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凤倾城:逍遥天下 > 第228章 此番已落幕
    客栈

    案桌前,一盆清水,一盒膏药,一叠纱布,苏紫月将受伤的手放入水中仔细的清洗着,伤口不深却很疼。她忍着疼痛没有出声,或是一贯如此坚强,所以她早已习惯假装麻木。

    “随风公子,红苑可以进来么?”

    刚刚将伤口包扎好,门口便传来了红苑的声音。苏紫月愣了一下,还是开门让红苑进了房间。盈步上前,红苑瞥见案上一片狼藉,盆中的清水也染成了血水,不禁心疼了一下,随即便收拾了起来。苏紫月倒没有制止,只是好奇的看了她一眼。

    “红苑姑娘这么晚来找我有事么?”

    “红苑是来答谢公子的救命之恩的。”红苑盈盈笑道。

    “红苑姑娘言重了。”苏紫月不以为然的笑道。

    “不,公子,今日若是我被他们带走亦是九死一生,公子对红苑的这份恩情岂能轻言,红苑都不知该如何报答才好。如若公子不嫌弃红苑出身风尘,红苑愿意为奴为婢尽心尽力的伺候公子。”

    呃——苏紫月刚想要拒绝,红苑突然下跪在她面前,“求公子成全!”

    “红苑姑娘这是何苦?”苏紫月起身将她扶起,“我现在漂泊不定,带你在身边实在不方便,不过我会将你安顿好的,你不必担心。”

    “公子……”红苑欲言又止,憋得玉颜都泛起了红晕,支吾许久才低声道,“红苑喜欢上公子了……”说完红苑羞赧的深垂下头,脸颊发烫耳根绯红,都不敢抬头看上一眼。

    苏紫月也怔住了,虽然之前有所察觉红苑这层隐匿的心思,却不料她如此直白的将内心的喜爱说了出来。

    “时候不早了,红苑姑娘还是先回房休息吧。”不想尴尬的僵持下去,亦不想伤害红苑只好措辞延缓此事。

    红苑点了点头匆匆出了房门,苏紫月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清晨,已入深秋的季节天气愈发的寒冷了。

    “咚咚……”

    苏紫月起床正在着衣,突然听见有人敲响了房门,听门外传来的唤声好像是红苑,她有些诧异,迟疑了片刻还是让她进了房间。只见红苑端着热水走上前,面色已然平静。

    “公子,请洗漱。”

    “红苑姑娘真的不必如此。”苏紫月微微惊诧,平时身边都是男奴,而今突然换成一名女子一时竟然不能习惯了。

    红苑一听呵呵一笑,道:“公子莫惊,只当红苑做这些是为了报恩,昨日红苑说的有些话公子也是不必放在心上,只当红苑是一时胡言乱语吧。红苑为婢是心甘情愿的,红苑至此不会对主人再有半分逾越之心,还请公子放心。”

    也罢!看她如此固执,想必昨夜思索一夜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况且现在还无处安顿她,等风关镇的事情解决之后再来从长计议吧。

    “红苑姑娘既已执意那就委屈你了。”

    “不委屈……”见他答应,她忍不住欣然一笑。“对了公子,公子可知昨日那帮人的来历?”

    “不知。”

    “噢,公子可能初到风关镇对他们不甚了解,他们其实是龙脊堡的响马贼。”

    “嗯?”苏紫月一听秀眉便深蹙了起来,喃喃道:“他们就是响马贼?”

    “每月这个时候县太爷都会与他们在醉仙楼密会。”

    “密会?每月?”苏紫月突然想到这或许就是他们进行勾结交易的日子,正愁不知如何下手,没想到这么快事情就有了转机,这回也算是柳暗花明峰回路转了吧,如此苏紫月不禁心上一喜。

    “公子,公子……”苏紫月心喜着不觉晃了神儿,红苑却在担心着他这次为她得罪了这帮恶贼,万一招来杀身之祸那要怎么办是好?这时却见公子嘴角露着笑,顿时便有些不知所然了。

    “去把肖邑林青叫来。”

    ………………

    苏紫月让林青带上兵符去了郡县调兵,让肖邑去县衙的粮仓蹲守,不出意外这几日他们应该就会有所行动。果然,第三日之后的夜里便有了动静,七名官府衙役从县衙粮仓的后门将一袋袋粮食与几箱银两装车,一车一车的银粮被运出直朝城外而去。黯夜里一行队伍没有火把只有几盏光线微弱的琉璃灯照明,缓缓的在黯夜里潜行如百鬼夜行一般的隐秘。

