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大爷,求投喂[综漫] 第67章 项链

热门推荐:
    大概是迹部他们所在的位置闹出来的动静比较惹眼,原本还在跟客人交谈的平藏看了过来:“七海?”

    “是!”七海应了一声,眼眶还红红的,“您找我有事吗?”

    看到七海像是哭过了的样子,平藏不由得皱起了眉:“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说着,他的目光便似有若无地从迹部身上扫过。

    迹部一脸无辜:“我怎么可能欺负她?”

    “那七海为什么哭了?”平藏不解地问道。

    七海指着自己的嘴巴解释道:“吃到,芥末了,辣的!”

    平藏一时间也是好笑又无奈:“原来你吃不了芥末啊,是不小心吃到了吗?”

    七海愁眉苦脸地回答道:“不,说出来很惭愧,我把芥末当成抹茶了……”

    “哈哈哈哈哈!”平藏不客气地大笑起来,“七海你真是——”

    七海一本正经地接话:“我知道我很可爱,谢谢您的夸奖。”

    赤司一脸震惊:“不你等等平藏叔叔什么都没说呢……”见七海瞪了自己一眼,赤司闭上了嘴,然而很快,他又说道,“一定是被景吾传染了。”

    “阿征,你今天对我很有意见?”迹部狐疑地看着赤司,语气有些不善。

    赤司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之后淡然地说道:“错觉。”

    见到他们之间气氛如此融洽,平藏笑了笑,便转回去继续跟客人聊天了。

    “大少爷你怎么能这么说赤司?我要是跟你一样有个这么好的竹马做梦都会笑醒的好吗?”想起蓝波七海就觉得糟心,抢她的棒棒糖巧克力就算了,还抢她的一平大宝贝,简直是上辈子欠他的。

    赤司忍不住别过头去偷笑,迹部则是愕然地睁大了眼:“你怎么帮阿征说话?!”

    “帮理不帮亲!”七海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迹部气结:“你——”

    赤司正襟危坐,一本正经地说道:“原野真是个正直的人呢。”

    “那当然了!”七海拍了拍胸脯,小脸上露出了骄傲的神采。

    “原野七海!”迹部咬着牙叫了一声七海的名字。

    七海不满地抱怨:“我还以为大学教授点名了,干嘛突然叫我全名啊?你就不能亲亲热热地叫我七海吗?或者叫我薇欧拉也可以啊。”

    “亲亲……热热?”迹部被七海吓了一跳,连话都差点没说利索。

    赤司在一旁看似玩味实则幸灾乐祸地催促道:“景吾快点叫啊,亲亲热热的。嗯等一下,原野,薇欧拉也是你的名字吗?”

    “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有这个名字啦,大家很少叫的,可能只是因为我作为一个混血儿,要有一个日本名字还要有一个意大利名字吧。”七海摊了摊手,一副完全拿给她起名的长辈们无可奈何的样子。

    赤司了然地点头,然后看向了迹部:“所以,景吾,你打算什么时候亲亲热热地叫原野的名字?”

    “啊恩,”迹部漫不经心地回答道,“这种事情当然要到你们都看不见的时候进行了。”

    七海用筷子一点一点地把那坨芥末戳到一边去,一边认真地对赤司说:“放弃吧赤司,大少爷是个死别扭,就算是在你们看不见的时候,他也不会亲亲热热地叫我的。”

    “反正你也没有叫过我。”迹部不服气地说道。

    赤司满头黑线:“为什么这种事情你也要计较?你这是在表达你的不满吗景吾?”

    迹部干脆利落地回答:“没有。”

    傲娇的话要反着听,所以赤司什么都没说。

    而七海盯着那坨芥末看的非常不爽,最后一勺子铲起来丢进了迹部的盘子里。

    “你干嘛?”

    “美食分享。”

    “我完全没看到美食啊!”

    “然而我做到了分享。”

    迹部深吸了一口气。不能跟原野七海计较这种事情,不然会气死。

    他到底为什么会喜欢原野七海这个人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人上了年纪,虽然说今晚是一郎的寿宴,不过结束的倒是很早。来的都是关系十分亲密的亲朋好友,对他的身体状况也很了解,所以大家也没有过多地打扰。

    宗像是离开的最早的一个,伏见给他打了个电话,说是有β级的异能者事件等待他处理,所以他很早就离开了。

    七海在跟迹部一起离开的时候,一郎跟她说,以后要是有时间可以经常来家里玩,他随时都欢迎七海来。

    “我觉得,父亲大概是把你当自己的孙女了吧。”平藏微微一笑,道,“你真的长得跟我哥哥很像,仔细算算的话,如果哥哥也有小孩,应该跟你差不多年纪吧。”说罢,他看了眼迹部和赤司,“那景吾和阿征也会多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

    七海不无遗憾地说道:“真的好想知道健司先生长什么样子呢,我们俩真的有那么像吗?”

