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到七海有些着急的脸色,迹部茫然地问她:“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你受伤了啊你个笨蛋!”七海顿时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抬手就在迹部脑门上弹了一个脑瓜崩,“严肃点,别装无辜!”她又握着迹部的手凑过去仔细看了看,这才松了口气,“还好还好,伤口不是很深的样子。先过来洗手!”

    迹部看了一眼旁边两桶大桶水,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一个问题:“这是你搬过来的?”

    “废话!”七海白了他一眼。

    迹部不由得抽了抽嘴角:“这就是你说的徒手搬大桶水?”

    七海竖起两根手指:“两桶。你先洗手,我去找点东西过来。”说完,七海就起身朝着十束他们那面走去。

    仁王跑过来关切地问道:“怎么了?没事吧?”

    迹部看了看自己的手指,然后摇了摇头:“没事。”

    本来还以为仁王能再说点什么关心他的话,结果谁知道他笑嘻嘻地说:“噗哩~就知道肯定没什么事~不对,在我面前肯定没什么事,等原野回来就不知道了。”

    迹部皱了皱眉:“你说什么?”

    “啊没事,我把鱼拿过去了,坐等吃烤鱼了。”说着,仁王拎起了装着鱼的桶,也朝十束他们走过去。结果去的路上,正好和走回来的七海打了个照面。两个人停下来说了些什么,仁王还看了迹部一眼,结果七海就扁了扁嘴。

    等到七海回来之后,迹部好奇地问道:“你和仁王说了什么?”

    “是他和我说的,说你笨手笨脚的。”七海没好气地说道,“说的一点都没错,把手伸过来!”

    迹部不服气地反驳:“本大爷可是第一次做这种粗活!”

    “好好好,所以被鱼刺划破手不能怪你。”七海换了副语气跟哄小孩似的说道。她用棉签沾着碘酒涂抹着迹部的伤口,然后给他贴了个ok绷。

    “你哪来的这些东西啊?”虽然对七海跟自己说话的语气有些不满,不过她能拿出碘酒来这件事更让迹部感到奇怪。

    七海一边拧上盖子一边回答道:“急救箱啊,出来玩的时候不是都会带这种东西吗?好啦,你小心点不要让伤口再碰到海水了,要是感染了就麻烦了。”

    迹部不以为然:“只是小伤而已。”

    “那也不能大意。”七海拍了拍迹部的肩,“准备吃饭啦!”

    两个人过去的时候,十束和仁王正在忙活着烤鱼,吉泽和安娜则是蹲在一个小盆旁边看着里面的东西。

    迹部凑过去看了一眼,发现里面有只海星。哪来的?

    “是十束哥钓上来的。”没等迹部问,七海就开口解答了他的疑惑。

    安娜仰头:“海星,很可爱。”

    吉泽猛点头:“嗯!要养起来!”

    七海笑嘻嘻地说道:“也很好吃哦,有点像蟹黄的味道~”

    听了七海的话,安娜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对十束说:“多多良,烤了吧?”

    一旁的吉泽也有些犹豫:“如果很好吃的话……可爱就不重要了。”

    “你们两个小吃货啊!”七海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两个人的脑袋,“这么多鱼呢,不要吃海星啦。”

    吉泽噘着嘴:“明明是七海说很好吃的。”

    安娜也气鼓鼓地看着七海,小脸蛋看起来相当的愤懑。

    “哎呀我去帮十束哥烤鱼好了~撩了就跑真刺激!”七海说完,就蹦跶着去找十束了。

    迹部本来也想着去帮忙,结果安娜叫住了他:“景吾。”

    “嗯?有事吗?”迹部笑着问道。

    安娜眨了眨眼,然后摸出了一颗红色的玻璃珠对准了迹部,看了一会儿之后表情放松了下来:“太好了。”

    迹部想起来,上次见面的时候,安娜也是这样,拿着一颗红色的玻璃珠看着他,说他好像在为什么事感到困扰。想到这里,迹部的表情越加柔和。他伸手揉了揉安娜的脑袋笑着问道:“你一直在担心我吗?”

    安娜定定地回答道:“因为,景吾是七海的朋友。”顿了顿,安娜又说道,“你喜欢七海。原来你就是在为这件事感到困扰吗?”

    “哈?”迹部难以置信地看着安娜,“怎么你也——”

    吉泽抱住安娜激动地说:“小安娜你也看出来了吗?”

