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45章 挖墙脚
    “抱歉。 ”他温暖得笑着道过谦,拿起电话道“送杯果汁进来。”

    接着介绍说“小迪的混合果汁做的相当不错。”

    “你的秘书都有一技之长?”

    嫣然歪着头笑问。

    蓝越诧异得一笑,轻笑出声音,道“算作是吧!”

    果汁很快送进来,小迪照旧从外面带上门出去。蓝越把果汁向前推了推,说“尝尝看。”

    很香甜的味道,虽然已经是夏末,喝在嘴里仍然觉得很舒服,嫣然细细的品尝后说“好像有蓝莓的味道,哎,你可真奢侈!”

    蓝越忍不住又笑出来。

    “现在可以讲故事了吗?”

    蓝越抬着眉端深幽得凝视她片刻,淡淡的笑道“故事很简单。二十几年前我母亲还活着的时候,常带着我去孤儿院做义工。我们去的是教会孤儿院,那儿的修女从来不管那些孩子,她们互相欺负,为了食物打架,是个非常不美好的地方,我简直讨厌她们。有一次,我因为和母亲吵架躲到角落里,靠在一棵树上踢树干,有个小女孩儿从树后钻出来,她气势汹汹得问我你在做什么!她穿着教会的衣裳,个子小小的,又瘦又瘪,我看不起得说小要饭的,用不着你管!她就更生气了,小小的个头儿居然跑过来推开我,挡在树前说不许你欺负小树!我想撵走她,就告诉她,我妈妈带了吃的来,让她去抢。可是很奇怪,那个小丫头居然不去。我问她为什么,她说我不饿。”

    他看向嫣然,她静静得垂头,长发遮挡了侧脸,看不出她的表情。

    “可是,明明瘦的像个木杆一样的小丫头,怎么会不饿呢?我很好奇,但是我妈妈带我走了。以后去的那次,我故意带了吃的去找她,我想她服软,她可怜巴巴得跟我要东西吃。可是她不要,她居然跟我说小叔叔,那是你的,我不要。倔强的要死。”

    蓝越摇着头停下来,垂眸静静的喝了一杯茶,水汽在他的脸上弥漫开来。

    “再后来呢?”

    嫣然突然问他。

    “再后来嘛?我发现她偷偷吃孤儿院墙下的蘑菇,而且,她居然会种蘑菇给别的小孩子吃。她大概只有三四岁的模样吧,你说奇怪吗?”

    “不奇怪。”嫣然苦笑着垂眸,低声道“饥饿,能让人学会许多东西。”

    “但是有的人学会了抢,有的人却学会了创造。”

    蓝越低沉得道“这个道理,伴随了我半生。”

    “所以,你一直在找她?”

    “对。”

    蓝越噙着笑容,说“我小时候特别胖,女孩子们都不喜欢我。但是那个小丫头不同,她也问我小叔叔,你怎么这么胖?我说因为我妈给我吃很多。她居然没有笑,问了我一个问题,你知道她问我什么吗?”

    他凝视着嫣然,殷切的眼里充满了期待。

    嫣然目光一闪,垂眸却低声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

    蓝越失望的笑道,说“她问我,妈是什么?”

    “是吗?”

    嫣然低着头,轻声呢喃着。唇角扬起个柔软的弧度,捏着杯子的手指紧紧得,指甲泛着苍白的颜色。放下果汁,她站起来说“蓝总裁,故事讲完,我该回去了。”

    “丫头!”16XRy。

    蓝越快步走到她身后,迟疑得轻声问“生气了吗?”

    “不是。”嫣然摇了摇头,笑道“蓝总裁的故事讲得很好,可是时间不早了,我想我该回去。”她说着垂下头,一滴泪不经意的滑落到她的虎口,滋润了那片干涩。

    “这些年,你过的好不好?”

    蓝越低沉着声音,走到嫣然面前,扶着她的双肩问她。

    “很好。”

    嫣然点点头,轻声道“没有小叔叔,我也过的很好。在顾家,我……”

    蓝越的手指遮住了她湿润的唇瓣,俯身捧起她流着泪的小脸儿,哀伤得摇头,说“丫头,我知道你过的不好,我知道我犯了错误,失信于你。所以这些年我一直在找,拼命得找你,可是我并不知道你被顾家收养,否则绝不会等到今天,我才出现在你面前。”

    “都过去了。”

    嫣然别开脸,一滴泪珠滚落在蓝越的手掌里,晶莹剔透。

    “你都知道,我后来被顾家收养,现在嫁进沈家。如果收养我的是你家,我现在未必有这样好。”

    “你刚刚还说,沈家把你关在金丝笼子里。”

    就连反驳,蓝越都那样柔和小心,仿佛真的担心重了就会伤害到她刺激到她。

    “是啊,金丝笼子,金的。”

    嫣然自嘲得笑着,即便是面对蓝越,那个当年她最亲近的小叔叔,她也不肯说出自己婚姻不幸的事。

    “还有顾家,我听说顾家……”

    “顾家的事情廷焯会帮我处理。而且小叔叔,我现在怀了沈家的骨肉,就算我有什么怨言,也只是因为他们太过保护我,我有点任性罢了。”

    她抬起头说,伤痕被深深得隐藏进笑容里,她望着她,目光坚定,通红的眼眶里泪水已经干涩,只有漆黑的眸子,泛着动人心魄的光芒。

    蓝越柔和的笑着,抬手抚摸着她的眼角,没有再强逼她。

    “我这儿有个空缺,你想进来吗?”

