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嫡女重生记 > 第三十一章 年礼(2)
    更新时间:2014-08-12 09:20:17  字数:3065

    这次河北送来的年礼,除了公中的,老夫人跟玉辰额外还有礼物。老夫人的是一根长寿拐杖,用的是一种极为罕见的珍贵木料,这种木料只有河北承德才有。其木质洁白无瑕,细腻如玉,有假象牙的美称。

    玉辰得到的也是一件木雕花鸟图挂屏,这挂屏上花鸟都仿若跟活了似的,刻工极为精细。

    玉辰得了这件东西非常喜欢,不仅仅是这东西别出心裁,更重要的是这东西是她爹送的。这些年,逢年过节玉辰都会有礼物收,生辰的时候也有。每次得了东西玉辰都会挂出来,这次也不例外。

    玉熙有红珊这个耳报神,对于府邸的大事都很清楚。所以玉辰得了一副挂屏的事她很快就知道了。

    红珊原本是不想说的,三姑娘得了老爷送的礼物,可她家姑娘却是什么都没有,姑娘知道肯定不舒坦。只是玉熙开口想问,不说不行。

    上辈子玉熙为这事难过了许久,不过现在她根本没放在心上:“京城什么稀罕东西没有,只要有钱就能买着,这话只在我面前说说就好。”

    红珊小心地看了玉熙两眼,发现她没有难过,大着胆子说道:“姑娘,我瞧着应该不是老爷的意思,是三夫人的意思。”红珊希望玉熙不要怨恨三老爷,毕竟三老爷是亲爹,自家姑娘以后还要靠着亲爹。

    玉熙笑着说道:“谁的意思都没关系。除了这事,这两日府邸里还有其他的事吗?”

    红珊摇头说道:“这段时间府邸里风平浪静,什么事都没有。”

    玉熙听了这话,没任何反应,转身又看她的棋谱去了。如今玉熙是只要有时间就看棋谱,一边看棋谱一边下棋,一个人当两个人用,废寝忘食。按照墨菊等人的说法,她们家姑娘已经走火入魔了。

    申妈妈看着红珊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压低声音问道:“姑娘说了什么吗?”

    红珊知道,若是她说了姑娘不在意挂屏申妈妈肯定会将这事转告老夫人的。也不知道为什么,红珊有一种感觉,姑娘面上没任何表现,其实心里知道她们的作为。下意识地红珊没有说实话:“姑娘很难过,说想一个人呆一下,不想让人打扰。”

    申妈妈有些怀疑,问道:“真的?”

    红珊心里暗骂,这种不讨好的事就让她往前冲,若是老夫人责罚姑娘到时候责任就推到她身上,这申婆子真是算得精呢。不过红珊也不敢得罪申婆子,笑着说道:“我骗妈妈做什么?”

    申妈妈半信半疑,不过等她看到玉熙眼圈红红的,脸色也不好,她就相信了红珊的话。

    玉熙看着申妈妈的样子心里有些不得劲。她现在真不明白老夫人到底是怎么想的?莫非是害怕她因为大夫的事报复,不说有这个能力,就是等将来她有这个能力,碍于孝道她也不能去报复:“红珊,让你哥哥给方妈妈传个信,得个方便请她在过年前进府一趟。”她有些事想跟方妈妈说。之前一直都很忙,不过这两日先生就会放假,她也能轻松一段时间。

    红珊脆生生地应道:“好。”

    方妈妈做的包子非常受欢迎,供不应求。生意好收入自然也高,扣除各种费用每个月包子铺有三十多两的净利润。这个数目,在上元街算是不错的了。也幸好上元街上的人知道这包子铺的主人是国公府的,没人敢打主意,要不然肯定会有麻烦。

    包子铺盈利了,玉熙手头自然也松泛许多,她身边的丫鬟婆子是直接的受益者。

    申妈妈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她伺候姑娘半年多了,可姑娘对她还是很防备。申妈妈不傻,她知道姑娘在防备什么,只是这都是老夫人吩咐的,她违抗不得。所以姑娘对她的态度不冷不淡,她也只能忍了。

    冬天,黑得快。

    红珊瞅着申妈妈离开蔷薇院,这才进了屋子,朝着正在写字的玉熙说道:“姑娘,奴婢有几句话想说。”

    玉熙放下毛笔,说道:“有什么话,你说。”

    红珊恭敬地说道:“奴婢知道姑娘心里有成算。只是有一些事,姑娘还是需要顾忌。”见玉熙看着她,红珊也没拐弯抹角,直接说道:“就好比今日,姑娘对于老爷只送三姑娘礼物却没送你表现得太淡然了,若是让老夫人知道肯定会心生不喜。”淡然,也就等于对亲爹不存在期望。落在老夫人的眼里就是姑娘对三老爷有所不满,为人子女就该孝顺,姑娘若是背负一个不孝的名头,不说将来婚嫁难,就是在府邸里也别想好过。

