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重生之诀少的军医妻 > 第二百零五章 最信任的人
    中午正是下班的高峰期,街道上来往的车辆很多。归家的心情即便是再殷切可是也要遵守交通法规,因此交通有点拥挤,路上的车辆都行驶的很慢,可是却有一辆救护是有警车开道,在公路上呼啸而过,身后还跟着另外一辆越野车,而且还是挂着特殊的车牌,最后停止在帝都军区医院的急诊楼下。

    车辆停稳之后,一台担架从里面抬了出来。两位身着白衣的男医生抬着担架就往楼里跑,随着他们下来的还有一位身穿迷彩装的男子,他跟着担架跑着是,但是身上却有这浓重的血腥味,他身上的血迹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可是他却毫不在意,确切的说他根本就没时间理会。

    他的双手按在担架上那个人的胸口处,口中却急缺的喊道:“快去找上官医生,快点去呀,快点。找上官医生。”

    他一直强调这要找上官医生,这让在门口迎接他们的人脸色不怎么好看,他们都是接到命令才出来的,也知道躺在这里的这人是什么身份,更加知道他伤的很重。要不然也不会各科室的精英都到了。可是他们听到了什么,他们都已经等在这里了,现在竟然让他们去找一个不怎么是不是同事们医院里的医生。但是其中去也是有人知道他口中的上官医生是谁的,只是奇怪为什么要找她。虽然上官医生是从野战医院调来了的,可是那也是才来两天而已,他对她都不熟悉。虽然他们觉得难看,但是也都知道情况紧急,于是院长多身后站立的几位护士说:“你们去找人,快点把伤者送往手术室准备手术,秦主任现在就在就等在手术室外面。”

    刚才那个叫喊的人知道他们的去找人了,也就不再喊了,只是一直按着躺在担架上那个人的胸口处。嘴里也不断的将喊着什么,躺在担架上的人刚才换的纱布经过这短暂的颠簸又开始往外渗血了。

    “南宫,你一定要撑住了,我已经到了医院,上官马上就过来了。你要撑住了。”

    一行人坐着电梯直接到达手术室,可是就在病人进入手术室之后,那个浑身是血的男子却拦着外面要进来的人:“你打算主刀这个手术?”那语气里似乎还有点鄙视的意思。

    被拦下的那个看着眼前的人了,以为他是打算自己主刀,可是他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允许:“顾医生,你刚执行任务回来,应该很疲惫。他的情况很严重,我怕你支撑不下去,你也知道医院里除了你,也就是我的外科……。”

    “不需要你,今天除了上官医生,我不会让你们任何人进去的。还有院长你还是赶快让人去找上官医生吧,要是晚了,我们谁也耽误不起。”

    “我不同意,顾医生医院有规定的,那些新来的医生半个月内是不会安排手术的,那是害怕他们在不熟悉医院情况之下不好开展工作。不可能因为你的一句话就改变了这个规矩。再说你也看到了里面那个人的情况了,还请你让开,让我进去进行手术,要不然出了事情这个责任谁担着,是你还是院长亦或是我们医院。我们谁能承担起了老首长的怒火。快点让开,让我进去。你难道还信不过我的医术?你当年入院的时候还是我带的呢。”

    那边院长还没说什么,被顾熙文拦下的那人却已经不愿意了。他觉得这个顾熙文不想给他这个机会,他知道里面人的重要性,所以才会想着要做这个手术,要是成功了他也许是就有机会进一步了。可是现在顾医生竟然想着把这个功劳给一个新人,那就是阻止的前途。

    “不要说是不信任你,就连我自己都没不敢动刀子。除了上官医生这个手术谁也做不了,秦主任你要是非要进去的话,我怀疑你是别有用心了。虽然我不知道你怎么积极是为什么什么,但是秦主任你要是不想上军事法庭的话,今天的事情你还是不要参合的好。院长我这话不是危言耸听,就是里面的那人他也只信任上官医生。”顾熙文是一点也不让步,说的话也不客气。

    “可是顾医生,现在正是下班的时候,我们一时之间根本不知道上官医生在不在医院,要去哪里找。可是里面的那位病人是在是耽误不得了。你看是不是……我们这也是……这毕竟关系到每个人的前途,我们还是……我这边也找人去找上官医生过来。”院长考虑的比较多,说的话也隐藏这其他的意思,理由也算是充分。因为他对上官医生的身份多少知道那么一点点。

