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大爷,求投喂[综漫] > 第105章 深夜

大爷,求投喂[综漫] 第105章 深夜

热门推荐:
    听到七海这么说,迹部不由得纳闷问道:“怎么了?什么来了?”

    七海看了看正在练习并没有注意到这里的网球部其他人,然后掩面对迹部说:“大少爷,别往后转头。”

    通常情况下,一个人在听到这种要求的时候,是绝对不会按照对方说的那么做的,并不是成心作对,而是天生的好奇心使然。因此,迹部在听到七海这个要求之后下意识地就转回头去,然后呆立在当场。

    这条蛇是从哪里出来的?

    匍匐在地上的大蛇原本蜿蜒着爬向了正在训练的其他人,听到七海和迹部两个人的动静之后突然转头,目露凶光并且快速地朝着两个人移动过来。

    “你还傻站在这里干什么啊!”七海见迹部僵在原地没有动,急的直接扑过去想推开他,结果用力过猛,直接把迹部扑倒在了地上。

    “喂——”

    “别说话,把眼睛闭上。”七海的语气很冷静,结果迹部一愣神的功夫就听到她又说,“诶算了,好了没事了。”说着,她动作麻利地起身,并且拉起了刚刚被她压在身下的迹部。

    迹部狐疑地看过去,就见那条起码有碗口那么粗的蛇已经定在了原地。它的瞳眸幽深而可怕,甚至带着几分怨恨,身上的鳞片在阳光下反射的冷光,让迹部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这蛇——”迹部本来想说这蛇哪儿来的,结果就看到七海冲过去掐着它的脖子嚎了起来:

    “你为什么不给我掉落六星的御魂啊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咣当”一声,伏见面无表情地对一旁神色怪异的道明寺以及日高下命令:“带走。”

    七海两手抄在胸前懒洋洋地说道:“你的部下们看起来好像内心戏很足哦。”

    “只要不耽误正事就行了。”伏见扶了扶眼镜,用平板的语气说着官话,“感谢支持r4的工作。”

    他们身后还站着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网球部和篮球部的所有人。

    其实一开始没有人知道关于那条蛇的事,比起那条蛇,更加引起轰动的是七海和迹部两个人衣衫不整地出现在他们面前,惹得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俩在光天化日之下做了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直到r4的人来了他们才知道那条蛇的事,栗原和桃井两个女孩子吓得脸都白了。

    “所以,你们查出盗窃犯是谁了吗?”七海饶有兴致地问道。

    伏见毫无干劲地回答:“那是肯定的。”

    “嘛,我对这件事到底是谁干的也没什么兴趣。不过,一般宠物店会卖这种蛇吗?还贩卖有异能的宠物,果然是非法经营啊。”七海捏着下巴思索,“这种事总觉得跟某伙人逃脱不了干系。”

    “为什么这么说?”伏见不解地问道。

    七海摊手:“你要知道,非法经营的东西没有不暴利的,毒·品、军·火,哪样不是?比水流可是跟我明确地表示过自己很缺钱的。”

    远远地看着七海和伏见两个人在交谈着什么,黄濑不解地问道:“那是小七海认识的人吗?他们俩在说什么呢?说了好久了。”

    “应该是认识的吧?”桃井有些不确定地说完之后就开始轰人了,“好啦好啦,不要看了,大家都没事就好,该去训练啦!”

    谦也不解地问道:“所以说,哪里来的蛇啊?这里不是度假区吗?”

    仁王两手反剪在脑后:“我比较想知道,他们俩是怎么搞定那条蛇的。”他们见到那条蛇的时候,感觉它好像是晕过去了,整条蛇身散发着浓浓的绝望。仁王坚定不移地相信,那绝对是七海做的。

    等到跟伏见谈完了送走他们,七海转头的时候发现,除了迹部之外,所有人都已经走了。

    “咦,大少爷,你怎么还没走?”七海走过去诧异地问道。

    迹部眯了眯眼,语气有些不爽:“你跟他说什么了说这么久?”

    “问了一下为什么这里会有蛇啊,伏见说因为东京一家非法经营的宠物店遭窃了。这条蛇没有异能,不然当时我们俩可能就挂了。”七海摊了摊手笑嘻嘻地说道,“我们运气还蛮好的。”

    迹部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七海。

    “喂,大少爷?干嘛这么沉默啊?”七海用胳膊肘撞了撞迹部的胸口坏笑着问道,“是不是被我帅到了呀?”

    迹部缓缓开口道:“被你吓到了还差不多。你知道刚刚有多危险吗?”

