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大爷,求投喂[综漫] 第86章 球拍

热门推荐:
    伏见眼神复杂地看着七海:“你觉得靠这些资料我能找到你说的那栋房子吗?”

    “当然,”七海想也不想地回答道,“我不信青之王一点信息都没透露过给你。他曾经跟我说过的话,你肯定也知道,顺着他说的去查,应该会方便一些。”七海说着,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伏见眯了眯眼:“你是不是相信了室长说的话?”

    “百分之五十,剩下的百分之五十我正在求证,”七海面无表情地看着伏见,“我想,青之王应该也在求证。”

    伏见无言地看着七海,过了一会儿之后,他伸手拿起了桌子上的图纸,仔细看了一会儿之后,他有些纳闷地问七海:“你为什么不自己查?”

    “我要查的话动作太大了,谁都有可能发现,”七海十分无奈地回答道,“阿骸还在日本,那家伙神出鬼没的,搞不好就会发现。青之王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似乎对我格外关照。还有就是,比水流。他说他知道关于我的秘密,如果发现我在查事情,他搞不好又会拿着他的那个秘密来找我,可我不想见到他。”七海摊了摊手,“总之拜托你了,动作尽量小一点。”

    “你也真是辛苦了。”伏见将图纸对折过后装进了口袋里,“我了解了,有消息会立刻告诉你的。还有别的事吗?”

    “没了,谢谢你了,伏见。”七海诚恳地道谢。

    伏见的语气一如既往地没什么干劲:“啊啊,你能记住我的名字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了。”他站起身,朝着七海挥了挥手之后就离开了咖啡厅。

    七海坐在原地,将杯子里的咖啡喝光之后就坐在位置上呆呆地出神,良久之后才起身走出了咖啡厅。

    大概是因为网球部的训练已经结束了的缘故,球场上零零散散地剩下了没几个人,看起来不是特别认真地在对打练习。七海扶着膝盖喘着粗气,过了一会儿之后才直起了腰。她仔细看了看,发现那几个人里竟然有仁王,除此之外还有几个眼熟的,但是七海一时间想不起来他们是谁。

    “啊,来晚了吗?”七海的脸顿时垮了下去。

    最先注意到七海的是不二,他对站在他对面的仁王说:“那不是原野吗?”

    仁王转头一看,果然看到了一脸郁闷的七海。他朝七海挥了挥球拍,然后大声问她:“喂,原野,你怎么来了?”

    不二笑眯眯地开口道:“显然是来找迹部的呀。”

    碧绿的眼眸一转,仁王坏笑了一下,然后问七海:“你找迹部?”

    七海用力点头:“嗯嗯!你见到他了吗?”

    “他已经走了啊,”仁王摊了摊手遗憾地说道,“你来晚了。”

    “啊果然晚了吗?”七海的表情更失望了,她垂着脑袋抱怨,“叫你磨叽叫你磨叽,来晚了吧!”

    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身后响了起来:“啊恩,你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什么呢?”

    瞬间睁大眼睛,七海迅速转头,看到的就是迹部扛着把网球拍,站在原地直直地打量着自己。

    想也不想地拔腿飞奔过去,七海在迹部面前站定:“你没走呀!”

    心情瞬间有些惊喜,迹部诧异地问道:“你在找我?”

    “是啊!”七海用力地点了下头。

    迹部保持着镇定冷静地问道:“找我干什么?”

    七海吐了吐舌头,两手背在伸手垂着脑袋小小声地回答道:“找你承认错误。”

    “……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迹部顿时满头黑线。

    七海支支吾吾地回答道:“就是,我不小心,把你给我买的终端弄没了——”她双手合十,闭着眼不敢看迹部,“对不起——”

    原来这个小混蛋还知道自己把终端弄丢了啊?眼里带着一丝玩味,迹部一句话也没说,等着七海下一步的反应。

    等了很久迹部都没说话,七海小心地睁开一只眼悄悄地看了看迹部,不想他拿出了个什么东西贴到了自己的脑门上。另一只眼也跟着睁开,七海惊喜地发现,原来迹部给她贴在脑门上的那个东西就是她今天丢失的终端。

    “哇——”七海惊叫了一声,刚要去拿,迹部却灵活地躲开了她的动作,并且仗着身高的优势将终端举高。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七海:“啊恩,原来你还发现了它不见了吗?”

    “怎么会在你那里?快给我!”七海一手抓着迹部胸前的衣服,另一只手去抢终端,发现自己够不着之后还蹦跶了两下。

    感觉情况不太妙,迹部动作有些僵硬地把终端塞到了七海手里:“给你给你。”

    “怎么突然这么爽快了?”七海有些纳闷,不过还是欢欢喜喜地摸了摸终端,“还好没丢!”

    迹部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你这么喜欢啊?”

    “喜欢啊,越看越好看!”七海想也不想地回答道。比起伏见那个直男审美给她挑的那部终端,这台简直好看死了。她朝着迹部眨了眨眼,“你送的,我当然喜欢了。”这句话倒也不假。

    心跳不争气地加快,迹部别过头去不自在地问道:“你……找我干嘛?”

