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47章 一女二男
    林慕轩郑重其事得回答,把车缓缓开出小区,朝着公司的方向开过去。

    “受人之托?”

    嫣然很想知道那个人是谁。

    “好奇吧?嗯?”林慕轩坏笑着问,指了指自己的脸,说“先送慕轩哥一个早安吻,就能得到答案!”

    “慕轩哥!”嫣然无奈的撒娇,轻轻推开他贴上来的脸,林慕轩把车停在锦绣轩的门口,带着她进去里面,在一个空着的两人位上坐下,迅速点了粥饼和小菜。慕事吻安送。

    “到底是谁?”

    嫣然真的很好奇,有谁能用得起青龙帮太子爷来接人。

    “自己想想呗!”林慕轩哈哈大笑着,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不会是,逸轩哥吧?不会不会,嫣然暗自摇头,可是除了他,她是真的想不起这世上还有谁能用得起这位小爷。

    “好好,别猜了。”注意到嫣然眼里一闪而过明灭的光,林慕轩忙道,帮着服务员端下粥,回答说“是你家总裁大人!”

    “小叔叔?”

    蓝越?他怎么想到让慕轩哥来接她?

    “果真是?”林慕轩倒是有些好奇得反问了一句,见嫣然不明白就解释说“也巧,昨儿夜里老爷子请宴,当中他是一个,来问我些你的事儿,我自是不会轻易告诉他,后来听他说起你从前的事儿也就信了。今天早晨就打电话说有事要赶飞机,拜托我过来接你去上班。”

    蓝越去林笑天的饭局?说来这也是S市的规矩,想在S市正常得经营生意,青龙帮的老大无论如何要拜会。

    “不过,你们又是怎么回事儿?然然,慕轩哥可从来没听你说起过!”

    林慕轩满脸的委屈。

    嫣然简单得把她和蓝越的事情讲给林慕轩,自动忽略了和沈廷焯的那段后,已经到达公司的停车场。

    “下午我再来接你。”

    送嫣然下车后林慕轩细致得交代着。

    “不用了,我自己就能回去。”

    她知道和林慕轩走的太近让沈廷焯为难。悲哀的是,到现在她还在担心他,顾嫣然,人家昨晚还不知道在哪个温柔乡里呢!

    “沈家也太不像话,难道沈廷焯都不接你下班吗?居然把你一个孕妇扔在外面!”

    而且是随时可能有危险的孕妇!沈廷焯居然还对嫣然这么不上心!林慕轩不能把那些话说出来,只好跟自己生闷气。

    “没有!”嫣然忙说“他是在忙爸爸的事情。”

    不知为何,她居然又想起他那次轻松得唤出一句爸,而又莫名其妙的居然为他辩解!

    “顾叔叔的事,还是没有进展?”

    父亲说过这件事是上面特别交代的,他们根本插不进去。昨天蓝越也问起,大概想帮忙,结果也只是沉默。蓝越那个人看起来平和,但也同样深藏不露,两个都不是简单人物。

    “他说,过两天能带我进去看看爸爸。如果爸爸肯开口,也许还能有点进展。”

    这句话已经是几天前说的,嫣然想起他昨晚的告诫,眸光顿时黯淡了几分。

    林慕轩以为她是担心顾韬光,只好轻轻拍拍她的肩道“然然,坚强点,我相信顾叔叔,我和父亲都相信。”

    “谢谢你,慕轩哥。”

    嫣然尽量得绽放出微笑,看看时间已经不早,告别林慕轩进公司。

    昨天方晶交给她的资料没有看完,早晨免不了被她当众训斥一顿,嫣然只点着头并不辩驳。过后就钻进去研究,桌上早就堆满了各种资料。看了她才明白,助理真不是简单的工作,几乎整个公司的大小事情都掌握在手里,还要衔接总部,不是全能人物绝对做不好。

    这么一看就是整整一天,午饭也只随意吃了面包牛奶,下班也是方晶提醒。

    “现在下班,办公室不能留人。”

    她敲了敲嫣然的桌子提醒,就站在那儿等着嫣然走。

    “好!”

    嫣然没说什么站起来,刚要把资料放进包里就被方晶夺走了,她怒气冲冲得道“顾嫣然你到底懂不懂规矩,公司的资料怎么能随便外泄!”

    “对不起方晶姐,我只是想回家看看。”

    嫣然尴尬得道着歉,心想昨天小叔叔怎么也不提醒自己?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赶紧走。想看明天早晨就早点来!”

    被她这么道歉方晶反倒有点不自在,不耐烦得交代一声催促着嫣然走。两个人同时走下电梯。

    “哼!还挺忙。”

    方晶讽刺一句转身把嫣然扔下走了。嫣然尴尬的勾勾唇,面对着眼前两个势不两立的男人。林慕轩站在车外,沈廷焯在车上车窗摇下来。

    “然然!”

    林慕轩率先喊了一声。

    “慕轩哥。”

    嫣然尴尬得对林慕轩笑笑,瞥到沈廷焯的目光,冷淡的简直像是没有看到。他这是,什么意思呢?

    “没想到他也来了。”

    林慕轩无所谓得耸耸肩,把手里的东西交给嫣然解释说“阿四妈妈做的青瓜丸子,记得你爱吃,特地让我送来。”

    “怎么好意思?”

