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被赤司一说,栗原也看了过去,仔细地看了半天之后才点头道:“还真是啊,她怎么会在这里啊?”

    “去问问看吧。”赤司说道。不管怎么说,他们跟七海也算是熟人了。

    栗原“嗯”了一声,刚要和赤司两个人一起过去,却发现,仁王已经抢先他们一步走到了七海面前。

    虽然脱下了白天穿的队服换上了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然而仁王的脸上依旧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他伸手拦在七海面前:“噗哩~这位可爱的小姐,是谁把你遗弃在这里了吗?”

    七海歪了歪头:“不是。”

    仁王捂着心口:“回答的还真是干脆果决,一点面子都不给。”

    “你有事吗?”七海微微扬起嘴角,笑的礼貌而优雅。

    “当然了,白天见的太匆忙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叫做仁王雅治。”说完之后,仁王在七海的耳朵后面虚抓了一把,放到七海面前的时候,他的手上就多了一枝娇艳欲滴的红玫瑰了。

    挑了挑眉,七海开口道:“我叫做原野七海。好歹我们交换了名字,我教你一招,不是所有的女孩子看到玫瑰花都会开心的。变魔术我也会啊,你看。”说着,她也朝着仁王伸出了手,并且直接伸进了他西装内侧的口袋,拿出来的东西却吓得仁王冷汗直流。

    这个巴掌大的蜘蛛是从哪里来的啊!

    “这、这啥……”仁王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活体蜘蛛,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怎么拿着这么危险的东西?

    七海歪着头,抚摸着蜘蛛腿上的绒毛,看起来一脸天真可爱:“可爱吗?它的名字叫安吉拉。”

    不你不能这样,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天使啊!

    仁王简直要咆哮,就在这时,身后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让他彻底惊叫出声:“啊!”

    “你叫什么呢?”迹部不满地问道,然后就看到仁王转过头来,原本就略显苍白的脸此刻已经惨白了,“你在跟谁说话?”

    仁王让到了一边,七海整个人就出现在了迹部面前。

    跟平时见到的不太一样,七海的装扮让迹部的呼吸不由得停了一下。深蓝色的平口长裙贴合着少女的身体,勾勒着她的身形纤细修长。裙子的剪裁简洁大方,裙摆却是层层叠叠的蕾丝,还镶着不少钻石,看起来就价值不菲。她把黑色的柔顺的卷发全部梳到了左边垂在胸前,遮着精巧的锁骨若隐若现。右边则是在耳朵上带了一条长长的银色耳线,长度刚好垂在了肩上,以至于右边不会显得特别空。加上一看就是精心打理过的妆容,眼前的少女看上去更是多了几分成熟的艳丽。

    七海朝着迹部挥了挥手,看起来心情很好地跟他打了个招呼:“晚上好,大少爷。”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回过神来的迹部彻底搞不明白了,怎么他走到哪儿都能看到七海?

    七海竖起一个手指:“代上课,代排队,代出席各种不想出席的场所,给钱就行。”

    “呵,”迹部冷笑了一声,“果然是穷人的说法。喂仁王,我找你好半天了,你怎么回事?”

    仁王颤巍巍地指着七海:“你看她……”

    “嗯?”七海眨了眨眼,“怎么啦?”

    仁王盯着七海的手,却发现刚刚吓得他话都说不利索的大蜘蛛变成了一副扑克牌。见迹部不解的视线在两个人之间来回扫,七海便解释道:“仁王说想和我交流一下魔术技巧。”

    “是吗?”迹部不疑有他,毕竟仁王喜欢玩魔术是网球部人尽皆知的事情。不过仁王怎么被吓成这样他就不明白了。他说,“幸村他们刚刚在找你,现在在二楼的会客厅。”

    仁王点了点头,又看了七海一眼之后才快步离开了。

    仁王走了之后,迹部转过身来,两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居高临下地看着七海:“说吧,你到底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不是跟你说了嘛,替别人来的!”七海翻了个白眼。这个人怎么就不相信她说的话呢?她确实是替云雀来的,云雀也确实不想自己来,给她钱也是事实,一切都很合理。

    迹部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七海:“你替别人来,别人还要给你准备礼服?”

