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武极巅峰 > 第一卷 第十一章 年祭
    第十一章 年祭()

    ……

    “从今往后,你们便就是我碧家之人了。碧家乃是大家族,所有言行尽皆都是有着自己的章程…”

    白雪飘飞,诺大的庭院之中,年轻的管家站在人群之前,大声的说着…

    ……

    “你便就是碧平的女儿碧春是吧?嗯,模样倒是乖巧…从今以后,你便就是小姐的随身婢女了。小心的伺候着,总有你的好处!”

    年仅十二岁的小女孩儿怯生生的看着身前的人,乖巧的点了点头,随即跟着管家离开了之前的破败住处…

    ……

    “婢,婢女碧春,见,见过小姐…”

    面前这个笑颜如花,身穿着白色裘衣,面色苍白的如雪一般透明的女孩儿,以后便就是自己的主子了吗?…碧春偷偷的看着,大眼睛中带着几许迷茫…

    “碧春妹妹…你是妹妹吧?我今年已经十三岁了呢…”

    面色如雪般透明的女孩儿欢快的跑到了她的跟前,纤细的小手握住了碧春因常年劳作而已经长满了粗茧的小手,眯笑的眼睛,像极了天上的月牙儿。碧春顿时微微一颤,女孩儿的笑容,生生的印进了她的脑海之中,再也无法忘怀…

    ……

    时间如流水一般的穿过…当年的两个小女孩儿,尽皆变作了婷婷玉立的少女。

    如雪精灵一般的女孩儿,依然喜爱着白色。

    ……

    “姑爷是天都府罗家最具盛名的天才少爷罗天丰二少爷呢!…据闻小姐上次前往西灵山山祈福,却是遇上了妖魔,正是被罗天丰少爷救下的,从此成就了一段姻缘…”

    听着身边的人纷纷议论,雪精灵一般的少女面容之上浮现出一丝幸福的红晕。而在她身后同样婷婷玉立的青衣少女,眸子中却闪过一丝黯然,稍纵即逝…

    ……

    雪精灵一般的少女腿下了一袭白衣,换上了大红色的喜袍。胭脂红唇,便是让她一度苍白透明的面容,也是带上了些许血色…这是她,最美的时刻。

    “春儿,好看吗?”

    少女妙曼的在她身前旋转了一圈,如雪之精灵,面容上的笑容,幸福而甜蜜。

    而她,却是勉强的露出了一丝笑容,轻轻点头。别过脸,一丝黯然却是从她的眼中一掠而过…

    ……

    他来了,骑着高头骏马,身穿红袍的他依然英武奇伟,自信让得全天下的光芒,尽皆集中在了他的身上…他目光深情,英俊的面容之上带着一丝宠溺而温和的笑容,注视着身穿了一袭红袍的娇羞新娘,在这一刻,她知道自己的多余的。但没有人会在意到她,黯然的眸子,越发黯然…

    ……

    罗家,天都府最大的世家。罗天丰,罗家最耀眼的天才…

    他与妖魔相交?不,那不可能!她知道他对妖魔是如何一种仇视,当年她亲眼看到他将那些妖魔一一斩杀,毫不留情!这样的他,又怎么可能会与妖魔相交?这是一个阴谋!是阴谋!

    当传来他陨亡的噩耗之际,雪精灵一般的女孩儿正满脸幸福的抚摸着日渐隆起的腹部…打击来的太过突然,她面上的血色顷刻间消退,仿似重新变成了多年前那个面色苍白,几欲透明的雪之精灵…而她,同样也是摇摇欲坠…但是她知道,雪精灵可以倒下,但她不行!…

    ……

    生产之日终究是到了,病榻之上的她,面色透明的仿佛随时都可能随风散去。幸福与笑容已经不在,她悲苦的抱着刚刚出生的新生命,晶莹的眼泪纷纷坠地…

    ……

    她病倒了,自他的噩耗传来之后,她便就一病不起,再也看不到如同雪之精灵月牙儿一般微笑着的眼眸,再也看不到她翩然起舞的妙曼身形…她暗自垂泪,每日每日,坐在她的床边,陪伴日渐清瘦的她…

    “春儿…答应我,将逸儿抚养长大…抚养长大…”

    生命的最后一刻,她握着她的手叮咛着。她眼眸垂泪,狠狠的点着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她神色黯然,清眸之中逐渐泛起了一丝迷茫的光芒,呢喃自语:“丰哥,我来陪你…陪你…”

    ……

    她是他的妻子,他是罗家的罪人,匆匆火葬,雪精灵,化作了一杯灰土…她将他的衣冠冢与她合葬,仿似在眼前,她依然能看到他英武奇伟的身形,听到他狂放豪迈的大笑,看到她如血精灵一般的翩然之舞……

    只是在他们的身后,少了一道青色倩影,少了一只添酒香袖,少了一双温馨目光…

    ……

    “小姐,碧春完成了您的嘱咐…我好想你,好想你!…呜呜……”

    天空的雪,越发的大了起来。飘飘扬扬,荡荡漾漾,春姨哭的伤心的如同一个无助的孩子,撕心裂肺…

    饶是站在一旁的罗逸,也是不禁从心底升出一丝叹息来…要如何一种深沉的情感,才能让对方说出‘多少次想要下来继续伺候你们’这样的话?又是如何一种深沉的情感,才能支持着碧春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不离不弃的将整个罗家都唾弃的‘废柴少爷’抚养成人?而这其中的辛酸与委屈,又能说与谁听?