    “哪天我画出来给你看看好了,不过你不要嫌我绘画水平太业余就好。记得父亲说过的话,有时间就来玩吧。好了,景吾,要把七海安全地送回去,知道了吗?”平藏仔细地叮嘱道。

    迹部两手插在口袋里,微微地扬起了下巴:“知道了。”

    因为第二天是周六,所以赤司也要回家,本来还打算蹭赤司的车回学校的七海只能无奈地对迹部说:“麻烦你送我回去吧,大少爷,不然,你车借我也行。”

    想到七海说过自己未成年,迹部就绝对不放心把车借给七海。他说:“为什么本大爷觉得你要坐我的车就这么不情愿?”

    “你的车太骚包了。”七海说的一本真经,完全不像是开玩笑。她说,“我真的觉得那款银色的比酒红色的要好看。”

    “你上次明明说的是酒红色的比紫色的好看!”迹部想也不想地反驳道。

    七海眼神怪异地看着迹部:“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

    “咳,”迹部掩饰性地轻咳了一声,随即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因为本大爷记性好,好了快上车。”

    “哦好。”七海点了点头钻上了车,迹部已经给她开车门开了很久了。

    等到迹部也系好安全带之后,七海冷不丁地听到迹部说了一句:“真梨明天下午三点的飞机回英国。”

    “都怪你!”七海顿时愤愤地瞪着迹部,“我今天一整天都没有见到我的真梨小可爱!”

    迹部不以为然地说道:“明天三点之前还可以见到。”

    “大少爷我今晚能去你家吗?我想见我的真梨小宝贝。”七海转过头去扁着嘴可怜巴巴地看着迹部哀求道。

    迹部想也不想地拒绝了:“不行。”都没跟爸妈说一声就把女朋友带回去未免也太不正式了,虽然严格来讲,七海现在并不是他真正意义上的女朋友。

    “带我去嘛!”七海双手合十眼巴巴地看着迹部。

    迹部仍旧拒绝:“不行。”

    七海鼓了鼓脸蛋,最后泄气地说道:“那算了。”

    迹部瞥了她一眼:“不高兴了?”

    “没有。”七海赌气道。

    发脾气都这么可爱。迹部莞尔,然后开口道:“时间还早,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儿?”

    “到了你就知道了。”

    七海觉得,迹部真的很喜欢说“到了你就知道了”这句话,不过每次他带自己去地地方都完全地超乎想象。

    上次迹部说这句话的时候,带着七海去的地方是中村的店,而这次,他带着七海去了银座的tiffany。

    “你带我来这里又要干嘛?”七海不解地问道。

    迹部两手插在口袋里悠哉地说道:“当然是要买礼物啊。”下午的时候七海说很烦,当时迹部给了七海一张卡,不过后来七海又还给了他。上次他陪栗原来挑过礼物,当时不经意间看到过一条项链,现在想想,感觉送给七海正合适,干脆就带她来了。

    “买礼物?你有朋友要过生日吗?还是说真梨小宝贝要回去了所以你要买礼物给她?”七海一脸好奇地问道。

    迹部没说话,只是指了指展示柜里的一条项链对店员说:“给我这个。”

    七海兴致勃勃地凑了上去。

    那条项链应该算是tiffany一个经典款了,细细的银色链子上挂着一个圆圆的挂坠,中间是一块蓝色透明的坦桑石,周围则是细密地镶了一圈小小的钻石,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我觉得真梨小宝贝不太适合这条项链啊,这个不错,可爱!”说着,七海伸手指了指展示柜里的一条星星挂坠的项链建议道。

    迹部笑了笑,绕到了七海身后,将她脖子上原本戴的那条项链摘下来之后,把手中的那条给她戴了上去。他说:“是送你的。”

    “咦???”七海扭头看着迹部,手指不自觉地抚上了那条项链,“送我的?”

    两手扶着七海的肩膀,迹部仔细地打量着七海,然后满意地说道:“嗯,很合适。”

    和你的眼睛一样的颜色。他看着七海,眼睛亮晶晶的:“喜欢吗?”然而不等七海回答,他就语气坚决地说,“不喜欢也得喜欢。”

    七海弯着眼眸,笑眯眯地回答道:“很喜欢,谢谢。”

    这是她第一次收到除了家人之外的男生送的礼物。

    迹部微不可察地松了口气,然后有些别扭地说:“你要是还想买什么的话,本大爷可以奉陪。”

    七海歪着头想了想之后回答道:“气球。”

    “嗯?气球?”迹部诧异地看着她,“为什么要那个?”

    “就是想要啊,”七海眨了眨眼,“为什么还要问为什么?”

    “拿你没办法。”迹部无奈地轻叹口气,嘴角却带着笑意,“走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