    安娜轻轻地点了点头,玻璃珠再次对准了迹部,看了一会儿之后,她坚定地说:“没错的,景吾喜欢七海。”

    “你那是什么玻璃珠,这么神奇?”迹部满头黑线地问道。

    安娜淡定地回答道:“血。”她用纤细的手指捏着玻璃珠,“我可以用它看到很多东西。”

    “是类似于命运之类的东西吗?”吉泽兴致勃勃地问道,“像女巫那样。”

    安娜歪了歪头,疑惑了一下之后才回答道:“应该就是那样子的了吧。”她拿着玻璃珠对准了吉泽,看了一会儿之后,语气变得有些欣慰,“真好,真梨的人生。”

    吉泽开心地问道:“很顺利吗?”

    安娜点了点头:“嗯。”

    吉泽迫不及待地问道:“那安娜,你有看过七海的吗?”

    听到七海的名字,迹部也不由自主地竖起了耳朵。

    安娜淡淡地回答道:“看过,但是……”

    “怎么了?”看到安娜微微蹙起了眉,吉泽不由得担心地问道,“七海……不好吗?”

    安娜别过头去:“我只看了一点点,七海不准我看了,也不准我说出去。”

    “咦?听起来好像很复杂的样子。”吉泽伸手点着下巴,然后对凶巴巴地问迹部,“所以景吾你什么时候去告白呀?能不能让我在离开日本之前看到你这个大龄单身男青年脱团呀?”

    迹部一脸嫌弃地看着吉泽:“要你管。”

    吉泽掩着嘴跟安娜咬耳朵,故意用能让迹部听到的声音跟她说:“景吾这个人啊,又傲娇又闷骚,肯定是担心七海不喜欢他。”

    “吉泽真梨你说什么?”迹部恼怒地瞪着吉泽。

    这时,七海跑了过来,感觉到三个人之间气氛似乎有些微妙,她奇怪地问道:“你们怎么了啊?”

    吉泽立刻跑到七海身后,小手拉着她的衣服可怜巴巴地跟她告状:“七海,景吾凶我——”

    七海立马把吉泽搂在怀里安慰了一番:“居然凶我的真梨小可爱,一会儿不给他饭吃了!”

    吉泽开心地蹭了蹭七海:“七海最好啦!”

    看着一唱一和的两个人,迹部觉得自己都要被气笑了。他的担心不是多余的,原野七海果然把真梨带坏了。

    迹部真梨和安娜过去之后才发现,正在烤着的除了鱼之外竟然还有别的东西——贝类,鱿鱼,还有肉。

    见迹部和吉泽一脸疑惑,安娜指着滋滋响的烤肉解释道:“多多良带来的。”

    仁王不由得唏嘘:“噗哩~我现在已经彻底地佩服十束哥了,他真是做了万全的准备才带我们来的海边啊!”

    七海双手抱胸:“不,以我对十束哥的了解,他应该只是自己特别想来了而已,所谓的带我们一起来,只是借口而已。这个套路我给满分。”说着,七海还认真地鼓了鼓掌。

    迹部指着已经开了口的贝类和旁边的鱿鱼问道:“那这些呢?我记得我们应该没钓上来这种东西吧?”

    “这当然是我去买的了啊!”七海朝着迹部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十束笑眯眯地说:“七海说,这是附近的渔民刚打上来的,还很新鲜呢~”

    吉泽深呼吸了一口,随即迫不及待地说道:“我闻到香香的味道了!我饿了!”

    “当——”仁王用夹子敲了一下盘子笑嘻嘻地宣布道,“开饭啦!”

    一顿饭吃的相当愉快。

    海鲜都是刚捕捞上来的,美味又新鲜,而肉也都是十束提前一天腌好的,所以也已经很入味了。

    迹部不经意间侧了下头,就发现七海正咬着筷子盯着自己看。他警惕地问道:“你看着我做什么?”

    “啊!”七海坐直了身体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只是想起大少爷你上次说,自己不吃平民的食物,我在想,你现在吃的算不算是平民的食物呢?”

    “你那是什么愚蠢的问题,”迹部傲慢地扬起下巴,“本大爷自己钓上来的鱼,当然已经不算是平民的食物了。”

    七海盯着迹部看,最后摊了摊手无可奈何地妥协道:“算啦,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这句话怎么听着这么奇怪?”迹部狐疑地看着七海。

    七海低着头,筷子仔细地挑着鱼刺:“哎呀哎呀,大少爷你想多了。话说你今天好闲啊,为什么今天这么闲呢?”

    “今天只有上午有课,但是任课的老师去参加学术会议了,所以空出了时间来。下午还是要回去。”迹部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耐心给七海详细地解释道。

    七海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那就是说,你还能跟我们一起玩一会儿咯?”