    “这句话换我说才对啊,刚刚比较危险的是你诶。不过你别怕,我会保护你的。”说着,七海拍了拍胸脯,一副很神气的样子看着迹部。

    迹部顿时哭笑不得。他一脸傲慢地反问:“本大爷还需要你保护吗?”

    七海不服气地反驳:“刚刚就是我保护你了你呢!”

    迹部突然想起白兰说过话的话,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我去训练了。”

    “诶诶怎么突然不高兴了?诶大少爷?大少爷你得给我加钱呀!”七海边追边喊道。

    迹部走到走廊上的时候,看到七海跨坐在窗台上。她手上停着一只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猫头鹰,正半低着头对它说着什么。月光照在她的侧脸上,让她看起来带上了几分温柔的神色。然而走近一听,迹部就忍不住嘴角抽搐。

    “你要是敢去跟阿骸打小报告,我就把你炖成汤。”吓得小动物连连点头,两只异色的眼珠子里带着明显的惊恐。

    这双眼睛看起来怎么这么眼熟?迹部正纳闷呢,就听到七海说:“哎呀,大少爷,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她拿出终端看了看,“一点半了啊。”

    迹部捏了捏眉心:“做了噩梦。”明明什么都不记得了,却出了一身的冷汗。“你呢?你都说了这么晚了,还在这里跟——”他看了看骸枭,脸上带着几分狐疑,“哪里来的猫头鹰?”

    七海咧嘴一笑:“巧了,我也做了噩梦。”从噩梦中惊醒之后,七海发现,只要她现在用幻术,或者点燃死气之炎,晚上都会做噩梦。“至于它嘛——它叫骸枭,是阿骸的宠物。”

    骸枭眨了眨眼,飞到了七海的肩膀上用喙梳理了一下自己的羽毛,然后扑打扑打翅膀飞走了。

    七海往后挪了挪,指了指空出来的窗台:“坐吗?”

    “太不华丽了。”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是迹部还是走了过去,不过他没坐下,只是倚在窗台上。

    七海往前凑了凑一脸狡黠地问道:“大少爷,你做了什么噩梦啊?”

    迹部回答得很干脆:“忘了。”那个噩梦跟七海有关,并不是什么好的回忆,所以迹部一点也不想记起来。

    七海撇了撇嘴:“好小气哦。”

    迹部反问道:“那你呢?”

    七海没有回答,只是往后一仰倚着窗框闭上了眼。迹部等了很久,久到他以为七海睡着了的时候,才听到她说:“梦见一场大火。”她曲起一条腿,手肘拄着膝盖,单手撑着下巴,像是在努力回忆着什么,“火里面好像有人,周围还有很多人,但是我不记得了,只记得自己好像被人从火里推了出来……嘛啊,反正是梦。”七海摊了摊手,语气有些无所谓。

    迹部皱了皱眉:“你好像经常做噩梦……”

    “也算不上经常,有的时候会记得一些内容,并不是噩梦,但就是会被惊醒。”尤其是来了日本之后,七海觉得自己的力量弱了不是一星半点,而做噩梦之后产生的不适感也变得越发强烈。“虽然有的时候醒来记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既然是会吓醒我的梦境,那还是不要想起来了。”她从窗户上跳了下去,拍了拍骸枭的脑袋,“好啦,你快回去吧,不用担心我。”

    骸枭拍了拍翅膀之后就听话地飞走了。

    迹部眼神复杂地看着七海:“我觉得你们家的人都很奇怪。”

    “我也很奇怪。”七海笑嘻嘻地说道,“回去睡觉啦,晚安大少爷~”

    “晚安。”

    第二天早上七海下去吃早饭的时候看起来有些萎靡,两只眼睛下面还挂着浅浅的黑眼圈。

    “小七海你没有睡好吗?”黄濑不由得担心地问道。

    七海扶额:“我上半夜做了个噩梦,下半夜浑浑噩噩地快天亮了才睡着。”正好桃井走了过来,七海顺势埋了下胸,“呜哇——人间天堂!”

    不等青峰动手,桃井就先曲起手指在七海脑门上敲了一下:“好好吃早饭啦,七海!”

    “是是——”七海拖着长腔,端起了面前的牛奶喝了一口。然而还没等她咽下去,电视里播报的新闻就让她一口喷了出来。

    “现在紧急插播一条新闻,新宿街头发生大型恶性打架斗殴事件,据报导,斗殴的其中一方为黑社会组织吠舞罗——”

    “噗——”

    搞什么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