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51章 下面
    下班后照旧是阿辉来接,嫣然坐在车上听他说“三少要开会到很晚,带话请少夫人吃过饭早点休息。 然后那个……”阿辉挠挠头“洗澡要小心。”他含糊不清得说。

    “什么?”

    嫣然没有听懂。

    “就是少夫人洗澡要小心!”

    忍无可忍的阿辉大声说出来,开车的师傅一个急刹车,差点把嫣然抛出去。

    “对不起对不起少夫人!”

    “没事。”

    嫣然尴尬的低声嘀咕着把头别向窗外,手指随着微微蜷缩起来,她把那场景尽收眼底,低头轻笑说话的男人,仰头微笑的女人,场景和谐的简直不真实,至少,对她来说太不真实。垂首,车已经毫无知觉的开过。

    即便知道又能如何?嫣然,你们不过是契约婚姻。她劝解着自己,却骤然日日夜夜的缠绵,他中午时霸道的行为,沈廷焯,你心里究竟放得下多少女人?

    车开进小区,一辆白色阿斯顿招摇得闯入嫣然的视线,最重要是车边白色西装几乎和车身融为一体的修长男人,实在令她惊讶。

    阿辉打开车门接她下来,已经意识到她可能要等等,嫣然便说“你回去吧,我一会儿打电话让周嫂下来接我。”

    “是少夫人!”

    等车离开院子,嫣然看向来人,林逸轩已经走到她面前。他双手插在休闲西装裤的兜里,略有些别扭得问“然然,过的还好吧?”

    本来全神戒备的做好反击准备却没想到林逸轩开口竟是如此温馨的话,嫣然一时竟不知如何回应,只听到他严肃得道“路过这里,顺便给你送点东西。”

    “哦!”

    嫣然只觉自己脑子短路了,她有些无助,却不知道该抓住谁求助,心底掠过一丝悲哀的同时,一个牛皮纸袋出现在面前。她不解的接过打开,几张照片映入眼帘。照片里情侣亲密相拥甚至接吻,男人女人,她都不知道哪个她更熟悉些。

    “有间报社准备偷偷发表,我爸听说这件事,特地拦下了。”

    “那,多谢林伯伯。”

    嫣然平静的把照片收起,脸上挂着微笑道。

    林逸轩弯着的腰身微微一收眼里掠过惊诧,苦笑着道“我没想到你这么平静。”

    她没有回答,有些事情面对的多了,终究只能平静。沈廷焯并不是愿意或者能给她答案的人,对于这段婚姻她仅存的幻想就只有平淡,哪怕是隐忍的平淡。

    “我大哥好像近来,也没有来找你,是吗?”

    原来是找慕轩哥。

    嫣然知道自从那件事后慕轩哥就对逸轩哥冷眼相待,兄弟间的关系几乎冷到冰点。再加上逸轩哥向来厌恶帮内事务,慕轩哥如今又是副总头,两个人之间僵得厉害。

    “没有,慕轩哥似乎很忙。”

    她打过几次电话想多问几句的时候,慕轩哥总是突然有事要做。

    “那就好。”

    谁知林逸轩却是这样说“你以后也少和他接触,我爸有把总头让给他的意思,他大概近期就要接过来了。”

    “这样,也很好啊!”

    毕竟慕轩哥从小就在帮里,那个总头的位置本来就该是他的。

    “好?”

    林逸轩冷笑着,看到嫣然语气又缓和下来,说“然然,沈廷焯大概什么都不肯告诉你吧?”

    嫣然抬眸,轻声问“逸轩哥想说什么呢?”

    是,沈廷焯的事情向来不告诉她。他之后带着她去过一次第一监狱,爸爸还是不肯见他们。当初闹得沸沸扬扬的顾家案子不知为何被搁浅下来,到哪儿打听都说是等上面的消息,还有重要证人。

    至于那个证人,就是已经逃走的阿姨,可是现在除了能确定阿姨已经不在国内根本没有消息。连同杨曼桢的父亲最近都带着她妹妹曼丽出了国,整个案件越来越复杂,上面哪儿还肯放爸爸出来?

    只是沈廷焯托人时刻照顾着,嫣然偶尔能看到爸爸的照片,看起来还算健康。

    “缉私局最近连同海关几个局在查杨家,你知道杨家为什么逃跑吗?”

    “为什么?”

    “因为杨家牵扯到了你家的案子里。”

    林逸轩打量着嫣然,她面色平静,若非那双闪动的精灵般的双眸,实在很难判断出她究竟有没有思考他的话。很奇怪,林逸轩竟发觉自己对嫣然这样熟悉,却又那样陌生。

    眼前的女子同记忆中必须带着牙套和过分圆框眼镜的软弱呆滞的女孩儿简直判若两人,她美丽,娴静,全然没有孕妇的病态,白希小脸儿上一双明眸简直灿若星辰,纷嫩的嘴唇,诱人的微微抿着,仿佛只等着人来撷取。而那小鼻子,才是唯一他记忆中可爱的模样。

    “我一直这么想,没想到真是。”

    所以,林逸轩对杨曼桢也疏远了吗?自从离开沈家后,杨曼桢似乎果真安静了。

    “四大家族中除了沈家,其余三家都是商人,同气连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顾家杨家纷纷出事,林家只怕也危险。这种时候大哥接受帮派,绝非好事。”

    林逸轩冷静得分析着。

    嫣然眼眸一转,淡然而笑。难不成逸轩哥是希望她告诉沈廷焯别干涉林家的事情?

