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权力巅峰 > 正文 第49章 夏薛博弈
    柳擎宇的这番话说完,薛文龙一下子就被噎住了。柳擎宇这番话实在是太呛人了,如果要不是在这种公开场合,薛文龙会毫不犹豫的说夏正德算个屁啊!老子压得他死死的,但是现在这里是公开场合,除了夏正德以外,其他常委全都在场,就算薛文龙再嚣张也不敢这样说,而柳擎宇却偏偏利用这种时机,直接用夏正德来压薛文龙,一下子把薛文龙驳斥得哑口无言,呆立当场,怒气冲天。

    这时,旁边坐着的薛文龙的铁杆嫡系牛建国说话了:“柳擎宇,你怎么和薛县长说话呢?你眼里还有没有上级领导?”

    牛建国刚刚说完,政法委书记金宇鹏也阴沉着脸说道:“柳擎宇,你就算这样和县委领导说话的?你家大人没有教过你要尊老爱幼吗?”

    金宇鹏这话说得可就有点诛心了,柳擎宇的脸色当即便阴沉了下来,噌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身来,怒视着金宇鹏说道:“金书记,我想问你一句,如果有一条老狗过来咬你,你怎么办?你难道还要笑着对这条老狗说你咬我吧!你咬我吧!谁让你是我的领导呢?尤其是当这条老狗又召来几条老狗过来一起咬你的时候,你怎么办?”

    柳擎宇这话说完,不仅金宇鹏怒了,薛文龙和牛建国全都怒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柳擎宇竟然开骂了了。虽然柳擎宇没有提到一个脏字,但是却直接将薛文龙等人比喻成是老狗了。这让三人脸色一下子就挂不住了,全都怒视柳擎宇。

    而其他本来还想要帮助薛文龙说话的常委们们一看柳擎宇的脸色不善,人也站起身来了,再想想柳擎宇那操*蛋的脾气,顿时全都蔫了,尤其是柳擎宇身高一米90左右,明显高出室内众人半头,再加上柳擎宇身上总是散发出一股浓烈的杀气,让众人没有敢在轻举妄动。

    就在这个时候,会议房门一开,夏正德从外面走了进来。

    其实,他已经到门口处有那么半分钟左右的时间了,对于屋内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他之所以一直按兵不动,就是想要看看柳擎宇如何应对眼前这种局面,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金宇鹏最后一句话,直接触及到了柳擎宇的底线,如果不是柳擎宇考虑到今天常委会夏正德应该有所布局,强忍着没有动手,此刻的三人恐怕全都被柳擎宇打趴下了。柳擎宇平时是一个很好说话之人,头脑也非常清醒,做事也十分稳妥,但是有3个原则一旦被触及,那么柳擎宇做事可就直接硬干了。

    夏正德推开房门走了进来之后,正是会议室内剑拔弩张,双方的愤怒都已经快要到达顶点的时候。

    夏正德进来之后,直接看向柳擎宇说道:“柳擎宇,你给坐下,我是让你列席会议来了,不是让你惹事来了,你怎么这么不懂事,还和领导进行顶撞呢?就算是薛县长他们话说得再过分,事情做得再不对,毕竟他们也是领导啊!你怎么还能要求和他们理论呢?你要弄明白自己的身份,你是一个镇长,不是泼皮无赖,不要做出和你的身份不相符的事情出来,这样只能别人看笑话,认为你没有素质。”

    柳擎宇多聪明一个人啊!虽然夏正德对他怒目而视,甚至疾言厉色的,但是柳擎宇一下子就听出来了,夏正德虽然表面上是在呵斥自己,但是实际上他这是在指桑骂槐,直接打薛文龙他们三个人的脸啊!要知道,柳擎宇不过是才22岁的年轻人,就算是有些地方做得不对,以薛文龙他们的身份,根本没有必要和柳擎宇计较的,至少表面上应该做到这样,但是偏偏这三个人由于对柳擎宇积怨甚久,一上来就火药味极浓,尤其是薛文龙,更是有失水准,被夏正德这么一说,薛文龙这才反应过来,自知理亏,也就恶狠狠的瞪了柳擎宇一眼,愤愤的坐了下去,他知道,自己这次的确是有些着相了,毕竟以自己的身份,想要收拾柳擎宇办法多的是,没有必要非得在言语上对柳擎宇进行打脸的。看到薛文龙都坐下了,夏正德又出现了,牛建国和金宇鹏只能郁闷的坐了下来,不管怎么说,夏正德毕竟是县委一把手,暗地里怎么斗都没有关系,但是在明面上,一把手的权威两人还是不敢直接去触动的。不过两人心中对柳擎宇却是直接恨上了。

    坐下之后,夏正德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今天我提议召开紧急常委会的主要目的是讨论一下有关韩国庆同志严重违纪、犯罪的问题,柳擎宇同志也是我今天特意邀请过来列席本次会议的,各位同志们啊!韩国庆的问题非常严重啊!我不知道大家听说过没有?”

