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嫡女重生记 > 第五章 搬回蔷薇院
    更新时间:2014-07-19 09:18:57  字数:3239

    院外的青竹粗细不一,长短不一,不过每一根都修长挺拔。风轻幽幽地吹佛过来,竹叶微微地颤动,好似美人在喃喃细语。

    方妈妈见玉熙站在后院看了半天竹子,真不知道那竹子有什么好看的:“姑娘,风这么大,进屋吧!”

    玉熙回转头,说道:“不进屋,在屋子里也闷。妈妈,这也到了做饭的点了吧?”

    方妈妈有些无奈。姑娘自病好以后,看到她做饭就赖在她身边看她做饭,美名其曰学习厨艺。方妈妈哭笑不得,才四岁的孩子学什么厨艺,不过她拗不过玉熙,又想着学厨艺也是好事,就没反对。

    用完午膳,方妈妈才跟玉熙说道:“姑娘,今天送菜的曹婆子跟我说大概这两日我们就能回蔷薇院了。”蔷薇院是玉熙住的院子。

    玉熙点了头,上辈子她在青竹小筑也是住了一个多月,一直到玉辰的病好了她才搬回青竹小筑。

    玉熙迟疑了一下,问道:“方妈妈,有一件事我想问你,我是怎么怎么出的天花?”

    方妈妈奇怪地问道:“怎么了?”

    玉熙说道:“三哥出天花是被外面的人传染的,我一直在内院没出去过,也没接触过三哥,好好的我怎么会出天花?”天花虽然可怕,但只要不接触病源体就不会有事。这段时间玉熙想了一下,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出天花这事有蹊跷。

    方妈妈还真没往这方面想,听了这话脸色大变:“姑娘的意思是有人要害你?”想起之前厨房克扣的事,方妈妈心头沉甸甸的。

    玉熙也不敢确定:“是不是真有人还害我我也不清楚,我只觉得这事太蹊跷了。”

    方妈妈眼中闪现过一抹狠色,说道:“姑娘放心,若是真有人黑了心肠要害姑娘,我定要她生不如死。”

    第二天一大早,青竹小筑就来了三个人。为首的是一个穿着靛青色,鸭蛋脸型的美貌女子,身后跟了两个五大三粗的粗使婆子。

    玉熙只觉得为首的那个丫鬟有些眼熟,却叫不出名字。方妈妈很高兴地叫道:“墨菊,你是来接姑娘回蔷薇院吗?”

    玉熙这才想起来,墨菊可不就是她身边的大丫鬟嘛,她已经有十多年没见墨菊,都忘记了。

    墨菊眼中含着热泪,给玉熙行了一个礼,哽咽道:“是,是大夫人让我来接姑娘回蔷薇院的。姑娘这次能安然度过这次劫难,真是菩萨保佑。”

    玉熙神色淡然道:“这次我能大难不死是娘在天上保佑着呢!”

    墨菊连连点头,说道:“是,一定是夫人在天上保佑着姑娘了。”这次天花死了好多人,死掉的那些人全都烧掉,连尸体都不能留,就怕留下什么后患。姑娘能逃过这次的劫难,真的是夫人在天保佑了。

    玉熙心头松快,终于要离开这个地方了,也没什么收拾的,这里的东西都要烧掉。

    青竹小筑离蔷薇院有些远。玉熙也不着急,边走边看路上的景致。自嫁到江家后,她只回过几次,这里的一切现在对她来说都有些陌生了。

    墨桃看到玉熙,也是眼泪扑哧扑哧地掉:“姑娘回来了。”玉熙一共四个大丫鬟,分别是墨菊、墨桃、墨云、墨香。

    方妈妈道:“有什么话回屋再说。日头毒着呢,可不能晒着姑娘了。”走了这么大一段路姑娘额头都有细汗了。

    墨桃点燃了门口的火盆,说道:“姑娘,你跨过这道火盆,就能将身上的晦气都去掉了。”

    玉熙半分犹豫都没有,小腿一迈,跨过了火盆走进蔷薇院。

    蔷薇院并不大,迎面两间正房,正房两边带着耳房,两侧是东西厢房。蔷薇院相对于国公府其他院子来说比较小了。

    蔷薇院之所以取了这个名字,是因为院子右边的墙上盘了一架蔷薇,如今正好是蔷薇花开的季节,这墙上盛开的蔷薇或紫红或玉白的,非常美丽。而在窗下还种植了几丛芭蕉,罗扇般的蕉叶舒展开来,碧翠似绢,映下一片阴凉。

    进了屋,玉熙扫了一下自己的卧房,卧房布置得非常简陋,靠墙的地方是一张六柱架子床.床上挂了青色帐幔,床上放着秋香色的被褥。床对面摆着两张酸枝木椅子,旁边是屏风,屏风后面是个小小的净房。屋子里除了必备的家具,像什么玉器金器瓷器等摆设影都没见着。人家屋外简陋屋子雅致,她这里则正好相反。

    方妈妈走过来说道:“姑娘,沐浴吧!”沐浴更衣后,换下的衣服被丫鬟拿去烧掉,这也是为了传染给别人。

    墨菊用干毛巾给玉熙擦头发,轻声说道:“姑娘这段日子受苦了。”