    “逸轩哥,沈廷焯的事,向来不告诉我。”

    “我知道。”

    林逸轩陪着嫣然走到楼边站住,对她微笑着道“然然,我是不希望你受骗。顾家的事情我爸一直在努力,只怕不仅仅是上面的问题,下面……”

    “我明白了。”

    嫣然垂首道“逸轩哥代我向林伯父和慕轩哥问好吧。”她迅速走进电梯在林逸轩面前关上电梯门,门合上的瞬间,嫣然竟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班阿无忍没。

    照片散落了一地,亲密的男女刺目的蜇着嫣然。她从前不晓得什么叫做眼中钉肉中刺,如今算是真的明白了!

    可又能如何?沈廷焯在做他答应了她的事,她也在做契约中的条款,彼此平淡的契合明明很好,林逸轩又何苦出来告诉她这些?

    “叮!”

    电梯到达。

    嫣然慌乱得拾起散落的照片,起身时周嫂已经出门,慌慌张张得把她扶起来“大小姐,你怎么了?”

    “没事。”嫣然强撑着笑容随周嫂进门。

    “先生打过电话说大小姐快要到了让我出门迎迎,怎么晓得竟然摔倒,大小姐,要不要到医院查查,现在可是最重要的时期。”

    “周嫂,我真的没事。”她瞥了眼桌上的菜,拉住周嫂平静得笑道“周嫂,我有些累想歇歇,饭菜放在哪儿,您回家吧。”

    “大小姐。”

    周嫂迟疑着,她把两位小姐从小带到大,最了解嫣然的脾气。她若是不想说话,问是问不出的。但沈廷焯交代他没回来前要陪着嫣然到她入睡,以免发生意外,她也不好走。

    “周嫂,我和沈廷焯说,你先回去吧。”

    眼看着周嫂还是不放心,嫣然只得哀求道“我真的想自己静一静。”

    “好好,大小姐,你休息,周嫂走!”

    禁不住嫣然的哀求周嫂收拾东西离开,出门就给沈廷焯拨了电话把方才的事情讲讲,才放心离开。

    嫣然回到卧室换过衣裳把放着照片的牛皮纸袋甩在床上,虽然已经铺的整整齐齐,可昨日得缠绵仿佛还残留着痕迹。她不懂,真的不懂为什么沈廷焯可以和她缠绕在床头时脑子里还想着别的女人,或者是和别的女人约会后还记得打电话告诉周嫂她要回家?

    曾经渴望着简单得度过一年,然后拼命的隐忍,原来换来的不过是现在这样尴尬的境地,竟然被林逸轩提醒!

    上面的交代,下面,他怎么会是下面,他明明就是上面的那个人,一手遮天的操控着S市的四大家族,所以她明白,这个世界上只有沈廷焯能救爸爸!

    所以隐忍,所以等待,哪怕生活的多么窒息。

    门咔哒打开,嫣然知道肯定是沈廷焯回来了,周嫂大约出门就把她回家的状态告诉他。

    懒得管床上的照片,嫣然起身,只觉得眼前突然发黑,下一刻便摔进个凉爽得怀抱,沈廷焯熟悉,不,是陌生的气息拥着她。

    “是不是不舒服?”

    抬起头看到他目光里满是担忧时,嫣然一阵恶心,用力推开他跌跌撞撞冲进洗手间对着水池一阵干呕。

    “怎么六个月了还是有反应?明天必须到医院检查一下!”

    他端着水送过来,嫣然烦躁得拨开,背对着他擦干净嘴唇,晃晃悠悠得往外走。

    沈廷焯眉端一蹙双眸深沉,小心翼翼跟随在她身后看着她在床边坐下。

    “只是吃坏肚子,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她的口气从未有过的冷淡。

    沈廷焯眯着双眸注视了她一阵儿,才注意到床上的牛皮纸袋。又是这东西!

    他随手拆开,里面果然是十几张拍摄角度极好的亲密照片。

    “你相信?”

    “没什么信不信的。”

    嫣然起身急于逃离有沈廷焯的地方,她实在不想和他吵闹。可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缘故,近来常觉得胸口憋闷,稍见火星就可能爆炸。

    她冷淡的态度反倒令沈廷焯目光一沉,看着她出去坐进窗台的蒲团里,拿着水壶全神贯注得浇花。为了她的身心健康他最近搞到几种绿色植物,其中她最喜欢的就是那些家庭蔬菜和一小撮一小撮的薄荷。

    虽然肚子已经明显,但全然不影响她的美丽和柔软,纤细的手指翻转间那些叶子轻柔得摆动着,惹得沈廷焯竟是羡慕,羡慕它们能得到她的爱抚。

    他在她身边坐下手臂环住她的腰身,大手自然得抚摸着她已经隆起的腹部,隔着薄薄的衣衫缓缓向上滑动。16XWS。

    嫣然持着水壶的手轻轻一震,放下水壶避开起身。却怎是沈廷焯的对手,他掐紧她的腰身,邪魅的在她耳边吹着热气“然然,你知道最近流行什么电影?”

    “不知道。”

    她侧开脸不想感受他的气息。

    沈廷焯低沉得笑着,暗哑着声音道“猜猜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