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乡村大凶器 > 正文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山野奸...
    晚风习习,吹散白天留下的燥.热,多了两分清爽。村头又拉起了白色幕布,天刚擦黑,就响起了阵阵破裂的音响声。

    坝坝电影一直持续三天,今晚是第二个晚上。村里人十有八九都赶上去凑热闹了,一来乡下没多少电视,没见过外面的天儿;二来,长夜漫漫闲来无事,除了上炕整婆娘,还能干点儿啥?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去月经来的几十天,足足得日三百多个日夜,婆娘整的久了也就腻了。歌词里不说“野花香”吗?因此,天刚黑,村里的人几乎去了一大半。不看白不看啊,这一看才知道,电影里的婆娘比自己天天日的婆娘要漂亮的多,那细皮嫩肉的要让自己去日,还舍不得掏鸡.鸡呢。

    凡事皆有例外,便如守着小卖部的沈丽娟姐妹俩,买东西的虽不多,也得守着。两姐妹看着电视,磕着瓜子儿,嘴里唠的全是龙根裤裆里那玩意儿。咋就那么大呢?

    又粗又长跟擀面皮的擀面杖似得,想想沈丽娟姐妹心有余悸,当初怎么就一棒给塞进去了,下面那洞那么小,咋就没把自己给捅死了。

    “姐,没啥。让小龙日了就日了,反正是自家人,肥水不流外人田不是。再者,我也听老人说,那玩意儿越大的人,生命力越旺盛,生的崽儿白白胖胖,不生病。”这两日沈丽红也接受了事实。不仅享受了作为女人的美妙滋味儿,还能借种下崽儿,何乐而不为?

    一想起龙根裤裆那陀毛茸茸的家伙事儿,再想想自己家那男人,感情自己结婚两年来,躺在炕上被人整就跟挠痒痒似得,小洞一寸之后全都是崭新的......

    “咦,耳朵咋这么烫?谁在说老子坏话不成?”河滩边上,一道影影绰绰的身形亮了出来,正是龙根。

    龙根穿着一条宽松裤衩,一件儿白色的汗衫,朝着河滩上上游去,一路小声嘀咕着。

    “小芳咋的了,还约我在枣树林见面,不会是真要我负责吧?摸奶.子又不能怀孕。嗯,先去看看再说,一有机会把小芳给整了,要有人提亲把小芳给带走了,那老子就亏大发了。这盘菜小爷没吃剩下,谁他妈.的都别想碰!”

    刚刚敲定主意,龙根就瞧见了前头坐在枣树林边儿上的小芳,夜风拂乱小芳秀发,一股淡淡的清香飘散出来,夜光下,那张俊秀的俏脸又美了两份,小蛮腰,蒙古包.......

    “小,小芳,来啦....”龙根没好意思装傻,把人都给摸了再装傻自己就太不是东西了。只是一说话,总感觉有点儿对不住人小芳。

    乡下注重风气,未出嫁的少女对名声名节很是看重,黄花大闺女被人给摸了,连下面也搓弄了一阵儿,心里能没有疙瘩?

    “小龙,你脑子是不是好使了?村里人说,你撒......尿那个东西.....是不是也是假的。”小芳垂下了头,肯定早已红了脸。

    龙根摸了摸脑袋,腆了腆肚子,裤裆鼓起两分。正欲开口!

    突然之间,枣树林中传来一阵噼噼啪啪的声响,细细听了听,低声喘息呻吟之声清晰入耳,龙根瞬间明白过来。感情有人在吃野食,打野战呢。

    他奶奶的,也太他娘的会选地儿了吧,干上一炮,起身摸两颗枣吃了,能填肚子,能补身子,两全其美啊。

    “我....”小芳顿时红了脸,正欲转身离开,却被龙根捂住了嘴。

    龙根吃定小芳不敢挣扎,一来枣树林有人偷.情,容易被发现;二来,自己这力道就算两个小芳来个霸王硬上弓又能咋的?

    “小声点儿,咱听听看,学习学习经验。走,跟我来....”拉着小芳,龙根轻轻拉开枣树林周围布置的栏杆,蹑手蹑脚的钻了进去。

    小芳羞的面红耳赤,埋着脑袋任由龙根拉着,那双有力的大手一握,仿佛有了安全感一般。

    “嗯,哼,啊!”“啪啪啪”!

    枣树林正中,接着清凉月光,隐隐看见两团白花花的肉体紧紧搂在一起,采用了观音坐莲的姿势,女人正仰着脖子,疯狂的扭动着硕大的屁股蹲儿,时而上上下下猛烈撞击大腿根子,时而疯狂甩动马达臀,躺着那男人揉捏着两团白花花的棉花球,发出一阵“咿呀,啊呀”的嚎叫声。看样子爽的不行了。

    龙根看的津津有味儿,月色下那婆娘的赤条条的身材凹凸有致,奶.子大屁.股翘的主,皮肤白嫩,一头乌黑如瀑布般的长发随着娇躯颤动甩了起来,夜风一吹,飘散开来。

    “咕噜”龙根咽了咽口水儿,伸手把裤裆那玩意儿给压了下去。这求玩意儿见不得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更何况看着人现场直播只能干撸,那滋味儿太难受了。

    “小龙.......”正在冲刺时,许是二人销.魂蚀骨般的声音太过放荡,小芳脸一红,手心一片温热,拽了拽龙根,想要离去。

    这时候的龙根两眼都瞪直了,哪里有空理会小芳?

    只见,枣树林正中两人儿已经进入了狂风骤雨般的冲刺,小臀尖猛烈撞击着大腿根子,两颗鸟蛋发出“啪啪啪”的悲鸣之声!

    “啊.....呼......”

    风停雨止,女子撅着屁股趴在男子身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第一回合宣布告一段落,男子伸手捏了捏翘臀。

    三五分钟一过,女子又直起了腰,伸手撸了撸男子裤裆那陀黑漆漆的玩意儿,有些不满道:“咋的又硬不起来了?晚饭你不吃了两根儿牛鞭么?一炮才日了二十分钟就不行了。”

    “咳咳咳,这个年岁大了许久没运动。休息一会儿。”男子有些不好意思,轻咳了两声。

    龙根眉头一皱,女人的声音倒是挺陌生,这男人的声音咋就那么熟悉呢?一时又想不起是谁。

    “我给你摘俩枣子吃了,咱们再干一炮。成不?”女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成。那就再整一回。”男子的声音有种视死如归的气势。

    龙根见状,蹑手蹑脚拉着小芳出了枣树林,要再待下去极有可能被发现。自己倒是无所谓,小芳可咋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