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重生之八岁小地主 > 正文 第四十章
    黎伯坚很快也收到了消息赶了过来,看到那几具无头的血尸,心里也是有些骇然,到底是什么人作案手法这样的残忍?还是说,这杀人的根本就不是人?

    现场的小孩子都被父母捂着眼睛,不让他们继续看下去,大人心里一个个都是无比的震惊,他们都同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传说。

    传言很多年前在这个村子里面,镇压着一个专门食人魂魄吸人精血的食人魔,最后不知道如何被镇压在了村子后山里面。只是经过多年,那后山早就已经被夷平,而那被镇压的食人魔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了。

    后来,这里就一直无人居住,变成了一片的荒野,沼泽,只是到了20年代的时候,才有了人来了这里,在国家的号召下,开始开发这里。

    只是这个传说一直都在老一辈的人口中传诵着,不知真假。

    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大家看着那几具尸体,实在是无法想象人类可以有这样的手段,将人残杀成这样。

    黎伯坚将心底的震撼压了下去,吩咐了几名胆子比较大的村民,先将尸体搬回了祠堂里面放着,再派了人到镇里去找警察过来。

    谁也没有发现,在尸体被搬起来的时候,一具尸体的身上,一个血滴型的玉坠子掉落到了草地上,安静的躺在了那里。

    到所有人都离开了以后,程子涵才走了过去,把那玉坠子捡了起来收好。

    现在天蚕不知道到底怎么样了。

    心里叹了一口气,她才转身回了家。

    李兰心情看出不是太好,花了不少钱竞投回来的地,现在都被淹了,刚刚才请了人来犁了地,请人帮忙也需要花不少的人,还有那竹棚,刚才看过去的时候,发现已经全倒塌了,连搭棚用的竹子也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如果水持续的涨着不退的话,那今年估计要损失不少钱。

    好在那些钱都是程子涵自己赚回来的,而且竞投了以后还剩了不少。

    “妈,我,我想出去一趟。”程子涵心里始终还是担心着天蚕的情况,既然树灵空间都不能进去了,那或者去之前莽苍寄居的那棵大树那里可以有些线索。

    李兰漫不经心的看了程子涵一眼,淡淡的问了句,“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你一个小孩子家家的,还想要去哪里?给我安安分分待在家里,照顾好妹妹,哪里都不准去!”

    李兰吩咐好了程子涵,才拿了工具去工作去了。

    程子涵心里着急,但是知道李兰肯定是不会让自己出去了,如果偷偷的跑了出去,到时候她又要担心,所以也听话的待在了家里。

    奇怪的是,到了中午十一点左右,突然涨起来的江水,居然又退了,突兀的让人措手不及。

    程子涵是第一个发现的,她始终还是担心,就偷偷的跑到了大堤上面,结果一上去,就看到了江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失着,她分明看到,所有的水,都朝着竹林的方向而去,在那里形成了一个可怕的漩涡。

    难道,是竹林里面的那个古墓出了什么问题?

    程子涵突然想起来,那血尸也是从古墓里面出来的,或者两者之间还真的有关系。

    水退了,而且水位比之前还要低了许多,江心的沙洲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程子涵本来想要下去查看一下的,可是刚刚退水,地上还是十分的泥泞,根本就无法靠近竹林,她也只有放弃。

    此时一直放在兜里的玉坠子,却是突然有了些反应。

    感觉到贴着自己的口袋似乎是在发烫,程子涵才把玉坠子拿了出来,玉坠子散发着柔和的白光,一道光影突然出现在程子涵的面前,好在左右无人,才不至于惊吓到别人。

    光影里面,是天蚕一脸着急的样子,身后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他只来得及说了一句话,光影就噗的一声消散一空了。

    “子涵姐姐,千万不要靠近那片竹林!”

    在天蚕的声音里面,程子涵分明听到了恐惧和害怕。

    居然连天蚕都害怕?那竹林里面到底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程子涵心中骇然,看着那葱葱郁郁的竹林,心底却是有些好奇。

    那种感觉,就好像看着潘多拉的盒子一般,你总是想要冲动的去打开。

    不过程子涵也明白,天蚕既然这样说了,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那就暂时不要靠近好了。

    程子涵拿着那个玉坠子,左右折腾了半天,也看不到有什么光影再次出现了,才放弃。

    再次的将玉坠子收好,她才回了家。

    李兰也已经下工回来了,看到程子涵从外面回来,皱了皱眉,忍不住的骂了一句,“不是让你别到处跑吗?怎么那么不听话?”

    “江水退了,我上去看看而已。就在门口。”看了李兰一眼,程子涵听得出来,她虽然是在骂自己,但是语气里面还是带着担心的。

    前世自己不懂事,总是跟她吵,吵了一辈子,闹了一辈子,最后父母惨死,她甚至来不及去见最后一面。

    现在重活一次,她发现自己看问题似乎都变得通透了许多,不再那么执着了。

    回到房间里面的时候,程子溪也起来了,看到程子涵,揉了揉眼睛,对着她说道,“姐姐,我做了个噩梦。”

    程子涵开始并没有在意,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始终在担心着天蚕的安危。

    “我梦到了天蚕弟弟了。他浑身都是血,躺在那里,还跟我说,让我告诉姐姐,最近这段时间,不要到处跑,不要到江边去,也不要去找他。”

    见程子涵没有反应,程子溪自顾自的说道。

    程子涵闻言浑身一震,惊讶的看向程子溪,却见她依旧是一脸迷茫的看着自己,亮晶晶的眸子里面写满了不解。

    “子溪,你还梦到了什么?还看到了什么?”程子涵激动的抓着程子溪的肩膀,连弄疼了她都浑然不觉。

    程子溪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程子涵不可而知,但是她相信,肯定是天蚕通过这样的方式想要向她传递某些信息。

    不要靠近江边?到底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连天蚕都那么谨慎那么害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