    “不干嘛不能找你吗?”七海不乐意地问道,“我办完了事情本来想问你还有没有课要我陪你上,结果发现找不到终端了,然后就顺着我今天走过的所有的路去找了一遍,最后回来的时候就晚了。诶对了,你是在哪里找到的啊?”

    “你中午吃饭的时候放在桌子上了。”迹部回答完之后,就看到七海的表情瞬间垮了下去。

    七海扁了扁嘴:“早知道我就不去找了,费那么大劲。”别说是走过的路了,就是没走过的路她都找了一遍。不过这种失而复得的心情也是非常难得的体验。

    迹部伸手揉了揉七海的脑袋,然后略带好奇地问道:“你刚刚在自言自语地说什么呢?”

    “仁王说你走了,我就嫌弃自己刚刚来的时候太磨叽了,没想到你没走,”七海扁了扁嘴,“仁王那丫骗我。”

    原本还好整以暇地围观迹部和七海两个人发狗粮的仁王突然被迹部狠狠地瞪了一眼,吓得他球拍都差点掉地上了。

    “我觉得迹部看我的眼神不太友好。”仁王摸着鼻子讪讪地对不二说道。

    不二笑眯眯地回答道:“你拿他女朋友开涮,他当然会不爽了。你不会忘了,迹部可是我们部里第一护短的人吧?”

    仁王一巴掌糊在自己脸上:“我是不是现在就跑比较好?”

    不过迹部显然现在并不想找仁王的麻烦,他只是对七海说:“快要比赛了,所以正选每天要多训练半小时,现在是休息时间,我刚刚只是去整理了一下出场名单。”

    七海眨了眨眼:“可是,我上次来的时候,有很多人在看,这次都没有了啊,所以我以为你们都已经结束了呢。”

    “如果是排位赛的话,可以看,但是训练不行,人太多会受影响。你跟我来。”说着,迹部走进球场,拿起自己放在一边的球拍,然后走向了仁王。

    仁王一脸悲痛地对不二说:“我可能要迈向破灭了,记得替我多烧点纸。”

    不二只是眯着眼睛笑容愉悦地对仁王说:“拜拜仁王——”

    皮下肉不笑地看着朝自己走来的迹部,仁王干巴巴地问道:“部长大人找我有事吗?”

    迹部似笑非笑地看着仁王:“啊恩,本大爷只是觉得,你好像太闲了,所以想跟你来一场赛前的热身。你不会拒绝吧?”

    如果放在平时,迹部说要跟仁王对打,仁王肯定一百个乐意,但是现在——他看了看迹部身后的七海,然后灵机一动提议道:“那什么,今天训练已经挺久的了,我觉得你有那个闲工夫不如教教原野打网球?”手把手教女朋友打网球多好,还能趁机吃豆腐。

    迹部一语不发地瞪着仁王,然而站在他身后的七海却说:“我会打网球啊。”

    “……你会?”迹部转过头去狐疑地看着七海,仁王也有些不相信。

    七海点了点头:“会一点,不过打的不好。”她从迹部手里拿过球拍,放在手里转了几圈之后对准了仁王,“我来跟你打。”

    “噗哩~”仁王没忍住,“别闹,我们打网球可不是闹着玩的。”

    七海认真地看着他:“我知道啊,还好国际体育联盟禁止异能者参加各种国际体育赛事了,不然这个地球都被你们打没了。”

    迹部板着脸对七海说:“胡闹,你怎么可能打得过仁王?”

    七海不乐意了:“我要是打过了怎么办?”

    迹部不假思索地回答道:“那你随便提个要求,我都答应你。”

    七海自信十足地说:“那你输定了。”虽然严格来说黑手党的死气之炎应该也算是一种异能,但这又不是什么国际比赛,她稍微用一点死气之炎应该还是可以的。

    皱着眉凝视着七海,迹部说:“你能拿一分,就算你赢了。”

    仁王掩面:“你们俩不要无视我的存在好吗?”

    七海拿着迹部的球拍甩着胳膊:“来来来,活动活动,大少爷你的球拍握着还蛮舒服的哦。”说着,七海就走到了一边,摆好姿势等着仁王了。

    早就注意到他们这面的动静,正选队的其他人也围观了过来。

    不二捏着下巴:“啊咧,原野和仁王要比赛吗?”

    忍足推了推眼镜:“不愧是迹部看上的人,很有勇气呢。”

    幸村笑的眉眼弯弯:“很多事情不要急着下结论。”

    白石好奇地问道:“幸村,你已经进入无我境界看到比赛结果了吗?”

