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在去并盛的路上,蓝波给他们此行起了个名字:“迷妹的圣地巡礼。”

    “什么意思?”迪诺不解地问道。

    白兰点着下巴思索着:“大概是因为,小七海是小云雀的迷妹,而并盛又是小云雀的地盘吧?”

    原本趴在窗户上看外面快速倒退的风景的七海听到这句话之后立马转回头去兴奋地问道:“我师父以前在并盛很厉害吗?”

    蓝波哼唧了一声:“何止是厉害啊,整个并盛没有不知道他的,他就是并盛之王。”

    “诶——”七海脸上果然露出了只有迷妹才会有的表情,“我师父果然好厉害哦!不愧是我师父!”

    “啊,说起圣地巡礼的话,那个地方就一定要去了吧?”迪诺竖起了一根手指。

    罗马里欧点头赞成:“果然那里不去不行啊。”

    蓝波胳膊肘支着车窗:“我记得我小的时候也经常去那里。”

    白兰笑眯眯地点头:“原来是那里啊~”

    “咦?白兰你也知道?”迪诺纳闷地问道。

    白兰笑容灿烂地回答道:“完全——不知道,但是感觉如果不跟着你们一起说知道的话,就输掉了啊~”

    七海一巴掌拍在白兰脑袋上:“白兰你死去吧!”

    因为在车上的一番讨论,原本要去见奈奈的几个人临时决定先去他们说的那个地方。

    “到了。”罗马里欧刚把车停好,七海就迫不及待地下了车。

    她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面前的建筑,然后看到了大门外面挂着的牌子:“并盛中学。”她指着牌子问迪诺,“这里就是我师父还有阿纲他们以前念书的地方吗?”

    迪诺点了点头:“是啊,不光是阿纲和恭弥,还有了平,山本,狱寺,京子小姐。”

    七海歪了歪头:“诶,我记得以前小春好像说过她不是跟阿纲念得同一所中学,要是小春也在这里就好了。”

    “但是他们高中的时候就念了同一所了呀,而且后来,库洛姆也是转学到这所中学来了。恭弥那家伙,以前还特别倔强地说绝对不要从并中毕业呢,哈哈哈哈。”说起以前的事情,迪诺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还有,一见面就抄家伙和骸打架,这个习惯到现在都没改。”

    蓝波面无表情地看着迪诺:“你想想你被云雀打,你还笑得出来吗?”

    白兰倚着蓝波的肩膀,语气相当的愉悦:“你想想你被自己的鞭子缠住,你还笑得出来吗?”

    罗马里欧在迪诺两个膝盖都要稀烂的时候补了一刀:“你想想当初并中被打的破破烂烂的样子,要是你是并中,你还笑得出来吗?”

    迪诺简直要跪在地上了。他干笑着对七海说:“我们进去看吧,啊哈哈哈——”

    因为是周末,所以学校里并没有人。走在教学区的走廊上,迪诺的眼里多了几分怀念的情愫:“这里以前发生过很多事情呢。”

    蓝波两手插在口袋里:“感觉变化不大,不过能看出翻新了。”

    “恭弥好像还是会每年回来一次,翻新的经费也是他出的。”迪诺随手拉开了一间教室的门,然后走了进去,“最新的多媒体设备呢。”

    七海跟在迪诺身后也走了进去。

    教室里有五排座椅,每排六个,一个教室里可以坐三十个人。地面扫的很干净,打扫用的工具都在角落里摆放的整整齐齐。黑板也擦得很干净,但是走进之后仔细看,还是能依稀看出一些粉笔字的痕迹。

    “原来初中的教室是这样的啊,高中也是这样吗?”七海指了指教室里面好奇地问道。

    迪诺摸着她的脑袋柔声回答道:“是啊,都差不多的。七海之前一直没有上过学呢。”

    七海点了点头:“师父和隼人教我很多东西啊,师父好厉害的!初中跟大学完全不一样呢。”

    白兰的手指在桌面上轻巧地点着:“小七海又一秒钟化身小迷妹了呢~纲吉君也很厉害,但是从来没听到过小七海说他很帅很厉害之类的话。”

    “唔,我知道阿纲很厉害,但是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亲眼见过他有多厉害啊,我师父就不一样了啊,他的厉害我可是亲身体验过的!”七海认真地说道。

    迪诺笑着摸了摸七海的脑袋:“那我带你去你师父最经常去的一个地方吧。”

    七海仰头看着房间外面挂在墙上的牌子,一字一顿地念了出来:“风——纪——委——员——室——我想起来了,阿纲以前说过,我师父在学校里的时候是风纪委员长,阿哲是副委员长!”

