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坐在教室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七海一边盯着老师,一边拿着笔在本子上胡乱地画着。

    当然了,所谓的不起眼,只是她自己觉得,毕竟她身边坐了个非常惹眼的人,想不起眼那是不可能的。

    七海也是没有想到,迹部竟然真的来陪她上课了。她两只眼睛看着讲台上的老师,看似认真听见,其实眼神早就放空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听了些什么。这是这门课本学期最后一节课了。

    斜过眼去瞥了一下七海的本子,迹部不满地开口说道:“坐在本大爷身边,你居然还有心情画别的男人,嗯?”

    “啊?”七海回过神来茫然地看了迹部一眼,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本子,表情便不由得深沉起来。

    见七海脸色不对,迹部也就没有了调侃的心思。他担心地问道:“怎么了吗?”

    “没什么……”七海合上本子,瞅了一眼迹部的本子之后纳闷地问道,“你在我的课本上写了什么啊?”

    迹部斜睨着七海:“你果然没认真听讲,最后一节课了还敢走神,也就你敢这么做了。”他把七海的课本推到她面前,“重点。”

    “重点?”七海眨巴着眼睛,“是什么?”

    不知道到底要从何开始吐槽的迹部突然想起七海曾经说过的话,于是忍住了吐槽的欲望,很有耐心地解释道:“就是考试的时候会考的东西。”

    “哦哦!”七海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翻了几页之后认真地称赞道,“大少爷你写字真好看诶!”

    迹部顿时露出了一副傲慢的表情:“那当然,本大爷做什么都是完美的。”然而他说完之后就发现,七海又走神了。迹部不由得皱起了眉,“你到底怎么了?一直心不在焉的。”

    七海漫不经心地回答道:“没什么——”

    “不可能,”迹部语气坚定地说道,“你肯定有事,为什么我问你的时候你一定要说没什么?”七海有些诧异地转头,却看到迹部的表情有些复杂,眼神里还带着几分失望,“你就不能信任我一下吗?”

    “诶?”没想到迹部会说出这种话,七海一时间有些怔愣。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迹部,直盯得对方有些窘迫地别过头去,语气也有些别扭:“不,当我什么都没说吧。”

    七海眼睛骨碌一转,然后坏笑着靠过去:“大少爷,你说实话,是不是真的爱上我了,嗯?这么关心我的事情。”

    迹部想也不想地回答道:“我只是出于对朋友的关心而已。”我只是觉得,我对你其实一无所知。

    环视了一下四周,七海凑到迹部耳边悄声对他说:“这里人太多了,等没有人的时候我再告诉你。”说完之后,七海就坐正了身体,对着迹部给她画的重点假装自己在认真听课。

    而迹部却僵直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颗心脏狂跳不已。刚刚七海靠他那么近,说话的时候呼出的气体扫着他的侧脸,让他差点连呼吸都停滞了。

    他好像陷得太深了。

    下了课之后,因为七海说要找个没有人的地方,所以迹部干脆就带她去了生徒会室。他说:“说吧,到底怎么了。”

    七海认真地看着迹部:“你记得我跟你说过,我不记得我八岁以前的事情了吧?”

    迹部点了点头,然后挑眉:“难道你现在想起来了?”

    “没有,但我觉得快了。”她从包里拿出了笔记本,然后翻开了上课画的那一夜推到了迹部面前,“你看,这是我上课画的那张画像。”

    迹部先是看了七海一眼,然后才探过头去看那张画像,过了一会儿之后他狐疑地问道:“这是?”他心里隐约有个猜测,但是不太确定。

    七海定定地回答道:“这是我爸爸。”

    “果然。”迹部摸着下巴,“你爸爸……长得真的跟平藏叔叔很像。”

    七海手握成拳抵在唇边,皱着眉自言自语道:“如果你也这么说的话……”

    “你说什么?”迹部没听清七海说了什么,于是不自觉地往前凑了凑。

    七海摇了摇头:“没什么,大少爷,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七海本来只是想让白兰帮自己查一些关于自己爸爸的资料,但是她没想到,白兰居然亲自来了趟日本。

    接到白兰电话的时候,七海正在市立图书馆查资料。感觉到自己的终端震动了起来,七海拿出来一看,原来是白兰打给他的。七海迅速地跑到外面去接了起来,白兰轻佻又带着几分甜腻的熟悉声音就传进了耳朵里:“哟,小七海,你现在在哪儿呢?”