    柳生只是静静地站在一边没说话。

    除此之外,正选队里还有网球部的数据分析师柳莲二,他闭着眼睛预测:“迹部的女朋友想要打败仁王的概率只有百分之零点零五。”

    千石清纯摸着下巴:“那她确实很有勇气了,不过看她好像一点都不紧张啊,老神在在的。”

    忍足谦也趴在围栏上:“我今天好像还是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部长的女朋友,嘛啊,突然有点期待了。”

    迹部站在一边,两手环抱在胸前,一句话都没说,只是皱着眉死死地盯着七海。

    为了防止迹部说他欺负七海,仁王把球扔给了七海让她发球。

    “噗哩~居然连个裁判都没有。”仁王耸了耸肩,“我还是第一次打这种比赛。”

    谦也兴冲冲地举手报名:“我来我来!”他爬上裁判坐的凳子,然后举起手,“比赛开始,原野发球。”

    七海有一下没一下地往地上扔着球,心里琢磨着:大少爷的球拍看起来好贵哦一定不能给他打坏了。这么想着,她把球高高地抛向上空,柠檬黄色的小球在到达最高点之后开始下落,七海看准时机,对着球狠狠地击了出去。

    “啪嗒——”伴随着球落在地上的声音,全场一片寂静,静到能清楚地听到吞咽的声音。

    球落地之后骨碌骨碌地滚了几下,最后撞在迹部的脚边停了下来。迹部低头看着那个球,感觉像是在看着一个莫大的嘲讽。

    最后打破寂静的是谦也,他结结巴巴地说:“发、发球无效——”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谦也的眼睛就没从七海身上挪开,而站在场边的不二等人和站在七海对面的仁王也都一副日了狗的表情。

    七海看着自己手中那个被球穿破了一个洞现在还在嗞啦冒白烟的网球拍,然后泫然欲泣地看向迹部:“要、要赔吗?”心好痛啊!大少爷用的球拍一定很值钱啊!她怎么就不小心给打坏了呢?

    迹部艰难地开口,一句话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不、用、了。”

    千石喃喃地说道:“厉害了我的哥。不是,厉害了我的嫂子。”

    幸村显然也没反应过来,他说:“我第一次看到雅治这么呆滞的样子。”

    柳生推了推眼镜:“作为跟他相处时间最多的搭档,这句话也是我想说的。”

    柳掏出自己的小本本:“要更新数据了,虽然这是个无效的发球但是能把球拍打穿的女生我还是第一次见。”

    就在刚才,他们几个眼睁睁地看着柠檬黄色的小球钻穿了迹部的网球拍,然后落在了七海这一侧的球场上,最后滚到了迹部脚边。

    白石拍了拍迹部的肩:“迹部,我觉得,你以后有麻烦了,没想到你女朋友是个怪力女啊。”

    迹部瞥了一眼白石没有说话。

    看着站在自己对面一脸懊恼的七海,仁王的表情从呆滞变成了意味深长。他走过去对七海说:“原野,你果然是个深藏不露的人啊。”

    七海也走了过去,两个人之间只隔着一道球网。她静静地看着仁王:“你想说什么?”

    “不,”仁王摆了摆手,“我记得你说过,好奇害死猫,猫有九条命,我这只狐狸只有一条命,死不过来的。”他指了指七海的球拍,“你要不要去换一个,或者我直接认输好了。”

    七海用球拍敲着自己的肩膀:“至少让我赢一球啊。”说着,她转身去找迹部换球拍了。

    仁王掩面:“我怕你直接杀人灭口啊。”

    听了仁王的话,七海停住了脚步。她微微转过头去,盯着仁王认真地对他说:“仁王,这个世界上没有不被拆穿的秘密,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七海的话让仁王也敛了说笑的心情。他问:“所以,你觉得迹部什么时候会知道?或者,你会亲自告诉他?”

    七海歪了歪头:“不知道,听天由命?”说完之后,她就走向了迹部。

    刚一走到场边,白石他们就齐齐地鼓起了掌:“厉害,太厉害了。”

    七海义正言辞地指责他们:“你们这是幸灾乐祸!”

    迹部接过那把球拍,放在自己眼前仔细看了看,还伸手摸了摸,最后百思不得其解地问道:“你怎么做到的?”他们平时不管是练习还是比赛,虽然也都很用力,但是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最夸张的一次也不过就是国中那年看到的河村隆和石田银的比赛,但那本来就是两个力量型对手的较量,换成他们的话根本不会这样。

    更何况迹部的球拍质量好到没话说,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就狗带了?

    七海掩面:“我也不知道。”才怪!肯定是她没把握好力度,在球上注入的死气之炎太多,结果力量太大所以把球拍线给怼断了。她一脸忐忑地看着迹部问道,“真的不用赔吗?”

    迹部挑眉:“本大爷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七海开心地说道:“那你再借我一支球拍,我去拿一分回来。”

    迹部把另一支球拍递给她,语气有些无奈:“就你这种怪力,今天就是把所有的球拍都打断了,都不一定能拿一分。”反正球全落在自己的场地里了。

    七海挥了挥球拍满不在乎地说:“不会的,这次我会注意的。”

    看着七海的背影,迹部的眼神变得幽深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