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42章 你不也舒服
    而顾家,就是在那段时间出事。

    “廷焯,我真的很想有人告诉我,这只是我的推测,臆测,那个女人,根本不是曼桢姐。”

    此刻,沈廷焯很想为她擦掉眼泪,可是坚强如嫣然,竟然没有哭,只用一双眼睛盯着前方。

    “从前我想,为什么她要那么害我呢?后来我才明白,因为爸爸,一直很想把我和沈家联系在一起,一直很想我嫁到沈家。她应该认为,我的出现,会阻碍她嫁给你吧?”

    “然然。”

    沈廷焯捧着她的小脸儿,低沉迷醉得声音附在她耳边,轻轻得道“可以不要想那么多吗?”

    “我也很想啊!”嫣然歪着头看向他,苦笑着说“廷焯,我真的很想。可是事实不允许。”

    “事实是,我和杨曼桢是,兄妹,就算没有你,爷爷也不会让我娶她!”

    沈廷焯一字一顿的,将那颗定心丸放进嫣然的心口。

    他知道,她最怕的,是连他也不能依靠。然然,我最怕的,却是你不能再依靠我。

    “乖,洗个澡,好好睡一觉。”

    沈廷焯温暖的大手抚摸过她的肌肤,把她抱进浴缸里悄然退出去。

    下楼走进花园里,果然杨曼桢等在那儿。

    “廷焯!”

    她满怀希望的抬起头,楚楚可怜的眼眸看着令人很容易心疼。顾那着哭桢。

    “廷焯,我就知道你会来。”杨曼桢已经顾不得沈廷焯的态度,她甚至很后悔为什么现在才知道他结婚的消息。

    “给我个答案好吗廷焯?告诉我为什么?那个顾嫣然,她到底哪儿配得上你?你只是因为孩子才会娶她,对不对?”

    “曼桢,不是这个世界所有男人都要爱你,你明白吗?”

    沈廷焯冷淡而平静得回答,曾经得他以为他们同病相怜,所以对她照顾得多些。但现在看来这似乎是个巨大的错误。

    “不,廷焯,我不要任何人的爱,我只想要你,只要你,你懂吗?曾经我以为我不能嫁给你,是因为我的身世不好,我只是个私生女,就算我妈妈是爷爷认领的女儿又怎样?终究也只是私生女啊!可是现在呢,现在又是为什么?你娶了顾嫣然!她连私生女都不是,她只是个来路不明的顾家大小姐,爷爷怎么会同意你娶她……”

    杨曼桢捂着脸痛哭着,瘦削得肩在夏末夜里的风中一颤一颤,如同不甘心落下的花瓣苦苦得坚持着。

    沈廷焯没有回答,而是抬头望向楼上。这个方位很奇怪不是吗?从前她就喜欢站在这儿,他打开窗户就能看到她抬着头对自己笑,只是那个笑容模糊了,比不得她的泪水在他记忆里更深刻。

    “我知道,你只是为了孩子……可是廷焯,我也可以,我也可以为你生孩子!”

    “曼桢,别傻了。”

    沈廷焯双手插兜靠在橡树上,他还记得这是那个喜欢舒婷的人种下的,现在居然都这样高了。

    “为了你傻,我心甘情愿。”杨曼桢抬起泪眼朦胧的水眸,卑微得低声哀求他“廷焯,只要你爱我,为了你做任何事情,甚至像我可怜的母亲一样……我都愿意!我也可以给你生孩子,并且,我爱你,廷焯,可是顾嫣然不是,她根本不爱你,她只是为了地位才处心积虑得想要……”

    “曼桢,她现在是我的妻子。”

    沈廷焯站直,低沉着声音道“而且,我不是林逸轩。”

    说完他转身。

    “廷焯!”杨曼桢追上来,凄厉得尖叫着“我不爱他,我根本不喜欢他,我也从来没有跟他有过什么!我是干净的!”

    “对我来说,这没有意义。”

    沈廷焯头也没有抬,甚至他再次向房间得地方望去。此刻,那儿站着一道小小的身影,他蹙了蹙眉端,无奈得笑了。到底要怎样解释呢?

    “她会害了你。她是顾家的人,还有林慕轩也不会轻易放弃,林家的黑道生意全部在林慕轩手里,他们最终会把你拖下水!”

    “如果你来时为了告诉我这些,曼桢,我早就知道了。”沈廷焯平静的回应了杨曼桢的疯狂,冷漠得道“谢谢你特地来。”

    回到房间,嫣然躺在床上,明知她其实并未睡着,沈廷焯也只过去替她盖好被子,转身进了浴室。

    浴室的门关上,嫣然睁开眼睛盯着漆黑的房间。她不知道杨曼桢到底和沈廷焯说了什么,只觉得害怕,虽然是完全没有根源的。

    床的那边陷下去,出浴的沈廷焯把嫣然顺势抱进怀里,让她的额头贴着他凉爽的胸膛。

    他身上有奇怪的味道,像是传说中的龙涎香般拥有着致命的吸引和安神的功效,他喜欢用冷水洗澡,沐浴后身体的气息和凉爽的感觉扑到嫣然的鼻息了,她悄然深深的吸入肺中,疲惫得闭上眼睛。

    待到怀里的人儿呼吸渐渐平稳沉静,沈廷焯起身将她轻轻放下,拨开她眼前的乱发,掀开被子开门出去。

    敲了两声门,里面传出苍郁的声音“进来!”