    然而,又会有谁知道每月相安无事的惯例,在那样隐秘的行动之下早有一双锐眸在盯着这里的一举一动。

    城外密林,响马贼为首的二当家带着手下人早已在此等候,在一片寂静之中远远的便听见了隐隐约约的马车轱辘声由远至近,嘴角不禁轻轻微扬。

    “唐二爷久等了。”衙役上前恭敬的行了一礼,又示意身后的数车东西,道:“请二爷派人清点数目。”

    “嗯。”

    那个为首的二当家唐冥风挥了挥手示意手下上前去检查清点货物,当一切都稳妥之后,响马贼收下银粮,将允许商贩通关的令牌交到衙役手中。

    “多谢唐二爷。”

    就在这一切交易即将结束之时,幽暗的密林之中突然一阵骚动,即刻四周便灯火通明,冷光四起,大批官兵从暗处涌出,寒冷的空气之中隐隐弥漫着肃杀的可怖气息。

    被围困住的衙役与响马贼有些不知所措的慌乱,只有唐冥风双眼如鹰隼一样锐利,镇定的观察着四周发生的一切。

    “什么人?”

    “官匪勾结,大逆不道,立即抓捕,如有反抗,就地正法。”清冷的声音如空灵一般幽幽的从密林暗处传来,犹如鬼魅噬心一般摄人心魄。

    “是。”

    霎时,大批官兵从密林中冲杀出来,吓得被围捕的官匪顿时失了方寸,喊杀声响成一片。

    几名衙役不敢顽抗即刻投了降,唯有响马贼匪性不改负隅顽抗着。当他们一个个被制服于官兵的冷兵器之下,一身素白的俊逸身影从众兵之中走出站在唐冥风的面前,他被羁押着半跪在地上,一双嗜血般的眸子恶狠狠的盯着苏紫月。

    “你到底是谁?”

    “押走。”

    冷冷的看了一眼,她转过了身。

    紧接着苏紫月带兵围困了县衙,从县衙内搜出了县官与贼匪勾结的账目本,罪证已然确凿,县官立即被罢官下狱。同时派遣重兵对龙脊堡内的响马贼进行清剿抓捕,很快龙脊堡便被拿下。

    明镜高悬的匾额下,苏紫月身着官服,正襟危坐,目光如炬,紧紧的盯着大堂的入口。

    她在等着那一纸诉状的到来……

    堂外的鸣冤鼓突然被重重的敲响,她闻听,长吁一口气之后不禁扬起了嘴角……

    离别

    一身绯衣的清丽女子委身下跪,一脸的哀伤之色,莹莹泪光在眼眸中闪烁却又不敢滴落,一直强忍着。

    “公子……哦不,丞相大人,这几日以来是红苑冒犯了还忘恕罪。”

    “不知者不怪,快起来吧。”

    “不……”红苑轻轻摇头,“真不知是红苑几世修来的福分能得丞相大人垂怜相救,还能与大人朝夕相对数日,红苑这辈子便是知足了。可,人心又似是矛盾的,明明已经拥有过别人不敢奢求的了却还有些不舍,这离别来得好快好快。”

    “红苑姑娘……”

    “公子……请恕红苑再叫您一声公子,红苑自知身份卑微,不会再硬缠着公子要跟随左右了,红苑不配。公子对红苑的恩情红苑已是感恩戴德,所以公子放心,红苑已有去处,就不劳公子再费心了。”

    “如此甚好。”苏紫月安心的点点头,她虽然不是寡情之人却也不多情,在处理身外事自然是越干脆越好。转身,她径自坐进了马车之中。

    林青依公子吩咐将一包银两放在红苑手中将她扶了起来,“姑娘,快去吧。”

    红苑点点头又缓缓垂下再也不敢抬起,因为泪水已经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一张娇颜已满是泪痕。相遇是缘,分别是苦,这一生恐怕也再难相见,缘尽至此,她的心里真的好舍不得。但她亦是幸运的,因为有些人一生也遇不到这样的缘分啊!

    马车离行,带着几分不舍,几分思念,渐行渐远……

    --7+19171242-->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