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溺宠之绝色毒医 > 正文 第401章 空中飞人
    “唉,小丫头,让你看笑话了!彭华这孩子平时挺不错的,就是有点儿一根筋。你多担待啊,千万别往心里去!”

    彭少怀委婉的向安亦晴表达了自己的歉意,话里话外叮嘱安亦晴千万要对彭华手下留情。但是在一根筋的彭华耳朵里听来,彭少怀分明是怕这个娇小姐被自己说哭,才好言相劝。

    彭华撇了撇嘴,在心中对安亦晴更看不起了。

    不过就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罢了,仗着从小到大培养起来的一些才情,还真把自己当成一根葱了!

    彭华这辈子,最看不惯的有两种人。第一种,是混吃等死的二世祖。第二种,便是豪门世家的那些被小风一吹就倒的娇滴滴的千金大小姐。在他的观念里,这个世界是要用拳头说话的。那些二世祖和千金大小姐就像是这个社会的寄生虫,霸占着优越的资源一点儿作为也没有。

    而安亦晴,在他眼中就是这么一个……寄生虫。

    冷眼看着坐在彭少怀旁边的安亦晴,彭华从鼻子里打了一个响亮的冷哼,好像生怕她听不到似的。

    彭少怀眼睛一瞪,怒气冲冲的刚要发作,被安亦晴一把按住。

    “彭华先生,最近身体不好?”她制止了彭少怀的动作,笑眯眯的问。那看向彭华的眼神要多温柔就有多温柔,可在彭少怀和彭泽祖孙二人的眼中,这笑容让他们后背莫名的升起一丝凉意。

    腹黑狡猾的小丫头/小晴姐!祖孙二人心中同时暗叹道。

    “老子身体好得很!哪像你们这些千金大小姐,连个小风都吹不得!”彭华再一次冷哼了一声,不屑的瞥了安亦晴一眼,然后连忙挪开目光。似乎只要再看她一眼,就会长针眼一般。

    安亦晴并没有在意他的冷嘲热讽,反而笑得更灿烂了。

    “身体好?我看未必吧?至少你的眼睛和鼻子都有问题。有鼻炎就要治,哼来哼去容易被人误会成二师兄。还有你的眼睛,看起来的确没毛病,但是识人不清、眼大漏神、目中无人、眼高于顶就是你的毛病了。”

    安亦晴一连串说出了好几个四字成语,中间连个停顿都没有。彭华虽然也是华夏人,从小在果敢接受的是华夏的文化教育。但是果敢周围都是缅甸人,所以他华夏普通话说得还算好,可是那些个成语啊文言文啊,打从小时候起就和他八字不合。安亦晴说的这一堆话搞得他一个头好几个大,连眼神都有些呆滞,缓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铁掌猛地拍在茶几上,彭华气冲冲的将上半身探向安亦晴,眼中的厌恶和愤恨似乎忍不住要将她扔出去一般。

    “你骂我?!”他一个字一个字从嘴里蹦出来,每说一个字,牙齿都要的咯吱咯吱响,似乎要把安亦晴吃了一般。

    安亦晴仍然笑眯眯的,和怒火中烧的彭华形成鲜明的对比。她轻轻摇了摇头,语气中带着一丝明显的欢快。

    “我从不骂人,也从不跟人吵架,这可是彭爷爷和小泽都了解的事情。我这个人特别讲理,一般只需要就事论事就能把人说服。唔,师父从小就教育我,要以德服人。”

    听了这话,正在喝水的彭少怀动作一顿,一口水呛在嗓子眼里差点儿咽不下去。而彭泽的嘴角狠狠一抽,将头埋得更深了。

    小晴姐/小丫头“以德服人”的本事,越来越厉害了……

    彭华冷笑一声,他不了解安亦晴,只觉得这个娇滴滴的女孩儿就是那种遇到兵的秀才,天真的以为长了一张嘴就能打遍天下无敌手。

    “以德服人?”他的剑眉一挑,身子忽然向后仰去,懒洋洋的靠在沙发靠背上。然后抬起右腿搭在左腿上,跟大爷似的翘起了二郎腿,歪着脑袋看着安亦晴说道,“老子我就坐在这儿,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用道理来说服我!”

