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什么是喜欢?

    在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迹部转头看了七海一眼。

    十束也掉上来一条大鱼,而七海搂着安娜咯咯地笑个不停。她上扬着嘴角,笑的眉眼弯弯,连周围的人都能被她的情绪感染到。

    然而仁王站在一旁两手叉腰不知道说了句什么,惹得七海翻了个白眼。

    “七海他们在说什么呐?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吉泽眨了眨眼也跟迹部一样看了过去,结果发现她的七海就奋力地朝她挥了挥手,然后两手拢到嘴边做小喇叭朝她喊,“真梨!快过来!给你看个好东西!”

    “来了来了!”吉泽急忙起身,刚要走,又想起了什么,于是转过头来对迹部说,“对了景吾,告诉你一个坏消息,现在你钓的鱼是我们三个小组里最少的。”

    迹部满头黑线地看着吉泽:“你是不是来给本大爷捣乱的?”这臭丫头把脚伸到海里一直晃啊晃的,鱼都被她搅跑了。

    “被你发现了!”吉泽掰着眼睑朝迹部做了个鬼脸,还吐了吐舌头,“略——”然后就欢快地跑向了七海他们。

    然而迹部却发现,吉泽的一番话已经让他完全不能冷静下来继续钓鱼了。

    悄悄地走到迹部身后,七海突然在他耳边大叫了一声:“大少爷!”

    然而令她郁闷不已的是,迹部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有事?”

    “你怎么都不害怕?”七海指着他一脸不可思议地问道。

    迹部嘲讽道:“这有什么好怕的。”从海面上看到了她悄悄过来的身影……这种事情迹部怎么可能说呢?

    七海气愤地鼓了鼓脸,然后说道:“我们准备收拾收拾吃午饭啦,比赛结束~”她蹦跶到迹部用的小桶旁边蹲着看了看,然后点了点头,“嗯,你可以不用被我扔下去洗海澡了~”

    “真梨不是说我钓的最少吗?”迹部有些纳闷地问道。

    被问起这个,七海就忍不住笑的捂肚子:“哈哈哈哈哈哈你、你别说了!仁王的桶都被真梨不小心踢到海里去了,十束哥说了,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了哈哈哈哈哈哈!”

    迹部一时间也有些忍俊不禁。他把鱼竿收好,然后拎起了桶对七海说:“走吧。”

    因为仁王的桶被踢到了海里,所以比赛有效的参赛选手就只有迹部和十束了。几个人对比了一下,觉得两个人钓的数量差不多。

    “今天中午有烤鱼吃了!”七海兴奋地欢呼道。

    十束笑眯眯地说:“没错没错~因为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我的材料都准备好了呢~”

    吉泽一脸天真地看着十束:“感觉十束哥就是为了吃烤鱼才带我们来的呢。”

    “哎呀呀,不要说出来嘛。”十束对着吉泽比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对仁王和迹部说道,“我去把烤箱架起来,就麻烦仁王和迹部把鱼处理一下啦~”

    说完之后,他就带安娜一起去架烤箱了,留下仁王和迹部两个人对脸懵逼:“什么?处理鱼?”

    迹部是个大少爷,在家里这种事当然轮不到他来做。仁王家虽然远远比不上迹部,但是饭菜都是妈妈准备的,所以他也不会做这种事。

    吉泽也是很疑惑:“咦?要怎么处理?难道鱼不是直接做的吗?”

    七海一手糊在自己脸上痛心疾首地问他们:“难道,你们觉得,你们吃的鱼都是自己开膛破肚乖乖地等着被料理吗?”

    三个人齐齐地点头:“是啊。”

    七海一时间语塞。她点了点头:“嗯,你们,很有想法。”虽然彭格列也很有钱,但是七海帮小春做饭的次数也不少,所以这种事还是知道的。她挽起袖子,从桶里捞出了一条鱼。

    因为桶里有水,所以鱼还是活的。七海拎着鱼尾巴,鱼还在那里挣扎着。怕引起吉泽这个软妹的不适,七海贴心地对她说:“真梨乖,去帮十束哥。”

    “好的!”对七海的话言听计从,吉泽乖乖地点头然后跑去找十束和安娜了。

    七海斜眼看着迹部和仁王:“看好了,一会儿你们俩来做。”

    仁王吞咽了一下口水:“迹部,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迹部没说话,但是他的预感也跟仁王一样——感觉原野七海要发大招了。

    只见七海拎着那条鱼走到一块大石头旁边,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对准石头把鱼往上摔了一下——

    “卧槽!”仁王和迹部两个人同时叫了一声,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仁王幽幽地看着迹部:“迹部你刚刚……说了句‘卧槽’啊……”

    迹部幽幽地看着仁王:“现在是关心这种事的时候吗……原野七海你干嘛?!”