    “在日本啊,你不是知道吗?”七海有些纳闷,不知道白兰为什么要这么问。

    白兰愉悦地回答道:“具体一点嘛~因为我现在也在日本呀。”

    “……你没事儿跑来日本干嘛?”七海不由得满头黑线。

    白兰故作惊讶地说道:“啊咧,小七海,你之前拜托我帮你的忙可不是这种语气哦~”

    “你查到了?这么速度?”七海诧异地问道。

    “嗯哼~”白兰的尾音带着习惯性的上挑,“出来见一面吧~”

    看到白兰两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副轻松愉悦的样子,七海对这个世界产生了那么几秒钟的怀疑。她疑惑地问道:“你自己来的?”

    “对呀,难道小七海还想我和谁一起来吗?”白兰笑眯眯地问道。

    七海一本正经地回答:“当然是尤尼。”

    白兰脸上笑容依旧灿烂,语气却相当无情:“想都别想。就是因为知道小七海你会对小尤尼做这样那样的事情,我才没有带她一起来。”

    “不,其实我这次是有事……算了,等回意大利也一样。诶对了,蓝波没跟你一起来?我记得前段时间你们俩就跟连体婴一样。”说着,七海脸上带上了几分嫌弃。

    白兰意味深长地看着七海:“可是,说不让彭格列的人知道的,不是小七海你吗?”

    七海盯着白兰看了一会儿,然后点头:“我们换个地方说吧。”

    时间正好接近中午,两个人干脆先去吃了饭,在料理店的包间里,白兰拿出了自己查到的资料递给了七海。

    “彭格列的资料库很难进,不过毕竟是彭格列,如果保密工作做得不好,恐怕也很难在黑手党界立足这么久吧。”白兰漫不经心地说道,“普通的资料库里并没有你父母的资料,斯帕纳花了两天时间进入了加密区,但是却发现了大量的资料删除痕迹。放心吧,斯帕纳对机械以外的东西没有任何兴趣。”白兰单手撑着下巴看着七海,“纲吉君似乎很不想被人知道关于你父母的事情呢~”

    七海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翻着关于爸妈的资料。

    资料一共就薄薄的几张纸,而关于她的父亲原野诚的,仅有一张,剩下的全部都是她母亲奥莉格丝·洛伦佐的资料。母亲的资料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七海只是粗略地扫了一眼,然后开始看原野诚的资料。一张纸,七海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上面只有一些基础的资料,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七海不禁有些失望:“就这些吗?”

    “不,还有,”白兰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在这里。你应该知道,保密资料的话,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留下痕迹。”他从七海手里拿回那几张纸,然后点燃了死气之炎。大空的死气之炎吞噬着那几张纸,很快,纸张就消失不见,死气之炎也随之消失了。

    七海默默地看着半空,听到白兰说:“你爸爸是在十八岁的时候,啊,其实那个时候他已经快十九岁了,来到了意大利,然后加入了彭格列。关于他和你母亲之间那些罗曼蒂克的东西我想,”白兰耸了耸肩,“彭格列应该不会那么闲去记录一下吧?总之,在他二十一岁的时候,你出生了。”说着,白兰喝了一口茶。“根据资料显示,你父亲似乎是个很有能力的人,但是具体什么能力我不清楚,这些都被删除掉了。中间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直到十年前发生了一件事。那件事在黑手党界很有名,所以我也略有耳闻,你要是想知道详细的,我觉得你应该去问纲吉君。”说着,白兰看了一眼七海,而她只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甚至眼睛都没眨一下。

    见七海没有反应,白兰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安静地吃起了料理。过了一会儿,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开口道:“对了,小七海,还有件事。”

    “什么?”七海总算有了点反应。

    “这件事还是我从小正那里知道的,当时你爸爸去意大利好像是有原因的,从他去意大利到去世为止,他只回过日本一次。”白兰回想了一下之后说道,“嗯没错,只有一次。”入江正一和原野诚私交不错,所以这个还是知道的。然而白兰没有想到,七海在听到这句话之后脸色立马变了。他不由得有些担心,“小七海你没事吧?”

    “没事……你知道,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吗?”七海握紧了拳,感觉指甲都要陷进肉里了。

    “嗯——”白兰想了想,道,“应该是十三年前,因为十四年前,日本发生了一件大事,隔年,你爸爸就带你和你妈妈回了趟日本,呆了大概有三个月的时间吧。”

    七海倒吸了一口气。她说:“你说的那件大事,是不是迦俱都事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