    玉熙面色凝重,说道:“你想说什么?直说无妨。”玉熙很担心红珊是在给她挖坑,所以她不得不慎重对待。

    红珊说道:“姑娘,奴婢说一句逾越的话,哪怕老爷偏心,姑娘也得做一个孝顺的孩子。”只有孝顺的孩子,才会让人喜欢,也才会让人放心。

    玉熙盯着红珊,仿若能盯出一个洞出来:“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话。”若真是挖坑,那只能说红珊的胆子也太大了,因为这种事一不小心她自己也得掉坑里。

    红珊仰头说道:“我相信姑娘。”至于相信什么姑娘肯定知道的。

    玉熙很是意外地看着红珊,这是投诚。

    红珊紧张得手心都冒出了汗,不过她不后悔刚才的这些话。前段时间轮到她休假,她跟她爹说了姑娘最近的表现。她爹说四姑娘以后就算没三姑娘那般大的造化,但将来肯定不差,她爹让她等姑娘被宋先生收下后就一心一意伺候着。

    红珊考虑了良久,最后还是在宋先生收下姑娘前表明自己的立场。要不然,等姑娘拜在宋先生门下谁都知道姑娘前程不差了,那个时候再投诚肯定不能得姑娘的重用。得不到重用,又违逆了老夫人的意,那多不划算。

    玉熙正色道:“你爹是二管家,就算不靠我你以后也能谋个好出路。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要听真话。”

    红珊既然已经下决心走这条路,也不会再留有余地:“姑娘,我原本是想着伺候姑娘五六年,那时我也十七八了,也到了婚配的年龄。嫁到外头去,日子也会过得不错。”红珊说的嫁到外头去,是指嫁到良民之家去当正头娘子,这样就摆脱了为奴为婢的命运。

    玉熙问道:“出了什么事?”红珊突然改变主意,肯定是遇到事,而且肯定是大事。

    红珊眼圈红红的:“我有一个堂姐,以前也是伺候过老夫人。前些年放出去嫁了一个读书人。今年秋闱我堂姐夫中了举人,之后她们家就开始嫌弃我堂姐以前是个丫鬟,觉得损坏她家的名声。前几天还说要休了我堂姐,我爹找上门去,他们家顾忌国公府的门第最后这事不了了之,不过我堂姐现在的日子过得很艰难。”红珊与她堂姐关系好,看着堂姐短短几个月就憔悴得不成样子,她心里头发凉。

    玉熙很冷静地问道:“你怕也落到你堂姐那般的境地,所以不想外嫁?想要嫁回在府里?”

    红珊直接将心里话说出来:“府邸里的人身份一样,他们肯定不会嫌弃我的身份。而且府邸里的人知根知底,不用担心被骗。”她堂姐夫以前一副忠厚老实的样,要不然她姐也不会选了那人。只能说那人伪装得太好,让他们全家都走眼了。而在府邸里寻,就没有这个担心。毕竟同一个府邸,打听一个人的底细还是没问题。

    这次的事给红珊打击很大,让她不愿意再嫁到外头去了。

    玉熙没有直接应了红珊,而是问了一个问题:“字帖的事,是怎么回事?”能在上院爬上二等丫鬟,肯定不是蠢人。可字帖的事,红珊却偏偏犯蠢,跟她说那些不经大脑的话。当时玉熙就觉得有古怪,只是她没多问。

    红珊跪在地上,白着脸说道:“申妈妈让我将姑娘的一举一动都告诉她,我不想做这样的事,正巧紫衣姐姐过来找我说起字帖的事。”红珊这么做是想让玉熙疏远她,不让她近身伺候,这样她知道玉熙的事就少了,也没什么可给申妈妈汇报的。

    玉熙恍然,果然是有原因的:“你就不怕我给不了你好的前程?”

    红珊已经豁出去了,说道:“那也是我的命。”其实从方妈妈的事可以看出,只要一心一意对姑娘,姑娘肯定不会不管她的。

    能得红珊的忠心,对她来说是极为划算的。玉熙说道:“只要你能做到,我不会让你落入到你堂姐那般的境地。”

    红珊一颗心回到了肚子里。她堂姐的事让她心寒,这也让她不敢嫁到外面去。而要是嫁到府邸里,她必须寻一个靠山。她爹虽然是二管家,但年龄大了,而她两个哥哥都不是机灵的人,将来接不了她爹的差事。若没有一个强大的靠山,以后日子也一样难过。这也是她为什么投诚玉熙的真正原因。为了将来,红珊这才决定赌一把。至于是输是赢,得要时间证明。

    求下推荐票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