    迹部瞥了她一眼:“我还以为你不愿意让我来呢。”

    “喂喂,大少爷,我在你心里就是那种人吗?”七海不乐意了,愤愤地往嘴里塞了一块肉。

    迹部一愣,随即笑了笑。他刚要说“不是”,结果就听到七海用愤懑的语气对他说:“虽然我就是,但是你怎么能说出来呢?”

    “我并没有说出来。”迹部满头黑线。他在心里庆幸了一下,还好“不是”那两个字没有说出口。

    “但是你心里是这么想的。”七海鼓了鼓脸颊,看起来相当的不满,不过很快,她又满不在乎地说道,“不过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了。”

    迹部笑道:“那本大爷是不是还应该谢谢你?”

    七海瞪圆了眼睛看着他:“别光嘴上说啊,给钱呀!”

    “你除了钱之外还有别的话题跟我说吗?”

    “包养我!”

    迹部觉得自己真的是没脾气了。

    午饭吃完了之后,鱼还剩下很多。

    十束愉快地表示:“这些可以带回去给草薙哥和king吃~”

    七海幸灾乐祸地问道:“腌成咸鱼嘲笑尊吗哈哈哈哈哈哈!诶对了,八田和镰本呢?不用管他们俩吗?”

    十束想了想之后才回答道:“他们俩,大概要等到下午才能回来了吧。”

    “我觉得你一开始就没把他们俩算进去吧?”七海毫不客气地拆穿了十束。

    “哎呀哎呀,七海,什么事都不要说的那么清楚,看破不说破,懂吗?”十束意味深长地看着七海说道。

    七海定定地看着他:“当然,我比谁都明白这个道理。”

    这时,安娜拉了拉七海的衣服,见她转头之后,安娜伸手指了指大海:“七海,我们去玩吧?”

    “咦?”七海将手遮在额前,看了看正午阳光下平静的海面,语气有些遗憾地说道,“可是我们今天本来没有下海的打算,所以没带泳衣,也没带游泳圈啊。”

    安娜摇了摇头:“没关系,只是,下去,玩水。”她已经脱掉了鞋子,光着脚丫踩在柔软的沙滩上。

    七海蹲在安娜面前,两手捧着脸笑眯眯地问道:“火系小精灵要下水玩吗,安娜?”

    “没挂系,”安娜坚定地说道,“我有结界。”

    七海站起来:“既然安娜公主都这么说了——”她也脱掉了鞋子,跟安娜一样光脚踩着沙滩,“那我们走吧!”

    吉泽急忙跟上:“等等我啊七海安娜!等等我呀——”

    七海带着安娜和吉泽下海玩去了,迹部就跟仁王一起帮十束收拾东西。

    收拾好了之后,十束拿出两罐可乐给了仁王笑眯眯地说道:“来,这是作为你们帮忙的感谢。”

    仁王眼珠子一转,背对着迹部露出一脸坏笑,然后将其中一罐可乐使劲晃了晃,这才转过身去扔给了迹部:“喂迹部,接着!”

    而目睹了这一切的十束全程笑而不语。

    迹部接住可乐握在手里,就看到仁王已经拉开自己那罐喝了起来。他走到仁王身后,将拉环那头对准了仁王,然后动作利索地拉开了拉环。

    被可乐喷了一身的仁王叫着跳开:“迹部你干嘛!”

    “这句话该我问你吧?”迹部冷哼了一声,等可乐喷完了才送到嘴边喝了一口,之后才不紧不慢地说道,“看到十束哥笑的这么灿烂,我就觉得其中有诈了。”

    十束无辜地眨了眨眼:“咦被看出来了吗?”

    仁王“噗哩”了一声,道:“这家伙最擅长的就是看穿别人了。”他就地坐下,然后伸了伸胳膊往后一趟,看起来相当惬意,“吃饱喝足了,睡觉。”

    十束站在他旁边弯着腰看他:“恭喜你提前步入了老年人的行列~”他看了看不远处玩的开心的三个女孩子,然后拿出了摄像机,“安娜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呢,要拍回去给king他们看。”他转头笑着对迹部说,“迹部也在这里休息一下吧,今天真是辛苦了。”

    十束走了之后,迹部也在仁王身边坐下。他居高临下地看着仁王:“仁王,你是不是在觊觎我家真梨?”

    “你家?”仁王一个打挺坐了起来,抹了一把脸无奈地问道,“迹部大少爷,你不是真的把自己当真梨的爸爸了吧?”

    “你胡说什么呢,”迹部一脸鄙夷地看着仁王,“我一直都把真梨当成自己的妹妹,那丫头心思单纯,太好骗了。”顿了顿,他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了,本大爷对你的人品还是信得过的。”

    仁王嘴角抽了抽:“那我是不是得谢谢你?”

