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作为一个小时候开始就住在纲吉家的人,蓝波这次来就跟回自己家没两样,进屋就跟瘫痪了一样,看的家光“啪”的一下拍在了蓝波脑门上:“起来坐着!”

    “是是——”被教训的蓝波只好不情愿地做了起来,然后开始朝奈奈撒娇,“妈妈我要吃炸小肉丸!”

    奈奈笑容满面地答应下来:“好,七海想吃什么?”

    “我想想哦——”七海点着下巴开始想吃什么。

    白兰手撑着侧脸,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有些费解:“我其实一直很搞不懂,小七海在名义上是纲吉君的女儿,但是纲吉君应该是蓝波的哥哥,可是蓝波又是小七海的哥哥,那这么算下来——”

    迪诺捧着茶杯喝了一口之后悠哉地说道:“计较这种事情会老的很快的,白兰,以前我也计较过,后来恭弥说了一句话,让我茅塞顿开。”

    白兰饶有兴致地问道:“什么话?”

    迪诺笑容灿烂地回答道:“你管那么多干嘛?”

    白兰脸上的笑容一僵,然后换了个佩服的表情:“小云雀说话真是,针针见血。”

    七海扁了扁嘴一脸的不情愿:“我才不要叫他叔叔,明明就没比我大几岁。”

    蓝波翻了个白眼:“你连哥哥都没有叫过!”

    七海扒拉着下眼睑朝他做鬼脸:“略——”

    家光哈哈大笑:“年轻人真有活力。”

    奈奈抚摸着七海的脑袋柔声问道:“罗马里欧打了电话过来,说你们先去了并中,在那里看到有什么有趣的事了吗?”

    “没有哦,因为是周末,所以都没有学生,在里面逛了一圈就回来了。哦对了,我在风纪委员室的桌子上看到阿纲他们上国中的时候一起拍的照片了!”七海兴奋地说道。

    奈奈单手贴着脸颊回忆着:“我记得,云雀君是并中的委员长呢,啊,说起照片,纲君的房间里还有呢,七海想不想看?”

    “想看!”七海猛点头,“超级想看!”

    奈奈笑眯眯地说:“就在纲君的房间里,七海去找吧,如果我没记错,上次我给他收在书桌右边的抽屉里了。蓝波,陪我去买菜吧?”

    蓝波“噌”地一下爬了起来。

    从踏上第一个台阶开始,七海的心就开始嘭嘭地跳。在她的记忆里,她没有来过这间房子,但是她也没有问纲吉的房间是哪一间。她上到二楼,走了几步之后,在一个房间前停了下来,然后拧开了门把手。

    推开门进去,就能看到靠墙的位置放了一张单人床,而靠着门的墙壁边则是放了一张写字桌。写字桌的右边立着一个书架,房间正中央还摆了一张小小的矮桌。

    七海走到矮桌边蹲下,心里猜测着:可能阿纲和隼人他们在这张桌子上一起做过功课,那个时候还不懂事的蓝波会从外面冲进来给他们捣乱。小春说阿纲以前功课不好,大概会对着一堆不会做的题转而挠腮,就算隼人给他讲他也听不懂……

    “……先挖点黑历史出来再说。”七海鼓了鼓脸,然后起身走到了书桌前坐下。

    书桌上还堆着不少东西,有课本,还有用过的练习册。和云雀一样,纲吉也在桌子上放了相框。七海的视线扫过那些相框,然后随手拿起了其中一个。

    这张照片上面有七个人,是纲吉和他的守护者们。纲吉穿着西装,看起来还很青涩,甚至还带着点害羞。

    “这应该是继承彭格列的时候拍的吧?”七海看了看日期,心里暗暗猜测道。

    照片上,山本笑的十分爽朗,狱寺的表情有些严肃。蓝波也穿着专门给他做的西装,被了平抱着,两个人笑的一样灿烂,还伸手比着“耶”。

    至于云雀和六道骸……两个人在最两边的位置,云雀连个正脸都没露,六道骸则是和现在一样——一副似笑非笑又有点嘲讽的样子。

    “啧,阿骸这逼装的我得给满分。师父大人太帅了!”七海握紧了双拳激动地说道。

    接下来,七海按照奈奈说的,在纲吉书桌右边的抽屉里找到了几本相册。

    “好多哦。”七海把相册搬到了床上,然后趴在上面一本本地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里面的相片都是按照时间排列的,七海一边翻一边啧舌:“reborn诚不欺我也,阿纲以前真的好废柴哦。”十张照片里面,有九张在拍的时候纲吉都是摔倒的。

    “呜哇!上国中时候的小春京子和库洛姆!哦哦一平小时候好可爱!啧,蓝波哭的鼻涕都出来了好恶心哦……”七海一边翻着一边碎碎念,“喔嚯还有迪诺叔叔!嗯果然是和阿纲同门师兄弟,平地摔的功夫不分上下啊……”

    翻着翻着,七海发现照片里多了个人。算不上熟悉但也不陌生的一张脸。漆黑的短发,清秀的五官,戴着副金丝边眼镜看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看起来是个十分温柔的人。

    “爸爸?”