    柳擎宇听完夏正德的这番话之后,心中暗暗竖起了大拇指,这老狐狸果然立刻,夏正德开门见山,直奔主题,而且直接首先下了定论,这才问大家听过没有,很显然,他这是想要先声夺人,给薛文龙和在座的常委们造成一个先入为主的形势。

    不过薛文龙也不是白给的,直接毫不犹豫的说道:“夏书记,你这是从哪里听说的啊!您可是县委书记,说话做事可得讲究证据啊!据组织部方面这些年来的考察结果,他可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公安战线的干部啊。”

    夏正德淡淡一笑,他等的就是薛文龙来反驳自己,不过呢?他并没有急于和薛文龙进行理论,而是转头看向其他常委们说道:“不知道大家听说没有,在前些天,关山镇方面由于掌握了韩国庆违法乱纪的证据,向有关部门请示之后,已经把韩国庆送到了县里,但是根据我向有关部门求证后得知,违法乱纪证据确凿的韩国庆不仅没有被有关部门按照相关的程序给予审批收押,反而被无罪释放,甚至还被派到了柳镇长担任派出所所长,金书记,你是政法委书记,这件事情你应该知道吧?”

    金宇鹏轻轻点点头说道:“嗯,这件事情我倒是听下面的同志汇报过此事,从他们汇报的情况来看,关山镇方面之所以把韩国庆送过来是因为他们认为韩国庆暂时不适合呆在关山镇了,并没有掌握韩国庆所谓的违法乱纪的证据。不过呢?关山镇派出所的一个副所长提供了一个所谓的视频资料,从视频资料上看,那个所谓的摔死孩子的人只是和韩国庆长得很像而已,其实并不是韩国庆。而且相关部门在经过鉴定之后已经做出最终的结论。所以,韩国庆并没有任何问题。”

    听到金宇鹏的话之后,柳擎宇的脸色当时便阴沉了下来。心中的怒火也开始蹿升起来,这可真是官字两张口,说你黑你就黑,说你白你就白啊!人可以无耻,但是怎么也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吧!不仅视频录像证据确凿,就连孩子的母亲都亲口指认韩国庆是摔死孩子的凶手了,现在照金宇鹏这么一说,简直韩国庆就一点问题都没有了。这可比巧舌如簧厉害多了。

    这时,夏正德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他冷冷的说道:“其他常委们知道这件事情吗?”

    大家纷纷发言,有的说知道,有的说不知道。

    等众人说完之后,夏正德沉声说道:“好,既然大家有的知道,有的不知道,那么我们现在就请关山镇的柳擎宇同志,为我们讲述一下他那天在关山镇的经历以及韩国庆在关山镇的所作所为。”

    夏正德刚刚说完,柳擎宇还没有说话呢?牛建国便沉声说道:“夏书记,我们现在可是常委会啊!柳擎宇不过是关山镇镇长而已,他根本没有资格在我们常委会上发言啊!能够让他列席本次会议已经是给予比较高规格的优待了,有必要让他在会议上发言吗?而且据我所知,柳擎宇和韩国庆之间关系不睦,谁能保证他在讲述韩国庆的时候,会不会带上主观色彩,这对于一名辛辛苦苦奋斗在公安战线上的同志是非常不公平的。”

    柳擎宇听到牛建国这样说,直接开口说道:“牛书记,你这话说得可就有问题了,我的确不是县委常委,但是我既然列席了本次会议,而且夏书记作为景林县的一把手都已经允许我进行发言了,难道我就真的不能发言吗?难道说你的意见能够压过夏书记的意见不成?或者是是你的意见的权威性比夏书记意见的权威性更大?”

    牛建国听到柳擎宇再次拿出夏正德来压自己,心中那叫一个气啊!不过他可不敢怠慢,连忙说道:“柳擎宇,你胡说什么呢?我可没有那个意思?”

    “没有那个意思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而且据我所知,牛书记您和韩国庆之间还有一些亲戚关系吧!按照相关的规定,在涉及自己亲人的时候,有关领导是应该回避的。你口口声声说我没有资格发言,难道您这位韩国庆的亲戚就真的有资格在这会议上发言吗?”柳擎宇再次追问了一句,结果一下子就把牛建国问的哑口无言了。虽然他城府深沉,巧舌如簧,但是碰到柳擎宇这位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他还真没有什么脾气。

    ps:各位兄弟,新的一周开始了,新书人气榜竞争激烈,大家的每一朵鲜花,每一个收藏和点击,每一张贵宾票和凹凸票对梦梦都十分关键,能否冲到新书人气榜第一的位置上就靠大家了。大家也可以顺手点击一下正文最下方的顶踩按钮,这个点击的人多了也是能够上首页顶踩榜的,拜托大家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