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大爷,求投喂[综漫] 第37章 走秀

热门推荐:
    听了七海的问题,迪诺理所当然地回答道:“因为想你了啊,本来我打算上个星期就来的,但是reborn说这样出现比较惊喜,怎么样七海,有惊喜到吗?”

    七海语重心长地教育道:“迪诺叔叔,你已经四十岁了,有很多事情不用再听reborn的了啊!而且,只要你来了我就觉得很惊喜了啊。”

    迪诺一把抱住七海,伸手揉着她的脑袋语气欣慰地说道:“七海真是长大了,我家七海真是个贴心又懂事的好孩子呢!”

    蓝波默默地翻了个白眼:“虽然跟这家伙有仇,不过我更正一下,是我家的,不是你家的。”

    白兰在一旁嗑瓜子:“我觉得谁家的并没有什么区别。对了迪诺,你来就是为了看小七海吗?那你不是很快又回去了?”

    七海默默地望天:“感觉教父三巨头,只有阿纲好惨哦。”好心疼呢……

    迪诺摸着下巴:“毕竟,彭格列的守护者都比较特立独行呢,所以阿纲要操心的地方比较多吧。”

    白兰单手撑着侧脸:“不仅如此,作为彭格列的首领,纲吉君要承担的责任也比我们多啊,毕竟是彭格列。”虽然从实力上来讲,米欧菲奥雷和彭格列可以说是不分伯仲,但是,作为一个成立了百年多的组织,彭格列的威信要远远高于米欧菲奥雷的。

    七海两手托着腮,看起来相当的烦闷:“阿纲说我和小春都不在,他都觉得寂寞了。而且,我们俩不在,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按时地吃饭睡觉,反正隼人肯定是说不动他的。”

    蓝波翘着二郎腿一脸悠哉地说道:“说不定阿纲当时非得让你出来上学,就是因为不想被你念,因为有一个小春就够了。把你赶走了之后呢,为了庆祝,所以他把小春也发配出去了。”

    七海猛地一拍桌子:“你再乱讲试试!”

    蓝波两手挡在自己面前刚忙求饶:“好了好了我错了,就知道不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哼。”七海哼了一声,看起来还有点生气。

    迪诺站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你们两个都认识这么久了还整天吵架。除了来看七海,我还打算去看看奈奈妈妈。蓝波你去过了吗?”

    蓝波点了点头:“去过了,那天阿纲来,我们就一起去了。”

    七海惊讶地瞪圆了眼睛:“你们去看奶奶不叫我!”

    蓝波翻了个白眼:“我们倒是想叫你呢,你上课啊。”

    白兰饶有兴致地看着七海:“小七海都称呼纲吉君的妈妈为奶奶了,但是为什么我从来没听过小七海叫纲吉君爸爸呢?”

    七海别过头去闷闷地回答:“我才不叫呢。”

    “不叫就不叫,七海偶尔也会有一些自己的坚持嘛。”迪诺揉了揉七海的脑袋笑眯眯地说道,“那七海明天要跟我一起去吗?”

    七海用力点头:“要去要去,我都很少见到奶奶的。阿纲以前从来不带我回日本的,新年的时候都是家光和奶奶去意大利。师父大人回来也不带我……但是这次我说要念书,阿纲却说让我来日本这里,好奇怪哦。”七海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蓝波和迪诺迅速地对视了一眼,但是却都没有说话。

    一旁的白兰看到这一幕,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表情。

    中午刚吃过午饭,七海就接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电话。

    “中午好,原野同学——”从终端里传来的声音是有些熟悉的,还带着几分玩世不恭的味道。

    七海奇怪地问道:“你哪位?”

    “你猜~”对方显然不是个什么正经的人,至少没什么正经的事。

    七海无情地回答道:“我挂了。”说着就真的要挂断电话。

    终端那头的人这才急了:“哎别别别别——我是仁王!”

    “仁王?”七海努力回想了一下,这才想起了脑袋后面还扎着小辫子的某个魔术师,“你找我有事吗?”

    要是被仁王知道自己诈欺师的名号被人改成了魔术师,估计会哭出来吧,不过他并不是知道,所以他只是兴致勃勃地对七海说:“下午有个能赚钱的工作,你要不要来试试啊?”