    “杀鱼啊!”七海一脸莫名,为什么连这种问题都要问?

    被七海用一种关怀傻子的眼神注视着,迹部觉得自己应该是被她鄙视了。迹部说:“不是,我是想问你,你为什么要杀——”感觉到七海眼神里鄙视的意味更浓,迹部急忙改口,“我的意思是,这是什么杀鱼的方式啊!”

    “简单粗暴的方式。”七海拎着鱼,然后蹲在十束准备好的空桶边,用刀开始处理那条鱼,“把摔烂的地方割掉,然后刮鱼鳞。”说着,她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下来,很快,一条鱼就处理好了。她把鱼扔进另一个桶里,然后起身对迹部和仁王说,“好了,方法教给你们了,剩下的就看你们的了。我去拿干净的水来把鱼清洗一下。”她看了看仁王又看了看迹部,然后问道,“你们俩谁来刮鱼鳞?”

    迹部和仁王毫不犹豫地指着对方:“他!”

    “剪刀石头布吧。”七海摆了摆手,“输了的刮鱼鳞。”

    迹部和仁王已经有点反应不过来了,听了七海的话之后竟然真的开始猜拳了。

    最后的结果是仁王胜。

    迹部看着自己出的锤一脸的懊恼,然而还没等仁王高兴,七海就说:“那仁王就把剩下的鱼都摔死吧。”

    仁王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七海把刀递给迹部之后就去找水了。要不说十束准备的齐全,他还让八田从ra搬来了两桶大桶水,大概就是为了洗鱼的。

    望着七海潇洒的背影,迹部陷入了沉默。

    总觉得本大爷喜欢了一个用言语无法描述的——不对!本大爷才不喜欢她!

    迹部正在心里做着严肃的自我斗争,突然就被仁王勾住了脖子。他听到仁王问他:“迹部,原野从哪掏出来的刀啊?”自从昨天的事情发生了之后,他对七海就有一种自己也想不明白的怪异感。

    迹部不以为然地回答道:“十束不是准备的很齐全么?应该是他给的吧。”

    是这样吗?仁王有些怀疑,然而迹部却催他:“快去摔鱼。”

    仁王顿时一脸苦逼:“我们俩能不能换换活?”

    “呵,晚了。”迹部冷笑了一声。

    仁王哀嚎了一声,认命地从桶里拎起了一条鱼——“感谢你为我们做出的巨大贡献。”

    “别废话了。”

    刚开始的时候,仁王对杀鱼这件事还抱有一点恐惧心理,结果七海一句“你还吃不吃饭了”成功地打消了他的恐惧。

    迹部对于刮鱼鳞这种事一开始也有些排斥,尤其是生鱼的腥味有点刺鼻。

    “还是我来吧。”七海拍了拍手,走过去从迹部手里拿过了鱼和刀,语气随意地对他说,“第一次做这种事情的时候都会觉得很恶心的,尤其你还是个大少爷。”

    想想七海有些“凄惨”的身世,迹部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所以你已经习惯了吗?”

    “不然怎么办?”七海不以为然地说道,“想吃的话,总得有人做啊。”说起这件事!七海就特别生气!白兰那个傻逼,非得要带着她和蓝波去什么荒岛求生,自己捕鱼做饭,最后自己先忍不了了,一个电话打给入江正一让他派飞机来接他们了。那几天,七海别的本事没学会,在心里扎小人诅咒白兰和捕鱼杀鱼烤鱼的本事倒是学了个十成十。

    迹部沉默了一下,然后朝着七海伸出手:“还是我来吧。”

    “咦?”七海扭头奇怪地看着迹部,“你不是做不来吗?”

    “谁说的?”迹部一脸的傲慢,“这个世界上没有本大爷做不来的事情,快给我!”

    “既然及诚心诚意地——”七海拖着长腔。

    “并没有。”迹部毫不犹豫地打断了她,然后从七海手里重新拿回了刀。

    七海耸了耸肩,挪到一边去洗鱼了。

    因为是分工合作,加上仁王和迹部上手也很快,所以他们三个很快就把鱼处理好了。

    仁王语气感慨地说道:“原来鱼真的不会自杀。”

    “快醒醒!”七海已经洗好了手,然后对着仁王的脸一甩,“快点洗手啦!”

    因为鱼身上带着海水,所以三个人的手都泡的有些皱。七海在迹部洗手的时候瞥了一眼,然后毫无防备地抓住了迹部的手。

    迹部的脑袋当下就死机了。他感觉耳朵里嗡嗡的,也就没听到七海说的话。

    她说:“大少爷,你受伤了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