    就是照眼前情况来看,这上官医生和顾医生很熟悉,和里面的哪位也熟悉,要不然不会点名要上官医生主刀了。可是现在他是真的不知道上官医生在哪里。但是又不能因为一个上官医生,就把病人置之不理,要是耽误了伤情,承担责任的还是他们。

    “你们谁身上带有电话?”顾熙文也不打算和他们费口舌了,伸手问他们借电话。要不是因为他没电话,他早就自己找人了。也不会和他们耽误时间了。

    “我身上没有。”

    “我也没有。”

    ……

    一连几个人都说自己没有,他们原本都是打算要进入手术室的谁会带着手机。他们身后跟着救护车到达的另外两个和顾熙文一样打扮的人,也同摇着头。他们和他一样刚执行任务回来怎么会把手机放在身上了。

    “我这有,我这……。”就在他们都着急的时候,从他们的身后穿来一个却诺的声音那是一个女孩的声音。

    那个声音的主人吸引了其他人的不约而同的回头,她似乎是吓着了,把头低的很低,在极力的缩小自己的存在感。看身上的衣服应该是医院里的小护士,而且还是那种刚参见工作不久的,要不然不会在这两个时候参与进来。

    “借我用一下。”顾熙文大步走到她面前,伸手。

    “哦。”她颤抖着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顾熙文接过手机刚准备拨打的时候,就发现楼道的拐角处走来的那个人,那正是他们在等待的人:“上官你来了,快点,人命关天了。”

    “谁受伤了?”上官雪妍的身后就跟着一个小护士,那就是刚才去找她的那个护士。

    她刚才真准备下班去吃饭,就遇见这个护士了,护士只说是院长找她,让她来手术室,并没有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事情。

    “南宫,子弹打进了心脏哪里,我不敢下手,所以就直接送到你这里来了。我想有你在他不会有事情的。”顾熙文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情况。

    “看过才知道,我也不是神仙。我准备手术你来给我做助手。”上官雪妍说说着就走进无菌室,需要换上特定的衣服才能进入手术室。再次之间她没和其他人说一句话。

    “好。”

    顾熙文现在也顾不上自己身上的虚弱了,他知道既然是让他一起进去就是有她自己的考量。

    “你们看好手术室的门,我们没出来之前谁也不让进去。”顾熙文在进入无菌室的时候竟然转身和身后的的两人说了一句。

    “放心吧,有我们看着呢。谁刚靠近,那也要看看我们手中的枪答不答应。”白云飞拿出执行任务还没上交的枪握在手中,大有谁上前就给谁一枪的意思。

    他们这次是真的不能大意了,除了他几个真的是没有可以信任的人了。这次要不是他们大意,怎么会在回来的路上出现了那样的意外,也不至于让南宫现在就躺在那冰冷的手术台上。

    他们这次执行任务其实一直都是很顺利的,但是谁也没想到会在回来的途中被自己人给暗算了。他们那些参加任务的人之前都是知道底细的但是谁也没想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情。虽然他们保护的首长安全回去了,但是南宫却生死未知。

    他们这个时候除了自己人不能在信任任何人了,这也就是为什么熙文点名要上官主刀的原因。

    本来依着首长的意思是要把南宫送到另外一家医院去,但是熙文却执意要来这里。他们也是同一个想法,相对于其他人他们最信任的还是上官雪妍。因为她是他们曾经的战友,不只一次在战场要救过他们的性命。虽然现在她选择了当医生,但是她懂他们,他们也信任她。

    那些原本还想再说什么的人,看见这样的情况谁也不敢开口了。他们虽然也是军人,但是他们也只是医生而已,在医院也见过不少持枪的,但是像他们这么嚣张的还是第一次,但是即便是他们不满也不敢做什么,现在也不能走了。毕竟里面的那个人可是在首长哪里挂上号,他们可不敢怠慢了。

    至于他们怎么想的白云飞他们不知道的,上官雪妍和顾熙文也不知道,因为此时他们已经走进的了手术室。

    上官雪妍走进手术室,看着手术台上那个因为血夜混着泥土造成看不清楚面容的人,她不知道为什么脚下的步伐却有点沉重。她们此时的距离很近,但是她却感觉不到他的呼吸和生命里,他像是一个毫无生机的娃娃一样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要不是那些和身体连接在一起的仪器还在滴滴的响着,她都以为人已经断气了。

    原本听见顾熙文说人命关天的时候,她还以为是他夸大了。有她之前配置的应急的药物,怎么会出现要命的情况了。

    看着如此的南宫诀,上官雪妍觉得她的心中有点压抑,那也只是一瞬间的感觉,很快就恢复成了平时的样子。她知道现在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她快步的走上前去给他像是检查一下伤口。情况似乎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她的那些药也只是吊着一口气而已。