    “……难道宗像礼司把我是穷人的消息通过政府发布出去了吗?”七海觉得人与人之间真的不能有信任了。

    仁王莫名其妙地反问:“关宗像礼司什么事?是迹——嗷!”终端那头传来了一声惨叫,很快仁王清了清嗓子接着说道,“你要不要做啊?是一场走秀,这面缺了个模特,我想了想,觉得你最合适。”

    “有钱赚我当然不会拒绝啦,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号码的?”七海狐疑地问道。

    然而接下来,仁王的语气显然是有什么急事要去处理,他急匆匆地说道:“我一会儿把电话号码用短信发给你,你直接过来就好了,我这里还有事,挂了,拜拜——”说完之后,他就真的挂断了,很快,一个地址就发到了七海的终端上。

    七海不由得感慨了一句:“居然先挂女生的电话,活该你没有女朋友。”

    挂了电话之后,迪诺关切地问道:“是朋友吗,七海?”

    七海歪了歪头:“算不上是朋友吧,就是认识而已,不过他给我介绍了一个工作,所以我下午要去打工。”

    “诶!!!”迪诺震惊地看着七海,“七海你需要去打工吗?阿纲不给你钱吗?你要多少我给你啊!本来还想下午带你去买买买呢。”

    七海单手撑着下巴:“也没有不给我啦,不过之前他藏在我的行李箱里我没有发现,然后我在便利店打了一个月的工。其实打工还好啦,自己赚的钱花起来更爽,就当是去玩了嘛。”

    迪诺急忙问道:“那你要去做什么?需不需要我们去帮忙?”

    蓝波用怀疑的眼神盯着迪诺:“你真的不是去帮倒忙吗?”

    迪诺理直气壮地回答道:“万一七海认识的这个人给她介绍的不是什么正经的工作怎么办?”

    七海犹豫着说道:“不会吧,那家伙虽然看起来不怎么靠谱,不过应该还是蛮正直的啊。”

    “不行,我一定要去,恭弥和阿纲都不在,我有义务保护七海!”迪诺一锤子定音,“就这么定了!”

    仁王给的地址是一家大型商场,到了之后迪诺还兴冲冲地说:“正好七海打完工就可以买买买了!”

    蓝波翻了个白眼:“你到底对买买买有什么执念?”

    白兰搭着蓝波的肩笑眯眯地说道:“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不能给对方花钱还谈什么喜欢’吧?我记得彭格列里,好像除了了平君的孩子就属小七海最小了吧?长辈们当然会想宠着她啦~上次小云雀来都直接给□□呢~你已经没有地位了,蓝波酱~”

    被白兰亲昵的称呼恶心到了,蓝波搓了搓身上起的鸡皮疙瘩,十分嫌弃地推开了白兰。

    七海拿出终端拨通了仁王的电话:“喂,仁王,我到了,去哪儿找你啊?”

    不知道是不是仁王那面有些吵,他说话的时候终端里夹着很重的杂音:“我在最顶楼,你上来吧,抢来之后就会有人带你进来了!”

    “那他——”

    “嘟——嘟——”

    七海本来想问那个人怎么知道是她,结果仁王已经挂了电话。

    “连续两次挂掉小七海的电话,让我替这个并没有见过面的哥们默哀一下吧,”白兰的语气里带着不加掩饰的幸灾乐祸,“我觉得他大概会死的很惨吧?”

    七海收起终端:“你见过他的,就是长得像你兄弟的那个。”

    蓝波不客气地哈哈大笑起来。

    七海仰头看了看眼前这座高楼,然后耸了耸肩:“我们进去吧。”

    伴随着“叮”的一声,电梯在最高层停了下来。

    几个人走出了电梯之后,七海自言自语道:“哪里有人啊?”

    接着,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啊嗯,本大爷不是人吗?”

    七海睁大了眼睛,脸上带着不加掩饰惊讶:“迹部?你怎么再这里?啊!”

    七海想起来,仁王好像在电话里说过一个“迹”字,不过当时他很快就挂了电话,七海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迹部原本背倚着墙壁两手抱在胸前,见到七海之后,他直起身走到她面前,眼神在迪诺等人身上扫过之后,他语带嘲讽地说道:“走个秀而已,你至于带这么多人吗?还是说你信不过本大爷?”

    “我一开始不知道你也在这里啊。”七海扁了扁嘴,然后对迪诺他们说,“迪诺叔叔你可以走了,大少爷的人品还是值得信赖的!”

    迪诺用怀疑的目光打量着迹部:“真的吗?”

    蓝波侧过身去掩着嘴在迪诺耳边说了句什么,迪诺的眼神就变了。他伸手揉着七海的脑袋笑眯眯地说:“那七海加油哦,等你结束了我们再来找你。”

    “嗯嗯!”七海用力点头,朝着迪诺挥手,“结束了我会打给你的,迪诺叔叔再见!”

    叔叔?迹部皱了皱眉,却见七海拽了拽自己的袖子。

    “我们走吧,大少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