    以彭少怀为首的彭家人不约而同的将目光都从彭华处转移到安亦晴身上……他们也想知道,安亦晴到底会用什么办法来让这个一根筋的彭华“以德服人”……

    谁知,笑眯眯的安亦晴竟然摇了摇头,缓缓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她动作优雅的伸了个懒腰,扭了扭脖子和胳膊,轻声说道:“从我小时候起,师父就总是教育我,不要太过暴力。只要我占着理,就什么都不用怕。以德服人,用道理让敌人信服,这才是最聪明的对敌策略。可是……”

    彭泽的父母还沉浸在沉思中,觉得安亦晴的师父叶成弘不愧是一代神医,解决问题的方法都不是他们寻常人能够做得到的。刚要感叹点头,安亦晴的一个“可是”,让他们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硬是给咽了下去。

    “可是什么?”彭泽的父亲问。

    “可是……”安亦晴红唇微勾,露出精致整齐的小白牙,“可是,师父还告诉我。如果对方不接受我的以德服人,那么,就打到他服为止!所以,彭华先生,得罪了!”

    说罢,还没等彭家人反应过来,人高马大、身高一米九的彭华就好像是一只小鸡仔一样被安亦晴单手从沙发上拎了起来,迈着轻快的步伐向别墅外面走去。

    砰——

    一声巨响,石化中的彭家人一个激灵,终于回过了神。

    坏了!

    彭泽的父母连忙站起身刚要追出去,就又听见一声“砰”的巨响。从声音的大小和距离的远近来计算,能够发出这种闷响的吨位,绝对不是瘦弱的安亦晴……

    夫妻二人不安的对视了一眼,然后齐刷刷的将眼神落在彭少怀身上,等待他的命令。

    谁知,彭少怀优哉游哉的给自己倒了杯新的茶水,喝了一口,美滋滋的点了点头。

    “看我干什么?叶先生不愧是几十年前的风云人物,见解独到!以德服人,很好!”

    彭泽父母齐齐的抽了抽嘴角,向别墅外面被打的落花流水的彭华投去了一个同情的小眼神,然后很有默契的坐回沙发,倒水,喝茶。

    而一直没说话的彭泽,根本连屁股都没抬起来过。他低着头,肩膀一抖一抖的,也不知道是在哭还是在笑,反正一张小脸是憋得通红。

    时间过去了许久,彭泽的父母从刚开始听到巨响时的震惊,渐渐变得适应,最后变成了麻木。无聊之中,彭泽的父亲甚至还打开了客厅里的电视,看起了当地新闻,似乎外面接二连三的巨响只是幻听而已。

    倒是彭泽的母亲还算有那么一丢丢人性,时不时担忧的看看窗外。只见彭华的身影偶尔从窗前飞过,紧接着发出各种各样的响声。她抽了抽嘴角,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目光忽然落在了一直沉默不语的顾夜霖身上。

    “额……顾将军,这么长时间了,安小姐会不会累啊?……”她委婉的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意思,希望能够把可怜的彭华从安亦晴手里解救出来。

    顾夜霖低着头盯着身前的地面,听到彭泽母亲的问话,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她每天的训练是同时和十二个男人对打五个小时,彭华太弱,不够她垫肚子。”

    那语气,那叫一个淡定,好像在说今天吃了三顿饭一样淡定。至于顾夜霖说的那十二个男人是谁,自然是除了张玉枫之外的十二血将。只要安亦晴有时间有精力,每天一定会抽出至少四个小时和他们对打练手,提高他们的实战经验。

    彭泽的母亲无奈扶额,再也不吱声了。她在心中默默的为彭华画了一个大大的十字,阿门,愿主与你同在……

    当安亦晴神清气爽的回到客厅时,彭泽已经无聊的昏昏欲睡了,彭泽的父亲也是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彭少辉则和顾夜霖在下棋,至于彭泽的母亲……端着刚刚洗好的水果走了出来……