    “要不是有你留下的药,那些血根本就止不住,他也许早就流血而亡了。我想着这么重的伤势恐怕也只有你才能治好了,于是堵上了自己的性命才让他们把南宫送往这里的。我们两人的性命交个你了,这些年我们无论受多重的伤你都能救治。有你在我们不怕在前面拼命,我们信任你,他这次的性命也交给你了。”

    要不是那件事情,上官现在也应该会和他们一起吧,可惜了那件事情他们几人费劲了气力也没能留住上官。她转而进了医院成了医生。

    “检查一下器具,准备手术。我先用银针封住血脉,他之前已经用过了太多的麻药,不能在给他使用了,要不然真的损伤大脑了。一会儿我给他取出子弹,你帮他止血,然后处理那些外伤,我给他输点着内力,这样他可以好的快一点。”

    “好。”

    顾熙文转身就去检查手术室的做手术需要用的器具,上官雪妍趁此机会把手我在南宫诀的手腕上,用灵力给他修复一下身上其他的伤痕,让他的身体可以经受住那么大的手术。因为他是第一接触灵力,上官雪妍不敢让他吸收的过多了,而是度给了他少量的灵力,那些已经够他度过此次的危险了。

    等顾熙文检查完器具走到手术太前的时候上官雪妍已经剪开了南宫诀的衣服,清洗干净了伤口的周围。

    “给。”顾熙文在看上官雪妍清理完之后就递给她一把手术刀。

    但是上官雪妍并没有接过他递给的手术刀,而是一只手悬浮在伤口上,等她在抬起那只手的时候反转过来的手掌心上有一颗子弹。

    “止血缝合。”上官雪妍看着顾熙文吩咐着。

    她之前是想用手术刀取出子弹的,但是后来觉得他已经伤成这样了,竟然不忍心在他的身上该他添一道伤口,于是就放弃了原来的打算,改用自己的方式取子弹了。

    她知道她的身上已经有不少的痕迹了,他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完全是他自己拼回来的。而且还是拿命拼回来的。十二三岁开始就已经在军营里和那些常年人一样的训练,稚嫩的少年早已长成伟岸的男子,可是人家只看见他表面上的风光,却看不到他身上的那些痕迹。

    在得知她身份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他的处境为难,但是之后才知道他的处境比他想象的更加为难。

    上官雪妍吩咐顾熙文做事情,她却看着手中的子弹出神。这次真的算是他的命大,想必是顾熙文把自己留下的药都给他用上了,尤其自己给他留下的哪一点保命的被稀释过得灵液,要不然他恐怕真的是熬不到医院了。子弹正好打在了心脏上,按理说当场就应该死了,他这还留着一口气在外人看来已经算是奇迹了。

    上官雪妍也没发现自己看着躺着的人竟然有点走神了,知道顾熙文昨晚手上的事情叫她。

    顾熙文看看上官雪妍手中的子弹和南宫诀身上留下的伤口,想说什么,但是没开口。只是慌忙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只是一个弹孔的伤口,处理起来并不简单。

    因为他们这次执行任务配备的武器都是最新的装备,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口但是杀伤力很大。甚至是会有子弹在皮肉中搅动的感觉,那样的话就会造成更加严重的伤害,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不敢当场就给他动刀子的原因。

    只是没想到在他看来这么棘手的事情,为什么到了小师祖的手中却是这么简单,竟然连手术刀都没有,这难道到就是修为高低的差别。其实他这几年武功进步的也已经不少了,之前没有练武天赋的他,修为竟然突飞猛进了,但是他自己也找不到原因似乎是从那个奇怪的山洞回来之后就不一样了。他也曾怀疑过,私下也问过小师祖身上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但是得到的结果就是没有。所以他也否定了那个可能性,爷爷给他检查身子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身子没什么不妥,他也没什么好计较的了,武功有进步当然是好事情。

    在他做事情的时候手术室里一直很安静,他以为小师祖在给南宫处理其他的伤口,但是没想到他抬起头的时候却发现小师祖一直在看着手中的子弹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竟然连他叫喊她,她都没发现。

    自他认识小师祖以来这是第一次看见小师祖对着一件东西发呆吧。她是不是看着手中的子弹想起了之前的那件事情?那其实是一件他们都不愿意想起的事情,也是他们所有人的伤心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