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山村小医师 > 第010章煞星回来了
    “啥?”张连胜一惊。

    陈松林眼眸幽冷一缩,他最不快的就是别人在他面前数落婶子的不是。

    “放你妈个屁!”陈雨顿时骂了起来,“你少把屎盆子扣在我妈的头上,他外面包养那些女人,你知道个屁。”

    “啪!”

    童兰秀扇了陈雨一巴掌,还骂道:“你个贱人,什么人生什么货,不是你妈勾三搭四的,我们家老三会跟她个灾星有关系?给她脸不要脸,给她介绍个好男人,还跟我玩高贵了?”

    霎时间,陈松林被惹怒了。

    他霍然起身,右手捏住了童兰秀的下巴,冷冷说道:“将你刚刚那粪水给我吞回去!”

    “妈的,陈松林,你TM想干什么?活腻歪了?”

    张连胜破口大骂,顺势挥出右拳朝陈松林的左脸颊袭去。

    虎虎生风的拳头迎面而来,然而,陈松林却轻巧的抬起左手,直接将他的拳头给抓住了。冷冷一哼,陈松林说道:“我不管你们怎么整,第一,将欠的钱给我还了,如果再让我听到你们说我们陈家任何事,别怪我翻脸无情!”

    “小雨!”

    “哥……”

    “哥不打女人,她怎么打的你,你怎么给我还回去!”

    “啪!”

    陈雨一点都不迟疑,立即朝着童兰秀的脸上甩了一巴掌。

    “你……”童兰秀满脸通红,“老娘今天和你们拼了!”

    “啊啊啊!”陈松林左手腕一扭转,张连胜的身体顿时弯曲了起来,根本使不出任何力气。而他的右手一直控制着童兰秀,也使得她撒不起泼。

    “松林,松林,算了,算了!”中年人劝阻道。

    陈松林冷着脸,哼道:“算了?怎么算?张二狗,我不管你在外面混得怎么样,在这里,只要有我陈松林在的一天,你就给我收敛着做人,是不是要老子拿刀把你大卸八块,你TM才肯低头?欠债还钱,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在我面前,你给我装什么装?”

    “还有你个贱胚。”陈松林又将矛头指向了童兰秀,“一天到晚胡乱编排别人的是非,开心不开心?要让老子再听到一次,就把你这鸟房子烧了!”

    “老四,你还坐在那干什么?干他!”张连胜喊道。

    陈松林看向张连发,哼道:“动下试试。”

    张连发刚刚要动手,看见陈松林那一双带着杀气的眼睛,顿时软了下去。他们万万没想到陈松林这个煞星居然回来了!

    陈松林自小修炼,上小学的时候,那些成年人就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他从没将这些地痞无赖放在眼里,如果不是他的霸道,他和婶子王淑兰恐怕早就被人欺负死了。

    自从他外出上大学之后,村子里这才消停了下来。他能够想象得到婶子暗地里悄悄抹泪的情形,他也知道陈雨为什么以前温柔的性子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凶悍。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个道理千古不变!

    婶子就是为人太善良了,所以才饱受这些蠢货的欺凌。

    “唰!”

    陈松林松开左手,一巴掌扇在了张连胜的脸上,直接将他打飞了出去。即刻,他冷道:“一千块,现在就给我还了,否则……你自己看着办吧!”

    “妈的!”张脸上摸摸自己的脸,抓起身边桌子上的一个酒瓶子,“老子今天弄死你!”

    “哥,小心”陈雨惊呼道。

    “啪!”

    酒瓶从上空猛然落下,陈松林目光幽幽一缩,直接用左手抓住,哗啦一声,他居然用手将酒瓶捏碎了!碎片将他的左手划伤了数道血口。

    右手松开童兰秀,陈松林猛然一拳轰在了张连胜的小腹上。

    “呃啊!”张连胜的身体顿时呈弓箭状。

    “啪!”

    陈松林拿起一个空酒瓶,朝桌子上砸碎,尖锐的锋口抵着张连胜的身体:“怎么着?就这么怂了?你不是能耐大的很吗?”

    童兰秀看到这一幕,身体顿时一软,瘫倒在地上,一双手拍着地面,大哭大嚷:“救命啊,陈松林要杀人了啊!”

    “松林,别闹出人命来!”中年人劝解道。

    “哥,算了。”陈雨看到陈松林这个样子,也害怕了。

    年轻人刘炜叹口气,劝道:“三叔,你要是真欠人钱,就还了算了,这是何必呢?松林哥的脾气村子里没人不知道,要是真把他惹急了,他真的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

    “三嫂,去拿钱吧。”张连发对童兰秀说道。

    “松林,你刚刚回来,就闹这么大的事,算了,算了。”张连发劝道。

    “给……给!一千块,快放开我们家老三。”童兰秀目光中露出一丝惊惧,根本不敢靠近陈松林,只是将一沓钱放到陈雨的面前。

    张连胜满头冷汗,将脑袋紧贴着墙壁,根本不敢乱动,生怕被陈松林手里的破酒瓶扎死。陈松林将酒瓶扔到地上,让陈雨拿起钱,转身就朝外走,走到门口却突然回头。张连胜见他回头,身体再次紧贴到墙壁上,害怕之极。

    陈松林冷光一扫,幽冷地说道:“以前我不在,你们做的那些事我可以不追究,现在我陈松林回来了,要是再让我听到半句关于我们家的闲言碎语,哼!”

    “小雨,我们走!”

    “嗯。”

    当两人的身影从过道中消失,张家人这才松了口气。

    “哇哇哇!”童兰秀瘫在地上嚎啕大哭,“这是造的什么孽啊!张二狗,你个没用的东西,连自己女人都护不了,我嫁给你简直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刘炜摇摇头,将麻将牌朝桌子中间一拨乱,耸肩说道:“今天不打了,改日吧!四叔,还不走么?”

    张连发点点头,跟着刘炜几人走了。

    这件事没过半小时的时间,就传遍了整个村子,村子里的三姑六婆们顿时议论纷纷,但都生怕被陈松林那个煞星给听到。

    “那个兔崽子小时候就惹是生非的,现在更不得了了。”

    “是啊,他小时候把我们家烟囱都砸了。”

    “这个煞星回来,以后没消停的日子了,唉!”

    “呵呵,别招惹他们家就是,本来就是扫把星家,谁沾他们谁倒霉。”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