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嫡女重生记 > 第四十一章 汀云阁
    更新时间:2014-08-20 21:01:32  字数:3178

    汀云阁临着园子里的一倾碧水而建,说是阁楼,其实是个半面探到水里的水榭。汀云阁建得颇有江南园林小筑的古雅书卷之美,内里也布置得极为精美。

    玉熙一走入汀云阁,就笑着赞赏道:“三姐姐,你住的这汀云阁可真美,不知道的还以为走入仙宫了呢!”这话自然有夸张的成份,但确实比玉熙的蔷薇院不知道高了多少个档次去了。

    玉辰见玉熙也只是说说,眼中却并没流露出羡慕嫉妒恨的神色,笑着说道:“四妹妹以后可以经常过来玩。”

    玉熙笑着应下,但她却不会真将这话当真。不说玉辰身边的丫鬟一直将她当贼一般防着,就是老夫人知道她经常找玉辰也会不高兴。

    侍书从外面走进来,屈伸行了一礼说道:“姑娘,大姑娘来了。”今天是第一天搬进来,几个姑娘过来串串门很正常。

    玉如从进了汀云阁,她就觉得自己眼睛不够看。她一直知道汀云阁是国公府最好的院落,但却没料到汀云阁竟然这般富贵精致:“三妹妹能住这么漂亮的阁楼,真是好福气。”

    玉熙听了这话,怎么觉得那般不对味呢,为了不让玉熙尴尬,当下笑着说道:“要说福气,我们都有福气。要不然投生在平头百姓之家,哪里有现在这样的锦衣玉食的好日子,说不定还在为三餐发愁呢!”这也是玉熙的真心话。虽然她上辈子过得憋屈,但却从没为吃穿没发过愁。就算她被江家的人发配到庄子上,也从没吃喝发愁过,不过也是在庄子上踩让她知道普通百姓的日子过得很苦。

    玉如一下被噎住了,不过很快她又笑着说道:“四妹妹说的是,能做国公府的姑娘就是我们莫大的福气。”

    玉辰带了两人参观完了汀云阁。

    汀云阁的西面是玉辰住的地方。这地方的布置不说玉如看了眼热,就是玉熙看了都忍不住暗叹,老夫人真是太偏心了。

    东面的几间屋子没有住人,不过也没闲置着,被布置为书房、琴房、画房、棋房。

    玉熙看着里面的书桌里一水的黄花梨木,墙上挂的画瞧着也是价值连城。至于桌子上放置的精美茶具就不说了。玉熙有些无语,同是国公府的姑娘,这待遇差距也太大了。幸好她多活了二十多年,放宽了心,要不然肯定也会心生嫉恨。

    玉如手里的真丝手帕已经捏得变了形。她是又气又恨又怨。

    一行人走到画房,看着墙上挂的那幅画,玉熙都忍不住问道:“三姐,这幅《五圣千官图》是真迹吗?”

    玉辰点了一下头,说道:“是真迹。”

    玉熙笑着道:“三姐,你日日看着画圣的大作,肯定能从中得到体悟了。”画圣的大作,那绝对是有价无市。得了他的画作,那都是收起来当宝贝疙瘩一样了。

    玉如知道这是画圣吴道子的画作以后,当下再忍耐不住了,开口说道:“祖母真疼三妹妹,什么好的都给三妹妹。我的院子里,通体加起来都比不过三妹妹屋子里的一幅画。”

    玉辰脸上露出一丝的尴尬。这些东西,一部份是她娘的陪嫁,还有一部分却是祖母给她的。

    玉熙好似没听出玉如话里的嫉恨,笑着走到画架前,看着还没完成的画,说道:“三姐,这牡丹花画得真好!”

    玉辰接了玉熙的话:“四妹妹过谦了,我画的花没四妹妹画得好。”玉熙山水画水准不怎么样,但艳丽的花朵却画得极好,这点玉辰都比不上的。按照宋先生所说,这就是天份。

    玉熙笑道:“我哪里能跟三姐比,我画画,也就画着玩。”课余时间,她都基本不动笔。

    玉如听了这话差点要吐血。什么叫画着玩,这是在讥讽她什么都不会吗?玉如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想念玉婧。若是玉婧在,肯定会闹一场,也让她不要这么憋屈。

    观赏完汀云阁,玉熙就准备回去了:“三姐刚搬过来,事情也多着,我就不打扰了。等闲下来我再过来。”

    玉辰这会确实忙,所以也没开口挽留。

    玉如见状也跟玉熙一起走了。到了外面,玉如没有回去,而是主动提出跟玉熙一起去蔷薇院。

    玉熙哪里猜不到玉如的心思,无非是看她院子的家具布置是不是比她的好了:“正好今天我也不忙,大姐随我一起去吧!”