    阿四是林慕轩的跟班,嫣然小时候跟着林慕轩常到阿四家里。孤儿寡母相守的家庭里却很温馨,阿四的妈妈眼睛不好,但厨艺一流,简单的食材如青瓜,也能做出许多香味十足的饭菜。

    “阿姨的眼睛好些了吗?”

    想到这里嫣然轻声问。

    “找了个大夫来,过两天做手术。老太太胆小,害怕手术以后就看不到儿子,做了一堆吃食留着,这不,也特地给了你一份。”

    是这样,嫣然也有些担心起,问“那手术的成功率确实很低吗?”

    “几乎是百分之百。老太太嘛,多数这样。”

    “阿四妈妈没有那么老的!”

    嫣然无奈的纠正林慕轩,阿四比慕轩哥小十岁,他妈妈虽然饱经风霜但仔细看还是很年轻漂亮。

    “话不是我说的,是阿四!”

    林慕轩伴着嫣然走下楼梯,笑着解释道。

    嫣然就在楼梯下站住了,抱歉得看向林慕轩,她还没张口,林慕轩就笑了“真是有了老公忘了哥哥,去吧去吧!”

    “慕轩哥,对不起,我其实也没想到。他本来,很忙的。”

    嫣然有些尴尬得解释,怎么也想不到沈廷焯会在今天下午来。

    “然然,小心爱上他……”

    林慕轩低声笑着告诫道,起身却摸了摸嫣然的头顶,满满的宠溺和心疼。嫣然不解着,目送他上车,他在车上对嫣然打个呼哨,开车平稳的离开。

    小心爱上他,她会爱上他吗?昨晚那样冷酷的简直如同恶魔的男人,她是傻瓜自虐狂才会爱吧?

    打开车门上车,沈廷焯一语未发,大概还在生气。嫣然没说什么,她不想跟他解释,更没兴趣知道他生气的原因。两个人都是默默的,看不出沈廷焯是否生气,嫣然只把丸子抱在手里,静静的望着窗外。

    阿辉从后视镜里看了看这二人的情形,暗自摇头,沈局从昨晚忙到今天好不容易打通关系,难道不是想换少夫人个笑容?过来还这么冷兮兮的,少夫人能知道他的良苦用心才见鬼嘞!

    嫣然渐渐发觉他们走的方向并非回公寓,而是……如果她认得没错的话,是第一监狱?

    结婚以来各种各样的突发状况忙的不可开交,嫣然只试着给第一监狱的狱警打过电话询问是否可以见父亲,得到否定的答案后就暂时放弃。那么现在沈廷焯是带着她去看爸爸?在下班时间吗?

    车缓缓在通往第一监狱荒芜的路口停下,沈廷焯下车,嫣然也忙跟着。

    “都打点好了?”

    沈廷焯双手插兜悠然站在车边问,阿辉忙着从后备箱里提出一堆东西对他点点头“少爷放心。”

    他便转身朝前走,嫣然觉得自己简直像个跟屁虫似的跟在他后面。

    “你,怎么不提前……”

    “顾嫣然,我做事还要提前打报告给你吗?”

    沈廷焯冷冷的甩出一句。嫣然冲着他背影翻了个白眼,低声嘟囔“废话,我总要准备东西吧!”

    沈廷焯巨大的身影一顿,阿辉忙上前解释道“少夫人,东西少爷早就准备好了!”

    “阿辉,要你废话!”

    沈廷焯冷声抛下一句大步踏进监狱。

    嫣然耸耸肩,跟着他如入无人之境般得走进这所她从来都无法进入的监狱。原来特权的力量竟然这样大!

    “沈局,请这边走。”

    狱警恭敬的走在前面,介绍着顾韬光的情形,说“他自从进来倒是挺安静,不闹事,但是也不说话。上面交代过要对他特殊照顾,所以我们一直是给他关在单人牢房里,吃饭生活,都是单独的……”

    对狱警的话沈廷焯不过偶尔点头表示他在听,直到一扇铁门前,狱警停下来说“这是会客室。”

    便打开门让沈廷焯和嫣然进去,至于阿辉因为提着一堆东西,则跟着狱警到别的地方检察。

    嫣然早就注意到在牢房里坐着的人,在他没有抬头前她无论如何不敢相信这是父亲,那个在她眼里雄伟高大英俊的父亲,他头发花白,脸色晦暗,如同迟暮的老人般完全没有生气,白色衬衣松垮垮的穿在身上,像是里面的都虚空着。

    听到声音他才迟缓的抬起头,看到嫣然的瞬间目光一闪,却最终落在了沈廷焯身上。原本毫无生气的面孔在那瞬间竟然闪现出他曾经的辉煌,干练、审视、质疑,说不清复杂的目光紧锁在嫣然身后。

    “爸爸!”

    嫣然想爸爸肯定是意外,因为大概怎么也想不到她会嫁给沈廷焯吧?

    “然然。”

    顾韬光迟缓得站起来,即便此刻没有戴手铐,但他手腕上明显的淤青伤痕还是说明在他们来之前他带了很久,而且受了伤。嫣然心疼的快走几步拉住顾韬光的手,咬着嘴唇才没有流出眼泪。

    “爸爸,你怎么样?这里还过得下去吗?对不起,然然来晚了。”16XWS。

    嫣然哽咽着声音拉着顾韬光坐下,他的目光终于回到嫣然身上,细致而慈祥得打量着眼前的女儿。大约还是不太习惯,半响才伸出手,小心翼翼得摸了摸嫣然的脸,很快就别扭得收回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