    玉熙扫了墨菊一眼,她这一个月天天吃香的喝辣的,脸上长了不少的肉,气色也非常好。墨菊说她受苦了这话有些亏心。玉熙淡淡地说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因为存有疑虑,她现在对四个丫鬟并不信任。说起来上辈子她真是失败得彻底,到死的时候,身边竟然没有一个信得过的人。

    墨菊笑着道:“嗯,姑娘以后定然大富大贵。”

    玉熙问道:“墨云跟墨香呢?”四个大丫鬟如今只剩下两个了,还有两个去哪儿了她都不知道。

    墨菊没有多想,说道:“墨云的娘前几天病了,她不知道姑娘今日回来,所以跟管事妈妈告假回家照顾她娘。墨香她……”顿了一下,墨菊还是说道:“姑娘,墨香她没了。”

    玉熙浑身一僵,问道:“怎么没了?”

    墨菊的手一顿,然后轻轻地说道:“墨香也是得了天花没了。”简单来说就是墨香也感染了天花,然后不治而亡的。

    玉熙面色有一些不好看。

    头发擦干以后,玉熙坐到梳妆台前。这梳妆台是用鸡翅木做的,就玉熙所知国公府稍有脸面的管事用的家具用的都是鸡翅木。以前因为这样寒酸的布置很难过,如今她也不在意这些东西了:“给我挑件颜色素淡的衣裳出来。”

    花桃将玉熙的头发分成两股,对称着系结成两大椎,分置于头顶两侧,并在髻中引出一小绺头发,使其自然垂下。

    玉熙看着铜镜里的自己,上辈子自己这个时候瘦得跟竹竿似的,现在脸色却很红润,看着让人舒心。

    墨桃取来两个小匣子打开后,玉熙看到匣子的首饰有一半是银的,其他的不是金的就是珍珠的,至于宝石金刚石什么的半件都没有。玉熙说道:“不用佩戴首饰。”

    花桃否决了玉熙的提议,说道:“姑娘,还是戴两件首饰吧!什么都不带太素淡了,老夫人会不喜欢的。”老夫人本就不喜欢自家姑娘,若是再穿得跟一身孝一样,准得挨老夫人的骂。

    玉熙很想说她不喜欢拉到,反正她也不稀罕,不过这话也只能在心里想想:“那你觉得戴哪样好?”

    花桃从首饰盒里挑选了两朵蓝色的珠花给玉熙戴上,问道:“姑娘,你看这样如何?”

    玉熙没什么兴趣,虽然养了一个月,气色好了不少,但身体底子太虚,要完全养好肯定得一段时间。她现在怎么打扮都好看不到哪里去:“差不多就成。”

    梳好了头发,墨菊捧了一套水蓝色的衣裙过来。玉熙摇头说道:“换一套。”总是蓝色的,她都不大喜欢了。

    穿戴整齐,玉熙才带着墨菊去了上房。上房离玉熙的蔷薇院也有点距离,玉熙仍然慢慢地走,好让自己将这里的路都熟悉一下。

    进了垂花门,绕过门前的富贵牡丹插屏,行过穿堂,一个敞亮严整的院落呈现在眼前。正面五间上房,雕梁画栋飞檐吊角,好一个富贵华堂,两侧抄手游廊间厢房林立。

    一个穿着紫色衣裳的美貌女子撩开门帘从里面走出来,见到玉熙笑着说道:“四姑娘,老夫人刚巧歇息了,等老夫人醒了奴婢就转告。”

    玉熙脸上没有露出丝毫不满,只笑着说道:“麻烦翠玉姐姐了。”

    翠玉有些意外,以前四姑娘看起来阴沉沉的,这病了一场倒好像变得伶俐了:“姑娘折煞奴婢了,这是奴婢应当做的。”

    玉熙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就看见玉辰从屋子里走出来。

    玉辰穿着一身白色的纱质里衣服,外面罩了月牙白的半臂,下着雪白色的月华裙,皮肤白皙细腻,精致小巧的瓜子脸,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好似能滴出水来,虽面色苍白有几分瘦弱之态,然举手投足眉梢眼角却透着那么股子难得的气韵。

    看到玉辰,玉熙眼中闪现过复杂的神色。饶是多活了一辈子她还是觉得老天爷主对玉辰太厚爱了。不仅给了玉辰倾国倾城的容貌,还让她拥有了过人的天资。正因为有这样一个光芒四射的姐姐,她的压力不是一般的。明明她容貌各方面都不差,可在玉辰面前她却永远只能成为陪衬,导致她没有自信,特别自卑。

    玉熙压制住心底的异样,朝下玉辰笑着叫了一声:“三姐。”多活了一辈子,玉熙现在也看开了。有些事是注定的,羡慕嫉妒都没有用,自卑更不需要。因为你羡慕嫉妒甚至自卑,苦得只是自己,并不会让对方有丝毫的损害。

    玉辰看到玉熙,又想起早夭的哥哥,心里有些难过。不过看着玉熙的穿着一身月牙白的衣裳对玉熙倒是生出两分好感:“祖母昨天没睡好,这会正在睡回笼觉。四妹,你到我屋里坐会吧!”

    玉熙有些诧异,上辈子的她可没得到这待遇,不过她还是很高兴地应了:“好。”老夫人疼爱玉辰,自玉辰出身就在老夫人身边。(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