    青萱很为她家姑娘着急,已经得罪了三姑娘,难道还要得罪四姑娘不成,将家里的姐妹都得罪光了,以后有事都寻不着助力。青萱想到这里,心头涌现出一股无力。也不知道怎么的,自家姑娘性子越来越左了,再这样下去,她真担心姑娘会失控。

    到了蔷薇院,看着里面的布置,玉如的神色很明显松缓了。这院子里的东西比她用的都差了一个档次。

    玉熙是知道玉如过来找平衡,所以对于玉如那一脸高兴的神情,当是没看着。

    蔷薇院小得可怜,都没汀云阁的东面大,加上也没什么东西可看,一眨眼功夫就转完了。

    玉如在走之前,想起一件事,问道:“四妹妹,我听说三妹妹的汀云阁会彻个小厨房,你知道吗?”

    玉熙点头,笑着说道:“我知道,有了小厨房方便很多,晚上想喝杯热茶也方便,所以我也准备在蔷薇院砌一个呢!”

    玉如面色一僵:“祖母答应了吗?”若是玉辰有小厨房也就算了,毕竟玉辰背景硬手上又有钱,可若玉熙也有小厨房这就太不公平了。国公府的人谁不知道玉熙的生母将钱全部都败光了。

    玉熙笑着说道:“我还没跟祖母提,不过三姐的小厨房走的是私帐,我要是弄一个小厨房肯定也走私帐,祖母应该不会拒绝的。大姐可能不知道,无年腊月底墨桃去大厨房给我拿早膳,在半路摔了一跤,养了大半个月才好。有了小厨房,以后就不会再有这样的事发生了。”

    玉如面色有些难堪,不过她很快掩饰了,说道:“四妹妹,我们的月例哪里够小厨房的花销。”肯定是母亲答应了给玉熙贴补了,要不然玉熙哪里会这么豪爽。想到这里玉如心里不是滋味,母亲将玉熙当成亲生女儿一般对待,对她这个女儿反倒是淡淡的。

    玉熙诧异地说道:“月例自然是不够的,不过方妈妈开的包子铺如今生意越来越好,每个月都有三四十两的进账,够我花销的了。”

    玉如脸上的笑容都维持不住了:“方妈妈真是一个忠仆。”她怎么就没这么忠心耿耿为她赚钱的仆从呢!

    送走了玉如,红珊气道:“大姑娘这也太过份了。”在三姑娘哪里受挫,就来她家姑娘这里找优越感,这也太欺负人了。

    玉熙开始觉得玉如挺好的,看着温婉可亲,可接触多了她就发现温婉可亲什么的都是表像,玉如的心胸很小。以前她没发现不是玉如掩饰得很好,而是她愚笨。

    很快,玉熙就得到了确切地消息说老夫人已经同意在蔷薇院砌个小厨房。

    申妈妈却是忧心忡忡的说道:“姑娘,小厨房花费可不小。”

    玉熙不在意地说道:“我一个人能吃用多少银钱?”面上这么说,其实她最近也在为银钱发愁。只是熬制的药膏得放置半个月才成,要不然她早拿出来让方妈妈去卖了换钱。

    第二天,玉熙准时在卯时二刻到了玉兰苑。而玉辰,也是踩着点到的。没办法,又要梳洗,还有这么长一段路要走,实在是赶。

    宋先生看着两人都穿着厚厚的袄子,说道:“从今天开始,你们跟我学五禽戏。”

    玉熙非常高兴,脆生生地应道:“好。”

    一直接受淑女教育的玉辰当下表示,她不学。这扭来扭去像什么样子呀!要让人知道还不得笑话死。

    宋先生摇头说道:“三姑娘,学五禽戏是让你们锻炼身体,身体不好,学再多的东西也无用。”见玉辰还是下不了决心,宋先生说道:“玉辰,这事我已经跟老夫人说过了,老夫人是答应的。而且这事知道的人也不多,你不用担心会传出去。”

    玉辰还是不大愿意。

    在宋先生强硬要求之下,玉辰勉强跟着一起学打五禽戏。诡异的是,玉熙已经学得似模似样了,玉辰还是不得要领。

    学东西对玉辰来说一直都是享受的,但现在对她来说分分秒秒都是煎熬。等到了点,她就说了自己不愿意再学了有这时间,还不若去多练两首乐曲。

    玉熙这会终于宽心了,果然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玉辰也不可能样样都学得好的。

    宋先生也没勉强,不过却说道:“你每日都只学习也不成,不学五禽戏,你也得用其他的方法锻炼身体。”宋先生暂时也没想到什么特别好的方法,只是让玉辰平日多出来走动,活动一下筋骨。

    说了一通,宋先生才望着脸色绯红的玉熙。让两人都进屋以后,宋先生与丁婆子说道:“我现在不知道同意四姑娘旁听,到底是好还是坏?”玉辰天赋是好,品性也不错,但她的行为跟思想都被框架给框住了,而她自己也拒绝从这个框架走出来。可玉熙却跟玉辰相反,她完全不在乎别人的想法,只要对她有利的有好处的她都会去做。

    丁婆子有些疑虑:“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

    宋先生没解释,只轻轻说道:“可能是我多想了。”

    第二更送到。(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