    开门进去,沈老摘下老花镜示意他坐下,他手边摊开着几份文件,最上面左侧是嫣然和林慕轩的照片。

    晨曦得阳光照进来,嫣然从无梦的睡眠中自然醒来,入目就是沈廷焯深邃的漆黑深眸和剑眉,带着分慵懒得挽起嘴唇,嫣然腼腆的别过脸准备起身,却被沈廷焯的胳膊紧紧箍着身子。

    “做个晨运怎么样?”

    他邪气的勾起薄唇,满眼的戏谑。

    小巧的眉端一蹙,嫣然轻轻推了下沈廷焯的胸前,低声道“爷爷告诉过你,要小心的!”

    “我一直都很小心。”沈廷焯翻身将她凌空压在身下,嘴唇缓缓贴合到她糯糯的粉唇上厮磨着道“你不是也……舒服吗?”

    “沈廷焯!”

    嫣然羞恼得别开脸企图从他胳膊间爬出去,却被沈廷焯一把捞回来贴在胸前,她柔软丰满的胸摩擦在他心口,激起他最原始的渴望,浑身燥热难当,恨不能立刻就把她放在身体里狠狠蹂躏一番。

    “乖……”他安慰般得含住她耳垂,嫣然慌忙躲着,抱着他的头不许他再吻下去,哀求道“还要上班呢!”

    “你今天不必去了。”沈廷焯停下来,低沉得道。

    “是不是这个工作也……”嫣然担忧的问,她就知道,闹出那么大的事儿还想上班,几乎是不可能了。

    “想工作的话,我给你安排。”沈廷焯抚开她眼前的乱发,轻柔得吻了吻她的额头,柔声道“你现在是孕妇,休息是最好的。”

    “沈廷焯,我真的不想你给我安排。”嫣然从缝隙里爬起来,面对着沈廷焯。

    他略有些不耐得点点头,说“好,我知道了。那边我尽量帮你安排。”

    “其实不用!”嫣然忙说“商场不做就不做了,我,再找吧。”

    解决问题不是没办法,只要沈廷焯承认她是他妻子一切都迎刃而解。但是现在的情况下这才是最不可能的天方夜谭。她仍旧只能像只老鼠似的活着,只要有人知道她的身份,就必须离开。

    听出了她话语中的委屈,沈廷焯摸了摸她的头发,低沉得道“过段时间吧!”

    “好!”

    嫣然笑着点头,思虑片刻,终究没把那句话问出来。

    沈廷焯去上班,嫣然暂时仍旧留在沈园住着。

    整个上午嫣然都躲在屋里看书,下午陪着沈老下棋,连着三四天都是一样的生活。

    沈园里有许多橡树,嫣然在其中踱步的时候总想起舒婷的《致橡树》,想起那句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她总觉得有人故意种植了橡树,却没有种植木棉,然后等着那个看到的人奥会终生。

    而沈园的名字也奇怪,仿佛时时刻刻都在诉说着一个人成各,今非昨的故事,有时候嫣然也看到沈朝阳在橡树下抬头望着树梢,矍铄的眼里分明有苍老的痕迹。

    这种环境总让嫣然觉得憋闷,她只好约比比出去。

    “三少夫人要出去啊?”

    刚刚下楼,刘嫂就跟上来,精明的眼睛直瞟嫣然的包包,让她觉得好像自己突然变成了小偷,把沈家的东西偷出去。

    “是,刘嫂。”

    嫣然站住淡淡得回了句。

    “哎呀,老爷子不在家,按说,应该对老爷子打个招呼,是吧?”

    住了这些日子,嫣然总觉得刘嫂时时刻刻都盯着她,她这么说,她的感觉愈发强烈。

    “是。”

    她有些尴尬得回答道“不过刘嫂,我只是出去见见朋友,没准备回家。”

    “三少夫人别误会,我没有其他意思,就是说,老爷子不在,司机也跟出去了,没人送送少夫人。”

    “没关系。”嫣然不疾不徐得道“我自己打车。”

    “那可不行。”

    刘嫂干脆拦住嫣然,讪笑着道“老爷子吩咐了,三少夫人有身子,出门一定要有司机接送,否则,哪个也不放心啊!”看嫣然正要说话,干脆提议道“不如三少夫人等等,老爷子回来,再让司机送您。”

    “不必那么兴师动众。”嫣然已经明白,平淡得说完这句就转身上楼。

    哪里是担心她,是不想她出门吧。难怪这些日子刘嫂总盯着她看,大约是怕她出去惹了事情。被媒体曝光引来成群的记者,沈家不会只有沈廷焯知道。

    给比比打了电话,告诉她暂时不能出去。16XRy。

    “不是吧,沈家这是限制你人身自由啊!”比比在电话那端不平的吼道“没想到嫁入豪门真的这么可怜,从前还以为电视剧都是骗人呢!”

    “也没有。”嫣然苦笑着道“大概真的是不放心我单独出门。”

    “切!要不是沈廷焯招惹的烂桃花,你会被记者围堵?要怨也该怨沈廷焯,凭什么啊,把你关在笼子里!哼!”

    “比比,你最近怎么样?”

    嫣然实在不想多提这些事,只好反问比比。

    “我?我当然很好啊!”比比嘿嘿得笑着“我哪儿能不好啊!”

    可是那口气,分明怪怪的。嫣然听她不愿意说,也只好不问,两个人随意聊了些其他的。快要压掉的时候,比比那儿突然问了句“嫣然,最近……我好像看到慕大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