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嫡女重生记 > 五十 世事无常(1)
    玉熙置了房产跟田产,这么大的事根本瞒不住人。当然,玉熙也没想过瞒人,让国公府的人知道她有钱也是好事,至少这些人越发不敢再小瞧她。她上辈子可是受够了下人的白眼。

    玉如知道这事,双眼都喷出绿火出来:“不可能,玉熙她哪里来的这么大笔钱?肯定是母亲买给她的。”

    青萱却觉得不是,说道:“姑娘,若只是三五百两,大夫人可能会贴补的。可这些产业合起来上万两银子,大夫人再喜欢四姑娘,可毕竟不是亲生女儿,怎么会拿出这么多钱给四姑娘置办产业。”大夫人也是有儿子的人,不可能将自己的私房钱都给四姑娘的。

    玉如冷哼一声,说道:“你的意思是这银子真的是她亲娘留给她的?你相信,我却不相信。当时玉熙病得都快要死了,真有这么一大笔钱,为什么方妈妈当时没拿出来。”

    青萱觉得自家姑娘真的钻牛角尖了:“姑娘,四姑娘得的是天花。”得天花就是拿出再多的钱也于事无补。

    玉如还是不相信,她总觉得这里面有问题。为了查探虚实,她寻了个借口去了蔷薇院。

    玉熙对于玉如话里话外的试探,都很认真地回答,并没有敷衍,或者给人留有回想的余地。

    玉如在玉熙这里没打探到任何有用的信息,突发起想,说道:“派个人去套套方妈妈的话?”

    青萱此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劝了:“姑娘,请人帮着做事得花用不少。我们手头上没多少现银。”

    玉如平常都很节省,每个月的月例都能存下来,现在为了一探究竟,她咬咬牙,准备舍下血本:“拿出二十两银子,去寻个与方妈妈交好的婆子,让她去打探一下方妈妈的口风。”

    可惜,白白花了二十两银子,结果什么多没打听出来。

    青萱看到自家主子还是满脸的怀疑,忍不住说道:“姑娘,三姑娘光在西北的两个铺子就值好几万两,四姑娘置办的这些产业跟三姑娘比,根本不够看。”

    好吧,这不是劝说,这是火上浇油。

    玉熙很快就知道玉如的所作所为,特意跟申妈妈说了:“申妈妈,你说大姐这是什么意思?”之前玉如试探她,已经惹着了玉熙,倒没想到玉如竟然还寻上方妈妈。

    申妈妈道:“姑娘不用理会,大姑娘就是嫉妒你了。”

    玉熙脸上露出冷笑:“怕不仅仅是嫉妒了。”这么寻根究底,肯定是有什么图谋了。玉熙就不明白了,玉如要嫉恨也该嫉恨玉辰,怎么就死盯着她不放。

    玉熙不知道的是玉如嫉恨玉辰不假,但玉辰一直都很完美,玉如面对玉辰的时候是有些自卑的。可玉熙就不一样,以前玉熙是四个姑娘里最差的一个,玉如都比她好数倍,现在玉熙突然冒出头,爬到她头上去,玉如是万分的不甘心。

    申妈妈想了一下说道:“姑娘,要不我将这件事跟罗妈妈说一下。”跟罗妈妈说了,等于是告诉了老夫人。

    玉熙点头应了。不仅让老夫人知道了,玉熙还将这件事告诉了秋氏:“大伯母,也不知道大姐这是什么意思?”玉熙这也算是变相地在老夫人跟秋氏面前上了眼药。

    秋氏对玉如一直都是无感的:“随她折腾去,不用理会就是了。”先是装病避过上学,接着又说她们只给玉辰与玉熙弄小厨房偏心,现在又整出这么一出。以前还觉得玉如乖巧懂事,如今是越来越觉得玉如眼皮子浅小家子样了。

    玉熙见好就收,立即转移了话题:“伯母,那个小丫头的规矩学得怎么样了?”按照玉熙的想法,还是自己调教的放心。

    秋氏笑着道:“规矩学得差不多,等下午就给你送过去。”

    不久,蔷薇院迎来了一个新人。

    玉熙看着跪在地上,瘦得跟竹竿似的小姑娘,很是怀疑这人就是秋氏说的很有力气的人:“你真的有一把子力气?”

    小姑娘有些害怕地说道:“姑娘,我自小就力气比别人大。”要不是玉熙明确表示她需要一个力气大的小丫鬟,就这小姑娘的模样是决计入不了国公府管事妈妈的眼。

    玉熙觉得眼见为实:“那你搬一下这个桌子给我看。”

    看着小姑娘走过去将桌子举起来,玉熙确信了这小姑娘真是有一把子力气了,这张桌子有三十多斤重,她别说举了,挪都挪不动:“放下来吧!”见对方又跪在地上,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是怎么到我们府邸来的?”

