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嫡女重生记 > 第二十一章 水深火热(3)
    更新时间:2014-08-03 21:09:21  字数:3074

    玉熙主动与玉辰说道:“三姐,等下午我们去看看大姐好不好?”

    玉辰有些意外,在玉辰印象之中玉熙对她们姐妹几个一直都淡淡的,不疏远,但也不亲近,不过对于玉熙的主动示好她还是很欢喜的:“好,一起去。”

    用过午膳,休息了一会,玉熙又开始写大字。写了一百个字就放下了毛笔,揉着手叫苦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她现在就在熬,熬过宋先生这段考验。她可不相信宋先生会连续三个月这么折腾。要这么折腾,没谁受得住的,玉辰也没例外。

    申妈妈为了给玉熙打气,说道:“最多半个月就好了。”

    玉熙心里嘀咕着希望如此。揉了揉眼睛,如今不仅肩膀跟手疼,她的眼睛也时常酸涩不已。玉熙突然想起一件事。玉辰屋子里养了一缸鱼。那鱼缸还是琉璃的,可以清除地看到鱼儿在飘着嫩绿的水草中自由自在地游。她看了很是羡慕,可现在,玉熙觉得那鱼缸或许并不仅仅是摆设好看的。玉熙说道:“申妈妈,你不觉得屋子里好像少了什么东西吗?”

    申妈妈知道玉熙问这话肯定是有事。玉熙除非有事,否则很少跟她聊天。当然,玉熙也很少跟墨菊跟墨桃聊天,倒没让申妈妈怀疑什么:“姑娘,屋子里少了什么?”

    玉熙笑着说道:“要是屋子里养一缸鱼,看起来也赏心悦目。”

    申妈妈自以为知道玉熙的意思,有些为难地说道:“姑娘,三姑娘那鱼缸是她璃鱼缸是平清侯送的,并不是府邸里置办的。”

    玉熙真的很想吐槽,为什么一个一次都觉得她觊觎玉辰的东西,难道在这些人眼里,她就这么眼皮子浅,或者说她气量小看到好东西就想贪。玉熙压下心头的不舒服,说道:“我又没说一定要琉璃鱼缸,我只是想在屋子里养两条鱼,没事的时候看看鱼也不错。”她虽然不知道屋子里放一缸鱼有什么作用,但是学着玉辰行事保准没错。

    申妈妈猜不透玉熙的想法,不过还是点头应了:“好。”

    下午宋先生一说放学,玉婧就立即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玉兰苑。

    玉熙望着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去的玉婧,问道:“二姐,你不跟我们一起去看大姐了?”

    玉婧说道:“我还有事,改日再去看大姐。”

    玉辰暗暗摇头,这个二姐还真是被宠坏了,姐妹情谊都不顾了:“四妹妹,我们走吧!”

    两人边走边说话,路程就变得很短了,好似眨眼功夫就到了玉如住的院子。

    玉如的院子没种花,而是种了枣树,看起来有些单调。

    两人进了屋,就看见躺在床上面色苍白没血色的玉如。玉熙很是担心地走到床边,问道:“大姐姐,你好点没有?”

    玉如点头道:“现在好多了。”

    玉辰关切地说道:“大姐,你好好养病。不用为课业着急,等你病好了我将笔记借给你看,你一定能赶上的。”玉辰是真的以为玉如是太过劳费而病倒的。

    玉如有气无力地说道:“耽搁了几天我怕是跟不上了。”别说耽搁好几天,没有耽搁都跟不上。

    玉辰却没察觉到玉如言语里的苦涩,说道:“大姐不用担心,等你病好了我们去求求宋先生,让她私底下给你补个课。”

    玉如听了这话猛力地咳嗽起来。她好不容易摆脱了宋先生,病好又送上门,她这不找虐嘛!

    玉熙看着玉如的表现,越发确定玉如是故意生病的。不过她也不准备去深究,玉如学不学都与她没干系:“如今最重要的是先将病养好了,其他得等病好后再说。”就玉如的这个样子,病好以后绝对不会再去学堂了。

    两人陪着玉如说了一小会话就离开了。

    竹萱看着玉如脸上纠结的神情,小声说道:“姑娘,不要想太多,养好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玉如低声说道:“我不会后悔的。”嘴上说不后悔,可是她看到完好无恙的玉辰跟玉熙心中还是闪现过不甘。为什么她们是嫡女,为什么她们就如此得老天厚爱,样样都占了好的。

    回去的路上,侍书压低声音跟玉辰说道:“姑娘,我刚才打听了一下,大姑娘昨晚窗户没关好被风吹开,大姑娘是吹了风才感染风寒。”轻而易举就被人打听到这么重要的消息,可见玉如的院子管理是如何的松散。

    玉辰蹙了一下眉头,大姐应该不至于做这样的事吧!