    “是啊,说出来你别不信,我是替我的金主来的。”七海凑到了迹部面前,神秘兮兮地对他说道。见迹部睁大了眼睛,七海从手拿包里拿出了一张支票,“你看,今晚做慈善用的支票他都给我了。”

    迹部一脸震惊地看着七海:“金主?原野七海,你为了钱还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啊。”

    “哎呀别这么说,我本来就不是个很有志气的人。”七海甩了甩支票之后重新放回到包里。她凑到迹部面前笑嘻嘻地问道,“我的金主很快要回意大利,迹部大少爷有没有兴趣接手呀?”

    迹部一脸嫌弃地看着她,语气相当的傲慢:“本大爷是那么随便的人吗?”

    七海似笑非笑地看着迹部,直看得他要不耐烦了才吐槽他:“难怪你没有女朋友。”

    “呵,那是因为本大爷还不想要。”

    “哦……那你也是没有女朋友。”

    “……我们能不能不谈女朋友这个问题了?”迹部捏了捏眉心,觉得心好累。

    七海点了点头,然后问道:“你看到我女朋友了吗?”

    “你!”迹部觉得自己的牙又开始疼了。然而他疑惑地问,“你女朋友?”

    “就是五月啊!诶对了,你别让青峰知道啊,我怕他又骂我。”说着,七海吐了吐舌头,看起来有些担心的样子。

    迹部默然无语。刚刚那一瞬间他居然觉得七海——有点萌,一定是他的美学出了问题。

    见迹部没有回答自己,七海疑惑地看着他:“没来吗?可是她明明说了——”

    “应该在二楼吧。啊,对了,你是自己来的?”说着,迹部上下打量了一下七海。穿着这身高级定制的礼服挤公交或者地铁……那画面也太美了。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疑惑,“你的金主是谁啊?自己不来让你替他来。”

    “啊,我没说吗?是——”七海刚要回答,一个非常温和的声音就插了进来。

    “景吾。”

    听到声音的七海和迹部两个人同时转头,就见一个中年男人朝他们走来。中年男人个子很高,身上带着时间积淀下来的沉稳和气质。他走到两个人面前,举手投足之间都彰显出了不俗的气度。他一边问了迹部一句“这位是?”一边看向了七海,结果突然愣住了。

    察觉到中年男人反应有些不对劲,迹部冷静地介绍道:“是今晚受邀的客人,恰好也是我的同学。”说完,他看了看中年男人,又看了看七海,眼中带着几分疑惑,“你们……认识?”

    七海摇头:“不认识啊,我只有两年前来过日本,这次来认识的就只有学校里的人。”然后在心里默默地补充了一句:还有r4的人。

    大概也意识到自己一直盯着一个女孩子看不太合适,中年男人笑了笑,道:“如果让这位可爱的小姐感到困扰了,我真是非常抱歉,只是你长得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啊,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做原野平藏。”

    “咦?”听到这个名字,七海惊讶地叫了一声。

    迹部这才想起来,七海也姓原野。

    七海说:“我叫做原野七海……”

    平藏眼神闪烁了一下,语气有些迫不及待:“那么,请问你父亲的名字是不是原野健司?”

    迹部想起来,原野家的长子就叫原野健司,只是二十多年前就跟原野家断绝了关系,至今再也没有过音讯。想到这里,迹部不禁多看了两个人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居然觉得他们俩还真有点像。

    哪知七海摇了摇头:“并不是,我父亲的名字叫作原野诚。”

    “啊,是这样,”平藏的语气有些失落,随即又朝着七海露出笑容,“健司是家兄的名字,我知道这很失礼,但是你和他长得确实有几分相似……不知令尊现在何处?能否引见一下呢?”

    这个要求其实不算过分,但是七海的眼神明显瑟缩了一下,迹部甚至敏锐地察觉到,七海面部的肌肉有一下十分轻微的抽动。他盯着七海,恰好和她有些慌张的眼神撞在一起。她看起来有些不知所措,像一只迷失在森林深处的小鹿。迹部记得赤司说过,七海十分抗拒提起她父母的事情。正在他打算帮她把这个话题绕过去的时候,七海却开口了。她十分有礼貌地回答道:“真是抱歉,家父去世已有十年之久,所以恐怕不能替您引荐了。”

    平藏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愧疚起来:“真是抱歉。”

    七海摇了摇头:“没关系的,您并不知情。”

    平藏还想说点儿什么,眼角的余光却瞥见迹部正用一种深沉的眼神看着七海。想了想,他开口道:“那么,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还有些别的事情。”

    七海朝平藏欠了欠身,迹部也冲着他点了点头,然后目送着他离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