    迹部大方地表示:“那倒不用,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真梨有个妹控的哥哥。”

    “那不就是你吗?”仁王也是纳闷了,迹部居然会这么说自己。

    迹部斜眼看着仁王:“她亲哥哥。”

    “前路漫漫。”仁王掩面道,也间接地承认了迹部说的话:他喜欢真梨。然而没过多久,仁王突然嘿嘿地笑了起来。他凑到迹部面前幸灾乐祸地说道,“我觉得你比较惨啊。”

    “我怎么了?”迹部莫名其妙地看着仁王问道。

    仁王得意洋洋地说道:“我只需要面对一个妹控的哥哥,可是你别忘了,你要面对的,可是一群叔叔啊。你不会忘了原野的叔叔说过什么吧?”

    迪诺的话瞬间在迹部耳边响起:“你们,敢打我们家七海的主意试试!”然而很快,他又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谁跟你说的——”

    “真梨啊,她说你喜欢原野,肯定没错的。”仁王两手背在脑后,碧绿的眸子看着远处的七海。其实他有点搞不明白,迹部明明就很擅长看穿一个人,但是他又好像完全没能看穿七海。连他都看得出来,原野七海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为什么迹部一点都没有起疑的样子呢?

    还是说,喜欢也会让一个人的智商蹭蹭地往下掉?

    迹部一时间无语:“你们俩真是——”

    仁王拍了拍迹部的肩笑嘻嘻地说:“不用感谢我们了。”

    “本大爷还什么都没说。”迹部扶额无奈地说道。

    仁王摇了摇头,一副“我都懂”的样子看着迹部:“你什么都不需要说了。噗哩~我看到可爱的小真梨在你朝我招手了,我去陪她玩了,你自己在这里好好想想吧。哦对了,真的想通了的话,别忘了,原野那个可怕的叔叔,可能还不止一个。”说完,他就站起身来,拍拍屁股走人了。

    仁王一走,迹部就陷入了沉思当中。已经有三个人这么说了,难道他真的……是喜欢七海的吗?

    迹部不由得想起了很多跟七海有关的事情。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不小心开车撞了她,他还以为是哪个疯狂的追求者想出的新招,所以跟七海说话的口气也不太好。而她在看到自己掏出的金卡时叫的那声“爸爸”也是吓了他一大跳。

    第二次见面是在他的办公室,七海去找他还那张卡。只是普普通通的见面,如果不仔细想,迹部几乎都要忘记了。

    第三次是在路边,迹部碰巧看到了救下了一个小孩的七海。好像就是那次,七海强烈地表达了自己对医院的排斥。

    再后来,还有第四次第五次——迹部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见到七海的次数越来越多,就像是上天刻意安排的一样。

    她出现在迎新晚会的排练现场,出现在篮球队比赛时的休息室里,还出现在迹部和赤司家一起举办的慈善晚会上。那天晚上出现在迹部面前的七海美丽而优雅,一颦一笑眼波流转,让他为之心动。

    嗯,没错。迹部不得不承认,他已经喜欢上七海了。

    吉泽说的是对的,高傲如迹部这样的人,是不会为了不在意的人生气的。他就是很在意七海。听到她说云雀是她的金主的时候会有点生气,但是一边又会给她介绍赚钱的工作,而且还是十分重要的工作。

    还有那件被他藏在柜子里的婚纱。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昏了头,当时听到七海说很喜欢的时候,不惜花重金找中村买了下来。

    在意她对自己的态度,在意自己在她心里的看法,在意那些跟她有关的男人——云雀也好伏见也好——在意过头了。

    想到这里,迹部抬眼看向了远处,但是他却惊讶地发现,七海并没有跟安娜他们在一起玩——她不见了。

    迹部迅速地站了起来,四处张望着。冷不丁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下意识地转身,就见七海两手背在身后,一脸好奇地看着他:“大少爷,你在找什么呀?”

    “你……去哪儿了?”迹部迟疑地问道。

    七海将背在身后的手伸了出来,她手上还拿着一台拍立得。她笑容灿烂地对迹部说:“因为十束哥说,相机也好摄影机也好,都是承载着美好回忆的工具,我也想留下一些,所以就去拿了。这个是我叔叔上次来的时候给我买的,是不是很可爱?”说着,七海将拍立得举到了自己面前,镜头对准了迹部,然后“咔嚓”一下摁下了快门——

    “你看!”说着,七海把拍立得吐出来的照片递给了迹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