    侍书以为玉辰没听出她的言外之意,忙又说道:“姑娘,丫鬟不可能粗心到连窗户都没关的。而且前些日子一直都好好的,怎么就昨日好端端的窗户没关好呢?”

    玉辰面色不虞,说道:“这话跟我说说就算了,不要再跟第二个人说了,祖母那边也不准说。”之前她只是没往这方面想,现在侍书这么说她自然也怀疑。玉如身体一直都不错,才学了五天,哪里至于就累病了。只是,到底说出去不好听,所以她不想再关注这事。

    老夫人跟秋氏其实都知道玉如是为了逃避上学故意弄病的,只是谁也没有拆穿,还是给她请医抓药。

    宋先生没有因为玉如病倒了就放慢了教学进程,她只花了一天半时间将百家姓讲完了,下午又将三个人写的课业的优缺点说了一遍。

    这次宋先生表扬了玉熙:“四姑娘的进步很大,不过还需要继续努力。”玉熙给了宋先生很大的意外。

    玉熙有些汗颜。

    有表扬,自然也有批评,批评的对象自然是玉婧了:“二姑娘,你这几日的课业就没一日做完过,若是你再这样,以后也不用来了。”没做完作业不用打手板心,玉婧现在主要精力放在背书上,作业是没有一次完成过的。

    玉婧面色一白,她努力了那么长时间,可不想被先生再次赶出课堂的:“先生,我会努力的。”

    下完课,宋先生将玉辰叫到自己的屋子里:“三姑娘,这两日比前些日子的表现差了许多,是什么原因?”以玉辰的资质不该发生这样的事,对于这个已经内定的学生,宋先生还是很关心的。

    玉辰小脸通红,不过在宋先生的逼问之下,她只能说了:“这两日我在练习用左手写字。”

    宋先生愣了两秒钟,不过很快反应过来:“你是不是因为四姑娘用左手写字,所以也想学着用左手写字?”

    玉辰缓缓地点了一下头。

    宋先生觉得玉辰好强过头了,说道:“三姑娘,听说过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话吗?”

    玉辰点头说道:“听说过。这话的意思是说不管做哪一行,都要做好做精,让别人比不上。”

    宋先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老夫人对三姑娘期望太高了导致要她样样要比别人抢,岂不知这样对孩子来说是沉重的负担:“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话的意思是无论是哪行都会有优秀的人才。就好棋艺界内有棋圣,画艺界有画仙……而一个人,是不可能将所有人的东西都学会学精。”

    玉辰明白了宋先生要说什么了:“先生的意思是我学四妹妹用左手写字是浪费精力?”

    宋先生点头说道:“是,你有这个时间完全可以将字练得更好或者做好其他的事。”

    玉辰脸色有些不自然。

    宋先生是真心喜欢玉辰,而且她已经将玉辰当成自己的学生在教导,要不然今天也不会说这些话:“三姑娘,你天资过人,起步比别人高很多,但不管天资如何聪慧也不可能将所有的东西都学完。三姑娘,你得知道,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

    玉辰知道宋先生是为她好,不过还是说道:“先生,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我都要学会。”这是祖母给她定下的任务,她不能避开。

    宋先生说道:“你想学我自然也会教,不过三姑娘,你得记住学会与学精这里面有着天囊之别。”

    玉辰很是诚恳地说道:“先生,我记住了。我会好好学,将这些东西都学好学精。”

    宋先生见点了下头。虽然玉辰有些清高自傲,但能接受别人的意见,这很不错:“你是我见过天资最高的孩子,只要你能一直如现在这样努力,将来成就绝对非凡。”这可不是恭维,而是宋先生对玉辰的期待。

    玉辰笑着说道:“谢谢先生。”

    玉熙看着回来后一脸释然的玉辰心里忍不住暗叹,有名师指导的不一样,有了名师就会少走很多弯路。如今的玉辰还很稚嫩,可长大后的玉辰却是样样都出色,将身边的人都压得喘不过气来。哪怕是现在的她,都有些汗颜。

    三字经跟百家姓只用了五日的时间就教导完了。接下来,宋先生开始教导《千字文》。

    玉熙看着《千字文》这本书,突然陷入了烦躁之中。

    墨菊问道:“姑娘,怎么了?”

    玉熙有些烦躁:“写得有些累了,想出去走一走。”看着这本书,玉熙想到一个问题,她学这些东西真的就能改变她的命运吗?真遇见到了困难或者流落在外,这些东西能帮助她吗?很显然,不能。(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