    碧春如孩童一般失声痛哭着,每年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能尽情的发泄出自己心头的辛酸与委屈,否则十数年累积下来,只怕早就要将她活活逼疯了…

    “春姨,回去吧…爹娘若是看到你现在这副模样,只怕也是要伤心了…别这样,好么?”

    良久,罗逸终于轻轻的开口劝解起了春姨。

    “呜呜…二爷…小姐…碧春好想你们…好想你们…”

    春姨整个人的情绪似乎已经完全崩溃,身子软到在了地上,大声的痛哭,对罗逸的话首次没有做出回应。在她的眼前,是他英伟的笑容,是她月牙儿般的明眸…

    罗逸轻叹了一声,拇指贴上了春姨的后颈。轻轻一用力,春姨顿时微微一颤,声音渐息,昏迷了过去…

    “春姨,对不起了。情绪的大起大落,对你的身体可不是好事…安心的睡一会儿吧…”

    罗逸轻轻叹道。然后又看了一眼那个耸立在风雪中的小土包。轻轻摇了摇头,背起春姨瘦小的身子,朝着来路而去…

    风雪中,篝火旁,豪迈的大笑,翩然的舞蹈,仿似恒古…

    恍然间,一道青色倩影,带着明媚笑容,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

    ……

    尺壁光阴,初冬渐浓,鹅毛般的飞絮也是越发的密集了起来,将整个山河装点成了银白之色,新年,也在人们的翘首以盼之中,姗姗而来…

    初升的阳光照射着银白的雪地,耀人眼目…

    而今日,罗府之中却是一片热闹景象。

    罗府,中心区域,诺大一个广场之上,人头搌动,嗡嗡之声不绝于耳,分外的热闹喧哗…

    而在广场边缘的堂皇正道之上,一些奴仆与婢女,也是好奇的朝着里面观望…每每有高头大马的鲜衣人物策马而来之时,细细的议论声便顿时升了起来…

    “每年的年祭,果然是最热闹的时候啊…咱们罗家能成为天都府最强的家族,果然不是没有道理的啊…你看哪些分家的少爷们,一个个尽皆都是器宇轩昂,唐宋两家哪些贼眉鼠眼之辈,那里能和他们相比?”

    “我看你这小浪蹄子,是开始发浪了吧?…这些人虽然是分家的,但却也是少爷呢…那里会看得上咱们这些婢女?醒醒吧…”

    “你才发浪了呢…人家不过只是想想而已,若是能被某个分家少爷看上…哪怕不说去分家做个少奶奶,只是当个侍妾,也比咱们现在要强很多吧…”

    “那是自然,罗家分家…在天都府,代表的可就是本家。能在分家当一个侍妾,自然要比在本家当一个侍女强的多了…至少,不用再伺候别人了…”

    侍女低声的讨论着,偷眼看向那一个个鲜衣怒马,气宇轩昂的少年们,露出爱慕的光泽来…而当看到那些衣着华丽,雍容大方的小姐之时,眼中露出的光泽则就变成了羡慕与憧憬…只怕在这些家族最底层的婢女的心中,早已经将自己想象成那些衣着艳丽,姿态万千的小姐中的一位了吧?…yy,并不只是存在与地球而已。

    “年祭…果然还真是好热闹呢…”

    看着堂皇正道之上,一个个鲜衣少年,少女策马而过,罗逸虽然还未到广场之上,便就已经感受到年祭的热闹了。

    今日一大早,春姨便就已经做好早餐,来到了罗逸的屋里。然后告知了罗逸关于‘年祭’的事情。

    罗逸的脑海中虽然有‘逸少爷’的记忆,但这些记忆毕竟不是他自己的,只有在他刻意的回想,或者有某种提示的情况下,才会显现的出来。所以也是到今天早上,他才知道关于‘年祭’的事。

    从‘逸少爷’残留的记忆之中,罗逸倒是知道这‘年祭’对罗家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日子。这一天,只要与罗家沾亲带故的家族,大都会赶来参加罗家的年祭,因此也将会极为热闹。

    通过后来一个月的修行,如今罗逸的第七层‘潮汐决’虽然还没有修行到最巅峰的程度,但却也是相差不了多远了。天天修行却也是无聊的紧。既然有热闹可以看,罗逸自然是没有拒绝的理由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