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嫡女重生记 > 五十一 世事无常(2)
    红珊是知道玉熙跟容姨娘之前有恩怨的,看到玉熙没将容姨娘放在心上的样子,心里有些奇怪:“姑娘,我听说容姨娘求了国公爷,想放了二姑娘出来。”

    玉熙并不为所动,说道:“祖母不会答应的?”以老夫人的性子,不可能出尔反尔的,因为这会折损她的威信。

    红珊点头说道:“老夫人没答应,说必须关满半年才成。不过就怕老夫人被国公爷说动了。”

    有事不能说,一说就来事。

    当天傍晚时分,容姨娘就发动了。玉熙听了这个消息,神色有些古怪:“要生了?”

    申妈妈说道:“嗯,一般生儿子都会提前,生女儿的话都会往后延几天的。”这意思是容姨娘这胎是个儿子了。

    玉熙哦了一声就没下文。

    申妈妈看不出玉熙到底是什么意思,也不敢多话。

    紫堇已经学会写自己的名字了。玉熙看着紫堇写的名字,点头夸赞道:“写得很好。”

    紫堇有些羞怯:“没姑娘写得好。”她这狗爬似的字都没脸见人。

    玉熙笑道:“刚学写字都这样,慢慢就好了。没什么事,你去寻墨菊吧!”紫堇这丫鬟虽然有些腼腆,但跟墨菊关系却不错,这么短的时间两人就处得跟姐妹似的。这也让她很好地融入到蔷薇院。

    玉熙看着紫堇欢快地走出去,忍不住一笑。她其实知道读书认字对紫堇来说是很痛苦的事,这让玉熙忍不住想起二哥韩建业了。想到这里,玉熙浮现出一个念头,若是能让二哥指导紫堇武艺,紫堇习了武,她的安全也有了保障。

    远在山上的韩建业打了一个喷嚏:“也不知道是谁在想我?”

    韩建业的师兄林风远笑着道:“估计是你娘想你了?这下个月就中秋节了,想来师父会放我们几天假,到时候就能回去了。”他也能回府看姨娘。

    韩建业倒是很想下山了,天天关在山上,也很闷呢!

    晚上,玉熙做完功课,到点就睡觉了。上床的时候,见红珊还在小眼瞄她,问道:“怎么了?”

    红珊说道:“容姨娘还没生。”

    玉熙失笑:“容姨娘生没生与你有什么干系?睡觉吧,明日还得早起呢!”她明日一大早还得爬起来背书呢!

    容姨娘虽然与她有仇,她也很想报仇,但别说她没这个能力在容姨娘生孩子的时候做手脚,哪怕有这个能力,她也不会做。容姨娘是该死,但这个未出生的孩子又与她没仇,她不会去犯这种罪孽的。

    红珊吹了灯,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与在外面等候的申妈妈说道:“姑娘睡下了。”

    玉熙其实并没有睡下,她在想事,想玉婧的事。上辈子玉婧一直顺风顺水一直到出嫁。可现在却被关到佛堂去了。被关在屋子里三天都难受,更不要说是关在佛堂。因为她,很多事都改变了。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到第二天中午,玉熙下课孩子还没生下来。红珊说道:“姑娘,孩子还没生下来,府邸里的人说容姨娘难产。”

    玉熙哦了一声,又没下文了。

    时分,容姨娘还是没将孩子生下来。稳婆从产房走出来,问了秋氏:“夫人,保大还是保小?”

    秋氏本来想开口说保大,可李妈妈的速度比她快,忙说道:“夫人,这事还得让老夫人跟国公爷做主。”国公爷白天有事出去了,不过老夫人却是在家的。

    秋氏一下醒悟过来,忙让李妈妈亲自过去问老夫人的意思。老夫人的答案很明确,保小。

    玉熙正提着笔,蘸满了墨汁,提了手在墙上写字。每次玉熙要练字的时候,地上都要铺了毯子。要不然,地上就会一团黑。

    红珊轻手轻脚走进来,等玉熙写完一个大字,低头蘸墨时,她才开口说道:“姑娘,容姨娘生了,是个儿子。国公爷非常高兴,给孩子取名叫超哥儿。”

    玉熙听到这名字面色很古怪,超哥儿?这是打算要超越谁?要超越世子大哥还是二哥呢?玉熙莞尔一笑,也不知道容姨娘是怎么想的,这孩子刚出生,就得罪一大片人了:“孩子怎么样?”

    红珊摇头说道:“姑娘,九少爷身体不好。”

    玉熙听了这话也不奇怪,虽然这个孩子是足月,但容易娘怀孕时出了两次事,虽然最后有惊无险的,但对孩子是有损害的。

    超哥儿身体不好,喝不下奶,一喝就吐,大夫是进进出出,都不停歇的,怡然院折腾的是人仰马翻。

    超哥儿身体不好,洗三礼也没有大办。不过在这一日,玉婧终于给放了出来。

    红珊说道:“姑娘,是容姨娘求得国公爷,说今日是超哥儿的好日子,怎么也该让玉婧见一见弟弟,国公爷觉得在理就答应了。吩咐了人将二姑娘放了出来。”

    玉熙好笑道:“国公爷这是将老夫人的话当耳边风呢!”

