在医院的床上他睡得并不好。哪里晓得是昨夜怕她发恶梦心脏出事,沈廷焯几乎一夜没合眼,听到她呼吸有些急促就会醒来。

    “不必。”

    沈廷焯间断得应着,坐在她身边伸出手去解她衬衣的扣子。嫣然忙一把揪住领口,戒备得向后蹭过去。

    沈廷焯手下一顿,抬眼瞟着满脸戒备的嫣然,冷冷得问“什么意思?”

    “你什么意思?”

    嫣然护着领口不肯松开。

    “难道你准备穿着衣裳睡觉?”

    沈廷焯双臂环在胸前审视着嫣然。

    “那,也用不着你……”

    嫣然嘴硬得侧过身子,小心翼翼解开一颗脖颈间的扣子,漂亮的锁骨隐约藏在期间,也着实惹人遐想。

    沈廷焯一把把她抱回身边,拨开嫣然慢吞吞的手啪啪解开剩下的扣子,隐藏在吊带背心里的胸呼之欲出的随着她变得急促的呼吸上下浮动着诱人的浪潮,他喉结狠狠得向下滑去,灼热的呼吸扑打在嫣然的肌肤上,引起她浑身一阵轻微的战栗。

    “沈,沈廷焯……”

    嫣然轻喘着,脸儿通红的伸出无力的小手推搡着沈廷焯。

    不知何时他的手已经顺延到她的腹部,无意识的打着转儿向下滑去,一直到她沟壑深处隔着紧绷绷的裤子探索着,嫣然的意识随着热潮泛出湿意,颤抖得向后退去,小脑袋无力的摇摆着。

    “别……孩子……”

    “我知道!”

    沈廷焯僵硬的站起来背对着嫣然,盯着窗外漆黑清冷的夜色悄然吐出胸中憋闷的灼热气息,喉咙干涩难忍,他回头抓起嫣然放在桌上的杯子,狠狠得灌下一杯冷水,方觉得清醒了几分。

    回头时嫣然早就窘迫万分得急促穿着病号服,胸口的扣子已经急匆匆的系上,却系错了位置。

    “笨蛋!”

    沈廷焯好笑的回身坐下,解开那颗扣子替她系好,触到她柔软胸上包裹的东西,脸一沉“难道你一直穿着胸衣睡觉?”因为几次赤luo相见,她的胸衣都是被他强行剥下来,至于睡着,完全是她没力气昏昏沉沉的情况下……

    “唔。”嫣然模棱两可得回答着。

    沈廷焯又对她那条紧紧绷在肚子上的裤子不满意了,说“明天回家后立刻换条裤子,明知怀孕,穿这么紧会导致孩子窒息懂不懂?”

    “唔。”

    嫣然别扭得回答着,现在只希望沈廷焯是不是出去?要么她到浴室里去换也好。

    可沈廷焯好像知道似的,命令她“就在这儿脱!你身体还有哪儿我没看过?”

    旋即俊脸上挂出轻浮的笑容,要多邪魅就有多邪魅,偏偏还那么好看,嫣然气鼓鼓得想,这种长相,简直天人共愤!

    嫣然背着身子窘迫得松开裤子扣子和拉链,只觉得背上两道灼灼的光芒比浴霸还灼热的烤着,想找话题引开沈廷焯的注意力。

    “说起衣裳……沈廷焯你干什么!”

    裤子被他哗啦扯下去扔在另一张床上,修长的指尖插进她腰身的短裤,眼看着就要扯下去。

    “帮你脱衣服!”沈廷焯闷闷得道,手上用力,嫣然也用力阻止,两条腿不停的蹬着他“你放开我,放开我流氓!”

    “谁是流氓?”

    沈廷焯黑着脸抬起头,满脸得不高兴。

    之前,她也说过他是流氓,不是好好的,貌似还蛮高兴的样子……

    正迟疑间,他的胸膛压下来,唇被他封锁在灼热干燥的呼吸里,舌尖顺势探入口腔。

    “唔……”

    嫣然叹息般得发出声音,湿意弥漫在彼此得空气中,凉爽的指尖,扣住了她柔软的沟壑,将一江春水搅动的凌乱不堪……

    想反抗,明知孩子是不行的,身体却还是不由自主得对他作出反应,嫣然羞愧的满脸通红,两只小手无力得挥舞着轻柔的拍打在沈廷焯胸膛,化作了轻柔的抚摸,急促而笨拙的撕扯着沈廷焯的衣裳。

    突然门外不知什么人掉了东西,发出砰的声音,嫣然脑子里顿时一震,慌忙用力推着沈廷焯,他亦是反应过来她是不能的,也立刻站起来。

    嫣然满面通红,湿润的身体让她羞愧的无地自容,慌乱得抓着衣服想要穿上,泪水已经不受控制的溢出来。

    “下次,我不会了。”

    沈廷焯实在没想到自己的失控会导致嫣然哭出来,他记得医生说过她的心情应该保持舒畅。

    嫣然摇了摇头,她是气自己,跟沈廷焯没关系。

    沈廷焯俯身把她抱起来走进浴室,毕竟是公共浴室,他只调好热水,就让她自己洗,把早已买好的新胸衣放在旁边,临走前吩咐她“小心点,洗完叫我。”才出去。

    里面哗啦啦的水声和热气足以令沈廷焯遐想,他眉端紧蹙着,从没有如此失控过,好像无论何时只要触碰她的身体他就连思维都会断线!该死,幸好刚刚有人掉了东西,否则,真要做出什么……

    门打开,嫣然垂着头站在门口,对着他的额头都是通红的。

    沈廷焯轻声笑出来,俯身抱起她回到床边,让她坐在床上替她擦头发。

    随着热气儿,她身体的香气升腾进沈廷焯的呼吸里,他手上顿了顿,还算理智的脑子里想起嫣然之前说过的话。

    “你说衣服,怎么了?”

    “哦!”嫣然忙回答,声音有点夸张的高,“我是说,那些衣服,都太奢侈了……”她小心翼翼得歪过头看沈廷焯,他平静的脸上看不出情绪,漆黑的双眸静若止水,嫣然才接着说“我知道,是你妈妈……”

    “怎么知道的?”

    沈廷焯突然问。

    “是比比,她说网上有的。”

    嫣然忙解释。

    “嗯……继续说。”沈廷焯似乎是略作沉吟。

    “哦,我是说,太奢侈了。穿出去,尤其是在商场那种地方,会被人说闲话。我的意思是,我想,回出租屋一下,那儿得房子要退掉,还有些衣服可以拿回来穿,还有周嫂,要告诉一下……”

    “明天带你去买衣裳。”沈廷焯放下毛巾,拍拍枕头让嫣然躺下去,俯身看着她说“其他事情让阿辉替你办。”

    “其实,我可以自己买。等这个月有了工资……”嫣然也知道从前自己那些衣裳是不太好,可她真不想花沈廷焯的钱,本来自己已经像是卖身。

    沈廷焯没说话,只看着嫣然,她就没好意思再说下去。夫妻间分那么清楚确实不对,她总觉得事情总是她的错!甚至就连这次,都好像是她误会般的。

    “就算是道歉,让你误会!”沈廷焯笑了,刮了刮她的鼻子,突然低头在她鼻端咬了一口,嫣然满脸通红的皱巴起小脸儿,沈廷焯就大笑起来,捏着她的脸说“乖,睡觉,明天早起要空腹检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