    七海接着往下翻,但是原野诚出现的次数并不多,然而她翻着翻着,就翻出了一张她的爸爸妈妈的合影。爸爸的表情很温柔,妈妈却一副又酷又拽的样子。

    “难怪师父说他和妈妈比较合得来,”七海眨了眨眼,“妈妈也很帅哦……”

    然而七海再往后翻,就翻不到爸爸妈妈的照片了,而她看到出现在相册里的自己,也已经是八岁的时候了。

    七海下楼去的时候,白兰和迪诺正在陪家光下棋。七海走过去看了看棋局,然后坐在一边吐槽迪诺:“迪诺叔叔你的棋艺好烂,你要输掉了。”

    白兰幸灾乐祸地说道:“他一直没赢过。小七海你看完相册了?”

    “看完了啊,”七海点了点头,“看到了很有趣的东西。”

    “哦?”白兰来了兴致,“看到什么了?”

    七海一脸嫌弃:“看到阿纲和迪诺叔叔一直在平地摔,看到蓝波哭的鼻涕眼泪一起流。”

    “你就不能看点美好的吗?”迪诺输了棋又被吐槽,感觉心里塞塞的。

    七海捧着脸:“看到了啊!看到了国中的时候美味可口的小春京子和库洛姆!还有可爱的一平!哦对了,我还翻出了一张尤尼的,好可爱!”

    白兰盯着七海:“讲道理,小七海,你看到超可爱的小尤尼,难道不应该拿给我看吗?”

    “我才不!明明她最可爱的时候都是跟你在一起,虽然我知道可爱的尤尼怎么看都看不够,但我也绝对不会给你看的!”七海义正言辞地说道。

    白兰比她还理直气壮:“萝莉就是正义!”

    “哈哈哈哈,”家光大笑起来,“这让我想起了当初刚把七海带回来的时候,小家伙可凶了,还会咬人。”

    “现在也会,”迪诺也笑了起来,“而且牙齿更锋利了。”

    正好这时,门铃响了,七海朝他们吐了吐舌头:“反正不咬你们,我去帮奶奶做饭了哼~”说完之后她就一溜烟地跑了。

    厨房里,七海按照奈奈的指示,蹲在垃圾桶前面认真地剥着蒜。她听到奈奈问:“七海,去上学开心吗?”

    “开心啊,学校里蛮好玩的。”七海笑嘻嘻地回答道。

    奈奈看着她:“交到新的朋友了吗?”

    “交到了啊,不少呢!”七海兴致勃勃地对奈奈说,“我有个特别可爱的舍友,还认识了另外一个可爱的女孩子!”

    “啊啦?”奈奈有些惊讶,“那男孩子呢?七海也应该到了交男朋友的年纪了吧?纲君和小春十六岁的时候就交往了呢。”

    七海一脸惊恐地看着奈奈:“奶奶!我还是个宝宝!”

    “是,是,七海是个乖宝宝。”奈奈摸了摸七海的脑袋,“但是真的只有可爱的女孩子没有可爱的男孩子吗?”

    七海剥蒜的动作顿了顿,想了想之后说道:“也不能说没有吧,认识了一个大少爷。”

    “什么样的大少爷?”奈奈好奇地问道。

    “本来以为是个脾气很臭的大少爷,不过后来接触多了就觉得,其实他人还不错诶。”七海认真地回答道,“虽然有点傲慢,不过是个好人,看到我衣服坏掉了还会借给我衣服穿。”

    “听起来是个好孩子呢,还有吗?”奈奈接着问道。

    “还有啊——”

    晚上吃饭的时候,七海坐在奈奈身边,碗里满满的都是奈奈给她夹的菜。

    蓝波一边往嘴里塞着饭一边愤愤地说:“自从原野七海空降到阿纲家,我的地位就一落千丈。”

    白兰端着自己的碗往旁边挪了挪一脸的嫌弃:“能麻烦你把饭咽下去再开口吗?”

    迪诺一脸茫然地看着蓝波:“你一开始有什么地位吗?”

    蓝波觉得膝盖好痛,结果家光又给他补了一刀:“哎呀,蓝波那个时候年纪小嘛,容易多想,哈哈哈!”

    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笑的幸灾乐祸的七海,蓝波觉得,今天的自己也感受到了这个大世界带给自己的深深的恶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