    红珊不敢接这话,主子之间的事,她可不敢议论,她只负责将这些事告诉玉熙。红珊说了一个让玉熙感兴趣的话题:“姑娘,我哥说包子铺的生意现在越来越红火了,杂货铺的生意也很不错。”杂货铺的糕点跟糖果等各类的小吃食味道好,价钱也不贵,非常受那一带的人欢迎。

    玉熙嗯了一声,她之所以会同意开杂货铺,并不仅仅是方妈妈描绘的美好前景,而是她预先知道了几种新鲜的吃食。只要她让人研制出来,到时候就能赚上一大笔。有钱好办事,钱谁都不愁多。

    玉熙说道:“我倒是想寻个机会去庄子上看看。”包子铺跟杂货铺她都没管,都是交给下面的人去弄。赚了她多些花用,赔了也赔不了多少。

    红珊笑着说道:“夫人不是说了,等天气变凉一些就让人送姑娘去庄子上看看。”说起来也是遗憾,她知道这消息知道得太晚了,要不然,她能推荐她小哥帮着姑娘管杂货铺了。

    玉熙笑了下。

    玉婧被放出来的第二天,就来了蔷薇院。墨菊一脸紧张地走进来说道:“姑娘,二姑娘来了。”

    玉熙笑着站起来说道:“二姐又不是老虎,至于让你这么害怕吗?”当初被玉婧推倒在地那是她没防备,如今玉婧想要再伤她,可没那么容易了。

    不过等见到玉婧的时候,玉熙也吓了一大跳。玉婧以前红润的小脸消灾瘦得都没二两肉了,而且也没有倨傲的神色了。以前骄傲得跟只孔雀似的,现在却是低头跟她道歉。

    玉熙暗暗敬佩老夫人的手段,没想到这才半年不到的时间就将玉婧给扭转过来。玉熙当下招呼了玉婧坐下,然后笑着回道:“二姐,当初的事都过去了,我早忘记了。”

    玉熙陪着玉婧说了小半天话,才送了玉婧出门。

    到了蔷薇院的门口,玉婧一脸诚意地说道:“四妹妹,有时间到我的院子里来玩。”

    玉熙并没应这话,说道:“这些日子都很忙,没有时间四处走动。”

    玉婧脸上的笑意一下凝固了,这个死丫头是在炫耀,炫耀她能跟宋先生学习。不过玉婧还记得当下的处境,没敢由着性子来,压制心头的怒火说道:“那等四妹妹你有时间再来了。”

    玉熙将玉婧的变化看在眼底,还以为真转性了,原来不过是伪装:“嗯,有时间一定去看二姐。”

    云起伺候了玉婧这么多年是最清楚她的性子,见到玉婧手上的青筋都起来了,竹萱忍不住叫了一声:“姑娘……”

    玉婧咬着牙说道:“我没事。”为了不再被关起来,她必须忍。谁都指靠不上,哪怕姨娘也指靠不上,她能指靠的只有自己。

    一行人离去以后,红珊说道:“姑娘,二姑娘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如今的二姑娘真的是脱胎换骨了。

    玉熙不在意地说道:“究竟有没有变很快就知道了。”玉婧现在不过是学会了伪装,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伪装的东西迟早还得被拆穿了的。

    不过玉婧的改变也让玉熙有了警觉。先是方妈妈,如今是玉婧,她身边的人跟事因为她都有了变化。就在玉熙暗暗告诫自己必须谨慎时,她听说超哥儿发烧了。

    红珊说道:“姑娘,九少爷是吹了风才发烧的。”九少爷本就身体弱,如今小名完全是在用药在吊着。如今又发烧,估计是挨不过去了。

    一直到晚上超哥儿还没有退烧,白大夫看了以后说道:“准备后事吧!”孩子早夭的大夫见得多了,所以也没有太大的感触。

    容姨娘再听到白大夫的话立即晕过去了。等醒来,知道自己千辛万苦生下来的儿子没了,当下吐了一口血,又晕过去了。

    玉熙得了消息,神色没任何的变化。

    红珊看玉熙的样子,心里摸不着底:“姑娘,容姨娘本就是高龄产子,万分危险,如今在月子之中又悲痛过度,伤了根本。容姨娘以后怕是会病痛缠身。”这是红珊听那些经验老道的妈妈说的。

    玉熙淡淡地说道:“欠下的债是要还的。”容姨娘害的人可不仅仅是她,当初她大伯的那几个妾室的死,还有那几个妾室落下的胎,都与容姨娘脱不了干系。

    红珊打了个冷颤,不敢再说话了。

    超哥儿是早夭,早夭的孩子不仅没有葬礼,连祖坟都不能进,只得一个薄薄的小棺木装了,送到外面葬了。

    容姨娘知道自己的儿子葬礼这么寒酸,哭了半天,甚至还求了秋氏请几个和尚给她儿子念经超度。秋氏没落井下石,也没阻了她,随着容姨娘折腾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