    迪诺掩面:“你师父是学校里实际上权力最大的人,学校的常规根本无法限制住他,他甚至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想念的年纪。不过他从来不去上课,因为那个时候的他非常讨厌群聚。”

    罗马里欧补充了一句:“其实现在也不喜欢,但是没有以前那么排斥了而已。”

    迪诺拉开门,示意七海进去:“这个办公室,自从恭弥离开之后就没有人用过了,不过学校里会有人定期来清扫,因为恭弥偶尔还会回来。”

    七海走进去,打量了一下这间不算大的办公室。办公室的门正对着一个窗户,窗户前面放了一张沙发。进去之后的右手边放着一张办公桌,而左手边则是一个书架。书架上摆着一些书,还有一些资料,而办公桌上则是空荡荡的,只放了一个倒扣着的相框。

    七海走过去把相框扶起来,然后惊呼了一声:“咦,这是阿纲他们还在念中学的时候拍的吗?”

    “嗯?”迪诺走过去看了看,然后点了点头,“没错,这个好像是有一年的修学旅行吧,你看他们都在。”

    七海又仔细看了一遍,说:“那个时候reborn还是小婴儿的状态呢。”

    白兰盯着照片看了一会儿之后奇怪地问道:“小云雀居然会和他们一起合影,真是稀奇啊,还摆在桌子上。”

    蓝波倚着窗台懒洋洋地说道:“嘴上说着不要群聚,身体却很诚实嘛。”

    “这句话我一定会告诉我师父的,你完蛋了!”七海冲着蓝波做了个鬼脸,然后把照片扣了回去,“师父这么放,那我也不要给他弄乱了。”

    这时,蓝波叫了七海一声:“七海,你看那里。”

    “嗯?”七海转头,就见蓝波指着书架旁边的墙壁。墙壁上挂了一件黑色的外套,袖子上还用别针别了个袖章,红色的袖章上用金色的线绣着两个字:风纪。

    七海听到蓝波说:“其实啊,我小的时候有一段时间特别好奇,为什么云雀的外套都不会掉。我以为是别住了,或者是用线缝上了,但是阿纲跟我说,指环战的时候这个外套还是掉下来过的,所以后来他们得出的结论就是——不知道。”蓝波耸了耸肩,“这就成了并盛的十大未解之谜之一了。”想了一会儿,他又补充道,“并没有其他九个未解之谜。”

    七海失望地“切”了一声,眼睛看向挂在墙上的制服外套,“这里就是师父和阿纲他们以前生活的地方啊。”

    “是啊。”迪诺搭着七海的肩,语气也变得温柔起来,“不光是恭弥,其实他们所有人,在很久以前,就都是非常厉害的人了。”

    白兰指了指蓝波:“包括蓝波?”

    迪诺犹豫了一下有些为难地回答道:“包括吧……”

    “喂你那个语气是怎么回事啊?”蓝波感到非常不服气。

    “毕竟那个时候蓝波会一边说着‘要忍耐’又一边忍不住要哭鼻子的人啊。”迪诺摊手表示很无奈。

    七海和白兰两个人不客气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

    在并中参观完了之后,罗马里欧就开着车送他们去了纲吉家。

    因为早就跟奈奈打过招呼,所以几个人到了的时候,发现奈奈已经在外面等着他们了。

    “奶奶!”七海见到奈奈就开心地扑了过去,脑袋埋在她身上使劲儿蹭了蹭,“奶奶你想不想我呀!”

    奈奈抚着七海的脊背笑眯眯地说道:“当然想啦,前几天纲君和小春回来,我还问他们怎么又不带你呢。”

    七海撅着嘴不高兴地抱怨道:“他们每次回来都不带我的。”

    奈奈的语气也带上了几分遗憾:“是啊,每次都是我去意大利才能见到七海呢。”

    说话间,家光也从屋子里出来了。因为纲吉很早之前就彻底接手了彭格列的一切事务,加上门外顾问也有了合适的人选,家光就干脆辞职回家了,毕竟连纲吉都去了意大利,奈奈一个人在家一定非常寂寞。见到七海,家光伸手敲了敲她的小脑袋:“我听阿纲说你早就来日本了?臭丫头,也不知道来看看你爷爷奶奶。”

    七海吐了吐舌头:“我又不知道你们住在这里啊,阿纲都没有带我来过,还是迪诺叔叔说要带我来的呢!”

    “哈哈哈哈,好了都进来吧。”家光侧了侧身,让他们都进去。

    因为小的时候一直住在纲吉家,所以蓝波回这里就像回自己家一样。白兰笑眯眯地说了声“打扰了”,迪诺则是吩咐罗马里欧去订酒店。

    奈奈拉着七海的手:“七海今晚就不要去住酒店了,纲君的房间我一直有收拾,七海就睡那个房间吧。”

    七海忙不迭地点头:“好啊好啊!”

    然而一走进屋里,七海就对这栋她从来没有来过的房子产生了一股难以言喻的亲切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