    “咦?安小姐,彭华呢?”她走进客厅正巧看到安亦晴,疑惑的看了看她的身后,问道。

    安亦晴揉了揉有些泛酸的手指,笑着回答道:“他有点儿累,说先回房休息了。彭爷爷,彭华让我给您带个话,对于我参与矿山这件事,他已经不反对了。”

    彭少怀手中的黑子一顿,心思一岔,落在了错误的地方。郁闷的瞪了瞪眼睛,他抬头看向安亦晴,没好气的撇了撇她,“就知道你这丫头心黑着呢,彭华那小子不长脑子,连你都敢惹!你把他打的怎么样?留口气没有?”

    “放心,还是活的。”安亦晴笑得灿烂,上下嘴唇一碰,说出来的话让彭泽的父母差点儿吐出一口老血。

    活的……活的……活的……

    彭泽的父母想了许多彭华被打之后的模样,早就做好了心理建设。但是,当第二天他们看到彭泽时,嘴里的豆浆差点儿喷到对方的脸上。

    “彭华?你是彭华?!”彭泽的父亲一向以笑面虎著称,沉稳老练的他此时嘴里叼着个包子,很没形象的瞪大了眼睛看着从别墅外面走进来的……东西……

    对,他横看竖看,左看右看,怎么看都觉得……面前的这个,只能被称作“东西”……

    尼玛这得被打得多惨啊,浑身上下跟调色盘似的,比平时还大了好几个尺码!要不是彭泽的父亲认识彭华的那件衣服,打死他都不相信这会是他的弟弟!

    “额……小、小叔今天的打扮……好新潮啊……”彭泽的肩膀又在一抖一抖的,将脑袋使劲儿埋在饭碗里,不敢让彭华看到他笑得通红的脸。

    “嗯,小丫头的确手下留情了,还能走路,不错!不错!”彭少怀从报纸中抬起眼皮,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东西”,欣慰的点点头,然后又将眼神扔在了报纸上。

    被打得鼻青脸肿、血液逆流的彭华,就这么被自己的家人无视了个彻底,连个安慰他的人都没有。

    狠狠的磨了磨牙,彭华没好气的看了一眼瞅着他傻笑的彭泽父亲,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他在餐厅里四处看了一圈,在确定安亦晴没在之后,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昨天之前,他死也不相信那个娇滴滴的死丫头竟然有那么厉害的身手。可是一想起昨天自己惨绝人寰的空中飞人的经历,彭华就觉得自己浑身更疼了。

    嘶——!他龇牙咧嘴的摸了摸裂开的嘴角,这死丫头打了他好几百闷棍,然后就给了他一颗甜枣。竟然只给了他那么一小瓶疗伤药,一点儿诚意都没有!

    彭华的心里正唾弃着安亦晴的无情无义,一个声音忽然在他背后响起,吓得他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彭爷爷,抱歉,昨天有些累,今天起晚了。”

    ------题外话------

    对不起,公子之前说不断更,又食言了。实在抱歉,这两天控制不住情绪,哭的快抽过去了。现在好了,你们别生气。

    推荐好友文文《你好,顾先生》/天下风华

    简介:

    她脱光衣服求他,他却笑了:“你以为你这具身子值几个钱?”

    原以为他根本不屑,可又是谁后来夜夜寻她求欢?——原来大名鼎鼎的顾教授是个骗子啊!

    ......

    后来她变成了女人公敌,因为顾先生近乎病态地宠爱她。比方说——

    她赌气,一夜输掉顾先生千万资产,顾先生却云淡风轻地一笑:“顾太太高兴就好。”

    她半夜来月经,顾先生跑遍整个城市的便利店,买了卫生巾带上热粥送去她的寝室。

    再比方说:纠缠她的男人,不是进了医院,就是进了监狱......

    【这里有最情深的男人,最极致的宠爱。】

    怒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