    小姑娘说道:“我叫三丫,住在山里头,家里有两个姐姐一个弟弟。家里要凑钱给弟弟念书,还要买田,所以娘就将两个姐姐跟我都卖了。”至于家在哪里,三丫也不知道。

    玉熙也没说什么,很多人家重男轻女,为了儿子卖女儿的数不胜数。有时候玉熙也很庆幸自己出生在国公府,哪怕爹不疼亲娘早逝,但她却从没为吃穿发过愁。正好玉熙上午看到一味药材,说道:“从今天开始,你就叫紫堇。”三丫的名字太俗气了。

    紫堇给玉熙磕了三个头,说道:“谢主子赐名,奴婢记住了。”

    当天晚上,玉熙在书房写字的时候,让紫堇跟在身边。见紫堇望着她写的大字,眼中满是钦佩,笑着说道:“想认字吗?”

    紫堇赶紧摇头说道:“不想。”认字是很费钱的事,她哪里有这个资格。不过看着姑娘写字,赏心悦目。

    玉熙笑道:“想认字我就教,不过你得记住一件事,你是我的人,以后只听我的话。”玉熙是决定将紫堇培养成心腹的。府邸里的人关系盘根错杂,办一般事情可以,但是涉及到机密她就不放心,所以她只敢让红珊负责打听消息跟做一些不太重要的事。哪怕红珊投诚了,但一些隐秘的事她也只敢交给墨菊或者墨桃去做。没办法,红珊的家人都在府邸,万一老夫人或者谁拿她的家人威胁,玉熙可不相信红珊回站在她这边。

    紫堇立即跪在地上,说道:“奴婢生是姑娘的人,死是姑娘的鬼。”

    玉熙低头写下忠心两个字递给紫堇,说道:“这两个字是忠心,你先将这两个字牢记在心。”既然是心腹,认字是必须的,不过也不着急,一天学一些,长年累月下来也足够用了。

    紫堇恭敬地说都:“是。”

    玉熙笑道:“你不用害怕,只要你不生二心,我不会亏待你的。我已经吩咐了墨菊,她以后会好好教你的。”她作为主子,不可能教丫鬟做事,所以她就将这个差事交给了墨菊。

    天气越来越热,多走两步都得满头是汗。放假的时候,玉辰没去平清侯府,邀了玉辰去汀云阁。

    汀云阁四面来风,又是靠近湖边,不用放冰都很凉爽。

    玉熙过去的时候,玉辰正在弹琴,还让玉熙听完后点评。玉熙面色有些发囧:“三姐,我对乐理没天赋这你是知道的。你让我点评,我哪能说出个所以然出来呀!”你说画画上面的让她看,她还能说个一二三四五,可这琴她就无能为力。

    玉辰笑着道:“只是让你听听,就当是消遣。”

    来都来了,听一首曲子也不费什么功夫。至玉辰双腿盘起,坐在琴桌前,先调了一下音色,然后才开始弹奏。接连弹奏了两首曲子,玉辰才问道:“四妹妹,你觉得我的琴弹得怎么样?”

    玉熙刚才是边听琴音边吃桃子,说不出的惬意:“好听。”但怎么个好听法,玉熙没法说出来了。

    原以为就这么完了,哪里知道玉辰又带了玉熙去了画室。看着屋子的地上铺满了画,玉熙有些汗颜。她跟着宋先生学画也学了这么久,虽然被宋先生说有天赋,可她到现在都没画过几张。

    在汀云阁呆了两个时辰,玉熙就带着红珊回了蔷薇院。红珊出了汀云阁,说道:“奴婢一直听说汀云阁冬暖夏凉,没想到传闻不是虚的。”说完小心地看了玉熙一眼,见玉熙没啥反应她才放心。因为老夫人对三姑娘的特别偏爱,大姑娘跟二姑娘都心存不满。可她家姑娘,好像都不在意。

    玉熙却是轻轻一笑,若是这个都在意,她估计也得跟玉如一样钻了牛角尖吧。

    走了一小会路,红珊突然想起一件事,她都忘记跟玉熙说了:“姑娘,容姨娘差不多快生了。说起来这个孩子也不容易呢!”容姨娘怀孕到现在,出了两次事,一次吃食里放了能堕胎的脏东西,幸运地是容姨娘只吃了少许;另外一次是被在花园摔了一跤,虽然动了胎气,但好歹孩子给保下来了。红珊都不得不佩服容姨娘。若是二姑娘学到容姨娘三分的手段,也不至于被禁足到现在。

    玉熙也知道容姨娘产期就在这个月。

    红珊说道:“稳婆跟大夫都说容姨娘这胎是儿子。”没有儿子的容姨娘都得让夫人避让三分,有了儿子容姨娘还不得爬到夫人头上。所以红珊觉得这个孩子,大夫人肯定可能不会让她安然生下来。

    玉熙轻笑道:“儿子女儿,对大伯母来说都没妨碍的。”伯母的国公府夫人的位置已经固若磐石,没谁能动摇了,就是老夫人都不成。不过有容姨娘在,时不时给膈应两下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