    “不想。”

    毫不犹豫得拒绝了。因为她不喜欢被沈廷焯说到底还是依靠了别人才有工作。

    “丫头……”

    蓝越无奈的笑着,轻声道“就像当初一样,让我看看你的蘑菇,不好吗?”

    “蘑菇?”

    嫣然不解的问道,触到蓝越眸中的狡黠,她轻声笑了,低声道“蘑菇。”

    “对,我是墙角,等着你种蘑菇的墙角。”

    “扑哧!”

    嫣然笑出来,“那我只会在你的墙角挖金子!”声音软软的,如沐春风。

    下午蓝越把嫣然交给方晶,让她暂时在助理部任职。

    “助理部不是秘书室,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做的了。”

    工作开始前方晶就给了嫣然个下马威,显然是对蓝越的安排有意见,整个助理办公室的人也都看着方晶的脸色替嫣然捏了把汗。

    “我会努力。”

    嫣然柔和的应着,面容平静。

    像她这种空降型员工,在企业的重要岗位里通常被人瞧不起,而她确实没经验没学历,方晶是出了名的铁娘子,要想获得她的认可,嫣然是真的需要加倍努力。

    所以方晶发给她的琐碎资料嫣然看的十分仔细,力图记清楚,直到天黑都没有注意。

    蓝越斜倚在门框上,欣赏着节能灯下她柔软的小小背影,记忆中那个总是笑着的丫头再次清晰。他感谢上苍终于让他找到了她,在有生之年还可以陪伴她。

    “丫头。”

    清和的唤着,很担心会突然吓到她。

    嫣然抬起头冲着蓝越一笑起身,略有些腼腆的道“蓝总裁。”

    “下班了。”

    蓝越低沉得笑着提示她。

    她四顾,才发觉果真同事都走了,点点头开始收拾桌上的资料,把他们都放进手袋里。末了,蓝越把自己手里拿着的那份也放进去。

    嫣然不解,他解释说“虽然小丫头是孕妇,但是既然要努力工作,就不能偷懒。这些资料方晶那儿没有,你好好看看。”其实,那是他花了一个下午为她准备的。

    “嗯,谢谢总裁,我一定加油!”

    嫣然精神得握握拳头。

    “傻丫头,都下班了,还叫总裁!”

    蓝越伸手拍拍她的后脑勺,带着她关灯离开办公室。

    “那叫什么?”

    “亲爱的?达琳?或者是……”

    “小叔叔!”嫣然羞愤的红着脸娇声道“别拿我开玩笑!”

    “好吧,那就还是小叔叔。”

    蓝越坏笑着把一只手插进兜里,另一只手扶着嫣然走出电梯。

    “怪怪的。”

    嫣然暗自不好意思得呢喃着。

    小时候是孩子,觉得比自己大十几岁个头有一米八的蓝越肯定很大了,所以开口就叫人家小叔叔,这会儿大了,叫起小叔叔来就怪怪的,毕竟蓝越如今也不过三十五六岁。

    “自己脱口而出的,反倒说怪。”

    蓝越俯身帮嫣然系着安全带,起身刮了下她的鼻梁。她小脸儿涨的通红,星眸闪烁,纷嫩的柔软唇片因为紧张紧紧抿在一起,蓝越抬手压住她的嘴唇,轻笑道“脸红什么?”

    “哪有!”

    嫣然嘴硬着,车里便被蓝越低沉的笑声灌满。

    车开上路,蓝越笑问“带你去吃东西,好吗?”

    迟疑片刻,嫣然点了点头说“好!”

    沈廷焯这会儿肯定没有回公寓,独守空荡荡冰冷的房子,还不如在外面吃顿饭再回去。

    “下次不要这么晚,如果不是我回来,你恐怕就要饿到夜宵时间了。”

    一边下车,蓝越还不忘叮嘱嫣然。歉笑是轻错。

    嫣然才注意到眼前粤菜馆门口的时钟显示已经快九点,暖暖的轻声应了句“嗳!”

    蓝越的手臂子冉得搭在她肩头,嫣然抬眸,只觉,此刻静好。

    “蓝总,包间准备好了。”

    他们进来服务生迎上来,将他们带到二楼。

    一溜的小包间,珠帘做门,环境清幽,他们在一间坐下。

    “汤怎么样了?”

    落座后蓝越就问。

    “按蓝总的要求准备好了,现在就上吗?”

    “嗯。”

    服务生掀开珠帘的片刻一道身影晃过,嫣然微微一愣,听到蓝越说“丫头,还想吃什么?”

    忙回过头打开菜单,点了道清淡的清风送爽,就把菜单交给蓝越,腼腆得道“粤菜我不是很懂。”

    服务生下去,嫣然就站起来说“出门着急,我去趟洗手间。”

    “去吧。”

    虽然早就觉察到她的异样,蓝越仍然只温和得笑着让她去了。

    嫣然走进洗手间恰好有人出来,门窄,嫣然垂首避开。看着她一直走到尽头的那间包厢里。珠帘掀开的瞬间,一道修长的身影映入眼帘,他此刻正笑着,温柔的没有半点冷酷的痕迹。

    小拇指唯一细长的指尖深深的印在手掌里,嫣然扶着水池台面看着里面那张强忍着泪水颤抖的脸,真丑,丑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