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嫡女重生记 > 第二章 身死(2)
    更新时间:2014-07-16 21:25:33  字数:1989

    玉熙坐在地上,整个人都是懵的。这半个月她能支撑下来是因为她相信回到京城就会没事了,可如今国公府跟江家都对外公布她已经死了,那她坚持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就算挨过了今天,挨过这场灾难,以后怎么办?在世人眼里她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天下之大,已经没有她的容身之地了。

    走远了,穿着豆绿色衣裳的男子这才开口问道:“大哥,你干嘛跟她说这些?莫非你还真相信她是江家的大少夫人?”其实是他自己有些相信了,虽然这女人身上味很难闻,但这女人的行为举止瞧着就不像是山野妇人。

    国字脸的男子回头望着坐在地上已经陷入呆傻的女子,摇头说道:“相不相信又有什么关系。”都已经这样了,真相如何都不重要。

    绿衣男子听到这话,就知道这女人真的是国公府的姑娘了。他也起了八卦心:“说起来江家大奶奶为什么会被送到乡下庄子上去?”若是在京城也不会落入到这样悲惨的境地了。

    国字脸男子说道:“江家大奶奶是因为谋害子嗣才被送到庄子上去,这已经是一年半前的事了。”这事当初被传得沸沸扬扬,京城很多人都听说过。

    绿衣男子脸上的同情之心一下没了,只留下满满的厌恶。孩子多么无辜,也亏这女人下得了手:“这样的毒妇,死有余辜。”

    国字脸男人摇头说道:“大户人家里面的事哪是三言两语说得清楚的,这里面的水深着呢!”见绿衣男子还想再问,当下说道:“赶路了,这些事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当成谈资说两句就够了,深究下去没任何的意义。

    绿衣男子见状也就不再相问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蒙蒙细雨,雨丝飘落在玉熙的脸上,冰冰凉凉,寒到心底。

    玉熙爬起来,蹒跚地走回了茅草棚。可惜茅草棚能挡风却遮不了雨,雨水从缝隙里钻进来。

    玉熙蜷缩在角落里没有动弹,呆愣愣地看着棚顶凝聚的水珠一滴一滴地滴落在身上。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落到这般地步。她虽然自幼丧母,不得祖母跟父亲的喜爱,后母也不是个善茬,但有大伯母护着,她在韩家日子过得也算舒心。等她及笄到了要嫁人的年龄,大伯母又给她帮她挑了娘家的侄子。

    大伯母的娘家侄子她见过,样貌才情不出众,但她很满意,因为对方是个性子宽厚的,而且未来的婆婆对她也和善。秋家与国公府也算门当户对,这门亲事也不差,祖母跟父亲也没有反对。就在两家要定亲的关口,江鸿锦上门求娶她。

    江鸿锦是京城有赫赫有名的大才子,长得英俊潇洒,据说性情也很温和,是京城待字闺中的姑娘最想嫁的人。可惜,这里面的人不包括她。她虽然不聪明,但她知道她跟江鸿锦天差地别,一点都不般配,江鸿锦上门求亲一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明知道对方心怀不轨,她又如何愿意嫁。

    父亲知道她不愿嫁,扔给她一条白绫说道“要不嫁,要不死,两条路你选一条。”

    她不想死,所以她嫁了。她的预感很快得到了证实,洞房花烛夜江鸿锦没进新房。新婚之夜新郎不愿圆房这是何等的耻辱,她成了江家的笑柄。

    婆母的冷眼,小姑的刁难,妯娌的讥讽,下人的轻视,让她在江家举步艰难。六年,她被江家的人整整折腾了六年,而不管她遭受白眼与讥笑,受了多少苦楚,江鸿锦从始至终从没为她说过一句话,好似她不是他的妻子而是隐形人。

    有一次,她终于忍耐不住冲到书房质问江鸿锦为什么要娶她?为什么要毁了她一辈子?若不是江鸿锦,她嫁到秋家,定然过着相夫教子的平稳日子。可江鸿锦只是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什么解释都没有,让书童将她赶出书房,

    说起来真是好笑,成亲六年她还是清白之身,可江鸿锦身边伺候的丫鬟却有了身孕。更可笑的是那个丫鬟的孩子掉了江家的人竟然诬陷是她下的毒手。

    她没叫冤,也不为自己辩解,她只求下堂。哪怕去庵堂,哪怕青灯古佛相伴一生也比呆在江家强。可是江鸿锦却不愿意写休书,而是将她送到乡下的庄子上去。

    在乡下一年多,是她到江家几年日子过得最为平静的日子。可惜却没料到大白天庄子上来了强盗。九死一生,历经千辛万苦逃回京城,却没料到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身体越来越冰凉,眼皮一次重似一次,呼吸也越来越艰难,玉熙知道她怕是抗不过今晚了。

    玉熙喃喃道:“江鸿锦,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要上门求娶她?为什么娶了她又将她当成隐形人?为什么宁愿放她到庄子上也不写休书。为什么?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如今要死了,都不能知道答案了。连死,都要做个糊涂鬼。

    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有人大声地叫道:“这里又死了一个,将她搬出去跟之前死的那几个一起烧了。”难民营的人死了都是直接烧掉,要不然尸体腐化会产生瘟疫

    玉熙听到这话,低低地说道:“我不要火烧。”她不怕死,但她不要被火烧,不要尸骨无存。

    搬尸体的人感觉到玉熙动了一下,咦了一声,然后说道:“大苍头,这个女人还没有死透。”所谓没有死透表示还存着一口气。

    叫大苍头的人望了一眼玉熙,说道:“烧了。”尸体都是一天处理一次。若是现在不处理就得等明天再烧,万一留出祸害怎么办。难民营几千号人,可不能大意了。

    痛,好痛,刺骨的疼痛终于让玉熙睁开了眼睛。玉熙看到面前一片火光,眼中迸射出无与伦比的恨意:“江鸿锦,若是有下辈子,我定也要你尸骨无存。”

    明天开始,每天早上九点更新,一天一章。(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